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0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07章
  “哈,好热闹!”我拍着双手,跳进生产队的大院里。

  老姑拽着我的衣袖:“大侄,你要干啥?”

  “到生产队玩去,好热闹啊,人好多啊!”

  “不行。”

  “哼!”我不听老姑的劝阻,挣脱开老姑的手臂,咕咚一声,跳到生产队的院子里。

  人们正嘻嘻哈哈地围拢在被剥得血模糊的死牛旁,谁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出现,斜对面劳动着的知识分子们,用漠然的目光瞅了瞅我,我迷茫地环顾一下陌生的院落,发现身旁是一栋大仓库,我悄悄地溜了进去。

  嘿嘿,真好笑,偌大的仓库却没有任何贮藏,空空旷旷,我漫无目标地徘徊在纷纷的,积谷草的土地上,脚尖无意之中踢到一穗横陈在谷草中的,黄橙橙的玉米,我低下头去瞅了瞅,脚尖一抬,将玉米踹出好远。

  望着咕碌碌翻滚着的玉米,我顿然想起家的餐桌,想起那涩口的,但却是珍贵的玉米锅贴:玉米面虽然不好吃,很涩口,然而,既使是这样,一家人,也是不能放开肚皮,随便吃的,更不是顿顿都可以吃的。

  我又想起爸爸和三叔挖空心思地往家里邮寄玉米面的事情。啊…玉米,玉米,你看着不起眼,却是穷人们活命的黄金食品啊。我走到被我无端踹开的玉米前,轻轻地拾起它,放到眼前,久久地凝视着,心中暗暗嘀咕着:把这玉米拿回家去!

  我握着玉米,刚刚走到仓库的门口,面走过来一个六十开外的老人,他身材臃肿不堪,浑身散发着呛人的烟草味,尤其可笑的是,在他那酱块般的脑袋右上端,非常显眼地突起一个又大又红的包包,看到他这般尊容,更让我讨厌得没法形容。

  “小子。”长着大包的老人用手中的长烟杆指着我手中的玉米:“这是生产队的苞米,是国家的财产,你可不能随便拿哦,送回仓库去!”

  “我,我,我没拿,我只是随便玩一玩,玩完了,我还会放回原地的!”

  “嘿嘿。”老人和善地笑了笑:“你倒是鬼机灵啊,你是谁家的孩子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啊,嗯?”

  “老张家的,我是张家的。”

  “老张家?”老人狠狠地了口低劣的烟叶,一对昏暗的眼睛久久地盯着我:“老张家?老张家,嗯,我咋没看见过你啊?嗯。”

  我不再理睬他,再度溜进仓库里,我心有不甘,决意要把这穗玉米,偷回家去,让一家人,吃顿饭,可是,怎么才能偷回去呢?

  我握着玉米,扫视一眼空空如也的仓库,哈,有了,仓库的后墙,与家的院子紧紧相连,后墙处有一扇呲牙咧嘴的破窗户,我顿时来了灵感,小手一扬,沉甸甸的玉米嗖地一声,钻过破窗扇,飞进家的院子里。

  我兴奋的蹲下身去,又拣起一穗,又如此这般地投过破窗扇,扔进家的院子里,我越干越得意,一穗又一穗的玉米接二连三地投进家的院子里,看到仓库里再也寻觅不到一穗玉米,我终于拍拍手上的灰土,天喜地的溜出仓库,翻过土坯墙头,回到家的院子里。

  我扯过爷爷背猪草用的柳条筐,将散落在院子里的玉米一一拾到柳条筐里,然后吃力地拽拉着沉重的柳条筐:“。”

  “哎,大孙子,什么事啊!”

  循声赶来,见我拼命地拽拉着装玉米的柳条筐,惊讶地地望着我,她又瞅了瞅生产队仓库的破窗扇,立刻明白了一切:“大孙子。”一把夺过柳条筐:“这可不行,这是小偷做的事情啊!”说完,手腕一用力,非常轻松地挎起了柳条筐,另一只手拉住我:“走,力啊,咱们给生产队送回去!”

  “唉。”我跟着,怏怏地走出院门:“,这点苞米,放到仓库里,也没什么用处啊,人见人踩,驴子也啃。”

  “那也不行,这是生产队的,放在那里,就是烂掉,也不能拿的,懂吗,大孙子。”刚刚走进生产队的院子,便嚷嚷起来:“老杨包,老杨包!”

  “哎。”脑袋上顶着大包的老人闻声了过来,将柳条筐放到地上:“嘻嘻,老杨包,这是我孙子淘气的时候,扔到我家院子里的,我把它都送回来了!”

  “哈哈。”老杨包将完的大烟杆往上一别,糙的大手友善地掐拧一下我的脸蛋:“小子,你不是跟我说,随便玩玩吗,怎么,都玩到你们老张家的院子里啦,嘿嘿,好个淘气包啊!”

  他又将头转向:“嗨呀,老张太太,你可够认真的,算了算了,这点破苞米扔在那里也是烂掉,小孩子淘气,就拉倒吧!”

  “那可不行。”不容分说地将柳条筐里的玉米,悉数倾倒回仓库里,老杨包笑嘻嘻地瞅着我,问道:“这小子,是你什么人啊,以前,我咋没见过呐!”

  “哦。”听到老杨包的话,的脸上立刻浮现出自豪的神色,美滋滋地说道:“老杨包,你当然不认识他,他是我大儿子的小子,我的大孙子啊!”

  “啊…”老杨包眼前一亮:“豁豁,就是,就是,就是那个念大书的,留过苏的,大仓子的儿子?嗯,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让我好好地看看!嗯,还别说,真像他爹啊!”老杨包拍着我的肩膀继续说道:“嘿嘿,像你爹,真像你爹,不仅顾家这点,特像你爹,翻墙头那灵巧劲,更像大仓子小时候,嘿嘿。”

  与老杨包寒喧一番,便拉起我的手,回到家里,谆谆告诫我道:“大孙子,人,再难,再穷,也不能伸手偷别人的东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啊!”

  “喂。”前脚刚刚迈进家门,身后传来阵阵喊声:“喂,姥姥。”我回头望去,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英俊洒的男青年,他脸堆笑,毕恭毕敬对说道:“姥姥,今天晚上,大队要开批斗大会,姥姥,你可一定要参加哦,可别像上次似的,说去,结果,点名的时候,就缺姥姥你家!”

  “大侄。”老姑悄悄地拽了拽我:“他,就是队长,我的大外甥!”

  “嗨。”苦笑道:“永威啊,上次开会,你姥爷突然犯了病,我倒是想去,可是,你姥爷又是又是,外孙子,你说,我敢离开家么?”

  “姥姥。”的外孙子队长一脸难地说道:“姥姥,姥爷有病,你离不开家,就派我舅去呗,这次,可一定要准时参加会议哦,公社有了新规定,不参加生产队组织的革命活动,年终是要扣工分的啊!”

  “姥爷。”大表哥走进屋子里,关切地问候着爷爷:“姥爷,你的身体最近可好哦?”

  “嗯,还行。”土炕上的爷爷板着枯黄的病脸不屑地对外孙子道:“哼,你们这些人啊,没正形,就是没正形,一年到头,什么正经事也不干,不是练唱歌,排舞蹈,就是开批斗大会,唉,啥人能架住这么折腾啊?打死我也不信,整天介扯着嗓子唱歌,扭着股跳舞,举着拳头喊口号,就能吃饭,穿暖衣服,过好日子?唉,真是没正形啊,这可怎么办呐!”

  “唉。”大表哥叹了口气:“姥爷,我也是没法子啊,上级有精神。”

  “嘿嘿。”我与老姑站在外屋,我以挑衅似的口吻对老姑说道:“老姑,你不是说,队长是你的大外甥么,你敢叫他么,我听听!”

  “哼哼。”老姑冲我撇了撇嘴:“大外甥,大外甥。”

  “哎。”大表哥果然应答道,然后,向我们走过来,脸上带着些许可怜的卑微:“老姨,有什么事么?”

  “没,没,没什么大事!”老姑冲我自豪地一笑,对着大表哥指了指我:“大外甥,这是你表弟弟!”

  “哦。”大表哥点了点头:“老姨,我知道了,我妈跟我说过了,小表弟。”队长大表哥亲切地掐了掐我的脸蛋:“哪天到大表哥家串门去,老姨。”大表哥非常礼貌地向老姑告辞:“老姨,我得走了,我还有事!”

  “去吧,去吧!”老姑得意地摆摆手:“去吧,去吧,忙你的事去吧!”待大表哥走出屋外,老姑一脸得意地对我说道:“怎么样,大侄,你大表哥虽然是队长,在生产队里再怎么厉害,可是,一到了我的面前,也得规规矩矩的,嘻嘻,谁让我是他老姨呐!”

  “嗨嗨。”打断还在喋喋不休的爷爷:“老头子啊,你就少嘞嘞几声吧,还是寻思寻思,让谁去开会吧,你没听你外孙子说么,不去,要扣工分的!”

  “哼。”爷爷忿忿地说道:“爱谁去谁去,反正,我是不去!”

  “你,这个该死的老头子!”虎着面孔嚷嚷道:“你,这也叫一家之主,什么事情也不肯出头,唉,这也叫个大老爷们!”

  “我看不惯!”爷爷坚持道:“我就是看不惯,没正形!”

  “妈…”二姑言道:“我爹不愿意去,也别难为他啦,还是我去吧!”

  “唉。”指着爷爷一脸不悦地嘟哝道:“你呀,你呀,你的书算是白念了,什么看得惯,看不惯的,这与你一个小草民有什么关系?你看不惯,就让孩子出头,孩子才多大啊,万一碰到点什么事情,后悔都来不及。

  你忘没忘,土改那年,斗地主,你不去,就让大仓子去,那天晚上,大仓子开会回来,一宿也没睡好觉,一闭上眼睛就叫:我怕,我怕,我怕,看到孩子吓成那样,我也一宿没睡觉,就那么抱着大仓子整整一宿。

  我问他:大仓子,你怕啥啊?你没听到孩子怎么说的么:妈…我怕,他们可真狠啊,把地主吊在房梁上,把子扒下来,往死里打,一边打,一边问他:你家的金银财宝都藏到哪去啦,地主说:没有啦,没有啦,我什么都没有啦,都让你们给没收啦。可是,他们不信,还是往死里打,最后,只听扑哧一声,从地主被打烂的股里,哧哧哧地窜出臭哄哄的稀屎…”

  越说越激动:“你啊,你啊,你啊,什么大事小情都不出头,全是大仓子的事,分地的时候,工作组让每家派一个人,拿着四木头橛子,这事,你也让大仓子去,工作组长领着大伙走到地头,手榴弹一扔,轰的一声,大伙便开始往地里跑,找到合适的地方,便钉橛子占地,可是,大仓子太小,根本跑不过那些个大老爷们,结果,好地都让人家给占完了,大仓子只占了一块谁也不肯要的涝洼地!”

  “哼。”爷爷依然振振有词:“我就是看不惯,我就是不去,这就是没正形,哼…”

  “妈…”姑姑拽了拽的衣袖:“都别吵了,爹身体不舒服,不愿意去,就别去了,我去,我开会去!”

  “二姑。”听到爷爷和这一番争吵,我对傍晚将要召开的批斗大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听到二姑要顶替不愿随意抛头面的爷爷去参加会议,我拽着二姑的玉手央求道:“二姑,我也要去,我要也去!”

  “不行。”爷爷警告道:“大孙子,你可不能去,没准会闹出什么子来啊!”

  “不。”听到会闹出点什么子来,喜欢看热闹的我,更加兴奋起来,可是,看爷爷脸上那严肃的表情,我不失望起来,我扑通一声坐到地上,哇地嚎啕大哭起来:“嗷…我要去,我要去,我也要去,嗷…”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0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