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第35章
  今天是国庆节,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今年的国庆节逢值大庆,晚间将燃放爆竹。那是一个极为壮观的场景,一颗颗丽夺目的礼花被雨点般地抛向晴朗的夜空里,绽放出形态各异、争奇斗的花形图案,令人赏心悦目。为了占据一个较好的位置观赏爆竹,我很早便守候在走廓里的窗台上,随着夜幕的降临,众多的小伙伴相继聚拢而至,紧紧地将我挤到最下面一层:“起来一点啊,干什么呢?死我啦,你们快死我啦!”凭凭我喊破嗓子也是无济于事,楼梯上还有人影晃动着继续不断地向着窗台这边聚拢过来,有一个人拎着手电筒从楼梯下面缓缓走来,那雪亮的电光直到我的眼睛上,我按住被手电筒照得直冒金花的双眼,以为这又是哪位小伙伴在跟我搞恶作剧,于是,我愤愤地慢骂起来:“谁啊,谁啊,这是谁啊?这是谁在照爹呢?”“好小子!”拎手电筒的人闻听此言顿时破口大骂起来:“小兔崽子,你骂谁?嗯,你骂谁?”我睁开昏花的眼睛仔细一看,我的妈妈啊,我立刻被吓个半死,冒出一身凉丝丝的冷汗,周身上下起一层层麻酥酥的皮疙瘩。

  哎呀,这不是那个凶恶的造反派头头“大蚂蚱”吗?他现在已经是革命委员会的主任,在单位里骄横拔扈、不可一世,谁见了他都直打冷颤。我今天怎么把他给骂啦,怎么撞到了他的口上,我可惹下了大祸,我敢拿脑袋作赌注:我死定啦!

  “你他妈的骂谁呢!”

  “大蚂蚱”伸出尤如蚂蚱般细长的手指恶狠狠地把我从窗台上拽到水泥地板上:“走,走,小兔崽子,咱们找你爸爸讲理去,走,找你爸爸讲理去!”说完“大蚂蚱”好似老鹰捉小般地拽着我的衣领不顾死活地将我拖进黑漆漆的走廊里,啪啦一声“大蚂蚱”气鼓鼓地推开了我家的房门,爸爸和杨姨正坐在屋里闲聊,杨姨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短,两条肥硕雪白的大腿在光灯的照耀下折人的光彩。

  “大蚂蚱”阴沉着脸,没好气地把我推搡到屋子中央:“老张,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啊,他在走廊里骂,骂我是,是,是他的儿子!”“叔叔,我,我,我没看见是你啊,我还以为你是…”我绝望地申辩着。

  “什么!你个混球…”

  爸爸闻言,腾地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一把将我拽过去,另一支胳膊高高地举起:“你叔叔比我的年纪还要大,他是你骂的吗?嗯?混球!…”暴跳如雷的爸爸话还未说完,重重的大巴掌已经毫不留情地击打在我那稚的小脸蛋上,顿时留下一块深红色的印迹,我的耳朵仿佛被炸弹刚刚震击过,嗡嗡作响,我的眼睛里面迸出数也数不清的、比屋外正在燃放着的焰火还要光彩耀目的金星扬扬洒洒地飞向惨白的棚顶。…“哎呀,老张啊,你疯啦,你怎么能这么凶狠地打孩子呢!”杨姨先是纵声惊呼起来,继尔便瞪着圆鼓鼓的秀目,接紧着便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死死地按住爸爸准备再次向我袭过来的大巴掌:“老张,你下手这么狠会把孩子打坏的啊,你会把他打坏的啊!”杨姨把我从爸爸的手里夺过去,搂在她那柔软的怀抱里,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我那缓缓肿起来的小脸蛋:“孩子,疼不疼!”“疼!”

  我悲惨地点点头,一滴无比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杨姨,不怨我,不怨我啊,走廓里面太黑,他举着手电一个劲地照我,我什么也看不见,我还以为是哪个小伙伴跟我开玩笑呢,所以就,就,就…呜呜呜…”“不哭,不哭,好孩子,来,擦擦眼泪,一会,杨姨领里出去看焰火!”“大蚂蚱”是爸爸的顶头上司,就是他将爸爸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去的,爸爸好不容易重返单位。而我,今天晚上无意之中得罪了“大蚂蚱”爸爸非常担忧“大蚂蚱”再次公报私仇,使之再次回到五.七干校继续当他的猪倌,重温那段不堪回首的生活。

  还有一点:杨姨仅穿着极少的内衣、内被“大蚂蚱”撞见,使爸爸非常难堪,从而怒了爸爸,如此一来,今晚我是难逃皮之苦。

  “哥,你。”听到我的哭声,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的姑姑不顾一切地冲进屋子里,看到我悲惨地捂着面颊,姑姑一步跃到爸爸的面前:“哥,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怎么能这样打他啊,咦…”话没说完,姑姑已经涕不成声。

  “芳子!”

  爸爸气鼓鼓地走进里屋,杨姨悄声地安慰着姑姑:“芳子,芳子,别哭了,别哭了!”“呜…呜…我走,我走,哥,给我买票,我走,我明天就走,我告诉我妈去,看你把陆陆给打的!”说着,姑姑冲进里屋:“哥,给我买票,明天,我就走,我要把陆陆带走,你太也不象话了,怎么这样打孩子啊!”“他,他。”爸爸吱唔起来:“芳子,嗨…”“唉,芳子,走!”杨姨走到姑姑身后,一只手轻轻地拽扯着姑姑,另一只手拍着我的肩膀:“芳子,走,咱们陪陆陆一起看焰火去”随即,杨姨牵着我的手便溜出屋子,来到漆黑的走廓里。

  “我不看,我不看啦!”

  被爸爸的一计耳光打得头晕目眩的我,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观赏焰火啊。

  “不看啦,杨姨,我真的不看啦?”

  “不看啦!”杨姨俯下身来:“那,跟杨姨回家吧!”杨姨亲切地将我和姑姑领到她家里,林红还是老样子,嘿嘿嘿地笑道:“嘿嘿,陆陆,惹祸了吧,让你爸爸给打了吧!”“去。”杨姨冲着林红撇了撇嘴:“你少说两句吧,人家够难堪的啦!”说着,杨姨将我拽到厨房里:“陆陆,洗洗脸,跟姑姑、杨姨和林红一起睡觉。”洗过脸,杨姨将我抱到上,一面给我鞋一面说道:“你爸爸把你打疼了吧,唉,这也不能全怪他啊,你可千万别记他的仇哦!你的爸爸也是没有办法啊,你骂人骂得也太正道啦,骂谁不行啊,偏偏骂的是他,全单位里最狠毒的人,你知道我们暗地里都叫他什么吗?”“大蚂蚱呗,大伙都这么叫!”

  “不,不对,这是明面叫的,『大蚂蚱』背地还有一个外号呢,我们都偷偷地叫他『秦桧』,你知道秦桧是谁吗?”“知道,宋朝的大臣,把岳飞给害死啦!”

  “对,大蚂蚱比秦桧还坏,一看见女人腿就迈不动步,粘粘乎乎的,要怎么恶心就怎么恶心啊!”“阿叔呢,他干什么去啦!”

  “他出差啦,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出事啦,小鬼,你猜我们单位里出了什么事?”杨姨给我盖上了厚重的棉被。

  “什么事啊,有意思吗?”

  “有意思,那才有意思呢,杨姨慢慢地讲给你听,听完之后,你的心情一定会好起来的。”杨姨一边说着,一边面对着梳妆台上的大镜子,整理着一头乌黑的秀发,然后,她极其自然地掉内衣,挂在衣服钩上,继尔又顺手起一支小巧玲珑的瓶子,冲着仅剩下一条淡绿色罩以及短小白内的、白如玉的体“哧哧”地起来。

  瞬时,房间里香气充溢,杨姨高高地抬起胳膊,冲着被刮抹得干干净净的腋下继续。放下香水瓶,杨姨伸出肥美的玉手拍了拍我的脑门:“睡觉,快点睡觉!”随即,杨姨爬上来,掉雪白的丝袜,出一双涂抹着红色指甲油的美脚。

  她依附在我的身旁,一股成女人人的体味混合着清新的香水味立刻扑进我的鼻息,我深深地猛一口,杨姨扯了被角:“来,既然你没有心情看焰火,那咱们俩就睡觉吧!”“杨姨,你还没给我讲单位里发生的可笑事呢!”我头枕着杨姨细滑的胳膊,身体紧紧地贴附着她那一对浑圆无比的大房,我偷偷地从罩的隙处向里面窥视,发觉杨姨的头又扁且小,几乎看不太清楚,我心中暗暗嘀咕:这么小的咂咂头,林红是怎么吃的啊?

  “哦,对啦,你瞅我这脑袋。”杨姨可爱地笑了笑:“真是的,我这个人,说完的话怎么转身就忘了,唉,杨姨老啦,不中用啦。来,咱们躺在被窝里,慢慢地讲,等讲得差不多啦,你也就困啦,然后,咱们就开始睡觉!”“…前天,我们设计建造的钢铁厂给单位打来电话,我们设计的厂房盖好后,高炉却无法安装啦。”“原来是土建科一时马虎,计算上出现错误,结果厂房的举架不够,高炉装不进去,有人挖苦道:强行安装,把天棚开个窗让高炉伸出头去!哈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我们单位的脸这回可算丢尽啦,土建科所有的人,现在都在写检查呢,上级怎么处理他们还不知道呢,不好统统都得下放。”“把厂房拆了重盖不就完啦!我还以为什么天大的笑话呢,就这个啊!”我不以为然地撇起嘴来。

  “什么,孩子,这事还小吗?拆了重盖?说得可倒容易,吹气呢。那得浪费多少钱啊,你知道建筑一个大跨度的厂房得需要多少钱吗?上千万啊,我的宝贝孩子。”杨姨很不满意地伸出白的肥手轻轻地掐拧着我的脸蛋,同时瞪着那双圆眼睛,加快了说话的速度,很快就转变为机关般的上海普通话,杨姨红通通的嘴里出的香气,扑在我脸上,我贪婪地呼吸着,享受着这人的香气:“孩子,你知道吗?”“什么啊!哎呀,好剌挠啊。”我慌称腿,向下面伸出手去,故意轻柔地触碰着杨姨软的腹部以及她薄丝般的内,我已经感觉到内里面的剌扎着我的手背。

  “我告诉你,好好听着!”杨姨却是异常的认真,抱住我东瞅西瞧的脑袋,我早已被杨姨温暖的拨得心烦意,魂不守舍,哪里还有心思听她唠唠叼叼,我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什么啊,什么啊!”“土建科的科长曹利君知道大祸临头,难过此关,在家里偷偷地溜进厕所自杀,可是他选的那把刀太也不快啦,或者是怕痛,下手太轻,胡乱砍了十多刀,血是了不少,人却没有死掉,现正在医院抢救呢。”“救过来了吗?”一听说又要死人,我立刻被惊呆住,关切地问道。

  “现在看来死是死不了啦,可是活着更着罪,整个变成了废人。”“他为什么要死啊,写个检查不就完了!”

  “哦,不,不,他是负责人,是最后把关的人,这可不是写个检查就完事的啊。唉,本来我们已经办完了调回上海的手续,这下可好,只好等着把这件事情圆地解决了才能调走,这种事啊,返起工来少说也得大半年,唉,真倒霉!”“什么,杨姨,你要调走?”杨姨的话令我大吃一惊。

  “是啊,上周就批准啦,我和你阿叔刚要准备张罗着收拾收拾行李,没想到,一个电话打过来,就出了这种事情。”“那,我以后再也看不到你啦!”上帝啊,你太无情啦,真让我太遗憾啦,眼前这位天仙般的美女,即将永远地离开我。

  “哈哈哈!”

  “孩子,你说的是什么话啊,杨姨又没死,怎么能再也看不到了呢,孩子,以后,去上海,一定要到杨姨家作客哦,杨姨给你烧地道的上海菜,我敢保证,绝对百分之百的上海风味。”杨姨越说越激动,这是因终于可以如愿地回归故乡而迸发出来的喜悦之情:“祝贺我吧,孩子!”说完,杨姨赠给我一个深深的香吻,我的舌头趁机在杨姨香气四溢的红脸蛋上狠狠地食一下。

  “啊,困了…睡吧!”

  杨姨打完一个长长的哈欠,侧过身来,搂着我,缓缓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

  我可没有一丝睡意,杨姨丰体、高耸的豪、雪白腻滑的玉腿,使我垂涎滴,我的口水已经不知不觉地淌到洁白的枕巾上。

  我耐住子一直等到杨姨渐渐地睡,发出轻微的酣声,然后,轻轻地挣脱开她的双臂,摒住呼吸,偷偷地向着棉被的深处滑去。我偷偷摸摸地拉开杨姨的罩,因做贼心虚而哆哆嗦嗦的手指触摸着杨姨洁白如玉的房,同时,把嘴巴凑过去,叼住她那平缓的小头深深地起来。

  “嗯!”杨姨在梦中呻一声,登时吓出我一身冷汗,急忙吐出刚刚到嘴里的小头,慌慌张张地把罩给她拉合上。过了片刻,发现杨姨并没有醒来,我便继续往下面滑去,同时,伸出舌头贪婪地亲吻着杨姨丰体,渐渐地,我的脸贴到杨姨的私处,隔着薄纱般的内,我嗅闻到一股浓烈的、令我极其兴奋的、成女人特有的腥味。

  我扒开杨姨的内,借着窗外礼花燃放时发出的耀眼的光芒,非常认真地欣赏着杨姨肥硕白的小便。很显然,杨姨的经过一番煞费苦心的修剪,蓬蓬的杂全部被刮除掉,仅在微微隆起的上保留着一小块密密实实的,这块也经过精心的修剪过,齐齐刷刷地闪着幽暗的亮光。

  我伸出舌头食着这块混合着香水味道的,内里面的小不安份地摇晃起来,我将一支手伸进自己的内,紧紧地抓握住兴奋起来的小,不断地轻轻着。

  接下来,我开始亲吻杨姨腻的、充溢着股股汗腥味的大腿部,我的小愈加亢奋起来…“唉--”一声轻微的叹息之后,杨姨再次改变睡姿,蹬掉棉被叉开两条肥美的秀腿。我的机会终于来临,扒开薄薄的内,杨姨那人的、因刮净而光洁粉的小便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缓缓地、试探着将一支手指进杨姨的小便里,很快便被里面的水彻底润,我胆包天地搅动起来,杨姨的小便轻微地痉挛起来,粉的赘和缓地撞击着的手指,我一边继续在杨姨的小便里面着手指,一边拼命地自己饥渴难奈的小

  “砰--”一声巨响,一颗硕大的礼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爆裂开来,令人目眩的光芒吓得我哆哆嗦嗦地将淋淋的手指,从杨姨的小便里出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35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