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03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03章
  “冲啊…”

  脏鼻涕红缨一指,我们呼啦啦地冲出小巷,跑到了村口边,在我目力所及的正前方,突然闪现出一片波光鳞鳞的水面“哇…”我顿时兴奋起来,望着人的水面,我不由自主地跳跃起来:“太好了,太美了!”

  我非常自信地认为:这池塘,才是我的最爱;这池塘,是真正的世外桃源;这池塘,是我精神上最佳的归宿。我不顾一切地跑到水边,激动不已地了望着开阔的水面。

  明媚的阳光照着宽阔的水面,碧绿的水面反着耀眼的鳞鳞波光,浸入心脾的徐风从那清澈得超乎想象的水面上轻轻掠过,泛起阵阵极有节奏感的滚滚波

  我幸福地低下头去,水底米黄的沙泥以及形态各异的鹅卵石清晰可见;水中快游动着的小鲫鱼尽收眼中;无数只可爱的小蝌蚪扭动着稚的小尾巴,拼命地追逐他们的青蛙妈妈;懒懒散散的河蚌张开可怕的硬壳,艰难地搬动着笨拙的身体;狡猾的黑泥鳅躲在自掘的中,出机灵的小脑袋,异常警觉地东张西望;一排茸茸的刚刚破壳而出十余天的小黄鸭,娴熟地浮在水面上,叽叽喳喳地歌唱着。

  池塘的岸边生长着一片茂密的树林,和暖的微风吹拂着葱翠的枝叶,发出悦耳的哗哗声,好似一首温柔的小夜曲,幸福的小燕子不知疲倦地在林间飞来去,一面唱着优美的歌曲,一面给它们的小宝贝们寻觅着可口的食物;棕红色的大蜻蜓象是马力十足的直升飞机,在齐深的草葱中无所顾忌地横冲直撞。

  我解开带,将子丢在水边,信步走进池塘,我的双脚淌着凉丝丝的水面,溅起层层洁白的水花,一丝快意从脚掌传播而来,周身顿感清无比。

  在纯净的池水里,我快地与鱼儿赛跑,深绿色的大青蛙引导着它的儿女们,慌慌张张地给我让出一条通道,一对莫名其妙的圆眼睛,气鼓鼓地瞪着我这个不速之客;笨拙的河蚌立即将硬壳紧紧地收拢住,企图把自己伪装成一块黑色的鹅卵石,以躲避我的袭扰;黑泥鳅则毫不犹豫地一头钻进深不可测的里,再也没了踪影;可爱的小黄鸭对我则毫无敌意,我们早已相识,它们是用温暖的大手,一只一只地摸孵而出的,这些小淘气们无一例外地都是天生的游泳健将,在小池塘里跟我玩起水中捉藏的游戏。

  我悄悄地淌到小黄鸭们的身边,伸出手去试图抓住它们,机的小黄鸭们一头扎进深深的池水中,久久不肯出头来:“哎呀,完啦。”我惊呼起来:“完啦,的小鸭子全都淹死啦!”

  “嗨。”一个小男孩嘀咕道:“没事,没事的,他们可淹不死,一会就上来啦!”

  小男孩的话音刚落,小鸭子们果然在距离我十余米远的地方重新涌出水面,呱呱呱!呱呱呱!它们正在嘲笑我呢!

  啊,潜水!谁不会啊,我在家里曾跟孙逊在洗脸盆里比试过,每次他都必败无疑。小黄鸭们,你们仔细看好,今天,我给你们一手。

  我呼地扯掉了上衣,身子一沉,咕咚一声,没入水中。咕嘟嘟,咕嘟嘟,池水毫不留情地灌进我的耳朵孔里,鼻孔里,我睁开眼睛,池水又向着我的眼眶里冲击过来,我惊恐地张开嘴巴想喊,池水则乘虚而入,立刻将我的嘴巴充当当。

  我使出所用的力量往水面上挣扎“啊嚏,啊嚏,啊嚏…”我站在水面上,拼命将嘴巴里、耳朵里、鼻孔里的池水出去。

  呱呱呱!呱呱呱!看着我这般窘态,小黄鸭们更加起劲地讥笑我。

  我重整旗鼓,咕咚一声,沉入水中,再次冲向小黄鸭,突然,我的左腿感觉到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

  “哎呀!”我一头翻倒在池水里,抬起左腿一瞧,不看则已,这一看,登时把我吓个半死:在我的左小腿上,附着一只足以令人昏厥的血虫,正拼命地向着皮肤深处恶狠狠地叮咬着“啊,!”我本能地惊叫起来,同时,大声哭泣起来。

  “别怕,别怕,别哭!”听到我的哭喊声,小男孩们纷纷跑到池水边,脏鼻涕扔掉红缨,非常老道地下自己的布鞋,用坚硬的布鞋底,狠狠地击打着该死的血虫。

  “这是大蚂蟥,专门喝人血!”万恶的血虫终于被脏鼻涕的布鞋底制服,他气,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以后,可别随便下河啦!”

  “谢谢你,哥们!”我捂着鲜血淋漓的左腿,一脸感激地望着脏鼻涕:“谢谢你,救了我!”

  我的左腿,留下一块小孩嘴巴似的伤口,至今犹在。我难堪地站起身来,走出池水,披上衣服,一瘸一拐地走进池塘边的小树林里,我手扶着一棵大柳树,无意之间,抬头一看:“哇,鸟窝!”

  “端了它!”脏鼻涕举起红缨,无情地抛向鸟窝,我一把按住他的手:“别,别打鸟,说,打鸟不好!”

  “哼。”脏鼻涕根本置之不理,红缨嗖地飞向鸟窝,一阵可怜的嘶鸣之后,一只小鸟绝望地逃出坍塌下来的安乐窝,数枚晶莹的鸟蛋,噼哩叭啦地滚落到柳树下的草地上:“哈,鸟蛋,鸟蛋,快拣鸟蛋啊!”

  众男孩们哗地一声蜂拥而上,蹲在草地上你争我夺起来,我咬着指头,默默地望着他们。

  “叭…”

  突然,耳边传来清脆的响声,我转过头去一看,立刻惊得目瞪口呆,一只青蛙正安祥地匍匐地路边,一个小男孩“叭…”的一声,一脚掌将其踩踏成一张薄片。

  “好狠啊。”我冲着他叹息道:“为什么这样狠啊,小青蛙又没有惹着你!”

  “哼。”小男孩则不以为然。

  其他的小男孩听到我的话,鼻子一哼,似乎故意向我示威,纷纷炫耀他们的残忍,只见其中一个小男孩扬起手中的弹弓,嗖地向正在给孩子们觅食的小鸟;而另一个小男孩则拣起脏鼻涕的红缨,继续寻找鸟儿们苦心经营的巢;又一个小男孩做出让我更为惊赅的事情,他拎着锈迹斑斑的铁条,将树林里一只只可怜的小青蛙戳成一串,用火灼烤;而脏鼻涕将大纱布抛进池水里,将尚未成的小蝌蚪一网打尽:“哇,拿回家,喂去…”

  这些小男孩们对待无辜的、弱小的动物,手段之残酷,简直令我目不忍睹,并叹为观止,尽管这些可怜的小生灵们,丝毫也没有妨碍到他们的玩耍和戏闹。我站在柳树下,怔怔地望着他们那残暴的举动,心里开始讨厌起他们来。

  “你妈!”也不知为了什么,脏鼻涕与一个小男孩发生了争执,他挥舞着红缨,恶狠狠地冲向那个小男孩:“耗崽子,我你妈,我揍死你!”

  “你妈。”耗崽子丝毫也不示弱,他俯下身去,顺手拣起一条柳树枝,张牙舞爪地接着脏鼻涕的挑战。

  “哈。”众男孩无一人出面调停,纷纷围拢过来:“打啊,打啊,快打啊!”一个黑脸男孩子煞有介事地往身后推搡着众男孩:“闪开点,别崩身上血啊!”

  眼前这一切,让我哑口无言:这在美丽的池塘边,却大煞风景地上演出一幕又一幕丑剧:对待动物,他们丝毫也没有一点爱怜之心,将之斩尽杀绝而后快;对待同伴,也无需讲任何道理,一俟发生矛盾,由拳头来决定一切!这太可怕啦,这是最原始的,也是最野蛮的,当然,也是最有效的竞争方式。

  “揍他,揍死他!”这是他们的口头禅,同时,也是他们的座右铭,几句话不投机,必然拳脚相见,必定分出个你高我低。有战斗就会有牺牲,胜者王侯败者贼,王者产生于敢于玩命、好狠斗勇者之中。成年之后,我的这些新结识的小伙伴们,能成为王者的,简直寥若辰星,许多竞争者,要么残疾,要么丢掉性命,要么远逃他乡,与他们相比,我真可以非常自豪地称谓长寿之人!

  他们没有书,没有棋,更没有收音机,他们不需要这些破玩意,没有人讨论国家大事,这对他们毫无意义。搞恶作剧、杀动物、相互斗殴、恶毒谩骂,构成他们生活中的一切。

  渐渐地,这些人将嘲的目标,莫名其妙地转向了向我:“喂,我说,他还没有外号呐!”

  “是啊,应该送个外号给他啊!”

  “咱们这伙人里,哪有没外号的啊!”

  “可是,应该给他起个什么外号呐!”

  “…”

  “去,去。”听到他们的话,看到他们仔细地端祥着我,挖空心思地捉摸着送我一个比较贴切的外号,我顿时气便不打一处而来,我可不想忍受这无端的戏,转身便往家走去:“你们太坏了,我可不跟你们玩了!”

  “嘻嘻嘻。”众男孩不怀好意地冷笑着,将我围拢起来,你用柳条枝轻轻地打一下我的脊背,他用挂着焦糊的死青蛙的铁条捅捅我的脚掌,而脏鼻涕则握着红缨,横在我的面前:“想回家,没那么容易。”我真搞不明白,他刚才还奋不顾身地帮我打掉身上的血鬼,使我对他充了好感和感激之情,可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现出一副十足的无赖之相:“敢不敢跟老子打一仗啊?”

  “哼。”面对脏鼻涕的挑衅,我感觉到自己突然受到他的传染,连自己都无法想像地野起来:“你妈,有种的你别拿武器啊,咱们凭手打,老子不怕你!”我拍着脯,仿佛像个宁死不屈的烈士,与脏鼻涕叫起阵来。

  “哎呀。”脏鼻涕闻言,啪地扔掉红缨:“你横啊!”

  “揍他。”众男孩嚷嚷道:“他不是咱们这疙瘩的,揍他,他是外地人!可不能让外地人震住咱们啊!”

  “是啊,如果让外地人把咱们给欺侮住,咱们的面子可就丢没喽!”

  “揍他。”

  “对,大财子,二孩子,四权子,上啊,帮着三子啊,上啊,你们可都是姓卢的亲哥们啊,姓卢的,大家一起上,保准揍扁他!”

  “快,别让这小子跑掉,快点把他围起来啊!”

  “哈哈哈,打得好,打得好,大家散开点,小心崩身上血!”

  “…”

  “你们在干什么!”

  我被五六个姓卢的亲哥们团团包围住,你一拳、他一脚地向我发起猛烈的攻势,我顾了脑袋却顾不了股,在雨点般的拳头中,尤如困兽般地做着绝望的挣扎,突然,包围圈外响起了老姑那清脆、圆润的叫嚷声:“嗯,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欺侮人,这么多人打一个人,真不要脸!”

  很快,一个又一个卢姓亲兄弟,被一只少女柔的手掌推搡到一边:“滚开,一边凉快去,不许合伙打人,想打架就一个一个地单抠,一大群人打一个人,算什么能耐啊!”

  我停止无望的挣扎,呼呼地气,转过脸来一看,嘿嘿,老姑擎着酱油瓶,气吁吁地站在我的面前,我好生感动。想起最初对老姑的不敬,我不惭愧起来,我坐在地上,久久地望着老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对老姑说些什么感激的话才好。

  老姑一个健步跃到我的身旁,一把拽住我那隐隐作痛的手臂:“大侄子,别怕,老姑来帮你,我看谁敢欺侮你。”

  豁豁,平里,见到一条虫都要吓得,光天化,连辽河边的祖坟地都不敢进去的老姑。今天,在一群与她年龄相仿,但却如狼似虎的顽童面前,突然一扫往日之懦弱,握着白的小拳头,咬牙切齿地吼叫起来:“喂,老卢家的人,你们家最他妈的不讲理,怎么,想欺侮我们老张家的后代,来吧,今天,姑跟你们较量较量!”

  “哼。”脏鼻涕酸麻的胳膊,带领着他的卢姓亲兄弟们,悻悻地走开了:“哼,好男不跟女斗,谁跟你打架啊,说出去让人家笑话!”

  “哦,你们还怕人家笑话啊,你们还有脸啊,那,你们合伙打人就不怕人家笑话吗,过来啊,打啊,我陪你们打!”

  “哼,不玩喽,回家吃饭喽!”卢姓亲兄弟冲着老姑做着种种可笑的鬼脸,然后,一哄而散。

  “大侄啊,你看你…”老姑蹲下身来,一只手握着酱油瓶,另一只细白的小手,像个小大人似地整理着我那被众男孩拽扯得皱皱巴巴的衣服:“哎呀,真是的,怎么成这样啦,来,快点把这条袖子套上,嗨,完啦,你看,连扣子都打丢啦,走,快回家去,老姑给你找个扣子上!”说完,老姑将我拽了起来,像妈妈那样,握着我的手,走向家。

  帮我好纽扣之后,老姑非常自豪地拎过一只小花口袋,在我的眼前轻轻地摇了摇,立刻传来哗哗的响声:“走,老姑陪你玩!”

  老姑拽着我的手臂,走到柴草垛的后面,她哗啦一声,将一堆白森森、光溜溜的猪骨头倾倒在柴草上面,然后,坐到我的身旁,老姑拣起几块猪骨头,非常灵巧地摆起来,只见洁白的猪骨头在她的手心里上下翻飞,直看得我眼花缭,老姑渐渐停下手来,将猪骨头到我的手里:“大侄,你会不会玩啊?”

  “不会,我从来没有看过这玩意!”我摇了摇脑袋,老姑失望地望着我:“那,咱们玩点什么呐!”

  “嘿嘿。”看着眼前秀气灵灵的老姑,我突然想起与之亲吻时那滚滚而来的芳香,不心顿起,小手地触碰着老姑的间。老姑见状,一脸惊讶地瞅了瞅我:“大侄,你,要干么?”

  “老姑,让我看看呗!”我悄声嘀咕道,非常讨好地叫了她一声老姑。

  一听到我亲切地叫她老姑,老姑幸福地微笑起来,看到老姑和善的笑容以及怯懦的神态,我胆陡,小手索进老姑的子里,老姑本能地用双手按住了带,面色绯红,吱吱唔唔地嘀咕道:“大侄,这?”

  “老姑,老姑,老姑。”我拽住老姑的带,一口一声“老姑”地央求起来,听到我终于张开尊口,称她为“老姑”老姑又是欣喜,又是自豪,她继续按着带,一对懦弱的眼睛久久地望着我,而我,则死死地扯着她的角:“老姑,老姑,让我看看呗,让我看看呗。”

  老姑终于下定了决心,只见她缓缓地站起身来,在我热辣辣的目光注视之下,红头脸地解开了带,我兴奋得再也不能自己,小手掌哧溜一声,便滑进老姑那神秘的间。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03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