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29章
  我和姐姐终被妈妈无情地反锁在牢笼般的屋子里,过着毫无意义的、度如年的生活,我对这种死囚般的生活已经彻底厌倦,望着似乎永远都停滞在天空中的那面如死灰的太阳,我搞不明白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每天所能做的事情除了吃饭、睡觉,再就是早已被得又红又肿的手指头,或者是钻到铺底下,怒气冲冲地翻腾着几乎被扯烂的废旧书刊,以及叮当做响的主席像章。

  就在我那脆弱的神经行将崩溃之际,一贯对我的悲惨遭遇视而不见的老天爷,突然大发慈悲地赐给我一位圣母般的秀美少女,从而把我从绝望之中拯救出来。

  “嫂子!”一位丰华正茂的少女,拎着简朴的、但却极其整洁的行装,莫名其妙地推门而入,在我朦朦胧胧的记忆之中,我感觉到她似乎是我的姑姑,以前曾经来过我家,正在厨房里愁眉不展地忙着烧饭的妈妈,看到这位从天而降的少女,顿时喜出望外:“芳子,哎呀,芳子来啦!”

  “嫂子!”美丽的少女俨然以房间主人的目光环视着凌乱不堪的屋子:“我哥给家里去了信,说他在山沟里劳动锻炼,家里没人照顾,我妈就让我来了!”

  “哦。”妈妈说道:“好啊,好啊,太好了,唉,你哥哥被单位派到五。七干校,劳动锻炼去啦!家里就我一个人,真要累死我啦!”

  “唉。”少女闻言,立刻拧紧了秀眉:“一个念大书的人,除了写字、画图,从来没有干过农活,我哥哥他能吃得了那个辛苦吗,他会干什么活啊?”

  “没有办法啊,入了,就得积极,只好主动提出干校锻炼锻炼!回来了,好提干啊!”

  “嗨,我真是不明白,你们一天到晚都忙乎些什么啊,正经的工作放着不干,整天就想着运动、运动,连作梦都想着运动,家里的事情一点也不管,你看看,啊,这屋子是怎么搞的啊,七八糟的,哪里还象个过日子的样啊,简直跟猪圈差不多!”

  “陆陆。”妈妈拽着少女的手臂冲我和姐姐说道:“你们的姑姑来啦,快过来,都过来,还不快点叫姑姑啊,快叫姑姑啊,你们这两个笨嘴的玩意啊,真不懂事!”

  “姑姑好!”

  “姑姑好!”我和姐姐怯生生地叫道。

  “你瞅瞅,你瞅瞅!”望着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的我,少女姑姑一脸不悦地冲着妈妈开了腔:“嫂子,你瞅瞅,你瞅瞅,你光顾着在单位里积极啦,看把孩子得,哪还有个人样啊,就跟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似的,唉…”

  “芳子啊。”妈妈狡辨道:“芳子啊,你哥哥他不在家,这家里家外的就我一个人,我还有病,身体不好,哪能顾得过来啊!哎哟。”说着说着,妈妈突然哭丧着阴沉沉的脸庞,一只肥手煞有介事地按在了额头上:“哎哟,哎哟,芳子啊,我好迷糊啊!”

  说完,妈妈活像一只了气的皮球,呼哧一声瘫倒在铺上,有气无力地叹息起来:“芳子啊,你可来啦,我都要累死啦,快帮嫂子把衣服洗洗吧,家里的脏衣服都快堆成山啦,我都没有可换的衣服啦,唉,真累啊…”

  “嫂子,你歇着吧,我来干!”

  言毕,姑姑放下行装,哗地一声掀开我家那口棺材般的大红柜,然后,伸出手去一把接着一把地将里面的破衣服、脏子、烂袜头一股脑地拽出来,抛撒到地板上,继尔又掀掉所有早已失去本是皱纹的大单,落尘土的地板中央立刻堆起一座五颜六的小山丘。

  望着眼前这座异味四溢的小山丘,姑姑转身走进了黑漆漆的厨房:“我的妈妈哟,这还叫厨房啊,这地方还能做饭啊,到处都是油乎乎的,摸哪哪粘手哇!好家伙,这锅里的饭都馊啦,我的大侄和大侄女可是怎么吃下去的呢,竟然没吃坏肚子,真是老天爷养活啊,唉,傻子睡凉炕--全凭时气壮!”

  “芳子啊。”仰躺在铺上的妈妈假惺惺地说道:“你刚下火车,先歇歇吧,这些脏衣服明天再洗吧!”

  “嫂子,没事,我不累!”

  风尘仆仆地赶到我家的姑姑,一下火车便忙碌起来,姑姑有着永远也做不完的家务活,在我童年的心目中,可爱的姑姑已经成为我家完全免费的、却又非常尽职尽责的小保姆。

  姑姑正值十八岁的豆冠年华,浑身上下充着少女那人的生机。姑姑中等身材,体态略微有些发胖,肤稍显黑沉,她梳着一对乌黑闪亮的辫子,方方正正的圆脸上镶嵌着一对不很出色的,但却非常慈祥和蔼的大眼睛。

  多少有点让我遗憾的是,姑姑的两腮非常可笑地向外突起,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审视姑姑的两腮,这种缺憾似乎给人一种端庄安祥的美感,反正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无论是从身材上还是从容貌上来品评,我圣母般的姑姑均没有达到窈窕淑女所应具备的那种极其刻苛的标准。但是,在我的心目中,姑姑永远都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女人,因为我评价美女的标准绝对绝对不是只局限在一张漂亮的脸蛋上,如果只有漂亮脸蛋才可以称得上美女,那我认为她不是美女而是一只冷冰冰的花瓶。

  姑姑最为出色的地方,最令我折服的地方是她那绝对超一的女红,任何人一经欣赏过姑姑精心裁剪制出来的衣物,均无一例外地发出由衷地啧啧赞叹之声。

  只要姑姑到来,只要姑姑来到我家,我和姐姐从此再也不会象囚犯一样被妈妈无情地,终反锁在冷冷清清的、监狱般的屋子里;只要姑姑来到我家,我从此再也用不着上顿下顿地啃食着那比石块还要坚硬的冷馒头,并且,姑姑不仅仅只给我和姐姐烹调可口的饭菜,同时,还为我的女伴林红热饭盒;只要姑姑来到我家,她便一步不离地陪伴着我和姐姐在宿舍楼的院里子,自由自在地尽情玩耍;只要姑姑来到我家,我从此再也用不着穿那些扯掉半截袖子、缺少钮扣、撕开裆的脏衣;我爱姑姑,她给予了我母亲般的呵护,而这正是我目前最为缺少的,同时也正是我最为渴望的。

  自从轰轰烈的运动开始之后,妈妈对我完全失去了兴趣,全部身心、精力都投入到运动中去,使我陷入一种绝望的失落之中。姑姑的及时到来,便我从姑姑的身上,重新寻回了昔日的、充母爱的幸福生活。

  姑姑虽然身材较胖,可是做起家务活来手脚却让我无法相信地麻利,你看,姑姑拽过一把木椅子,非常灵巧地爬上高高的窗台上,一只手抓着暖气管,另一只手一刻不停地擦试着挂尘土、已经折不进一丝阳光的玻璃窗。

  哇,姑姑爬高的本领原来比我还要高超啊,羡慕之余,我突然为姑姑担忧起来,望着站在窗框上的姑姑,我非常害怕她稍不留心,会失足跌落到楼底下去,就象前不久那个纵身跳到楼下去的卡斯特罗,也就是中国的“马特维耶夫”那样。但是,姑姑以她那敏捷的、无可挑剔的机动作证明了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擦拭完玻璃窗,姑姑又将两把木椅子叠架在一起,然后象个杂技团的演员似的,拎着一把长条帚非常轻巧地爬上木椅子,清除掉棚顶上那一块又一块让人生厌的灰蛛网;打扫完天棚,姑姑又将沉重的大木掀个大肚朝天,将拥铺低下的碎纸片、破罐头瓶、饼干盒等等垃圾杂物一扫而光;最后,姑姑将厨房碗柜里面目皆非的锅碗瓢盆全部翻腾出来,进行彻底的清洗,无论是碗柜、铁锅、杯盘还是碗碟,凡是经过姑姑的巧手一番眼花缭的擦试之后,立刻放出耀眼夺目的光泽,一个个出喜滋滋的笑容。

  经过姑姑秋风扫落叶般的拾掇,我家原本杂乱无章、布灰尘的屋子,得到了彻底的改观,所有的物品摆放得井井有条,明亮的窗户闪烁着令人赏心悦目的光芒。

  “大侄啊,快把你的破衣服下来,你看看,这衣服脏得都有臭味啦!”话音刚落,姑姑已经不容分说地开始剥掉我身上那散发着异味的脏衣服,然后,将刚刚晒干的,折叠得方方整整的衣服一一给我换穿上:“你瞅你的啊,嗯,跟个要饭花子差不了多少,简直就象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啊!”

  我亲爱的姑姑哇,看你说的,还像什么啊,其实,我现在就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啦!

  我亲爱的姑姑的到来,使好吃懒做的妈妈心花怒放,她从此完全彻底地从繁重的、琐碎的家务活中挣脱出来。

  “芳子,把这个给我洗洗!”妈妈天天都要换下一堆又一堆的脏衣服,丢到水盆里,姑姑那双细的手掌抓握着一件又一件永远也洗不完的衣服,姑姑的额头滴淌着如的汗水,漉漉的衣物与木制衣板频繁地碰撞着,发出一阵阵让我无比心疼的、又让我心烦意的咔咔声。

  “芳子,把这个也我给洗洗!”

  姑姑这边还没有洗完,妈妈又将一堆脏衣服丢进了洗衣盆,甚至于自己换下来的内也让姑姑给她洗。

  姑姑坐在厨房里,像个机器人似地着成山的衣服,而妈妈则无比悠闲地仰躺在刚刚铺垫上新单的、软绵绵的、散发着香粉气味的铺上,一边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浓茶,一面漫无目标的翻看着报纸。两只赤着的肥脚掌得意洋洋地相互擦摩着,发出人的哧哧声,看得我心骤起,一对眼睛死死地盯着妈妈的白脚掌,真恨不得抱将过来,肆意啃咬一番。

  我悄悄地溜到妈妈身旁,撒娇地将手伸进妈妈的酥里,妈妈挪移一下身子,以便我的抓摸,她爱怜地按着我的头发:“陆陆啊,你家人口多。”我依在妈妈的怀里,美滋滋地抓摸着妈妈的豪,妈妈慢声细语地说道:“你家的粮食不够吃,你姑姑到咱家来,你家里可以省下一张嘴,农村人可能吃啦!”

  豁…听到妈妈这番无情无意的话,我突然讨厌起她了,我一把松开妈妈的酥

  “我可对得起你,我每年都给你家邮钱,还有许许多多的食品和衣服,没有我们,你家的人早就饿死、冻死啦!”

  我从妈妈的怀里溜出来,我站起身来,默默地走出妈妈的屋子,我再也不想听妈妈的疯言疯语。

  除了让姑姑没完没了地洗涤她的衣物,我那极其刁钻、苛刻的妈妈更热衷于让手红高超的姑姑给她制新衣服,每当发薪的时候,妈妈便一头钻进商场里发疯般地将一块又一块各种颜色的布料进她的手拎兜里,然后兴冲冲地跑回家来:“芳子。”妈妈把布料啪地一声甩到姑姑的眼前:“快,给我做件新衣服!”

  姑姑放下其他的活计,默默地坐到纫机前,开始专心志致地给妈妈剪裁和制新衣服,经过一天的精心制,当姑姑将倾注着全部心血而完成的出色作品交给妈妈时,妈妈还未穿到身上试一试,便突然阴沉起可怕的脸庞,将新制出来的衣服往铺上重重地一摔:“芳子,你这是咋搞的啊,你咋忘啦,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喜欢这种样式的衣服吗!”

  “哦。”姑姑俯下身去拣起衣服二话不说,再次坐回到纫机旁:“嫂子,你别生气,我忙乎忘啦,如果你不喜欢,没相中,那我就重做!”

  “姑姑,我的妈妈,她太不讲道理啦,好端端的衣服为什么非得要拆掉重做啊,这多累人啊!”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恨恨地对姑姑说道。

  “唉,她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呗!随她去吧!谁让哥哥给俺娶了这样一个嫂子呢?”

  “是的,姑姑,我妈妈不好,她很自私!”

  “大侄啊,别说你啦,你的妈妈她心里没有任何人,包括你的爸爸,虽然说是两口子,可你的妈妈一点也不知道挂念你爸爸,记得你妈妈刚和你爸爸结婚的时候,我第一次来你家,你妈妈烧了一条鱼,她一个人把鱼吃个光,只剩下一堆鱼骨头放在盘子里,我对她说:嫂子,为什么不给我哥留点鱼呢?你猜你妈妈是怎么说的?”

  “她是怎么说的啊,姑姑!”

  “你妈妈她说:芳子,你哥他爱吃鱼骨头。唉,当时我一听啊,那个气啊,就别提啦,你知道鱼好吃,谁不知道鱼好吃,谁爱唆啦鱼骨头啊,你的妈妈啊,真是世上少见啊,简直比西太后还要乎哇!”

  “姑姑,妈妈总是欺侮你,你为什么还要给她做饭、洗衣服,做衣服,一天到晚不停地干这干那啊?”我突然想起妈妈背着姑姑对我讲的那些让我非常气愤的话。

  “唉,傻小子,还不都是为了你!你以为我愿意住在你们家啊,我吃不上饭啦?”

  “为了我?”听了姑姑的话,我顿时莫名其妙起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29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