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22章
  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无情地涤着一切,不仅涤着爸爸、涤着妈妈、也涤着我的都木老师、更涤着我以及我的同学们。尤其是我的同学们,经过这场运动的洗礼,他们的胆量一天一天地膨起来,自主剧增,再也不惧怕都木老师,根本不再把她的教鞭放在眼里。

  “革命无罪!”

  “造反有理!”

  “老师算个!”

  “…”

  每天上课时,教室里都是一片纷纷、闹嚷嚷,象是无数只讨厌的苍蝇在嗡嗡地怪叫着,将都木老师讲课的声音彻底淹没,任凭都木老师敲折教鞭也是无济于事。最后,都木老师气得把教科书一合:

  “今天自由活动啦!”

  “哈。”

  这正合同学们的心愿,我们呼啦一声,像一群冲出笼子的小鸟,眨眼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班级里最顽皮者非x莫属,就是这个x,在我上学的第一天里,把我的文具盒偷偷地扔到马路边。x身材矮小、皮肤黝黑铮亮,大酱块般的四方脑袋上长着一对细小的老鼠眼。让我极其费解的是,他从来也未认认真真到看过哪怕是一页书,可却是一个天生的近视眼,无论看谁都起小眼睛,混浊的眼珠阴险、狡滑地转动着,总是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不祥的预兆。

  他那咧开的、既大且长的嘴巴里出两排东倒西歪的黄板牙,有一颗上门牙不知什么原因变成为半截。x的衣服永远都是皱皱巴巴的,并且很不合身,宽阔的裆里能够进一头肥壮的仔猪。x的大脑里那点仅存的智慧已经全部毫无保留地倾注到如何捉弄他人、取笑他人上面,从中寻找到乐趣,获得低级的、原始的、恶的快

  x捉弄起人来手法繁多,花样百出,常常让人瞪目结舌,叹为观止。x把条帚偷偷地悬在教室的门板上,上课铃声响过,毫不知情的都木老师推门而进,那条帚便不偏不倚,正正好好地砸在都木老师的额头上。恼怒的都木老师心里十分清楚这又是x搞的恶作剧,她无可奈何,腔的怒火无处发,只能自认倒霉。在此之前,都木老师首次遭到x捉弄时,曾用教鞭狠狠地把他狂一顿,x的脸上、胳膊上、肩膀上、后背均被都木老师凶狠、狂暴地教鞭得青一块紫一块,后脑勺还鼓起一个可笑的大血包。

  第二天,x的几个哥哥怒气冲冲地闯进教室找都木老师兴师问罪:

  “哼,看你是个女人,哥们好男不和女斗,今天先警告你一声,如果下次再敢打我的老弟,我们可就不客气啦!”几个哥哥向都木老师发出最后通谍,然后,骂骂咧咧地扬长而去。那天放学后,都木老师躲在屋子里哭得极其伤心,第二天上课时,眼睛依然红肿着。

  当都木老师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字时,x悄悄地溜到讲台前把她的教案偷走,扔到暖气沟里。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啊!”都木老师声嘶力竭地大吵大嚷。

  没人应声,学生们静静地坐着,看着气急败坏的都木老师,活象是在看耍猴戏。看到x如此戏都木老师,一团怒火在我的中燃烧起来:小兔崽子,不用你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地教训教训你,让你偿偿我的厉害,给我尊敬的都木老师报仇雪恨。

  我尊敬的都木老师,因惧怕x那几个野的哥哥而不敢制裁他。可是,血气方刚的男老师却不吃他这一套,上体育课时,怒不可遏的体育老师对搞恶作剧的x大打出手,直打得他口鼻出血,双眼红肿。第二天一大早,x的哥哥们把那位体育老师堵在教研室里拳脚相加,惊惶失措的女教师们急忙把校长找来,等校长风风火火地赶到,x的哥哥们早已拍拍打痛的双手扬长而去,校长所能够做得到的,只有搀扶着遍体鳞伤的体育老师去医院治疗。

  出了这种事情,都木老师更是心有余悸,对学生们干脆放任自

  x不但与都木老师作对,还模仿着大人们搞运动的样子,在同学们之间相互挑拨,拉帮结派,四处树敌。x最大的对立面是林大庆,两个派别时常发生械斗,各种凶器应有尽有,看了让人生畏,甚至还有自制的土,有时正在上课,两派同学便莫名其妙地大打出手,教室里顿时作一团,课桌、椅子到处横飞,胆小的女同学吓得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场恶战结束后,x非常荣幸地被打掉两颗门牙,这使他的形象更为滑稽可笑。x一伙败下阵来,狼狈逃窜,临走时,x抹了抹脸上的血污,对林大庆说道:

  “x的,有种的你就等着!”

  “哼,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怕你,孙子才走呐!”浑身上下充了英雄气慨的林大庆果真没走,一直等到放学,他在课堂上以胜利者自居,耀武扬威、好不得意。可是,第二天,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林大庆放学后,正坐在炕上吃饭,几个陌生的壮汉冲进屋子里,二话不说,三把二把便将其死死地按倒在土炕上,然后,用自制的火药击穿了林大庆的右眼。

  “让他们闹。”都木老师则兴灾乐祸、非常解恨地对我念叨道:

  “让他们闹,让他们打,这回可好,眼睛打瞎啦,也消停了啦,我看林大他以后怎么找对象!”无论是穷凶极恶的x那一派,还是被击穿眼睛的林大庆那一派,除了热衷于打斗,搞恶作剧亦是他们的最爱,相互之间心照不宣地比试着,看谁做的更为精彩、更为出人意料,更为独出心裁。

  放学后,他们又偷偷摸摸地潜回教室里,将自己的大便排在书桌里,第二天早晨,毫不知情的同学把书包放书桌里一,立即粘奇臭无比的粪便,搞得一塌糊涂,教室里充盈着令人窒息的粪便味,再也不能正常上课。都木老师唉声叹气,带领着学生们捂着鼻子无可奈何地清洗课桌。一个星期一的上午,当我背着书包走进教室时,突然发现窗户上的玻璃一块不剩地被全部击得粉碎。

  这种恶劣的破坏行为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校长再也拿不出钱来购买玻璃,只好雇来工人用木板把窗户钉死。教室里的电灯安上一个便被打碎一个,校长索不再安装。同学们只好在昏暗的、地下室般的教室里读书学习。

  这些劣迹斑斑的恶少们不仅互相殴斗,破坏校舍,更恶劣的是竟肆无岂惮、不择手段地调戏污辱女同学,许多漂亮的女同学成为他们扰的目标。每当他们把都木老师捉弄得恼羞成怒地离开教室之后,所有的女同学都有可能遭到这帮家伙们的戏。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嘻皮笑脸地将脏乎乎的臭手伸进同桌女同学的内里,胡乱地抠摸起来,得女同学羞愧难当,哇哇哇地尖叫着。

  女疯子的大女儿也是我同班同学,长相犹如其疯癫母亲的翻版:肤暗黑、枯黄,活象冰冷僵的毒蛇皮,身雍肿,周身都是多余的赘,不具备一丝一厘妙龄少女的芳容,同学都称呼她谓“大老娘们”

  班级里任何人都看不起她,谁也不把她放在眼里,仿佛她的存在完全是多余的。都木老师亦是如此,有一次正在上课时她在下边冲着一个男同学傻笑,被都木老师发现,腔的怒火正苦于无处发的都木老师把她叫起来回答功课,她跟x一样,什么功课也不会,连自己的姓名都不知道如何书写,都木老师的提问对她来说犹如听和尚念经,或者说是对牛弹琴,她一言不发,象木头似地一动不动地钉在那里。

  “滚出去!”都木老师没好气地大吼一声,她依然咧着嘴傻笑着走向教室大门,她推开教室大门身体刚挪将出去“扑”地一声放了一个很响很响的臭教室的同学顿时轰堂大笑,继尔,一股奇臭无比的气味扑鼻而来。

  “人家都说,响不臭,臭不响,可是,傻x娘们这个响真是臭上了天啊!”x一边扇着课本,一边嚷嚷着。

  由于智力欠缺,傻x娘们成为所有男同学玩乐取笑的对象,她也很高兴让男同学们玩她,有的时候男同学已经玩得腻烦,再也不愿睬理她。她最惧怕的人当然是x。x命令她走到教室前,褪下腿子,俯下身去,将股高高地向上翘起,将肮脏的小便完全暴在全体同学面前,然后,那些顽皮的男同学接二连三地走过去用手里的铅笔进她的小便里,胡乱地搅动起来。

  “嘿嘿嘿,嘿嘿嘿”她非常兴奋地笑着,黑黄、糙的小股随着铅笔的不停地扭动着。

  林红因其容貌格外出众,更是首当其冲。

  “你看人家林红多漂亮,还得是知识分子家的孩子啊,好看,真好看啊!”x一脸地凑近林红:

  “来,我的娇小姐,让我看看你的小x长得什么样,!”林红生刚烈,一脸怒气地把x推搡到一边,x打了一个趔

  “x的,装什么装,敢打老子,x,我。”x再次凑到林红的身旁,恬不知地拽扯着林红的子,林红纵声喊叫起来:

  “门,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啊!”在x的拽扯之下,林红的小手本能地、却是徒劳地捂着子。

  面对此情此景,我不怒火中烧,我永远都坚定地认为:林红是我的女人,无论是谁,敢对她无理取闹,都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谁若是戏我的女要,我要跟他们拼命。

  “你他妈的干什么?”我呼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x冲过去。

  “哎呀,x的。”x听到我的吼叫声,转过头来,恶狠狠瞪着我:

  “x的,小x崽子,有你什么事啊,你找死啊!”“放开她,她是我家邻居!”

  “呵呵,你家邻居咋的啦,老子想摸谁就摸谁!”x不再理睬我,继续对林红动手动脚,我一步迈过去,紧紧抓住x挂油污的衣领恶狠狠将其推搡出去。

  “x的,好小子,想跟哥们练一练,是不?”x恼羞成怒向我扑来,我们两人立刻扭打在一处,教室里翻滚起来。打架,我在宿舍楼里没少跟那些不很友善的伙伴们练过,历经千锤百练,吃尽了各种苦头,我多少还掌握一些基本的要领。并且,x身材比我矮小许多,所以,一对一地单打独斗,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很快便被我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找不到还手的余隙,我死死地抓住x蓬蓬的脏头发,一记记坚硬的、带着腔愤怒的拳头重重地落地他的头上、身上,我一边打着,心里一边恨恨嘀咕着:这一拳,是为我尊敬的都木老师报仇的,这一豢,是给林红出气的。

  “x的,你们都他妈的瞅着干个X啥啊,上啊,x的,给我上啊!”穷途末路的x开始求助于他的死

  很快,x几个最为要好的伙伴纷纷参加到混战中来,我渐渐难以招架,脸上、鼻子上多处被划破,衣服也被撕裂开…“你,这是怎么搞的啊?”

  看到我这般狼狈之相,都木老师脸疑惑地地问道。

  “老师,x欺服林红,我实在看不过去,就跟他们打起来,他们人多,我一个人打不过他们!”“嗨!”都木老师一边翻出新衣服,一边皱着眉头嘀咕道:

  “x是全校有名的小氓,谁都不敢着惹他,连老师都怕他,你还敢跟他打架,你能打得过他么,x有好几个又凶又狠的哥哥呐!”都木老师无法理解我的心情,我怎么能够让自己心爱的林红被x无端地欺侮呢?保护林红是我一个男子汉责无旁贷的责任。我奋不顾身的壮举立刻得到林红的赞赏,我俨然成为林红心目中救美的大英雄。

  林红怀深情地向我扑来,紧紧地拥抱住我,樱桃小嘴滋润着我伤痕累累的脸颊,给我一记终生难忘的香吻。

  好虎难敌群狼,与这群家伙们对打我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扮演吃亏挨打的难堪角色,我决定找个机会暗中狠狠地收拾x一番。下课后,我偷偷爬上顶楼的了望窗,发现死敌x正在楼下的排水坡上弹玻璃,我在走廊里找到一块碎砖头,恶狠狠地向下抛去,只听“哎呀”一声惨叫,x捂着脑袋瘫倒在地、痛苦不堪地翻滚起来,其它的同学见状,惊慌失措地喊叫起来:

  “不好啦,不好啦,x的脑袋被打破啦!”都木老师闻讯赶来,慌慌张张地吩咐着同学们把脸血污的x送附近的医院。

  事情让我搞严重了,我呆呆地依在了望台上。

  都木老师悄然无声地我拽到她的寝室:

  “这回可好,你可惹下大祸了,你胆子也真够大的,x让你打成这样,他的哥哥能善罢甘休么?”“可是,老师,他太坏了,捉弄你的那些事全是他干的!”“老师知道,老师心里明明白白的,可是,谁敢惹他啊,你没看到体育老师的下场吗?今天,我看你怎么办,等一会,他的哥哥肯定得来收拾你的。”“我不怕,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哈,没想到,你倒有勇气的,算了吧,你不是人家的对手。等他的哥哥来啦,你赶紧给人家认个错,服个软,兴许他们会饶了你!”“不,打死我也不认错,我没有错!”

  “,谁啊,谁啊。”说话间,走廓里突然一片嘈杂,x的几个哥哥果然怒气冲冲地前来兴师问罪:

  “,在哪呢,在哪呢,那个打人的小兔崽子在哪呢?…”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22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