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11章
  每天早晨,老姨抱着吃的吴瑞去爸爸的单位清扫卫生,而我,则带领着她的小儿子吴涛,在宿舍楼里,在院子里,在大食堂里,与众多的小伙伴们,纵情玩耍。

  “大表哥。”可是,我渐渐地发现,小吴涛对于嬉戏和玩耍,并没有强烈的兴致,他更喜欢扑克牌:“大表哥,来,咱们玩牌九吧!”

  “牌九,怎么玩,我不会!”我摇摇脑袋。

  “我来教你。”于是,小吴涛非常耐心地教我用扑克玩牌九,而赌注,便是火柴杆,初学乍练,我很快便输得一塌糊涂,手中的火柴杆,输得一不剩,望着喜形于的小吴涛,我把扑克牌一推:“不玩了!”

  “再玩一会吧。”小吴涛尚未尽兴:“大表哥,再玩一会吧!”

  小吴涛几乎天天央求我跟他玩扑克,我则是每玩必输,气恼之余,我偷偷地将扑克牌丢到窗外的垃圾堆里,小吴涛再也找不到赌具,急得屋子团团转,皱着眉头,抓耳挠腮,他四处翻、找,突然,他的眼睛一亮,我一看,他翻到一盒象棋子:“哈,实在没着,这个也行。”小吴涛端着象棋盒对我说道:“大表哥,这个也能推牌九!”

  “唉。”说完,小吴涛开始分棋子,望着他那醉心的样子,我毫无办法地叹了口气:“唉,这破玩意,有啥玩头啊!”“嘿嘿,好玩,过瘾!”

  “…”晚上,老姨一脸疲惫地回到冷冷清清的大食堂里,她首先将婴孩,然后开始点火烧饭。与妈妈不同,老姨在日常生活上极为节俭,以至于节俭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程度,炒菜时,用几粒葱花,都要认真地算计一番。

  听到我的讲述,妈妈一脸不屑地咕嘀道:“哼,有什么用啊,算来算去,还是属她最穷,节省来节省去的,把房子都节省没了。小时候,瞎子已经给她掐算过了,她的心啊,比天还要高,可是,她的命啊,比纸还要薄!你老姨她就这个穷命喽,再算计也没有用的!”

  傍晚,吃过再简单不过的晚饭之后,老姨怀抱着吃的吴瑞,把我和吴涛分别安排在她的左右护驾。可是,年幼的吴涛,往往是一挨到老姨的身旁,便鼾声大作,睡得又香又甜,尤如一条死狗。而我,则长久地无法入睡,在黑暗之中,我和老姨紧紧地贴靠在一起,苦苦相伴着,一分钟、一分钟地企盼着光明的重新光临。

  老姨悄然地爬起身来,赤着两条干瘦的细腿,在黑暗之中,趿拉上妈妈用过的旧托鞋,在丝丝月光的映照之下,干枯的细腿反着惨白的光泽,看了让人好不伤感。

  哗啦一声,我听到老姨将痰盂拽到边,好之心促使我悄悄地转过脸来,借着丝丝月光,偷偷地窥视着老姨那神秘的间,哧啦一声,老姨无所顾岂地扯掉三角,哇…真是老天成全我,皎洁的满月恰当停留在窗扇上,亮闪闪地直指老姨白的、散布着稀疏黑部。

  老姨娇弱的小腹,哧--地排出滚滚冒着微微热气的。我的目光一动不动地停滞在老姨的下,我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到一种奇妙的景像:在老姨那干瘪的小便处,颤颤微微地晃动着两块薄薄的片,滴挂着晶莹的,在月光之下,闪烁着人的柔光。

  老姨似乎有意向我炫耀她那两块可爱的片,已经排尽,可她依然不停地摇晃着间,两块片哆哆嗦嗦地摇来晃去,直看得我热血沸腾,小心狂跳不止。

  老姨重新提上三角内,默默地爬到木板上,钻进被窝里。而我则依然痴痴地长久发呆,一闭上眼睛,老姨的两块薄片便浮现在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哇,好奇怪啊,老姨那娇的小便,竟然不可想象地长着如此妙不可言的长片,这引起我强烈的兴趣。

  无论是林红,还是金花,或是李湘,她们的小便都快让我摆了,可是,她们的小片却是那么的相像,均是又细又小,若隐若现地藏匿在香的小包里,如果不是大大地叉开双腿,分开小包,那是根本无法得见的。

  至于成年的妈妈,她的小便非常的肥实,可是,小片却是极其的细小,黑暗之中,爸爸的捅一下妈妈的小便,黑簇拥之下的两条短细的小片便身不由已的扭动一番,轻轻地包裹着爸爸那进出于妈妈小便的大X。

  “嗷…嗷…嗷…”

  我正地思忖着,突然,窗外传来一阵阵野猫叫的可怕声,听得我浑身直泛皮疙瘩,年幼的吴涛早已睡死,听到这赅人的,似乎只有在地狱里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老姨哆哆嗦嗦地搂住我:“啊…好吓人啊,这声音,真像是死孩子叫哇!”

  老姨那忧伤的面庞突然可怕地惨白起来,目光里着令人恐惧的绝望:“啊…老天爷,你饶了我吧,一听到这声音,我就没有好下场,上一次,也是黑的夜,野猫在房上叫,半夜的时候,你老姨父回家,扑通一声,跪到炕前,说了一句:小燕,完了,我把房子给输了!这次,野猫又在房上叫,我真不敢想,又,又,又会发生什么事!呜…呜…呜…”

  老姨一边语无伦次地嘀咕着,一边死死地搂着我,将头深深地没入棉被里,顶在我的前,痛苦的泪水,浸透了我的衬衣,两条干枯的细腿胡乱地蹬踏着。听到老姨的讲述,我好生纳闷:野猫叫,这与老姨父输掉房子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啊?我把脑袋钻进被窝里:“老姨,别怕,那只猫,我认识它,我经常喂它,它跟我很的,没事的,老姨,真的没事的!”

  “呜…呜…呜…”

  “嗷…嗷…嗷…”

  老姨依然不停地涕着,听到我的话,她扬起泪水涟涟的头来,以乞求的口吻说道:“陆陆,你真的认识它,那,你帮老姨把它赶走吧!这声音,太吓人啦,老姨不敢听,一听这声音,准没好事,呜…呜…呜…”

  “好的。”我推开了老姨冷冰冰的双臂,坐起身来,拎着鞋,咕咚一声跳到窗台上,哗啦一声推开了破窗扇,我回头瞅了瞅,老姨用被头紧紧地捂着脑袋,包裹在棉被里面那娇弱的身躯,非常可笑地颤抖着。

  “喂。”我嗖地跳到窗外,冲着大食堂的房盖喊叫起来:“喂,朋友,别叫啦!”

  野猫突然回过头来,一对亮晶晶的眼睛很不友好地瞪着我,那失望的表情似乎在说:哼,我的事,你少管!我拣起一块碎砖头,冲它挥了挥:“快点走吧,明天,有好吃的,我还给你吃,现在你不要再叫了,我老姨害怕,你快点走吧,到别的地方叫去吧,快!”

  “嗷…嗷…嗷…”

  野猫冷漠地蹬了我一眼,仿佛听懂了我的话,很不情愿地转过身去:“嗷…嗷…嗷…”

  “…”“呜…呜…呜…”我目送着渐渐远去的野猫,然后,跳回到屋子里,老姨钻出头来,再次死死地抱住我,仍然涕涕:“呜…呜…呜…我这是什么命啊,谁有我命这么苦哇!呜…呜…呜…”

  “老姨,它已经让我赶跑了!”

  “好孩子!你真勇敢…”

  听到老姨的赞赏,我心中无比地骄傲,双手一扬,像个救美的英雄似地抱住老姨瘦弱的脊背,老姨突然变得像个可怜的孩子,极其乖顺地蜷缩在我的怀抱里,我好不得意。啊,平里不拘不束地游戏、玩耍,什么野猫、恶狗,老鼠、草蛇、蚯蚓、蜈松、蛐蛐、虫…我丝毫也不惧怕它们,并且,我最喜欢的事情,便是猫逗狗,没想到,今天,终于派上了大用场。

  “哦!”老姨幸福地依偎在我身上,双手紧紧地搂住我,凉冰冰的面庞贴在我的脸蛋上:“哦,陆陆,勇敢的好外甥,已经下半夜喽,咱们睡觉吧!”

  “好的。”

  老姨抬起一条细腿,轻轻地在我的身上,我故意向下窜了窜,膝盖悄悄地顶到老姨的间,隔着薄薄的内,我的膝盖非常明显地触顶到一堆软乎乎、淋淋的小团,我偷偷地将手掌挪移到膝盖处,狡猾地嘀咕道:“哎哟,好啊!”我将手快速地放到膝盖处,假惺惺地抓挠起来,其实,我真正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却是要抓摸老姨间那堆令我痴的小团,我的手不停地在膝盖上抓挠着,指尖有意无意地触碰着老姨的小便,极其地碰撞着老姨干瘦的下,立刻感受到滚滚的和软绵。

  “好啦!”

  老姨已经处于轻度的昏睡之中,根本没有在意我的好之举,白白的细腿依然在我的身上,我将肆意抓挠一番的小手溜出老姨的间,放到鼻孔下,贪婪地嗅闻起来:好哇!

  哧溜一声,一只黑乎乎的小东西从老姨的脖颈处一闪而过,老姨立刻松开了我,呼地坐起了身子:“耗子,耗子。”老姨胆怯地摸了摸玉颈:“耗子,有耗子,它咬了我一口!”

  “哦,耗子。”我啪地拉开了电灯,一把拽过托布把,纵身跳下木板,由于处于困顿之中,我站立不稳,脚下一滑,咕咚一声,栽倒在地板上:“耗子,在哪?”

  哧溜…听到我重重摔倒的声音,受到惊吓的耗子一头从铺下面钻了出来,不顾一切地冲向房门,企图从门里溜出去,老姨见状,吓得面如土色:“耗子,耗子,耗子,快,快,打死它,打死它!”

  咣当,我举起托布把,狠狠地击打过去,黑耗子非常机灵地一闪身,重新溜回到了板下面,老姨吓得一步跃上了窗台,不停地惊叫着,我蹲在边,托布把雨点般地搅捅着下,耗子惊慌失措地逃出来,我一转身,突然失去平衡,叭地坐在地板上,嗷…我感觉到股下面有一团软软的小东西,继尔,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我惊赅地一抬股,黑耗子哧溜一声,从我的股下面窜了出去,消失在墙角处。

  “快,打死它,打死它!”老姨反复地嚷嚷着。

  “哪去啦?”我赤着脚,拎着托布把屋子转悠着,可就是寻找不到黑耗子的踪影,无意之中,我溜到爸爸给老姨搬来的,当年吃大锅饭时,单位里使用过的旧碗橱旁,碗橱与墙壁之间有一道狭窄的隙,我借着如豆的灯光,仔细地向隙里面一瞅,乖乖,你在这呢?只见惊惧万分的黑耗子,哆哆嗦嗦地扒在碗橱的后壁上,我心中一喜:好狡滑的家伙。我悄悄地举起托布把,隙之中,我牙关一咬,托布把狠狠地砸向黑耗子,吱…啊…黑耗子惨叫一声,一头栽落到地板上,本能地蹬了几下小腿,一命呜乎。

  “好样的。”老姨终于安静下来,像接凯旋归来的英雄似的,将我抱到木板上,深深地吻了我一口:“好孩子,好外甥,你真勇敢啊!”“哼。”我得意洋洋地说道:“老姨,我才不怕它呢,我最喜欢打耗子了。”我搂着老姨的玉颈,兴奋地讲述道:“老姨,有一次,也是在大食堂里,我端了一个耗子窝,哇,里面有好多好多的小耗崽子,大耗子让我打死了,我看到小耗崽子好可怜,吱吱叫,还没长呐,眼睛也睁不开,我,我,我就找到一个破档案袋,把它们装回了家!”

  “哈哈。”老姨不住地笑了起来:“我的天啊,把耗崽子拿回家,你妈妈能让么?”

  “不让。”我喃喃地嘀咕道:“妈妈啪地扇了我一个大耳光,然后,把小耗崽子全都扬了出去!”

  “嘻嘻。”老姨爱怜地拧了拧我的鼻子:“好个掏气包哇!”

  “燕子,燕子。”漆黑的窗外,突然传来一阵陌生的喊叫声,老姨顿时眉头紧锁,没好气地骂道:“不要脸的家伙,你来干什么?”

  “燕子,燕子。”一个男人,扒着窗扇,在黑暗之中,不停地喊叫着:“燕子,燕子,我错了,我错了,燕子,燕子,咱们回家吧,跟我回家吧!”

  “家。”老姨搂着我,气鼓鼓地说道:“家,你还有家么,家,已经让你输给人家啦!”

  “燕子,燕子,我爹知道这件事以后,非常可怜我,给我腾出一间房来,让我们住,燕子,燕子,跟我回家吧!以后,我再也不赌了!”

  “哼,回家,没门,我可不想跟你过了!”

  从那天起,我那千里迢迢而来的,衣着不整,蓬头垢面的老姨父,便终伫立在大食堂的门前,白天,老姨上班的时候,他便呆呆地、一动不动地坐在台阶上,晚上,老姨下班后,老姨父便溜到窗台下:“燕子,燕子,燕子,燕子,咱们回家吧,燕子,燕子,跟我回家吧…”

  扑通,看到老姨总是不理睬他,老姨父竟然毫无尊严地跪在了窗下:“燕子,我,给你跪下了!”

  “哼。”老姨依然不予理睬:“愿意跪,你就跪吧,谁希罕啊!”妈妈开始作老姨的思想工作,妈妈非常希望老姨尽早离开这里,妈妈的醋意与俱增,把爸爸看得死死的,绝对不许爸爸轻易迈进大食堂一步。可是,任凭妈妈磨破了嘴皮子,老姨就是不肯与老姨父回家。情急之下,妈妈突然把疯疯癫癫的老姨父唤到家里,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嘀咕一番,老姨父顿然怒不可遏。

  “哼,老张。”听到妈妈的话,老姨父立刻破口大骂:“果真是无利不起早哇,敢打我老婆的主意,我,我,我跟你拼了!”

  老姨父从商店里买来一把铮亮的菜刀,怒火万丈地跑到爸爸的工作单位,大闹爸爸所在的办公室,如果不是保卫人员及时赶到,不知会发生什么不可想象的严重后果。

  “陆陆。”事情闹到这般地步,老姨只有收拾起简单的行装,极不情愿地与赌鬼丈夫回到老家。临行前,老姨紧紧地抱住我,泪水成串成串地淌着:“陆陆,再见,以后,到老姨家串门去,呜…呜…呜…”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11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