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30章
  “对,大侄啊,你不知道,这都是为了你啊,你心疼你,听说城里很,整天的武斗,你妈妈和你爸爸又装积极,没有时间照顾你,你急得连觉都睡不好哇。担心你没人照顾,吃饭没人给热、衣服破了没人给补,所以就打发我来照看照看你!唉,我可算是找到好差事喽!”

  “!”听到姑姑的话,我心里暖洋洋的,又想起那慈祥的面容以及临别时那涟涟的泪水:“为什么想我啊!”

  “废话,想你,都要想疯喽,可是,她有许多活要干,没有时间坐火车来看你,是非常非常地想你啊,有的时候一提起你,她就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哇、哭哇!呜呜呜…”说着说着,姑姑非常好笑地学着的样子,擦抹着眼睛:“唉,我的大孙子,我的大孙子啊,呜呜呜…”

  ,我对并没有太深的感清,这可能是很少来我家的缘故,相反,我对爷爷倒是情感极深,爷爷每年都要到我家,他待我极好,我要什么他便给我什么,说句实在话,在爷爷面前,我很幸福,我一点都不惧怕爷爷,甚至还敢大摇大摆地爬到他的脖子上去。

  我望着飞针走线的姑姑,一脸茫然地问道:“姑姑,为什么要哭呢?”

  “想你想的呗!”

  “姑姑,咋这么想我呢?”

  “唉,这个傻小子啊。”姑姑突然伸出热乎乎的手掌轻轻地拧了一下我的脸蛋:“你这个傻小子啊,什么也不懂,你是的大孙子啊,能不想你吗,嗯,你知道吗:老儿子,大孙子,那可是老太太的命子啊,能不想你、疼你吗?”

  噢,原来是这样,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作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这般无比痴地、无比执着地想念我,疼爱我,并且,为我而哭鼻子。

  “大侄啊。”姑姑继续说道:“等到过节的时候,姑姑领你回老家过年去,到时候你就看到啦!”

  “姑姑,好吗?”我怔怔地问道。

  “嘿嘿。”姑姑一边认线一边说道:“好不好,等你看见就知道啦!”

  “可是,姑姑。”我对姑姑说道:“妈妈不让我去啊,妈妈。”

  “哼。”姑姑坚定地说道:“她不让去,那不好使,这次,我可是下定了决心,说什么也要把你接回老家去看看,让你认祖归,你是我们老家的后代,怎么能忘了祖宗呢。我先来软的,跟你妈妈好好地商量,如果她软的不吃,我就跟她玩横的,别看姑姑总是迁就她,让着她,那是我不喜欢跟她一般见识,真的把我惹火了,有她好瞧的!”

  “可是,姑姑,你有爷爷厉害吗?”我喃喃地说道:“妈妈很怕爷爷,可是,上次爷爷来的时候,妈妈就是不让我回老家,还没到年龄,就把我送到了学校,结果,爷爷没有把我接走!”

  “嘻嘻。”姑姑笑了笑:“你爷爷最重男轻女,你妈妈对你爷爷有点意见,生你姐姐的时候,你妈妈让你给带,你是同意了,可是,你的爷爷说什么也不肯,说:如果你给我生了一个大孙子,我一天都不用你管,从小给你带到大。这事,你妈妈一直耿耿于怀,生了你以后,可能是故意跟你爷爷沤气,说什么也不让你回老家,更不用你给带。”

  嘿嘿,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爷爷为什么会这样重男轻女呢,一个有的男孩难道就那么宝贵吗?想到此,我又自豪起来,我有一个小,所以,我是那么的了不起,我是爷爷、和妈妈拼命挣夺的稀世珍宝!

  妈妈不仅让姑姑左一件右一件地给她自己制新衣服,还来者不拒地将单位里同事们的衣服、宿舍楼里比较要好的邻居们的衣服大包大揽地拿回家来让我可怜的姑姑给裁制,籍以让同事们以及邻居们领她的人情,从而达到借花献佛的目的。

  望着越堆越高的各布料,我可爱的姑姑毫无怨言,更没有表出半点的为难之,她终默默地埋头制那些永远也制不完的衣服。看着大木柜上那小山丘般堆积着的布料我都为可怜的姑姑感到头疼,而姑姑那端庄秀美的脸庞上却毫无惧

  她极有条理地、一丝不苟地,一针一线制着,那益求的认真劲就象是一个艺术家对待自己的艺术作品。一件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从姑姑的手中魔术般地变幻出来然后又被借花献佛的妈妈心满意足地送到她为了买好的同事及邻居手中,一片片赞叹之声响彻在宽阔的大走廊里,从此,姑姑高超的剪技艺在整个宿舍楼里家喻户晓,受到人们的由衷赞赏。

  如此一来,求姑姑制衣服的人越来越多,姑姑也就越来越累。看着她飞针走线地一件接着一件地制着各种款式的新衣服简直比我玩游戏还要轻松、还要愉快,当做得兴起之时,姑姑竟然忘情地哼唱起优美畅的歌曲,遗憾的很,我怎么也听不懂她唱的是些什么歌、哼的是些什么词。

  夜晚,我和圣母般的姑姑同睡在一张木板上,享受着一种从妈妈那里永远也寻觅不到的,极其特殊的温暖,经过一天毫无休止的劳作,疲惫不堪的姑姑睡得很沉很甜,发出轻轻的、幸福的鼾声。

  可是,每当我翻动一下身体,变换一种睡姿,姑姑立刻便会使我无法想象地清醒过来,不厌其烦地整理着被我折腾得纷纷的棉被角,十分谨慎地将被我蹬踢到脚下的棉被重新覆盖到我的身上。

  沉睡之后的我时常会做出一件令人极其难堪但却又无可奈何的、无法抑制的事情来:。唉,在这里把自己这段如此光辉灿烂的历史讲出来可真有点让我无地自容啊。

  每次,我都会不可避免地遭至妈妈一番毫无情面的贬损,得我十分难堪。可是,当我在姑姑身旁发生这等尴尬之事时,姑姑会悄悄地将此事给我隐瞒起来,把我的那幅杰作--画地图的大单悄悄地板底下去,等妈妈上班后,姑姑再偷偷地把我的大作,掏出来在我的眼前顽皮地晃过来晃过去:“嘻嘻,这是谁干的好事啊,嗯?”

  我惭愧地低下头去,灼热的脸蛋能烤鸡蛋,姑姑爱怜地拍拍我的脑袋瓜:“大侄啊,脸红什么啊,没事,姑姑这就把它洗干净!”

  说完,姑姑已经将被浸透的大单扔进硕大的洗衣盆里然后坐到小方椅上咔咔咔地起来。为了防备我旧病复发,每天晚上临睡前,姑姑都要督促我把排净再上睡觉,深夜,姑姑预感到我应该到了排的时刻,她悄悄地爬起来轻轻拍打着我的额头:“哎,哎,哎,大侄啊,醒一醒,醒一醒,快点起来吧。”

  “嗯,嗯,我困,我困啊!”

  “来,大侄啊,再接着睡!”

  姑姑一边说着一边温柔地把依然睡意朦胧的我搀扶住,拎起早已准备在边的小痰盂,然后一把掏出我的小,嘴里还不停地轻声嘘嘘着:“大侄啊,,快,快哇!”

  我最为可亲可敬的姑姑,没有一个地方与妈妈相同,造物主仿佛故意将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女放在我的面前让我品评谁好谁赖、谁是谁非,于好吃懒做的妈妈正好相反,姑姑在饮食上没有任何特殊的嗜好。

  “芳子啊,今天咱们吃什么?”妈妈问姑姑道。

  “什么好吃赖吃的,能填肚子就行呗!”姑姑不以为然地回答道。

  “哎呀,这几天我的胃口不太好,嘴里没味,不知道吃点什么好,芳子,你去市场买菜吧,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

  妈妈将买菜的竹蓝子递到姑姑的手上,姑姑捏着妈妈给她的钞票默默地走下楼去,当她再次推门进屋时,妈妈接过菜蓝子仔细地察看着:“哎哟,芳子啊,看你都买回些什么破玩意啊,这都是谁也不要的破烂菜啊!”

  “嫂子,这菜最便宜,把烂叶摘掉还是可以照样吃啊,将就着点吧,现在的日子不好过,那点工资得算计着花,别尽想着吃这吃那的啦,眼瞅着快到冬天啦,留着点钱给孩子们买几件过冬的衣服吧!”

  “哼,这咋吃啊!”在饮食上妈妈从来不肯“将就着点”只见她哗地一声将姑姑买回来的极其廉价的蔬菜倾倒进厨房的垃圾桶里然后一脸不悦地亲自下楼买菜。

  “唉。”姑姑最反感食不厌的妈妈,望着妈妈的背影,姑姑恨恨地嘀咕道:“唉,就知道吃、吃、吃…”

  “喂,芳子!”妈妈突然兴冲冲地返回来:“芳子啊,太好啦,太好啦,市场有卖猪头的啦,快,快,你快点排队去!”

  “嫂子,那,那。”望着妈妈口水直的丑态,姑姑哭笑不得地说道:“嫂子,那玩意买回来可怎么收拾啊!”

  “好,只要你排队给我买回来,剩下的事就用不着你心啦,我收拾,我收拾,我来收拾!”

  姑姑在水般涌动着的人中一会被捅挤到一边,一会又被推搡到别处,经过战斗般的争夺,姑姑终于汗水淋淋地拎回一颗硕大的、滴淌着殷红鲜血的肥猪头,妈妈乐颠颠地将沉甸甸的肥猪头放置到煤气炉上呼呼呼地烘烤起来,可是,没过几分钟,妈妈便捂着鼻子、皱着眉头溜回到屋子里:“芳子啊,你帮我烤烤吧,我的头一闻到油腻味就发晕,不好我又得犯病喽!”

  姑姑冲着妈妈的背影无奈地耸了耸双肩,又摇了摇脑袋,然后信步走进了烟雾弥漫的厨房里。

  当被烟气薰呛的几乎晕倒的姑姑终于把肥猪头烘烤干净后,妈妈无比惬意地将收拾利落的肥猪头剁成数块丢到热翻滚的大铁锅里,姑姑刚刚洗完挂油渍的脸,妈妈一面调制着油汤一面以命令的口吻对姑姑说道:“芳子,快去和点面,一会我蒸馒头!”

  只要有姑姑在,喜欢面食的妈妈从来不肯自己伸手和面,枯燥乏味的面工作全部落在姑姑的身上,而妈妈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站在姑姑的面前,一边望着姑姑一刻不停地着,一面喋喋不休地指手划脚:“不对,不对,不应该这样,应该这样,哎,对啦,对啦,就像我说的这样,这样,这样!”

  可怜的姑姑在妈妈嘟嘟嘟如机关似的絮叨声中,额头上渗着大滴大滴的汗水,两只有力的手掌将面团翻过来又调过去的着、着。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30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