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2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12章
  在小池塘的东侧,在一条弯弯曲曲的沙土路边,在一座高耸着的水塔旁,在一堵东倒西歪的青砖墙的尽头处,孤零零地横卧着一栋低矮简陋的小草房,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冷冰冰的玻璃窗眨巴着无神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似乎在很难为情地嘀咕着:小力啊,你来了,真不好意思,俺的样子太也酸了,你可别笑话俺哦!

  “小力。”老姨笑地拉开吱吱呀呀的房门:“快进来吧,大外甥,让你见笑啦,老姨家太穷了,什么也没有,就这间小草房,还是公社特殊照顾,让俺在拖拉机修配厂的一角,简单地了一间破草房,将就着住吧,要不咋整,唉,都是你老姨父,没正经,把个好好的房子,给输掉了!”

  我跟在老姨的股后面,怔怔地走进狭窄的房间里,正坐在炕上抱着小表妹吴瑞的表弟吴涛,顿时惊呼起来:“大表哥,大表哥。”

  “小力。”瘦弱的老姨双手一用力,将我抱到土炕上:“去吧,跟你小弟和小妹玩去吧,老姨给你做饭吃!”

  说完,老姨掉外衣,到外屋忙活起来。

  哗啦…吴涛放开尚不懂事的小表妹吴瑞,哗啦一声,拽过一把脏乎乎的象棋子:“大表哥,来,咱们再推一把。”

  “哼。”我不屑地推开了象棋子:“我才不跟你玩呐,我可玩不过你!”

  咣当…屋外传来开门声,我再次听到老姨父那讨厌的公鸭叫唤般的嗓音:“干么啊,这是干么啊,这才什么时候,就做饭啊!”

  “老吴。”老姨轻声答道:“小力来了!”

  “小力,谁是小力?”

  “哦,我忘了,陆陆,就是我大外甥啊!”

  “嗯。”老姨父闻言,拉开里间屋的破门,瞪着混混噩噩的昏眼,漠然地瞅了瞅我:“你来了!”

  还没容我回答,老姨父早已缩回酱块般的四方脑袋,不再理睬我,很快,我听到老姨父跟老姨低声嘀咕起来。

  “什么。”正在剥葱的老姨突然惊叫起来:“什么,什么,你还玩,你没脸啊,你有钱啊!”

  “就这一次,你就帮帮我吧,我得翻翻本啊!”

  “哼,翻什么本翻本,整天嚷嚷着翻本、翻本的,结果,越翻越深,家里让你输得,什么也没有了,连盐都买不起了!”

  “他妈的,老娘们就是他妈的老娘们,磨磨矶矶的,快,把你的钱,给我掏出来,玩的人,马上就要来喽!”

  “不。”

  “你给不给?”

  “不给,不给,这点钱,我挣得容易么!”

  “他妈的。”两人在外屋争执起来,吵嚷声越来越大,咕咚…狗熊般的老姨父怒气冲冲地将老姨推搡到里间屋,老姨头发散,哭哭咧咧地被老姨父推搡到墙角处,老姨父恶狠狠地握起了铁拳:“他妈的,快点拿出来,不然,老子揍死你!”

  “呜…”望着眼前晃来晃去的大铁拳,老姨哆哆嗦嗦地把细手伸进里怀,泪水涟涟地掏出一个小布包,在老姨父贪婪的目光注视下,老姨极不情愿地、小心奕奕地将小布包层层展开,当出数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钞票时,老姨父的昏眼顿然一亮,尤如恶狼终于寻觅到了猎物,嗖地一声,无情地将钞票抢夺到手里,然后,没好气地将老姨一推:“哼,他妈的,就是欠揍!”

  “呜…”老姨手里掐着薄薄的布片,蹲在墙角里,低垂着脑袋,嘤嘤地涕起来:“咦…咦…咦…”

  “哈。”屋外传来一片嘈杂声,我扒着灯孔循声望去,四五个身高体壮、面目野、蛮横的汉子,嘻嘻哈哈地走进老姨家,刚刚从老姨手里抢夺到钞票的老姨父,一边热情地与之寒喧着,一边卖力地架起一张方桌,无需谦让,几个汉子非常主动地坐到相应的位置上,哗啦一声,老姨父将一堆麻将牌扬散到方桌上。

  “哟…”吴涛见状,本能地兴奋起来,他不再理睬我,咕噜一声,翻身下地,推开房门,跑到赌桌旁,老姨父嘴里叼着烟卷,一把将小吴涛抱到自己的膝盖上:“来,儿子,帮爹照照柱,爹赢了,给你买火烧吃!”

  我也跳下土炕,悄悄地溜到赌桌旁,啪啦…一个黑脸赌徒抛出一张光溜溜的,由牛骨研磨而成的麻将牌,我抓到手里,楞楞地鉴赏着:好精致的骨牌啊,这是怎么做成的呢,上面的图案以及文字符号是如何刻印出来的呢?

  “呶。”一个大胡子赌徒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骨牌:“放下,别动!”

  “你。”另一个干瘦的赌徒指着我的鼻尖凶狠地警告道:“小孩崽子,看归看,可不许说哦!”

  “嘿嘿。”端坐在老姨父膝盖上的小吴涛以嘲的口吻对瘦子说道:“他,根本不懂这玩意怎么玩,看也白看!”吴涛正讥讽着我,冷丁看到老姨父抛出一张骨牌,他立马阻止道:“爹,不行,不行,这张牌不能打,留着,没准能和大的呐!”

  “好。”老姨父欣然应允,非常听话地将骨牌收回,顺手抛出另外一张骨牌:“好,好,就听我儿子的,小孩子手壮,没准能抓到我做梦都想要的那张牌呐,来,儿子。”老姨父指着方桌中央的牌垛道:“儿子,给爹抓一张,看你的手气怎么样!”

  “好的。”小吴涛非常自信地伸出手去,极其灵巧地摸起垛头上的一张骨牌,放到小手里,轻轻地触摸一下,然后,小肩膀一耸:“不太好,爹,你自己看吧!”

  “哈。”老姨父将骨牌翻转过来,顿时兴奋得大吼一声:“和了,清一,十三幺,哈哈,我没说错吧,我儿子的手,就是他妈的壮,哈,给钱,给钱!”

  “力啊。”老姨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后,她红肿着眼睛,拽了拽我的手:“走,进屋去,别看这个。”

  “妈妈。”炕上的小吴瑞向老姨伸出布娃娃般的小手:“妈妈,妈妈,妈妈,吃咂,吃咂!”

  “哎。”老姨用手巾抹了抹泪眼:“来了,瑞啊,妈妈来了!”

  老姨抱起吴瑞,起了上衣,我再次有幸观赏到老姨那对并不丰房,以及如豆的头,老姨亲切地对我说道:“小力啊,饭已经做好了,等老姨完小瑞,就给你盛饭吃!”

  “老姨,不忙,我不饿。”

  我翻上土炕,坐到老姨身旁,老姨冲我笑笑:“大外甥,这么远来到家,不想妈妈么?”

  “有点想!”

  “想妈妈什么哟!”

  “什么都想,特别想妈妈的咂!”

  “嘿嘿。”老姨轻柔地拧了拧我的脸蛋:“真没出息,这么大了,还想妈妈的咂啊!”

  完吴瑞,老姨陪我草草吃了一口饭,天色渐渐地黑沉下来,而外屋的赌战却没有终局的意思,老姨无奈地叹了口气,冲着外屋喊道:“小死涛,天黑了,快点过来睡觉啊!”

  “不,不。”小吴涛答道:“妈妈,我不困,我不困,我不睡觉!”

  “唉。”老姨咒骂道:“老猫炕上睡,一辈留一辈,有什么爹,就有什么儿子,这不,大点的小岁数,就上麻将了,将来,也得是一个大耍匠!来,大外甥,不管他们啦,咱们先睡吧!”老姨一边搂着小吴瑞,一边抱着我的肩膀:“大外甥,在家,没有咂摸了吧?”

  “有。”

  “嘿嘿,摸谁的咂啊,的?”

  “不,二姑的!”

  “嘻嘻。”老姨笑嘻嘻地拽出她的酥:“二姑的咂有老姨的咂大么?”

  “哼。”我小嘴巴一呶,心中暗想:就你这干干巴巴的小咂咂,还敢跟我二姑的肥咂咂叫板,比试:“老姨,二姑的咂咂可你的大多喽,鼓多喽!”

  咣当,哗啦,噼哩叭啦…

  我与老姨正谈论着咂咂,猛然间,外屋传来一片可怕的巨响,继尔,又传来阵阵吼声:“别动,都别动!”

  “完。”老姨呼地坐起身来,慌忙撂下衣襟:“完啦,又犯赌了!”

  我倚在墙壁上的灯孔处,向外屋望去,只见六七个破门而入的壮年男子,面色阴冷地将包括老姨父在内的赌徒们围拢住,其中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掏出一张卡片:“我们是县局的,都老老实实地站起来。”

  哗啦,众赌徒垂头丧气地站起身来,便衣警察继续命令道:“把钱都掏出来,放到桌子上,然后,倒背着手,站到墙边去!”

  “唉。”当便衣警察将众赌徒推搡到屋外后,老姨哭哭咧咧地跳到炕下,锁死了房门:“完了,完了,这下子,轻则拘留半个月,不好,还得扣工分呐!呜…呜…小力啊,老姨这是什么命啊,咋摊上这么一个不争气的汉子啊!”

  “老姨。”我紧紧地抱着痛哭泣的老姨:“他总是这么耍钱,你非得跟他过啊!”

  “嗨。”老姨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诉道:“小力,你以为我愿意跟他过啊,没办法,他这是个瘌皮狗,我不跟他过,抱着孩子住到你姥姥家,他,就天天守在你姥姥家的门口,看哪个汉子敢来打我的主意,大外甥啊,你说,他像个门神似地往院门那一站,哪个媒人敢来说亲,哪个汉子敢来相亲啊。

  末了,你老姨父又死皮癞脸地给我下跪,磕头,指天发誓地保证:以后,再也不耍了,那个可怜样,真是让你没着没捞的,可是,一把你哄回家,他,老毛病就又犯了!

  呜…呜…呜…话又说回来了,老姨什么能耐也没有,又扯着两个孩子,哪个好汉子愿意要我这个累赘啊,我真是活够了,老姨这辈子,算是完了!呜…呜…呜…”

  “老姨。”看到老姨越哭越伤心,我不知如何是好,两只小手轻轻地抚摸着老姨哆嗦不止的身子。

  老姨突然像个小孩子似地扑通着枯细的白腿,我试图将其按住,哪曾想,老姨的动作过于猛烈,我的手掌无意之间,咕咚一下,顶到老姨软乎乎的间,非常意外地触碰到那堆令我痴的小团,我故意狠狠地顶撞几下,然后,将粘着微热和淡的手掌偷偷地放到鼻孔下,深深地了口气:哇,老姨的小便还是那么,那么咸,我对老姨小便处那堆咸的小团,更加向往起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2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