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05章
  “妈妈,妈妈”李湘哭哭咧咧地站在地板上,我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她,将其拥到铺上。李湘难堪地扭动着娇巧的身体,我的手无意间摸到她的小圆股上,顿时感觉到一片。我低下头去一看,乖乖,李湘的裙子早已被浸得漉漉,浊的顺着细腿缓缓地漫着,直至进雪白的丝袜里,看到我茫然的神情,李湘羞愧难当地低下头去,我急忙拉开大红柜,拽出姐姐的内和一条旧子:“来,换上姐姐的子吧!”

  “嗯。”李湘柔顺地点点头,主动褪下自己的出了洁白光的小股,我乘机抓摸一把,手上立刻一片乎乎,我将手掌放到鼻孔下嗅闻一番,李湘娇涩地笑了笑,秀丽的脸蛋上挂了晶莹的泪花。

  我撑开姐姐的内,李湘温柔地伸过两条细的大腿,我将内套在她的脚脖上,我一边往上套着内,一边故意将李湘的双腿屈曲起来,间的小便非常可笑地分张开,出如豆的小头和淡粉的小眼。我贪婪地用手指捅了几下,李湘本能地抖动起身体,她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身下以及我那频繁进出的小手指。

  “哈。”当我将姐姐的旧子套到李湘的腿上时,腿竟然长出大半截,将李湘的小脚掌全部埋没住,我只好帮助她将腿一圈一圈地往上卷套着:“哈,你的个子太矮喽,姐姐的子长出一大截啊!”卡斯特罗这家邻居的男主人,姓周,名广义,此人身材高大、相貌洒、英俊,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腹装着高深的专业知识。并且,非常骄傲地研究出一套据说是最为先进的采金船技术,兴致地四处推广,却永远也没有逢遇到识货的伯乐,真乃生不逢时啊。时至今,这位年近古稀的老先生仍然毫不气馁地拎着装采金船技术资料的公文包终东奔西走,毫无目标地寻找着永远也不会出现的投资者。

  然而,在道德修养方面,我们这位学富五车的周工程师却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也许是大学里没有道德修养这一相关专业的缘故吧,我们的周工程师脾气暴燥,蛮横无理,其所作所为与他“广布仁义”的名字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也。因此,单位里的同志们送给他一个无比响亮的外号--周大驴。

  外貌既英俊又潇洒的周工程师,却经常为一些毫无意义的、蒜皮般的琐事与邻居或者同事们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搞得四邻不安,飞狗跳,孩子哭、大人叫。然而,我们的周大工程师则是乐此不疲,与人斗是周大工程师的最爱。如果实在没有对手与之相斗时,烦闷之余的周大驴便与自己的老婆斗。

  “X你妈!”

  “…”寂静的深夜里,隔三差五便会从幽暗如冥界的小走廊里传来周大驴夫妇两人凶狠的、但却是极其单调的对骂声,把我从甜美的梦乡中惊醒。可是骂来骂去,直至骂到红彤彤的太阳已经出来值班,周大驴夫妇两人所使用过的词汇永远都是:“X你妈”这三个字。

  “唉,他们还会不会骂点别的什么呢!”被吵醒的爸爸翻转一下身体,没好气地嘟囔道。没有,从来没有,周大驴夫妇俩人不知疲倦地对骂了数十载,直至从丰华正茂骂到白发苍苍,最后,终于将老婆骂进了骨灰盒,然而,他们所使用的词汇,除了“X你妈!”这个三字而外,从来没有使用过任何新的词汇,也许这三个字是国粹的原缘吧!

  “X你妈!”

  “…”周大驴的小儿子与我年龄相仿,有其父便有其子,周大驴的这个小儿子,在宿舍楼里以刁顽、损而路人皆知,人送外号周扒皮。

  偶尔,我也会溜到周大驴家里与他的小儿子周扒皮游戏玩耍。那是一个死亡般沉闷的家庭,那是一个让人窒息的家庭。

  在昏暗的、的,充溢着令人返胃的异臭气味地房间里,周大驴叼着呛人的大烟袋,戴着污浊的近视镜,煞有介事地翻阅着一本又一本即厚且重的书籍,而对面的墙壁则用木板钉成天然的大书架,从地板直至高耸的天棚,毫无规则地摆放着成山的书籍,许多书籍周大驴大概永远也没有翻动过,如砖的书籍上积着厚重的灰尘,散发着剌鼻的酸腐味。

  “哼哼。”一生也没有寻觅到知音,永远也没有将自己沤心研究出来的采金船技术成功地推广出去的周大驴,看见我坐到他的椅子旁,他悠然地转过宽阔的脊背,拉着老驴脸,将沉甸甸的档案袋推到我的面前:“小家伙,你知道吗,这是我研究出来的新技术…”

  “嗯。”我怯生生地点点头:“是的,我听爸爸说起过你…”“啊…”听到我的话,周大驴的驴脸顿然一亮,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他兴奋得像个孩子似地打开了档案袋,掏出一叠又一叠的图纸,以及天书般的文字材料,如数家珍,喋喋不休地冲我讲述起来,直听得我如入五里雾中。

  “哎呀呀。”周扒皮的妈妈,周大驴的黄脸老婆冲着兴奋得浑身直打冷战的周大驴没好气地嘀咕道:“哎呀呀,哎呀呀,我看你是不是有病啊,病得还不轻呐,无论见到谁,都要没完没了地讲你的采金船,这不,跟这个还没有豆腐高的小x小子你也要唠叨唠叨,就像他能听懂似的,你烦不烦啊…”“我乐意。”周大驴像驴一般地冲着黄脸婆吼叫起来:“我乐意,用不着你管!X你妈!”

  “哼。”黄脸婆自讨没趣,腹的怨气无处可,一转脸,看到身旁的周扒皮,立刻冲着无辜的儿子发起来:“快点吃!”周扒皮的黄脸妈妈不耐烦地催促着,周扒皮端着一碗冷冰冰的面条,在黄脸妈妈恶毒的谩骂声中,狼虎咽地往嘴里拨着。

  我偷偷地瞅了瞅周大驴的黄脸老婆,我的老天爷啊,我的妈妈哟,不瞅则已,这一瞅,我吓点没吐出来。

  周大驴的黄脸老婆那臃肿的身躯活象一头叫的老母猪,那一脸厚厚的赘着无比恶的神情,圆鼓鼓的小眼睛闪着森森的、仇视一切的目光,当她挪动着笨拙的身体时,立刻传过来一股股令人呕吐的臭气味。我至今也无法想象我们可怜的周大驴是如何与他母夜叉般的黄脸老婆共同生活的,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们居然生出了那多的孩子。

  母夜叉的婆婆,亦就是周大驴的母亲因不堪忍受儿媳妇的待而跳楼自杀,鉴于此,母夜叉不得不在监狱里反省了数载,尽管她很不喜欢那个地方。亦因为这个缘故,宿舍楼里的人们都叫她“大罪犯”

  有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周扒皮,两个人在走廊里撕打起来,母夜叉闻讯赶来,一把将我推翻在地,她恶狠狠地冲着我吼叫道:“杂种的,看你再敢打给我的儿子,老娘剜掉你的眼睛、打断你的狗腿!”

  “哼,我说,你还有完没完啊。”黄脸老婆冲着嘴泛着唾沫星子的周大驴嚷嚷道:“得啦,得啦,别讲了,耳朵都听出硬茧来了!”

  “我乐意,X你妈!”

  “X你妈!”

  “…”母夜叉伸着长长的脖子,像只好斗的母似地每骂一句便非常可笑往前凑拢一下,再骂一句再往前凑拢一下,而周大驴亦不甘示弱,他扯着青筋暴起的脖颈,两个人在屋子中央掐脖抱地对峙着,那极其滑稽的场景活象是两只狂斗着的母和公,而周扒皮对此却视而不见,若无其事地继续埋头囫囵枣。

  “X你妈!”

  “…”“行啦,行啦,你们有完还是没完啊!”周大驴的大女儿,一个已经上中学的女孩子在旁边极不耐烦地嚷嚷起来。

  “关你事,一边去,滚!”周大驴又将锋芒转向了女儿:“X你妈!”

  “X你妈!”被周大驴无端侮骂的大女儿索亦加入到父母的对骂大阵之中。

  “X你妈!”

  “…”卡斯特罗与周大驴两家因争夺厕所的使用权而展开的旷持久的大战,其结局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最终,搬家的并不是人们想像之中的卡斯特罗,而是周大驴,他们搬迁到新建成的宿舍楼里。

  搬家那天,非常会过日子的“大罪犯”任何物品也舍不得抛弃:“破家值万贯啊!”黄脸婆一边翻腾着那些毫无头绪,七八糟的破东烂西,臭巴嘴里一边振振有词地嘟囔着。经过一番昏天黑的穷折腾,终于将那一堆堆散发着臭气的、已经彻底霉烂的破烂装上了汽车。

  临走之时,一次也没有迈进过我家大门的“大罪犯”面目可憎的黄脸婆突然令我意外地光临寒舍,让我不目瞪口呆。她脸上堆着虚伪的微笑,和颜悦地向妈妈说道:“×老师,我们家要搬走了!”

  “是啊。”妈妈亦是现出一副虚情假意地样子漫不经心地附和道:“是啊,是啊,在一条走廓里住了这么多年!真的要走了还想的呢!”

  “是啊,我也有同感啊!”“大罪犯”黄脸婆继续说道:“×老师,你看,我有这么一件事,我在走廊里搭的那个小个棚子好的,能装不少东西呢,要是就这么拆了,怪可惜的,我突然想到了你,我想,你一定能用得着的!”

  “哦!”我和妈妈终于明白了黄脸婆此番造访寒舍的真实目的,妈妈爽快地询问道:“行啊,那就给我吧,你想要多少钱呢?”

  “五块,五块钱,×老师,你看你能出多少钱呢!”

  “行”妈妈根本没有跟“大罪犯”讨价还价,而是非常麻利地掏出五块钱,递到黄脸婆的面前:“没说的,住了这么多年的邻居,怎么好意思跟你讲价呐,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谢谢,谢谢!”黄脸婆非常满意地接过五块钱,然后把一枚钥匙递给了妈妈:“×老师,这是小棚子的钥匙,里面的东西我都搬空了,小棚子现在就归你啦,你现在就可以使用它啦!”说完“大罪犯”、黄脸婆揣着妈妈的五块钱,心满意足地溜出我家。

  新建的宿舍楼地处偏僻,商业萧条,蔬菜、副食品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长期居高不下,且品种单调。极其精明、穷于算计的“大罪犯”、黄脸婆便不辞辛劳地骑着自行车跑出很远很远,去她认为商品价格比较便宜的市场采购各种生活物品。一次,载而归的“大罪犯”在回家的途中不幸被一辆面驶来的小轿车撞得腾空跃起,母猪般的身体从轿车前面飞抛出去,然后,又重重地摔落在轿车的尾部,脑袋撞在马路边的条石上,顿时脑浆迸裂,当场气绝身亡。

  而重病身、命若悬丝的李湘妈妈居然奇迹般地康复了,至今仍健康地,但却不是快乐地生活着。

  “怎么回事,嗯,这是怎么回事。”头破血的李奇终于将单位的老书记找来,一进走廊,德高望众的老书记便解劝起来:“不要吵了,不要吵了,大家都消消气,啊,有话好好说,啊,走,你们都跟我进屋去,咱们和和气气地谈一谈…”

  “哎哟。”看到老书记走来,始终在门后窥探着的妈妈立刻打开了房门,无比讨好地跟老书记打着招呼:“书记来了,最近身体可好啊!”“好,好。”老书记匆匆与妈妈道了个寒喧,然后,他冲着两家的女主人挥了挥手,首先走进李湘家,见战事彻底平息下来,妈妈这才走进厨房,继续忙碌起来。

  “哎。”有人敲门,还有人击打厨房的玻璃窗:“陆陆,开门啊,快出来玩啊!”这是鸽子笼里与我同命运的小鸽子们啪啪啪地又是敲门又是敲窗,邀我出去共同玩耍:“陆陆,快出来玩啊!”“哎。”我答应一声,套上外衣,打开房门,领着仍然泪水涟涟的李湘,兴冲冲地与小鸽子们飞到“大黄楼”的走廊里。

  “哎。”厨房里的妈妈叹息道:“唉,这些个勾死鬼啊…”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05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