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16章
  哗啦…妈妈拉上窗帘,屋子里顿时暗黑起来,我不解地望着妈妈:“妈妈,你要干么?”

  “洗相啊!”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去,哗啦一声,打开方桌下面总是挂着铁锁的小柜子,小心奕奕地拽出她那套心爱的洗印设备,极有规则地摆了方桌,嘿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新奇的小玩意,非常好奇地凑拢过去,正在调试溶的妈妈叮嘱我道:“陆陆,不许动哦!”“哎!”

  妈妈将一张苍白的相纸轻轻地放到清澈的溶里,不多时,奇迹出现了,原本光洁的相纸上,缓缓地映现出一幅令人瞠目的画面,哇,那不我吗,我笑嘻嘻地站在绿树之下,身后便是奢华、典雅,气势磅礴的办公大楼。

  “哇,真好玩,真好玩!”我不停地拍着小手,正伸手去拽溶里的相纸,妈妈啪地拍了一下我的手背:“别动,还没定影呐!”说完,妈妈用小镊子夹起了相纸,放到另一盘溶里,不停地摇动着。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谁啊。”听到敲门声,正专心致志地洗相的妈妈,不得不极不耐烦地走出黑漆漆的屋子里:“谁啊?”

  “是我,妹子。”

  “哦。”妈妈一边开启着房门,一边冷冰冰地说道:“唉,又是你,你又来干么啊?”

  “妹子,我,我。”我听到一个男人吱吱唔唔的声音,我抬起头来,循声望去,不吓了一跳,在妈妈的面前,在厨房和厕所之间,站着一个衣衫蓝缕的男人,他身干体枯,皮肤黑沉糙,胶着成团絮状的头发可能已经几个月没有梳理过,蓬蓬的,象是一片被冰雹袭击过的芦苇塘,扣在呆滞的脑门上。

  他怯生生地咧着干瘪的、双多处溃烂的大嘴巴,出可笑的、只有几颗里出外进的黄板牙,滑稽地、彼此毫不相干地、孤零零地扎在深紫的牙上:“妹子,我,我,我坐了一宿的火车,这不,才下火车啊,妹子,你今天咋没上班啊!”“什么。”妈妈突然沉下脸来:“你,你,你去我的单位啦?”

  “嗯,我,我在你的单位,没找到你,你的同志告诉我,你今天没上班,结果,我,我,我只好到家里来找你!”

  “嗨嗨。”妈妈长叹一声,冲着乞丐般的男人吼道:“你,就你这身打扮,还好意思到单位去找我,你,你,你可给我丢尽了脸啊!”“哎哟。”见到呆立在门口的我,男人立刻转过身来,向我伸出脏乎乎的干手掌,我吓得一吐舌头,头也不回到逃回到里间屋。

  “哎哟,这不是陆陆么,怎么,长这么大喽!”

  “嗨。”妈妈拽了拽男人的脏衣角:“你别碰他,没看到他怕你么,就你这身打扮,哪个孩子看到都得吓个半死!”说完,妈妈顺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呶,给你,把钱揣好,赶快坐下趟火车回家吧!”

  “好的,好的。”男人捣蒜般地点着脑袋,顺从地接过钞票,折成几叠,满意地揣进里怀:“妹子,那,就不麻烦你啦,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哦哟。”在妈妈冷冰冰的注视之一,男人刚刚推开房门,却意外地与爸爸撞个怀,爸爸热情地招呼道:“哦,哥哥来啦,快,快进屋!”

  “他要走了!”妈妈气呼呼地说,爸爸则死死地拽住男人的破衣袖:“别,别,别走哇,这么远的路,好不容易来的,怎么说走就走哇,别走,我买菜去,要走也得吃完饭再走哇!陆陆。”爸爸拽着男人冲我嚷嚷道:“你,快过来!”

  “爸爸。”我悄声走了过去:“什么事啊!”“这是你舅舅。”爸爸指着男人对我说道:“他是你舅舅,快叫舅舅!”

  “舅舅好!”“啊。”舅舅俯下身来,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孩子,大外甥!”看到里屋的洗相设备,舅舅眼睛顿然一亮:“哈,来,外甥,舅舅给你洗相!”

  舅舅悄悄地走进里屋,我这才注意到,舅舅的股蛋上非常可笑地晃动着一块脏乎乎的破布丁,看得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而舅舅则毫不在乎地坐在椅子上,他熟练地摆起妈妈的洗相设备:“这玩意啊。”舅舅深有感触地说道:“玩这东西,可是一个文明败家仔啊,有多少钱也不够玩的!”

  “哼。”妈妈不服气地回敬舅舅道:“我再败家,也比你强,好好的工作,让你给丢了,好几十岁的人,成了无业游民!”

  “来,大外甥。”听到妈妈的数落,舅舅先是红起脏脸,继尔,舅舅和颜悦地对我说道:“大外甥,舅舅教你怎样洗相片!”

  “太好了。”我乐颠颠地坐到舅舅身旁,再也不嫌他肮脏,两眼死死地盯着舅舅的脏手,看得出来,舅舅非常的专业,十分老道地洗印出一张张精美的相片,那份清晰,那份光洁,可比妈妈的手艺高明多了,我不住地赞叹道:“舅舅,你洗的相片,可比妈妈的强多了!”

  “嘻嘻。”舅舅骄傲地说道:“大外甥,这是舅舅的老本行啊!以前,舅舅在照相馆工作,干的,就是洗相的活!”

  “现在呢?”我问道,舅舅苦涩地笑了笑:“有一次,舅舅喝醉了,经理批评了我,唉,酒后无德,我一来气,借着酒劲,把照相馆给砸了,结果,给开除了!…”

  “哥哥。”扎着围裙的爸爸走进里屋,对舅舅说道:“吃饭吧,别摆这玩意了,摆了这么多年,还没摆够哇!”

  “嘿嘿。”在爸爸的拽扯之下,舅舅抬起了晃着破布丁的股:“你还别说,我还真就没摆够,一看到这玩意,我就走不动道!”

  “快点吃饭吧!”妈妈没好气地催促道:“快点吃饭,吃完饭,快点赶车,有一趟火车,你还来得及的!”

  “陆陆。”妈妈喊道:“快,过来吃饭!”

  “不。”我摇摇脑袋,我的兴趣,全都在洗相设备上,再者,我可不愿意与舅舅,一个比叫花子还要脏肮万倍的人,同桌吃饭,太没胃口了。“妈妈,我不饿!”

  妈妈和爸爸不再理睬我,一同陪着舅舅用餐,我则将舅舅刚刚教授给我的洗相技术,投入实用,兴奋不已地将一张张底片曝光、显影、定影。

  “哈哈。”望着眼前由我亲手洗切出来的照片,我乐得直拍小手,我呼地拽出切相刀,哗啦,一块小纸包滑落出来,我惊异地瞪大了眼睛,放开了切相刀,拣起小纸包,我轻轻地掐了掐,原来,是一叠相片,我用手指拨开纸包上的胶纸条,哗啦一声,硬纸片自动地展开来,我定睛一看,哇…我差点没喊出声来。

  是妈妈,她刚刚烫过头发,俊俏的面庞上涂抹着厚厚的脂粉,她穿着一件颜色较深的旗袍,倒背着双手依靠在暖气旁,秀美的目光极其人的盯着我,似乎在说:儿子,来啊,亲亲妈妈,啊,我仿佛听到妈妈的呼唤,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深深地吻着妈妈的朱:妈妈!

  亲吻了片刻,我翻开了第二张相片,啊,妈妈,还是妈妈,只见我年轻漂亮的妈妈,仿佛故意引我似地解开了旗袍,笑出她那肥硕、丰、白的身体,我若隐若现地看到,在妈妈的酥,有一个可爱的小罩。

  我迫不急待地继续翻看下去,妈妈已经掉了旗袍,光溜溜的身体上仅戴着一条狭窄的小罩,间裹着短小的三角,美滋滋地站在窗台旁,一对肥手扶着暖气管,风情万种地望着窗外,那娇娆的体,在阳光的照下,闪烁着人的柔光。

  我情不自地将妈妈几近半的相片,凑到嘴边,轻轻地吻了一口,心中嘀咕道:啊,妈妈,好漂亮的妈妈啊!

  吻过娇美的妈妈,我将其翻到下面,眼前的景像,更加让我惊讶起来,妈妈摘掉了小罩,一对丰硕的豪,还有那细长的,被我无数次过的头,明晃晃地袒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妈妈的面庞还是那般的幸福,一只肥手掌娇滴滴地按在一只酥上。啊,妈妈,好美丽的咂咂头哇,我‘吧嗒’亲了一下妈妈那应该属于我的头。

  我继续翻看下去,第四张照片,妈妈的三角,非常放地拽扯到柔滑的膝盖处,肥美的间散布着光泽四溢的簇簇黑,那蓬蓬松松的态,挑衅般地掩遮着妈妈那令我心驰神往的小便。

  望着妈妈可爱的间,我突然想起老姨的小便,以及那堆淋淋、软绵绵,散发着滚滚气的小团。

  啊,妈妈,妈妈的小便是什么样子的呢,有小团么?妈妈小便的气味与老姨的一样么?嗯,想着想着,我竟然忘乎所以地伸出舌头,痴地啃起妈妈的黑来。

  继续翻看下去,我那含着念的之血不可收拾地滚滚沸腾起来,妈妈已经得一丝不挂,膝盖处的三角可笑地抛弃在地板上,她放地坐在铺上,一脸笑地叉开了大肥腿,两只肥手死死地拽扯着黑密布的小便,在小便的最上顶端,有一个极其引我注目的小球,那光滑、圆润的尖尖头,与我的头非常相像,嘿嘿,原来,妈妈也有一个小啊,这可是一件石破天惊,作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啊!

  我的一双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妈妈那个嵌着小头的小便,手指尖地触摸着黑覆盖下那糊糊乎乎、让我心跳气短的小孔眼,我只恨妈妈的照相手艺还是不到家,最关键的地方,最令我神往的地方,却搞得模糊不清,唉…我失望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翻到下一张。

  哈,我的眼前顿时一亮,这一张,是妈妈小便的特写镜头,一定是用B门拍摄的,看来,为了拍下这张特写,妈妈着实颇费了一番功夫,清晰的画面让我血翻滚。

  一点缀着水汪汪的小便,妈妈的手指尖拼命地拽扯着两片薄,一个很不规则的大极其可怕的扩张开,直看得我面庞臊热难耐,呼呼呼地直气:哇…这就是妈妈的,那个被爸爸肆意狂,那个我从此钻出来的,我,我…“陆陆他妈。”我正看得入神,突然听到爸爸的说话声,我慌慌张张地把妈妈自拍的宫图,草草地叠好,将胶条带重新按上,咕咚一声,投进方桌下面的小柜子里。

  送走了舅舅,爸爸回到楼上,与妈妈在厨房里悄声嘀咕道,自从爸爸尽力帮助老姨之后,妈妈与爸爸产生了极大的隔阖,妈妈再也不允许爸爸称她为“亲爱的”于是,爸爸便极其生硬地称妈妈为“陆陆他妈”

  “陆陆他妈,你给你哥多少钱啊?”

  “拾圆!”

  “嗨。”爸爸摇了摇头:“这,他坐火车来回就得好几块,你就给他拾圆钱,他跑这一趟,还能剩几个钱啊,嗨!”

  “哼。”妈妈振振有词地说道:“拾圆,已经不少了,我一个月才挣几个钱啊,给他多少算够,如果给他多了,让他偿到甜头,下次还得往我这里跑,唉,真烦啊!”“依我看啊。”爸爸提议道:“你的照相机,放在你的手里,除了玩,搭钱,我看没有任何用处!干脆,把你照相机,送给你哥哥算了,他拿着给村里的农民们照照相,也能挣几个钱,那样,就可以养家喽!”

  “哼。”妈妈闻言,顿时大吼起来:“哼,亏你想得出来,你知道吗?我的照相机值多少钱?那是我结婚的时候,我爹送给我的嫁妆啊,送给他,一个不务正业,一天到晚就知道喝大酒的二子?哼,没门!”“冲啊。”

  “杀啊。”

  “别让鬼子跑了啊!”“…”终于又盼来了一个翘首以待的星期天,我总算可以扔掉破书包,拎起托布把,与小伙伴们无牵无挂,无拘无束地在院子里尽情地玩耍,我们自愿分成两伙,在沙堆上奋不顾身地撕打着,咕碌碌地翻上滚下。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16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