第03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03章
  听到房门的响动声,我慌忙将手指从林红的小便里拔拽出来,立刻溅起一片片的粘,顺着指尖不停地嘀哒着。

  我胡乱在单上抹了抹漉漉的手指,然后非常机灵地从林红的身旁溜开而去,假惺惺地拽过积木盒,心不在焉地摆起来,一颗极不安份的小心咚咚咚地狂搏着。

  杨姨缓缓地推开屋门,有意无意地瞟了我们一眼,她面色红晕,泛着滚滚亮晶晶的汗珠,脯快速地起伏着,红通通的珠挂着点点洁白的体,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反着剌眼的亮光。

  进屋之前还是板板整整的小背心,经过与阿叔有说有笑的一通穷折腾后,布了重重的痕,并且可笑地向上面毫无规则地翻卷着,出一颗深邃的、令我永远也捉摸不透的小脐眼,四周白的细可爱地鼓动着,映人的柔光。

  杨姨的手里握着一块皱巴巴的白手纸,她不再理睬我们,扭动着肥硕的大股,径直走向厨房旁边的厕所。

  林红的脸蛋上泛着与杨姨同样的红晕,她的呼吸亦是那般的短促,头发不知什么时候松散开,洒洒落落地铺垫在花枕头上,显得既糜又娇娆。

  听到开门声,林红懒洋洋地坐将起来,一把抱住布娃娃,表情与我一样,假惺惺地拍打着:“哦,哦,哦,睡觉喽,妈拍小孩睡大觉喽!哦,哦…”见杨姨已经走进厕所,我慢慢地转过身来,冲着面色红的林红挤了挤眼睛,散发着气味的手指尖挑衅似地在林红的眼前晃来晃去。

  林红见状,深深地呼吸一下,水灵灵的大眼睛顽皮地眨巴着,默默地冲我吐着红灿灿的薄舌头:“哟…哟…哟…”

  林红一边冲我可笑地哟…哟--着,一边挑逗似地叉开大腿,出那个刚刚被我抠挖得一塌糊涂的小便,然后,得意忘形地盯着我,那滑稽的神情,似乎在问我:嘿嘿,妈妈出来了,你还敢摸我么?

  我瞅着林红,先是挤眉眼一番,然后,悄悄地爬到她的双腿之间,无所顾忌地起了林红的小内。可是,我正将手指再度探进她的小便里,突然,房门处传来杨姨那熟悉的、墩实而又快捷的脚步,林红啪地打一下我的手掌,慌忙闭合上放的双腿,非常狡猾地将怀里的布娃娃啪地一声抛到角处:“没意思,咱们不玩过家家啦,换个样吧。”

  “那,你说吧,玩什么?”我将手指放到鼻孔下深深地嗅闻着,林红冲我嘿嘿一笑,将我的手指推向一旁:“嘿嘿,羞,羞,羞。”林红一边继续悄声讥笑着我,一边从抽屉里拽出一个纸盒子:“陆陆,这是爸爸给我买的新积木,你会摆么?”

  “会。”我接过积木盒,哗啦一声倾倒在面上,我将图纸展开来,放在柔软的铺上,便认真地、一块一块地摆起来,可是,无论我如何努力,就是不能成功地摆出一个完整的图案来,林红小嘴一撇:“笨蛋。”说完,她将我的手推到一边,纤细的小手非常灵巧地抓起积木块,三下两下便拼摆出一幅令我赏心悦目的花图案来,林红得意洋洋地望着我:“嘻嘻,怎么样,你会么?笨蛋!”

  “不玩了。”受到数落的我,垂头丧气地站起身来,见我走,林红急忙堆起笑脸:“陆陆,别走,别走,别生气,我是跟你开笑的,假的,你不笨,我再也不说你笨蛋了,还不行么,来,咱们玩上学,我当老师!我教你读书写字!”

  除了喜欢让我摸抠她的小便,林红最为热衷的事情,便是用她新学来的文化知识,或者是新的游戏技巧,来捉弄我,羞辱我,从而获得一种足,一种女孩子特有的,虚荣心的足。

  然而,自恃比我见多识广,知识丰富的林红,也有她非常难堪的时候。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不听林红的劝阻,极其任地爬到阳台上,林红只好也跟了上去,见我准备将手掌放到挂白霜的铁栏杆上,林红立刻惊呼起来:“陆陆,别,别,别抓铁管子。”

  “为什么。”我茫然地问道,林红凑到铁栏杆旁:“这上面都是霜,手一放上去,它遇到热气,就会变成冰的,把你的手粘在铁栏杆上面,就再也拿不下来啦!”

  “是吗。”我不解地问道。

  “真的,不信!”说着说着,林红竟然令我无比困惑地吐出舌尖,小心奕奕地刮划起白霜累累的铁栏杆。

  “啊…”林红突然惨叫起来,我定睛一看,吓得差点没从阳台上蹦到楼下去,只见林红的小舌头紧紧粘贴在冷冰冰的铁栏杆上,她痛苦不堪地呻着,秀美的眼眶里擒着绝望的泪水:“啊…啊…啊…呜…呜…呜…”

  因过于恐惧,林红双腿一软,咕咚一声,瘫倒在阳台上,痛苦万状地用双手死死地捂住可怜的小嘴巴,埋着头嘤嘤嘤地痛哭起来,我非常同情地蹲下身去:“林红,你还疼不疼…”

  “呜…”林红扬起秀脸,张开了小嘴巴:“呜,陆陆,你帮我看看,我的舌头还在不在啊!呜…”

  我扒开林红的嘴认真地瞅了瞅:“林红,在,你的舌头还在,就是有点红了,好像粘掉一层皮!”

  “啊…”听到我的话,林红先是现出一丝喜,当听到舌头粘掉一层皮时,林红惊赅地望了望泛着血的铁栏杆,顿时嚎滔大哭起来,两条美腿气急败坏地踹着:“啊…啊…啊…”“寻思什么呐。”林红已经将小黑板摆到墙边,上面还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她不知从哪里来一副破眼镜,极其可笑地挂在小耳朵上,手里握着那把给我传递信息的钢板尺,煞有介事地命令我道:“坐好喽!”

  “是。”

  “起立,说:老师好!”“老师好。”

  “不行,姿式不对,坐下,重来!”

  “老师好。”

  “不行。”林红板着面孔走到我的面前,一把拽住我的小手掌:“把手伸过来,罚!”说完,她毫不客气地举起了钢板尺,我哎呀一声惊叫起来,拼命地挣扎着。

  女孩子总是没有男孩子的力量大,我终于挣开林红的手臂,不顾一切地冲出林红家的屋门,林红不无失望地冲着我的背影纵声喊叫起来:“陆陆,别跑哇,我只是吓唬吓唬你啊,我是不会打你的,真的。”我可不相信林红的鬼话,她打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头也不回地逃出林红的家门,当我啪地摔上房门时,立即传来林红那熟悉的哭泣声:“呜…呜…陆陆,你不回来跟我玩,以后,我不跟你好了,再也不跟你好了!”

  “陆陆。”黑暗之中,我一头撞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陆陆,你这是瞎跑个啥啊!”“哦。”我停下脚步,借着一丝可怜的光亮,仔细一瞧,原来是金花,我气吁吁地说道:“金花,不好了,林红要打我!”

  “嗯。”金花同情地拉起我的手:“林红就是这样,仗着比咱们大,总是欺侮咱们,她打你,你不会不跟她玩啊,走,到我家玩去!”

  金花家与林红家是对门,中间还有一户人家,可是,黑漆漆的大门却总是神秘地紧闭着,我至今也不清楚里面住着一户什么样的人家。

  金花生就一幅典型的朝鲜族的四方脸,与林红不同,金花留着齐耳的短发,说起话来跟她的妈妈爸爸一样,沙哑而又略显生硬,词语毫无规则地颠来倒去。

  与林红家不同,金花的父母对我的来访总是保持着一种即不冷也不热的随意态度,使我感到非常的尴尬,如果不是金花那盛情的邀请,我从来不会主动去她家玩耍,我之所以厚着脸皮去金花家,唯一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想摸抠金花的小便。

  “哼,没好,没好。”我与金花刚刚走进她家的房门,便听到金花的爸爸没好气地嘀咕着我一句也听不懂的事情:“尽他妈的瞎整,这样下去,没他妈的好…”“老金。”金花妈劝说道:“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啊,上边爱咋咋地呗,你个小白丁发牢有个什么用啊,不好,又得给你戴顶大高帽!”

  金花的爸爸叫金光泽,为人豪,口无遮掩,人送外号:金大炮,这不,不知道他又遇到什么不公平之事,或者是不顺他心的事情,正在屋子里叉着大腿,滔滔不绝地大放厥词呐,见我和金花走进屋来,他冷若冰霜瞅了瞅我,然后,不听子的劝阻,继续放大炮:“搞经济建设,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愿意玩了,玩够了,就不玩了…”

  “老金。”当我和金花蹑手蹑脚地走进里屋后,金花的妈妈急忙将房门关锁住:“我说老金啊,你能不能少说几句,你还想惹祸啊!”“哼。”金大炮突然改变了口吻,突突突地嘀咕起我更听不懂的朝鲜话来,金花的妈妈亦是如此,夫两人没完没了地叽哩哇啦起来。

  金花的妈妈是个医生,家里有各种型号的注器。与金花在一起玩耍时,有一件事非常让我头疼,每当我要摸抠她的小便时,金花便会借此机会,提出一个使我很难接受的苛刻要求--先给她当病人。

  “陆陆,你要是当我的病人,让我给你扎针,我就让你摸!”

  “先摸,后当病人。”

  “不,你先给我当病人!我先给你扎一针,然后,就让你摸…”

  “金花,求求你了,让我先摸一会吧,然后,我一定当你的病人!”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解开了金花的子,金花对我的纠难以应付,只好顺从地分开她那两条娇的大腿。

  我的手指开始在金花那稚的私处缓缓地移动起来,我一边地盯着金花肥美的私处,一边信手拽开她那两条厚实的、呈着暗粉的薄片,顿时,一个令我如痴如醉的、微微颤抖着的、闪烁着人光泽的小眼,无比可爱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的身子猛一泠,手指尖得意忘形地挪到小眼处,企图将手指尖进金花那狭小的小便里。

  “哎啊,疼,疼,好疼啊!”金花惊叫起来。

  我根本没把她的喊叫放在心里,装什么相啊,我的手指已经进过不止一次啦。我稍微用了一点劲,手指终于进了金花那紧紧绷绷的小便里,里面的把我的手指紧紧地抓裹住,一种非常奇妙的快从手指传遍了全身。

  我的手指在金花的小便里缓缓地搅动着,金花的小便逐渐润起来。金花再也不大喊大叫:疼啊、疼啊的,而是轻声地呻起来“哎哟,哎哟。”一边呻着,金花一边卖力地扭动着小股:“哎哟,哎哟,嘻嘻,好剌挠啊…”听到金花的话,我愈加兴奋起来,更为有力地抠起来,金花乖顺地叉着大腿,喃喃地嘀咕道:“陆陆,行了吧,先玩一会医生给病人看病吧,一会我还让你摸!”

  金花有一个非常得意的纸盒箱子,那可是她的百宝箱,里面装着各种各样废弃的注器、针管、酒棉签、纱布等等什物。而最让金花感觉到自豪的则是一幅近视眼镜,那是她妈妈用过的。每当我们在一起玩耍时,金花便像模像样地戴上那幅近视眼镜,然后用一个汽水瓶盖充当听诊器在我的前转过来又扭过去,得我浑身上下奇无比。

  过了一会,金花郑重其事的命令我爬下身去,还煞有介事的摸摸我的脑袋瓜:“嗯,陆陆,你有点发烧,可能是感冒啦,没关系,打一针就好了!”

  说完,金花伸出手来便要解我的子,我惊惶失措地嚷嚷道:“不能扎,不能扎啊,金花,你不是真大夫,扎出血可怎么办啊?”

  “没事的。”金花抓起一只注器,吓得我浑身直发抖,我一把推开金花那只握着破针头的小手拎着带转过身去一脚踢开房门不顾一切地落荒而逃。

  “陆陆,你站住,你站住,不许跑,如果你不让我给你扎针,以后,我再不跟你玩过家家啦,呜呜呜!”望着我跑远的背影,没有给我扎成针、没有做成大夫的小伙伴金花无比遗憾地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身后传来金花妈的询问声:“怎么啦,金花,陆陆又欺侮你了吧,哼,没脸,以后,别跟他玩了!”

  我一边胡乱地系好带,一边溜回自己家去,我边走边想着:哼,还是李湘好,她既不笑我,也不打我,更不总是张罗着给我扎针、扎针的。啊,李湘,她是那么的温柔,温柔的像头可爱的小绵羊。对,找李湘玩去,想到此,我在大走廊里来了个急转歪,一头溜进李湘家的大门。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03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