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0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10章
  “汪…汪…汪…”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我挥舞着长竹杆,疯狂地追赶着大黄狗,被我折腾得半死,尝羞辱的大黄狗,可怜巴巴地哀号着,不顾一切地冲出院子,逃到公路上。

  “喂…”我正继续追赶大黄狗,身后传来阵阵喊叫声,那低的、有些沙哑的嗓音,我感觉着比较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我握着竹杆,扭过头去一瞧,只见公路的尽头,摇摇晃晃地驶过来一辆吱嘎作响的破自行车,上面坐着一个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男人,大舅,是大舅!

  我正握着竹杆发呆,破自行车已经嘎吱一声,停在我的身旁,大舅嗖地跳下自行车,我发现,在他破衣烂衫的身后,挎着一部明晃晃的照相机,大舅和颜悦地抓住的我小手:“陆陆,什么时候到你家来啦!”

  “大舅。”我挣脱开大舅的脏手,屏住了呼吸,尽一切可能地不想嗅闻到大舅身上的异味:“大舅,我,改名喽!”

  “哦,大外甥,改成什么名字啦?”

  “小力!”

  “嘿嘿。”

  “哎哟。”出院门,热情地招呼着大舅:“大外甥,快进屋!”将大舅让进屋子里,病卧在土炕上的爷爷,慌忙抓起身来:“快坐,快坐,大外甥!”

  “五姨父。”大舅与爷爷道过寒喧,便摘下他的相机:“五姨父,来,我给你照张相!”

  “别,别,我不会照相!”

  尽管爷爷不停地摆手拒绝,大舅还是用他那娴熟的技艺,给爷爷留下一张珍贵的照片,这张照片,永远被我收藏起来,在此,我要真诚地谢谢我的大舅!

  和二姑开始忙碌起来,给大舅烧火煮饭,老叔特别给大舅打来半瓶白酒,那天,大舅喝得很满意,望着大舅那喝得红通通的面颊,问道:“大外甥,怎么样啊?给社员们照相,够混生活的吧!”

  “嗯。”大舅点点头:“五姨,还行,不这样,咋整啊,不过,总是偷偷摸摸的,让公社发现了,就得收拾我啊!”

  “大外甥。”郑重地告诫道:“以后,要少喝酒,多加小心,你已经不小了,要知道好好地养家啊!”

  “是啊。”大舅深有感触地说道:“喝酒是耽误事啊,如果不是喝酒,我也不会被照相馆开除,落得个今天的下场,没有工作,偷偷摸摸地给人照相,挣点小钱!”

  酒足饭之后,大舅抹了抹嘴巴,推着吱嘎作响的破自行车,嘟嘟哝哝地走出屋来,见我正与老姑在院子里玩耍,大舅瞪着混浊的眼睛,兴冲冲地对我嚷嚷道:“大外甥,走,到大舅家住几天吧!”

  “这。”我迟疑起来:“不。”听到大舅的话,我很为难,说句实在话,我的确不愿意去大舅家,看到舅舅这身打扮,我便能推断出他的家,将会是什么模样:“不,不,我不去,大舅,我要跟老姑玩!”

  “嗨。”大舅说道:“大舅家也有人跟你玩啊,有你的表姐小姝,还有你的表弟小小,还有。”

  “去吧。”不情愿地劝我道:“大孙子,好不容易回趟老家,怎么能不去姥姥家看看呐!去吧,大孙子!”继续说道:“去吧,大孙子,去你姥姥家呆几天吧!”

  “嘿嘿。”大舅闻言,顿时眼睛一亮,他微微一笑,将我抱上了破自行车:“走吧。”说完,大舅张开双手,推起破自行车,我呆呆地坐在破自行车后,无意之中,目光又落到大舅的股蛋上,哇…那块破布丁仍然可笑地挂在大舅的股后面,不停地摇来晃去。

  一路上,大舅热情地与我闲聊着,我则心不在焉地应承着,一双眼睛总是不肯离开大舅股蛋上那块破布丁。

  大舅推着我,且走且聊地走出大约十余华里,来到一个颇具繁荣景相的小镇子,在一条横穿小镇的街路上,在一处高大的、坚固的、青砖灰瓦的、古里古气的北方传统民宅前,大舅终于止住了脚步:“大外甥,到了,姥姥家到了!”

  我尾随在大舅的身后,胆怯地走进陌生的、用厚重的青砖砌成的,幽深古朴的院子里,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大舅的股蛋,大舅将破自行车哗啦推到砖墙边,然后,大声小气地冲着黑沉沉的屋子里喊叫道:“妈…爹…你们看,谁来了?”

  “哦。”扎着小围裙的姥姥第一个溜出屋门,冲着我假惺惺地微笑着:“哦…我的大外孙子来喽,快进屋,快进屋!”

  “嗬嗬。”我吃力地迈过高高的门槛,一个身材矮胖的小老头,脸堆着和善的笑容,真诚地向我点着头:“啊…大外孙子来喽,快进屋。”

  “你们,过来!”大舅冲着一女一男,两个肮脏不堪的小孩挥挥手:“来,你们认识认识,他,是你表弟,她。”大舅指着小女孩对我说道:“大外甥,她叫小姝,我的大闺女,是你的表姐,他。”大舅又拽过脸鼻涕的小男孩:“他,我的小儿子,叫小小,是你的表弟。”

  “嘻嘻。”身着不整的小姝久久地盯着我,然后,冲着大舅说道:“爹,表弟长得真漂亮啊!”

  “哼哼。”姥姥冷冷地说道:“这个小丫头片子,一看见男孩就要先评一评,好看不好看,没出息!”

  “来,到大舅家坐坐!”大舅拽着我的手,走进一间昏暗的屋子里,凌乱不堪的土炕上,坐着一个身材高佻的女人,原本雪白色的衬衣已经变成乌黑色,领口处结让人恶心的油泥。她赤着一双大长脚,因长时间不曾用心清洗过,脚面生黑蝽,狭长的、已经卷曲的脚指甲里全是黑黑的脏泥。

  高个女人正毫无头绪在摆着一张张纷纷的、刚刚漂洗出来的照片。见我进屋,她慌忙站起身来,呆呆地望着我,大舅瞟了她一眼:“瞅啥啊,这是我大外甥,省城来的!大外甥,她,是你舅母!”

  “嘻嘻。”脚、大大咧咧的舅母怔怔地冲我笑了笑,然后,蹲下身去,继续摆炕的照片。

  “哎哟,妈…你又搞错了!”

  站在土炕边的表姐小姝顺手拿起一只小纸口袋,皱着眉头提醒舅母道:“妈…你又搞错了,这张照片是老李家的,你怎么装到老马家啦!”

  “是么。”舅母大大咧咧地笑了笑:“我咋又忘了呐!”

  “大外甥。”大舅呼地掀起炕边的大木柜,没头没脑地掏出苹果和白梨,非常大方地到我的手上:“吃吧,吃吧,吃完还有!”

  惨淡的阳光无神地映照在屋子里,纷纷的土炕上散发着难以忍受的酸臭气味,早已失去本的被褥以及脏衣服,扯得炕都是。窗框上的玻璃挂污渍,早已看不清楚外面马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窗框上的灰尘足足有古铜钱那般厚重。

  “表弟。”小姝放下纸袋,走到我的面前:“咱们到院子里玩一会去吧!”

  “好的。”我跟在小姝和小小的身后,来到陌生的院子里,我一股坐在一块废弃的石磨上,小姝也紧贴着我的身子坐了下来,小手轻轻地抓住我的手臂,我转过头去,面无表情地瞅着表姐小姝。

  小姝的肤稍深,但却相当的细,那红扑扑的,因缺少清洁而泛着微微肤屑的脸蛋,闪现着人的光泽,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呼扇呼扇地眨巴着,长长的、亮晶晶的黑睫可爱的晃动着,肥实的小嘴顽皮地上下着,墩墩的身体,散发着股股女童特有的香:“表弟,你家远么?”

  “远。”我非常简单地答道。

  “你家漂亮么?”

  “漂亮,比这里漂亮多了!”

  “表弟,以后,能领我去你家串门么?”

  “能,如果你愿意,我就领你去!”

  “太好了,谢谢你,表哥!”

  “小姝,小小,大外甥。”大舅走出屋来,冲着我们喊道:“饭好了,都进屋吃饭吧!”

  “来,大外孙。”姥爷热情地将我抱上炕去。

  我悄悄地审视着身旁陌生的姥爷,凭直觉,我认为这是一个性格温和的老人,他身材矮胖,脑袋浑圆,谢顶的额头,闪烁着剌眼的光泽。

  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他那宽大、肥实的手掌,望着姥爷那并不出色、更谈不上漂亮的双手,我的耳畔不响起爸爸的话语:你姥爷可不简单啊,他的手艺相当高超,尤其是包出来的饺子,远近闻名,凭着这份手艺,你姥爷开了一家饭馆,字号:广兴发!嘿嘿,你姥爷的愿望是广兴发,不兴赔!

  现如今,姥爷惨淡经营了大半生的广兴发饭馆,早已收归国有,而饭馆的主人,我的姥爷,则成为广兴发饭馆里普普通通的一个烧菜大师傅,每月领取为数不菲的薪水。并且,姥爷倾尽一生积蓄置办的这套古朴的大宅院,也给政府悉数充公,只留给姥爷家三个小屋子,镇政府用其余的房间以及宽敞的院子,兴办起一家农业具厂,我的老叔,就在这家农具厂上班。

  与虚荣心极强,喜好炫耀的姥姥完全相反,姥爷从来不跟任何人提及他的过去,更不愿谈起他的现在,姥爷总是笑笑嘻嘻,每天下班后,走进屋里,便扎起小围裙,给一家人烧火做饭。

  “来啊,吃啊!”姥爷将筷子推到我的面前,笑地催促着,我转过头来,呆呆地望着摆丰盛菜肴的餐桌,心中暗想:难怪姥姥在我家时,总是向邻居们炫耀她家如何如何有钱,看来,这绝不是凭空吹嘘啊!姥姥家的餐桌上,尽是美味可口的食品,有些食品,我在饭店里都未品尝过。

  “外孙子!”姥爷夹起一块香肠,放到我面前的小瓷碟里:“吃吧,吃吧!”

  “嗯。”我低下头去,仔细地瞅了瞅香肠:“姥爷,你家的香肠怎么是白色的啊?”

  “哦。”姥爷笑道:“外孙子,这是姥爷自己灌的,你尝尝,好不好吃啊?”

  “好吃。”我认真地咀嚼一番,味道的确与商店里出售的红色的香肠完全不同:“好吃,好吃!”

  “嘻嘻。”听到我的赞叹,姥爷竟然像个受到老师表扬的小孩子似地嘻嘻笑了起来:“好吃啊,那,就尽管吃吧,嘻嘻!”兴奋之下,姥爷肥大的脑袋向上一仰,哧溜一声,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口白酒,望着见底的小酒盅,姥爷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顺手拽过一只小酒盅,冲我说道:“外孙子,能不能喝点啊?”

  “嗨,你净瞎扯。”姥姥没好气地喝斥着姥爷:“他才多大呀,就让他喝酒,净扯淡!”

  “哦,不喝就不喝吧,来,外孙子,吃菜吃菜,多吃菜啊!”

  “爹!”表姐小姝一边嚼着馒头,一边问大舅道:“吃完饭,表弟在哪存哦?”

  “这还用问,在咱家们存呗。”大舅答道。

  “不。”听到大舅的话,我立刻便联想起他家肮脏的土炕,我拼命地摇着脑袋:“不,不,我在姥姥家存!”当说出“存!”这个字的时候,我自己不觉得好笑,入乡随俗,到家没几天,我便自觉不自觉地起了家乡话。

  “好啊。”姥姥说道:“好啊,吃完饭,在姥姥家存。”

  “那。”表姐嘟哝道:“那,我也在家存!”

  “行,随便!”大舅手一扬,而姥姥则皱起了眉头:“不行,我可不要这个三,褶得没边!”

  “我不。”表姐放下馒头,踹着小腿,抹起了眼睛:“我不,我不,我要跟表弟一起存!”

  “行。”姥爷和蔼地对表姐说道:“好好吃饭吧,说了不算,爷爷说了算,爷爷让你存,吃吧,吃饭吧,好好地吃饭吧!”

  “哼。”姥姥撇了撇干枯的薄嘴:“这个三,就愿意跟男孩在一起玩,没出息!”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0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