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4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14章
  “。”坐到饭桌上,我继续问道:“那,日本人是让美国人给打跑的啦?”

  “不,不止是美国人,还有老子呢。那年头哇,可热闹透啦,整天跟唱大戏似的。老子长得又高又大,大长腿走起路来飞快、飞快的,从你身边一过,呼呼地带着一股风,他们开着装甲车从咱家的门前经过,轰轰隆隆的,差点没把咱家的房子给震塌啦,豁豁,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次见过那玩意呢,像个怪物,好吓人啊。

  不少老子看见中国人,还跟你握手呢,很多人是黄头发、蓝眼睛,傻乎乎的,不像日本人那么鬼,买你的东西,你要多少钱他就给你多少钱,不会讲价。

  那天,我正好在奉天城做小买卖,老子就打进来啦,城都是他们的人,日本人不知道跑哪去了,商店、饭店都关上门,全都套了,火车也不通了。我们整整在车站等了两天,总算有一列火车要开动了,人们拼命地往车里挤啊,谁不想快点回家啊,不知道这时候家里是个什么样子,火车挤得车门都关不上,当挤到车厢前时,再也挤不进去了。下趟火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呢,急的人爬上了车顶,我也跟着他们爬了上去,豁出去啦,摔死拉倒呗。我爬在车顶上回到了家里。”

  “日本人后来都跑哪去了?”

  “死的死,逃的逃,还有不少人往大辽河里跳,自杀。很多人去看热闹,问他们:‘你们死啥呀?回家得了呗?’他们说:‘回家也好不了,也得饿死’,有的人家不能生养,就拣他们的孩子。那个时候更是不好过,到处轰轰的,有时做点买卖,刚把货摆上,就有人喊起来:‘老子来啦’,大伙炸了营似的到处跑。有人就趁这空当抢东西,偷东西,其实老子根本没来,有人故意这么叫唤,人们管这叫‘诈市’。日本人跑了,城市里的工厂都停了产,工人没有饭吃,把高炉里面的砖掏出来挑出几十里路,到咱这来换吃的。晚上就住在咱家西头的破庙里。”

  “西头,西头不是生产大队吗?”

  “现在是生产大队,早头就是个破庙,住的都是要饭的,大伙都叫它花子房,那年正好赶上腊月,天嘎巴嘎巴的冷,破庙里一点也不挡风啊,哪天清早都得抬出去一个两个冻死的、饿死的人。我一看这也太惨了,就拿了一破棉被进了破庙。我进去一看,墙角那有一个小女孩,缩在那里冻得手指头都回不过弯啦,我就把这被给她盖上了。”

  “那她冻没冻死呀?”我关切地问道。

  “没有,第二天,她的妈妈来还被子,我说不要了,给你们用吧。”

  “她们什么时候走的?”

  “你爷看她们娘俩太可怜了,就让他们住到了咱家,那个老娘们还想把她的姑娘嫁给你爸呢!”

  “那,我爸怎么没娶她呢?”

  “你爸没看上人家,说她不认字,那个丫头不太懂事,你爷爷也没太相中。”

  “后来呢?”

  “开了,她们回城里去了,以后就不知道哪去了。”咽下一口玉米饼,继续讲述道:“早头哇,路边饿死的人有的是啊!”

  “那又怎么样,饿死了,烂在路边也没人管!”爷爷言道:“唉,那个年月啊,老百姓都寻思着,这日本鬼子也跑光了,该舒舒坦坦地过日子喽,可是,哪曾想,国军和八路又干了起来,唉,真是兵荒马啊!”

  “爷爷。”我转过脸去,问爷爷道:“国军和八路,他们谁好哇?”

  “嗨。”爷爷干赅了两声:“都是中国人,还能有啥说的,反正都比日本人好。八路穷,穿得破衣罗索的,衣服什么的都有,还没土匪穿得齐整呢。有的小兵,连子弹都没有,别看他们身上背的子弹带鼓鼓囊囊的,其实里面的全是高粮杆子,假装有很多子弹的样子。国军不像八路那么寒酸,国军有钱,当兵的都穿得齐齐整整的、漂漂亮亮的,每人都有一个小马夹,他们很多人都挎着冲锋,一搂就是一梭子,八路的打一下,还得一下栓。”

  “听人说。”嘀咕道:“国军是从什么缅甸调过来的,叫新六军,是王牌军。在咱们家烧火做饭的伙夫,就是个缅甸人,我跟他说话,他一句中国话也不会说,皮黑得像个下煤窑的。新六军的兵没事就唱歌,唱什么:‘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可他们并不是东北人,全是关里人,我问他们:‘小伙呀,打仗怕不怕死啊?’,大孙子,你猜他们怎么说?”

  “怎么说的啊?!”

  “哼。”爷爷又了话:“哼,国军的小兵说:‘死?死了就当娘没养!’八路叫我们老乡,来了就帮扫院子,挑水,晚上跟我们睡在一铺炕上。新六军来了,不给扫院子,也不帮挑水,他们叫我大哥,叫你大嫂,看到咱家有猪有,就要买,每次总是多给钱,从来不少给,说老百姓不容易。他们做跟咱们吃法不一样,他们杀不退整个把皮扒下去。晚上,他们不上炕睡,把行李铺在地上睡。他们吃饭的时候,就叫你爷爷我也跟他们一起吃,爷爷我倒是愿意和国军说话的,人家国军是正牌军,而八路,是造反的。可是,爷爷我不会喝酒,喝一口脸就通红通红的,后来,国军喝酒,我就喝茶,嘿嘿。”

  “是啊。”叹息道:“大孙子,说起国军,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一天,你爷爷正跟国军在外屋吃饭,你爸爸和你三叔溜进他们的屋子里,看到炕上放着一杆,你爸爸和你三叔就摆起来,你三叔骑到了杆子上,你爸爸不知怎么搞的把给勾响啦,就听‘叭’的一声屋子里的人全都跑了过去,进屋一瞧,我的天,屋子里净是烟,你三叔还呆呆的坐在杆上,你爸爸吓哭了。

  当官的楞了半天也没说出一话来,不一会,从各个地方来了不少当官的和当兵的,都打听出了什么事。军官说‘没什么事,走火啦!’。过后,他跟我说‘大嫂哇,看得出来你是个善心人,你的孩子才有这个福气,我也是借了你的光,你要知道啊,如果你孩子有个三长二短,长官就得把我毙了。’““国军。”看得出来,爷爷和,对国军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尤其是爷爷:“大孙子,国军队伍里有一个小孩子,也就十四五岁吧,是营长的勤务兵。说是伺候营长的,我看啊,倒是营长伺候他。那孩子兵爱炕,每天早上起来,营长都要给他洗的被单。

  那一年,你出外做买卖时,总是背着一个钱搭子,那个小兵崽子,就相中了你的钱搭,非得要买,最后,到底让他给熊去了。他背着钱搭,也要跟你去城里做买卖,他说,从云南跑到关外,还一次也没去过城里呢,他非常想看看,关外的城里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云南的城里好玩。

  那时,城里是八路的,你说‘小孩,你要去,到了城里,我就告诉八路,你是新六军’,他知道你是在逗他玩:‘那行啊,大娘,八路准能给你奖励。’,嘿嘿,他真的就跟着你去了趟城里。”

  “。”我问道:“,你没把他交给八路啊?”

  “哎呀。”认真地答道:“可不想干这损事,国军和八路打,谁愿意赢谁就赢,跟咱老百姓,有什么关系,无论谁来了,到咱家里,都是客,咱都热情地招待。大孙子,这小兵崽子还有热闹事呐!”

  “啥热闹事呐!”

  “大孙子,爷爷告诉你,有一天啊,半夜的时候,外面不知哪里有响动,当兵的全都出去警戒,那个小崽子睡得很死,再说,他也不能打仗,大家伙就谁也没有叫醒他。等他自己醒过来,看到屋子里一个当兵的也没有啦,就问爷爷:大伯,营长呐,部队呐,他们都跑哪去了。爷爷就故意吓唬他:‘刚才八路来啦,他们都跑了’小兵崽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你在旁边说道:“哎呀,你吓唬他干啥,看把他吓得,’你就告诉他:‘你们营长带着兵都在外面呢。’他穿上衣服跑出去一看,确实都在院子里,个个端站着,这回,心里有底了,进了屋,往地铺上一倒,又呼呼地睡上了。”

  “。”我追问道:“八路来了么?”

  “来了。”盛了一碗热汤,继续说道:“那天啊,真的就打了起来,从中午一直打到半夜。八路军往堡子里打,新六军怕伤了老百姓,当官的下令不许还击,全都拎着往堡子外面拼命地跑,边跑边冲着八路军喊:你过来,有种的你过来。八路军就在后面撵,出了堡子,八路军全都让他们给打死啦,新六军的兵骂八路军太不像话,为什么要在堡子里打仗,去伤无关的老百姓。

  解放后,镇政府在那个地方,给那些被国军打死的八路军,立了块碑,还圈起一个大院套,修得像个庙,就是三台子那,坐通勤火车就能看到。

  那场仗,新六军也死了不少人,当官的张罗着买棺材埋他们,国军真是有钱啊,净买好棺材,那木头才厚实呐。有受重伤的看看不行了,就放在院子里等着慢慢死去,轻伤的放在屋子里。

  伤兵痛得叫爹喊娘的,听了真让人难受,谁家没有儿女,要是看到自己的儿女打成这个样子,谁能受得了。

  有的伤兵喊着向我要水喝,可是,当官的不让我给他喝,说受伤喝水立马就完蛋。伤兵渴呀,渴急了就指着我骂:‘你妈的,老百姓呀,我们在前线给你们卖命,你们连口水都不给喝,太没良心啦。’唉,没吵吵多长时间,他就死啦。”

  “那,他们最后怎么没打过八路军呢?”我希望能给我解答这个问题。

  “那谁知道,可能就是该着呗,老天爷安排的,什么都得是命!”这就是给我的答复,最信命,有个什么大事情的,必须找瞎子掐算掐算。

  “那,他们后来哪去啦?”我继续问道。

  “走啦,谁知道哪去啦!有的让八路逮住了,双手背在后面绑着。八路把他们关在咱家里,派兵看着,他们渴了,八路就叫我给他们送碗水送过去,我一进屋,看到他们这可怜相,就悄悄地问他们:‘你们这是怎么搞啊,有那么好的家伙什,咋还没打过土八路呐?’

  那些被绑着的军官,听我这么一说,脸羞得通红通红的:‘唉,大嫂子,什么也别说啦,全完啦,全完啦。’有一个还呜呜地哭起来,还有的军官问我,向我打听他们的太太哪去啦,我说:‘我也不知道哪去啦,谁敢问哪,我就看见她们都被装上一辆大卡车,拉走啦!’一个胖的军官说:“完喽,共产都得把她们送到抚顺配给挖煤的,挖煤的没人给媳妇,八路为了让他们多挖煤,就奖励他们女人做媳妇。’”

  “真的么?”我瞪着眼睛问道,摇摇头:“不知道,也不清楚,大家伙都这么轰轰,我看八路不能干这事吧!管咋的,都是正经军头哇!”

  “妈。”始终默默听和爷爷讲述的三叔言道:“可是,解放后,窑子娘们可真的送到抚顺,分配给挖煤的啦。”

  “唉,那天早晨,把国军军官拉走以后。”提及国军的惨败,爷爷很是懊丧:“国军败了,八路就开过来了,那人,我的天啊,真是大鼻子他爹…老鼻子啦!在咱们家门前这条马路上,整整一天也没过完,你说说,这是哪来的那么多人啊,我真不明白,活了半辈子啦,第一次看到这么长的队伍,没头没尾啊,一个个连跑带颠的,有的跑得连气都要不上来了。

  有个当兵的,口渴了,就进屋向我要水喝,我就向他打听,问他是从哪来的,他告诉我:从锦州那过来的,他端起一舀子凉水咕噜咕噜就往肚子里灌。我一看,这怎么行啊,跑得这么急,再喝大凉水,能受得了吗。我和你就抱来柴禾烧了一大锅开水,谁进来就给谁喝。那天,我和你整整烧了三缸水。

  还有一个小兵拿着一块布求你给他补袜子,他告诉我,这块布是在锦州大街上拣的。‘老乡,你可没看着哇,那大街上扔得什么东西都有,商店里早没人啦,好东西就在那摆着,没人管。可是,上级命令我们什么也不许拿,不许往下哈,谁哈拣东西就地决,这块布是我从一家窗台上拣的,不用哈啊!’”

  “,国军和八路,哪个好啊?”我继续郑重地问道,在我所阅读过的文艺作品中,以及观看过的电影里,对国军贬损到了极致,而八军则抬高到了神话般的位置,我希望从爷爷和的口中,给国军和八路重新定位:“爷爷,国军和八路,谁好啊?”

  “这,怎么说呢。”着实有些为难,她摊了摊手:“八路,你爷爷就是看不上他们,说他们没正形,穿的衣裳你分不出当官的还是当兵的,当官的不像当官的,当兵的不像当兵的。你看看现在吧,嗯?什么也不让你干!大伙都得守在生产队里,一天到晚净干没用的,让你种大葱就不能栽萝卜。还把城里的念书人到农村来种地,他们会干啥呀?只能帮倒忙。土豆子没有到时候就全扒出来啦,结果都烂了,纯粹是一群败家仔。”

  “哼。”爷爷冷冷地哼了一声:“我就是看不上八路,怎么的,没正形,八路一来,就分地主的东西,还分他们的地。大孙子啊,地主也不容易,人家那可是几辈子攒下来的啊,说分就给分啦!

  八路一来,咱们柳壕那些不务正业的二子,最愿意往八路跟前凑合,向八路汇报谁家有多少多少钱,有多少多少地,完了,八路就奖励他们点什么。八路分不出好坏人,竟让这些人当起头头来,那还能好。这伙人一攉拢,就把一家油坊给分啦,那哪是分呢!就是抢,谁家人多,有本事,就能抢得多点,豆油淌得地都是,你和你爸爸也去了,可是,抢不上槽啊,就搬回几块豆饼。好好的油坊,抢起来比刮风都快,一股脑的功夫,什么都抢没了。油坊老板给大伙下跪,谁有空理他呀,气得直垛脚,半夜找绳上吊了。”

  “好喽,好喽。”开始拣桌子:“老头子,别掰胡了,赶快收拾、收拾,早点休息吧,明早,我还得起早赶头班车,去城里卖鸡蛋呐!”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4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