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14章
  正如爸爸所言,爷爷果然拖着重病纠、老迈虚弱的身体,迁里迢迢、气吁吁地来到我家,接他直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孙子回归故乡。而妈妈不允许我回归故乡的借口只有一个,但却是相当的有效,简直无懈可击:

  “爹,陆陆已经上学了!”

  “可是。”爷爷则心有不甘:

  “他还小哇,还没到上学的年龄啊!”“爹,早点上学,对孩子是有好处的!”妈妈冷若冰霜地说道,爷爷只好无可奈何地咧了咧嘴。

  爷爷的身材要比爸爸矮小许多,也没有爸爸长是那么壮实。

  他那枯槁的面容,泛着病态的蜡黄,因过于干瘦,颧骨略显突出,好似一对行将坍塌的小山丘,极不合谐地扣在刀削般的脸颊上。对于爷爷的不邀而来,妈妈心里尽管一百二十个不,而在表面上,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诚慌诚恐的样子。

  同时,为了表示对爷爷的敬重,妈妈规规矩矩地出财政大权,毕恭毕敬地把爸爸还有她的工资全部如数上缴给爷爷,由爷爷来主管家里的日常开销。

  爷爷读过私塾,能写出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爷爷对这份临时的会计兼出纳工作相当地认真,为此,还特意准备一个小本本,把每天的花销一笔不漏地记录在上面。当妈妈和爸爸下班后,爷爷便端着小本本,一笔一笔的向妈妈和爸爸报帐,啊,真是一个合格的家庭好会计啊!

  “大孙子。”爷爷无比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脑袋瓜,语重心长地教诲着我:

  “你既然上学了,就要好好地学习,把知识学到手,将来一定会有你的用武之地的!”爷爷珍视知识,这是有其刻骨铭心的缘由的,知识,曾经给予爷爷以第二次生命,因此,爷爷对知识的珍视,丝毫也不亚于对生命的珍视。

  “大孙子。”爷爷深有感触地讲述道:

  “爷爷要是没有知识,早就死掉了,早就看不到我的大孙子啦。唉,伪那咱啊,为了防备老子,日本鬼子到处修碉堡,这就需要大量的劳工,为了拉到劳工,日本鬼子将劳工的名额分摊到每一个村子,爷爷家的村子当然也不会例外的。劳工名额就摊到了爷爷的身上,可是,爷爷有病啊,干不得重活。如果不出劳工,就得出荷,爷爷家穷啊,哪有钱出荷啊!”“出荷?”我茫然地问爷爷道:

  “出荷,爷爷,什么叫出荷啊!”“这是鬼子搞得那一套,你小,不懂,说白了,就是出钱!”爷爷继续讲述道:

  “爷爷拿不出足够的钱出荷,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大伙出劳工,我们这些劳工被日本鬼子进一节大闷罐里,火车一叫唤,便钻进了无边无际的老林子里,唉!,爱咋咋地吧,爷爷只好等待着命运的安排喽。火车不停地开啊、开啊、开啊。半路途中,又上来几个日本鬼子,说是要在我们这些劳工里面找一个能写会算的、有文化的人。嘿嘿,出来做劳工的,哪有几个念过书的人啊。日本鬼子找了老半天,也没有一人劳工敢报名,最后,日本鬼子问到了我的头上,你爷爷我就说:我还行吧,多少还会写点什么!那几个日本鬼子一听,便拿过纸笔让爷爷写几个字,试试,爷爷便顺手写上自己的姓名,日本鬼子一看,一个劲地点头:哟嘻,哟嘻!最后,火车停在一处叫做虎林的地方,日本鬼子将我叫下火车,指派我到办公室里,当什么、什么记工员。就这样,爷爷便没有去做苦工,饮食上也要比做苦力的劳工们好出许多,还能洗上澡。而劳工们,可就惨了,全都住在四下漏风的地印子里!”“地印子!”我再度打断爷爷的话:

  “爷爷,什么叫地印子啊?”

  “哦,就是,就是。”爷爷笔划起来:

  “就是在地上挖个深坑,上面用草席一盖,就算是房子啦,劳工们白天干完活,晚上便睡在里面,跟个地窖似的,又,一下雨的时候,就惨了,地印子灌得处到是脏水。而到了冬天,则更惨,地窖变成了冰窖,有好多壮劳力,做苦工没有把他们累死,到了冬天,却被活活冻死在地印子里!”爷爷叹息道:

  “大孙子,如果没有文化,就爷爷这身子骨,这把老骨头哇,早就给扔到万人坑里去了,跟我一起出劳工的邻居们,哪个身子骨不比我壮实,可是,又有几个能活着回来的?”“爹!”爸爸下班后走进家门,蹑手蹑脚地走到爷爷的面前,像个小孩子似地,板板正正地站在那里,看得我直想笑。

  “哦,下班了,你有什么事吗?”爷爷停止了对过去的讲述,严肃地瞅了瞅爸爸,爸爸立刻回以谦卑的微笑。

  看得出来,爸爸极其敬重爷爷,并且,敬重之中带着几分畏惧,在爷爷的面前,爸爸永远都是堆着卑微的笑脸,唯唯诺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随便。每天下班后,爸爸便站在爷爷的面前,请示道:

  “爹,咱们今天晚上吃什么啊?炖条鱼吧!”

  “算了吧,算了吧。”爷爷则不耐烦地扬了扬手:

  “你们刚刚参加工作,能挣几个钱啊?别花啦!吃啥还不行啊!炖什么鱼的,又费事又麻烦,我看厨房里还有不少的土豆子,放在那里总也不吃,都快干巴了,你看这样好不好,简简单单地炒点土豆丝吧,蒸屉馒头不是好的吗?”“哎,好的,我这就去做!”

  爸爸和妈妈闻言,立刻溜进厨房,爸爸削土豆皮,妈妈烧水和面。

  “哼。”爷爷冲着爸爸的背影一脸不屑地对我悄声嘀咕道:

  “一个大男人下厨房做饭,干起了女人做的事情来啦,哼,真没出息!”从爷爷的言谈和神情之中,我发觉爷爷最不满意自己的儿子在媳妇面前低声下气,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魄,爷爷对此感慨万分:

  “唉,没办法,我看你们这栋楼里的这些大知识分子们,都是这个样子,个保个地,全是管严啊!”爷爷最喜欢、最痛爱的人,当然非我莫属,我是爷爷正宗原装的长孙,理所当然地倍受爷爷的宠爱。爷爷每天都要笑地拉着我的手,到商店里买我最喜欢吃的食物,当然,用掉的都是爷爷自己的钱,爷爷从来不用爸爸和妈妈的工资给我买食物。

  吃喝足之后,能量无处散发的我,便在屋子里兴风作,把个好端端的屋子搞得叮当作响,到处是一片纷纷。如果是妈妈在家,我可不敢这般造次,妈妈会毫不客气地训斥我,甚至会拧拧我的耳朵,掐掐我的鼻子。而爷爷在家时,我会受到他老人家毫无原则的纵容,任由我为所为,而爷爷则站在一旁“嘿、嘿、嘿!”地微笑着,嘴里爱怜地佯骂道:

  “嘿嘿,这个淘气包,小兔崽子!”旋即,爷爷开始着手拾缀被我搞的屋子,可是,他刚刚把里屋收拾停当,外屋又被我搞得一塌糊涂。

  爷爷默不作声,面带微笑地又开始收拾外屋,于是,我便跑到里间屋继续胡作非为。

  晚上,我和爷爷同睡在一张木板上,爷爷每天晚上临睡之前,都要给我讲述一些有趣的故事和笑话,一直讲述到我困倦不堪,脑袋一歪,睡死为止,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制度。有时,爷爷讲着讲着,突然痛苦万状地咳嗽起来,来势又急又重,仿佛行将断气,憋得面肿

  每当此时,我便急得手足无措,木然地张着大嘴巴,呆呆的望着拼命挣扎着的爷爷。片刻之后,爷爷的痛苦得到一些缓解,他双手捂着前,哎呀哎呀的呻着:

  “哦呀…哦呀…哦呀…”

  “爷爷。”我伸出小手帮助爷爷击打着脊背:

  “爷爷,你好些了吗?”

  “嗯,嗯,好多了,没事,没事,咱们睡觉吧!”“大傻子。”妈妈不喜欢爷爷住在我家,却又不敢过于骨地表现出来,于是,就把腔的怨气狂在无辜的姐姐身上,每当妈妈讨厌爷爷到了无法忍耐的时刻,便冲着姐姐无端地吼叫着:

  “你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呢,还不下楼打水去!”“嗯呢!”

  一听到妈妈的吼叫声,姐姐孱弱的身体就因恐惧而微微地颤抖起来,一对充惊赅的大眼睛从来不敢对视妈妈森可怖的目光,在妈妈的吼叫声中,姐姐茫然地走向厨房,在经过妈妈的身旁时,姐姐活像是老鼠见到猫似地溜得远远的,仿佛一不小心便会被锋利无比的猫爪子一把拽扯住,然后被无情地撕个粉碎。

  姐姐走进厨房,木然地拎起那把黑乎乎的旧水壶,默默地走出了房门。

  可怜的姐姐只长我三岁多,比林红大了不多少,在妈妈的驱赶之下,拖着稚的身体,像小驴拉磨似地一次又一次攀爬着楼梯,用她那细如枯柴的手臂将全家人的生活用水一壶又一壶地拎到顶楼的家里。

  姐姐拎着沉甸甸的旧水壶,迈着艰难的脚步走到水缸旁,水缸又又高,姐姐必须使尽全身的气力,将盛清水的大水壶高高的举过脯,才能顺利地把水倾倒进水缸里,姐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咬紧了牙关,缓缓地将水壶举了起来。

  突然,啪啦一声,姐姐高举着的水壶不慎碰翻了妈妈刚刚放在缸沿上的一个去污粉盒,顿时,白森森的去污粉哗啦一声滚落到黑漆漆的水缸里,顷刻之间便将姐姐辛辛苦苦拎上来的几壶清水给污染掉,从而再也无法食用。

  “这个大傻子,该大死的!”

  正擦拭着灶台的妈妈见状,啪地一声扔掉手中的抹布,像头发狠的母狼,一头扑向无辜的姐姐,妈妈把可怜的姐姐死死地按跪在淋淋的厨房地板上,那只非常肥实的、极其热衷于抚摸我的、给予我无限温暖和幸福的手掌,此时此刻,却无情地打在姐姐娇的脸蛋上,并且非常满意地左右开弓,发出一阵又一阵令我胆颤心惊的脆响。

  “啪…啪…啪…”

  “呜…呜…呜…”

  “啪…啪…啪…”

  “呜…呜…呜…”

  “…”“不许哭,不许哭。”更加悲惨的、更加让我终生难以忘怀的,同时,却又是永远也不堪回首的一幕,从那几乎停滞下来的一刻里,深深地映在我童年时代的脑海中:妈妈一鼓作气把姐姐的脸蛋打得又红又肿,但她似乎还嫌不太过瘾,又令我瞠目结舌地把肥手掌伸到姐姐的下,她那尖厉的手指像只铁钳,恶狠狠地掐拧在姐姐大腿内侧的上,姐姐痛苦万分地哀号起来,而妈妈则若无其事地继续拧掐着,拧掐着,拧掐着…同时,妈妈的另一只肥手掌高高地举起,在姐姐的眼前示威般地摇过来又晃过去:

  “不许哭,不许哭,憋回去,憋回去!--”

  “你。”听到姐姐的哭喊声,爷爷怒不可遏地冲进厨房,看到妈妈竟然如此待姐姐,爷爷气得浑身剧烈地颤抖着:

  “你,你,你,你可真下得去手哇!”

  “哼。”妈妈终于停下手来,在爷爷的怒视之下,她拎起小竹蓝,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门。

  “狼,狼。”爷爷拉起瘫坐在地板上的姐姐,冲着房门破口大骂:

  “狼,狼,简直是一头母狼!”

  黑沉沉的夜幕将宿舍楼无情地罩裹起来。

  屋子里死亡一般地寂静,蜷缩在爷爷身旁的我,依然没有从傍晚那极其可怖的一幕里挣脱出来,一想起妈妈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我便浑身直打冷战,一想起姐姐那凄惨的号哭之相,我便怔怔发呆。

  我偷偷摸摸地转过身去,借着一点点可怜的月光久久地望着另外一个木板上那受尽妈妈待的姐姐。姐姐依然捂着那青一块紫一块的大腿内侧嘤嘤嘤地泣不止,我余悸末熄地跳下去,溜到浑身颤抖不止的姐姐身旁,怯生生地问候道:

  “姐姐,你疼吗?”

  “去。”姐姐没好气地翻转一下受尽待的身体,将枯瘦的脊背冲向我:

  “去,没你的事,用不着你管,我不疼!”

  在惨淡的月光照映之下,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从姐姐那擒泪花的眼睛里放出坚强的、倔的,但同时又是充哀愁的光芒。我幼小的心灵搞不清楚,同样都是妈妈的孩子,为什么会受到这种截然不同的对待,妈妈对我比春天还要温暖万分,而对姐姐,却比寒冬还要冷酷一万倍。姐姐的命运为什么会如此的悲惨,小小的年纪便在妈妈恶声恶气的喝三幺四之下,笨手笨脚地做着繁重的家务。

  难道,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子,没有吗?

  “大傻子。”这是妈妈幺喝姐姐时永远都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大傻子,看把你笨的,什么也不会干,这桌子是怎么擦的啊,嗯!”妈妈一把拽住姐姐娇的小耳朵死死地摇晃着:

  “你瞅瞅,桌子擦干净了吗,嗯,赶快给我重擦!”姐姐一只小手捂着隐隐作痛的耳朵,另一只手反复地擦试着已经积油渍、根本无法擦净的餐桌,眼睛里面擒着痛苦的、而又无奈的泪花。

  “大傻子,给我下楼拣块豆腐去!”

  刚刚放下脏抹布,姐姐又胆颤心惊地接过妈妈过去的小瓷盘蹬蹬蹬地跑下楼去。我正坐在阳台上叠纸片往楼下撒放,我倚着高高的铁栏杆看到姐姐瘦小的身体在茂密的杨树林里疾速地移动着,望着她那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这是啥啊,嗯。”当姐姐排着没头没尾的长队、脸上挂热滚滚的汗珠,终于气吁吁地端回来一块小得可怜的豆腐时,妈妈指着瓷盘中央的豆腐块冲着姐姐再次骂骂咧咧起来:

  “你瞅你,你还能干什么,嗯,这么小的豆腐让你给拣回来啦,这谁也不要的破玩意让你给拣回来啦!”“不。”大气不敢出的姐姐从喉咙管里发出蚊子般的声音:

  “卖豆腐的阿姨说,排到哪块就是哪块,我,我没有办法啊!”“滚。”妈妈一把夺过姐姐手中剩余的钞票:

  “赶快擦地去,笨手笨脚的东西,大傻子!”

  “我得走了!”为了姐姐,爷爷与妈妈终于撕破了脸皮,在最后翻天覆地吵闹一番之后,爷爷收拾好简陋的行装,向爸爸告辞:

  “快秋收了,我得回家去了,公社还等着我记帐呐!”“爹。”妈妈躲在里屋没有出来向爷爷道别,爸爸则拽着爷爷干巴的手掌,不知说些什么才好。爷爷没有理睬爸爸,而是转过身来,情深意切地抚摸着我的脑袋瓜:

  “大孙子,爷爷要回家了,记住爷爷的话没有,嗯,要好好地学习…”“嗯。”望着慈祥的爷爷,我的眼睛突然起来,继尔,便是一片模糊。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14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