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18章
  “哼。”一贯沉默寡言的阿叔亦在这个非常时期,第一次主动地开了腔:“安富纯入了,谁不清楚哇,他的票是用一袋大米换来的!”

  “嘿嘿,王泽志让厅里给下放了,去农村劳动改造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兴灾乐祸地接过阿叔的话茬。他叫王有成,江西人,是个军医,复员转业后,分配到设计院当上了行政干部。他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在这场政治运动中,因其出身于小资产阶级家庭,并在单位里搞男女关系而走了背运,屡屡惨遭揪斗,与跟他有染的那个女干部一起,脖子上挂着一双臭气熏天的破球鞋,被群情奋的造反派们无情地推搡到宿舍楼的院子里示众。

  “活该!”走背运的老军医非常解恨地谩骂道:“该,该,该,你瞧他前一阵子那个神气劲啊,把他美的,到处指手划脚的,连尾巴都撅起来了。”

  看到王老军医那乘人之危的得意憨态,我不想起来前几天,他与女干部在大走廊里被造反派们揪斗时的可怜相。“说。”造反派的头头大蚂蚱拽着老军医的脖领子怒吼道:“你们这对狗男女,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快说,老老实实地待出来!”

  “我,我,我们搞男女关系,我们对不起人民,对不起,更对不起伟大的领袖主席!”王老军医战战兢兢地代着自己的“问题!”

  “不行,别净讲一些没用的废话,套话,具体点,你们都是怎么搞的?”

  “这,这,这怎么说啊!”“怎么就不能说,能搞就能说!”

  嘿嘿,是啊,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的确难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讲述出来,结果,王老军医以及那个女干部横遭愤怒的造反派们一顿无情的拳脚。更为不幸的是,王老军医的家也未能幸免,许多书籍、文献以及珍贵的照片被查。最后,被造反派咣当一声扔进一间破屋子里写检讨,反省!

  爸爸则坚定地认为,这位老军医并没有什么本质的错误,只不过是生活作风上有些不太自重,不太检点,与办公室里的女干部关系暧昧。性格直的爸爸为其据理力争,这难免遭至众造反派们的断然拒绝,而愤怒的爸爸则冲上楼去一脚踢破房门,大义凛然地救出这位不幸的老军医,使他重获自由。

  同时,爸爸又乘胜追击地索要回老军医那些被无端没收的文件和照片。我非常有幸地欣赏到老军医那些被查没的物品,其中,有一幅老军医年轻时代的标准相:他穿着笔的军装,戴着大沿帽,英俊潇洒,神采奕奕地站在绿树成荫的军营前,与现在憔悴落魄的容颜完全判若两人。

  从此,这位老军医对爸爸感恩戴德,成为爸爸最忠实的支持者。老军医拿不出什么礼物来报答爸爸,心里总是觉得过意不去,欠爸爸的再造之恩。

  有一天,老军医突然心血来:“老张啊,扎血对身体大有益处,我都配好啦,来,我给你扎一针?”

  望着老军医手中灌血的大针头,爸爸不以为然地说道:“老王啊,我什么毛病也没有,扎那玩意干啥,要扎,你就给我媳妇扎吧,她身体不好!”“是吗!”一听说扎血对身体有特殊的益处,妈妈慨然解开子,将白森森的肥股凑到老军医的眼前,气得我火冒三丈。

  老军医握着大针头,用蘸着少许酒的棉花签在妈妈的肥股上擦了又擦,然后,手指猛一用力,哧的一声,便将滚滚鲜红的血,诚慌诚恐地进妈妈雪白的圆股里,直看得我两眼金星狂:哼,好个老不死的大鬼,你凭什么摸我妈妈的股,我妈妈雪白的股是你摸的吗?

  给妈妈扎完血后,老军医提议让妈妈给他也扎一针,以滋补滋补因经磨难而提前衰老的身体。妈妈从来没有摸过针头,她呆呆地握着大铁针,不知从何着手,老军医便手把手的教导她。在老军医手把手的教诲之下,妈妈笨手笨脚地握着大针头,咣当一声扎进老军医那干枯的股上,结果,还是以失败而告终,鲜红的血溅了老军医一股。

  在这些人中,谁也没有刘君魁梧壮实,他是哈尔滨人,长得虎背熊,浑身的肌圆圆鼓鼓,好象要从皮下面拱出来。他待人和蔼,每当我瞅他时,他便冲我慈祥的微笑着,并时时地点点头。他是单位里有名的大力士,大家对他均敬而远之。别看他平时很和善,一旦发起脾气来,就像一头倔犟的大公牛,任何人也抵挡不住。

  有一次,他的儿子被周扒皮用砖头打肿了眼睛,怒气冲天的刘君追赶着周扒皮绕着住宅楼跑了好几圈,直到一巴掌将其打翻在地,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刘君和岳父岳母共同生活,组成一个让人羡慕的和睦之家。很遗憾,他刚刚过完四十岁的生日,就发现患有可怕的白血病,送北京治疗,还没过两个月便被装在骨灰盒里送回了家,扔下三个孤苦伶仃的孩子。

  “金大炮今天把院长给骂了!”刘君站在屋子中央,掐着说道。

  “哎,金大炮啥心眼也没有,人家装他就敢放!”杨姨解释道。

  “×老师啊,我看,咱们得写个材料,向上级反映反映大蚂蚱的有关问题,他家历史不清白,他爹作过伪的警察,解放后,还投机倒把!”杨姨一边说着,一边用雪亮的眼睛盯着妈妈。

  “我早就知道,就是总也拿不出证据来啊!”妈妈说。

  “他跟刘淑杰关系不明不白的,总是在一块嘀嘀咕咕的,肯定是搞破鞋!”刘君说:“等明天我回家找双破鞋挂在他办公室的门上!”

  “那可不行,不行,大蚂蚱脾气可爆了,不好…”老军医惊恐万状地摇晃着脑袋。

  “我怕他?不服就比划比划!”刘君一脸不屑地说道。

  “对,这个办法好,一下子就能把大蚂蚱搞臭!”杨姨不无得意地说道。

  “用这种办法把人搞臭,不太好吧!”妈妈迟疑地说道。

  “哎呀,×老师啊,什么叫好,什么叫不好,这年头,什么办法不用?这也不是咱们自己的发明创造啊!现在就兴这个!你没看到矿山科的王亚莉,脖子上挂着一双破鞋,办公楼地游行吗!”

  “…”围坐在屋子里的这些人,均有一个共同的、彼此间心照不宣的目的:希望在这场空前绝后的政治运动中,把握住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紧紧抓握住命运的咽喉,捞取实惠,从而飞黄腾达、犬升天。

  若想实现这一宏伟的理想,必须扫清掉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不择手段地把那些绊脚石以及众多的竞争者搞垮、臭!

  不要急于给我们下不仁不义的结论,大家彼此间不都是如此嘛,你看,险恶的对手隐藏在阴暗的角落里,正在磨刀霍霍呢,恨不得一口把我们全部吃掉。谁也不愿让灾难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啊!

  一番高谈阔论之后,大家便以笔做刀,口诛笔伐。

  他们一头扎进报纸堆里,像寻宝似聚会神地瞪着眼睛。他们握着小剪刀,东摘一句,西剪一块,一张张摘剪过、千疮百孔的报纸被凄惨地抛弃在桌子上、椅子上、木上、地板上。

  经过一番煞费苦心的东拼西凑,一篇充革命情的宏篇巨着终于被炮制出笼,他们确信,明天,必将一鸣惊人!

  妈妈扶了扶眼镜框,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朗诵起来:“最高指示:伟大的领袖和导师主席教导我们说…”

  “哟,哟,不对,不对,你念的不对!”杨姨突然打断妈妈:“×老师,这段话你念得太死板喽,一点表情都没有哦,应该这么念,最高指示:伟大的领袖和导师主席教导我们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老师,朗诵起来一定要绘声绘的哦!”“哦,对,对,老杨,你说得有道理!”

  妈妈诚恳地点点头,这对不共戴天的情敌,在这场空前猛烈的政治运动中,却极其可笑地,非常意外地成为一个战壕里的最为亲密的革命战友。

  妈妈对这场政治运动所投入进去的热情,高出宿舍楼里的任何一个人,已经达到走火入魔、废寝忘食的程度。甚至对我,她的宝贝儿子,与爷爷斗争的战利品,也全然失去了兴趣,将我冷冰冰地抛之一边,再也不管不问,不理不睬。这使我大为光火,从而对妈妈的成见,更为深重。

  昏暗的灯光之下,妈妈那双肥实的白手坚定地握着那东拼西凑而成的鸿篇巨着,在杨姨不懈的教诲之下,振振有词地念叨着。

  妈妈有一个最为显着的特点,同时,也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挽救的缺憾,那便是隐映在近视镜后面那一双毫无活力的、深深凹陷着的眼睛,每当妈妈动气时,这对可怕的眼睛便恶狠狠的瞪着我,让我顿生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同时,妈妈原本俊秀的面颊亦可憎地铁青起来,每当此刻,我便再也不敢正视妈妈这张赅人的脸庞,既使与她交谈,也尽一切可能地避免观看她那张可怕的面颊。

  妈妈的小嘴巴永远都涂高档的化妆品,猩红的薄嘴总是毫无善意地、非常讨厌地凸起着,一挨生气的时候,可以很轻松地挂上一支酒瓶子,而当她真正发起脾气的时候,腥红的嘴巴凸起得更为恶劣,也就更加骇人、更加可怕。

  妈妈那冷酷的面孔除了对我有些微笑之外,她敌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更不肯相信任何人,甚至连自己也未曾信任过。

  妈妈极其忘我地、非常热切地追逐着时尚,特别喜欢穿着丽的服装、佩戴最为流行的首饰。盛夏季节,妈妈总是头戴着一顶米黄的长沿晾帽,身着一件淡绿色的布拉吉,举着一把丽的、粉红色的遮伞,悠然自得地招摇过市,自我感觉甚是良好。而现在,出于革命运动的需要,妈妈毫不犹豫地换上了一身极不得体的、单调死板的绿军装,足下蹬着一双比卓别林还要滑稽可笑的大号军用胶鞋,宿舍楼里的邻居们背地里都讥讽妈妈是个“耍猴”的。

  妈妈的双手白而又肥实,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手掌横宽,五指短小,很显然,这是一双令人失望的手,但是,却意外地受到算命先生的赏识,算命先生指天划地的保证:这绝对是一双贵族之手!这双手不是用于劳动的,拥有这双手的人,将一辈子享受清闲安逸的生活。

  算命先生的话一点没说错,妈妈这一生的的确确没有触摸过任何劳动工具,既使是裁剪衣服、补补这些家庭主妇应该做的、份内的职责,妈妈也极少去做,尽一切可能地得过且过,如果实在到头上不得已而为之,妈妈也是皱着眉头,很不情愿地敷衍了事,同时,一边做着,一边大发牢:“唉,我才不愿意干这些婆婆妈妈的琐事呢!”

  而对于烹调,妈妈却情有独钟,每月领到薪水的时候,妈妈要么买回一只小,要么称回数条鲫鱼,然后,饶有兴致地烹饪起来。她不厌其烦地往铁锅里添加着各种调料,直至把佳肴搞得津津有味,连邻居都能嗅到飘逸的余香。

  妈妈对饮食极其讲究,认为进餐不仅仅是为了果腹,还应有更高层次的享受,饮食必须以能够延年益寿、强壮身体为目的。于是,妈妈便挖空心思地钻研饮食科学,一顿饭也马虎不得。如果认为吃某种食物有益于健康,无论过去妈妈对这种食物有多么的厌恶,甚至看到了都想呕吐,但为了健康,妈妈会不假思索地享用它们。为了健康,为了长寿,妈妈扎过血、吃过胎盘、咽过毒蛇…。

  妈妈不但热爱生活,更会享受生活,妈妈对人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迫于目前这种特殊的革命环境,任何独到的见解都不能轻易地表出来!还是等以后空气缓和一些的时候再发表高论吧!

  妈妈有着许许多多各种款式的贵重衣物,化妆品的数量相当可观,仅口红就足足装了一抽屉。但是现在,她早把这些小资产阶级的货统统藏匿起来。

  出于对生命的热恋,妈妈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极其关注,稍微感觉到身体哪个部位不太舒服,便立即跑到去医院进行一番全面的、彻底的检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18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