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8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18章
  “唉,这个三冤家!”背着我,一边走一边嘀咕道:“这个三冤家啊,这趟出去,一走,就是半个多月,眼瞅着天气一天比一天地凉下来了,可是,他还是不回来,也不知道现在哪里,唉,有一个孩子,就得一份心啊!”

  “。”我依靠在的脊背上,问道:“,今天,咱们去谁家串门啊?”

  “今天,不是去串门!”认真地说道:“算个命去。”

  “又算命啊,,我好烦那个瞎子啊!”

  “哎哟,到了。”一转身,又将我背进算命瞎子那异味充溢的屋子里:“先生,近来可好哟!”

  “哦。”瞎子正无所事事地摆着一对亮晶晶的大铁球,听到的话,非常客气地抬起脑袋,我再度看到那双没有眼珠的白眼眶:“哦,哦,你好,老张太太!”

  “先生。”将我放到土炕上,呼呼息着说道:“唉,又来麻烦你啦,我三儿子,出去半个多月了,可是,连个音信也没有,也不知道现在什么地方,是死是活!”

  “别着心,别上火,老张太太,把你三儿子的生日时辰告诉我,我给你掐算掐算!”

  报过三叔的生日时辰,瞎子将铁球放到身旁的破毡帽里,然后,一本正经地扳起了手指头,嘴巴不停地嘟哝着我一个字也听不懂的外星话:“哦,哦…”

  “先生,怎么样。”焦燥不安地问道:“我这个三冤家,不会有什么事吧?”

  “没,没。”瞎子像模像样地摇摇头:“没什么大事。”

  “哦。”长吁了一口气:“这就好。”

  “不过。”瞎子抬起了脑袋:“他有点小麻烦。”

  “啊。”再度焦虑起来:“先生,他,有什么小麻烦啊?”

  “事不大,买卖上的事。”

  “那,他,现在哪呢?”

  “嗯,这个。”瞎子思忖一番,然后说道:“在四框里!”

  “四框?”茫然地问道:“什么是四框啊?”

  “嗨。”瞎子咧嘴笑道:“老张太太,这个还不明白,四框是什么,房子呗,不过,这是监狱的房子!”

  “啊…”闻言,顿时目瞪口呆:“这个三冤家,这个生疔玩意,这又惹了什么祸,咋又进监狱了?”

  “别着急。”瞎子真诚地安慰道:“事不大,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的!”

  “唉。”无奈地叹息一声,无打采地背起我,愁苦着脸与瞎子草草道了别。

  听到的讲述,一家人全都陷入了苦闷之中,一连数的家中笼罩着一层无形的云,三婶抱着吃的婴孩,终以泪洗面。

  “三叔。”一个冷风嗖嗖的阴天,我正在院子里与老姑玩耍,突然看到三叔破衣烂衫地走进院子里,我兴冲冲地嚷嚷起来:“三叔,三叔,,三叔回来了!”

  “哎呀。”听到我的喊叫声,一家人全部拥出房门,即惊喜又苦涩地将三叔进屋子里,抹着伤心的泪水问三叔道:“三冤家,这趟又栽了吧!”

  “嗨。”三叔则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妈…没事的,我倒腾点铜,给翻出来了,拘了十五天!”

  “唉,三冤家,你还没吃饭吧,芳子,赶快烧火!”

  “啊…”望着眼前热的玉米锅贴,刚刚洗漱完的三叔眼前一亮,他抓起一块玉米饼,深有感触地嘀咕道:“这半个月,没吃上一顿饭,我的眼睛都快饿绿了!”

  三叔咔哧咬掉半块玉米饼,然后,一边咀嚼着,一边掐了掐我的小脸蛋:“大侄啊,这拘留所,真不是他妈人呆的地方啊,好几十个人,挤在一间大房子里,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又脏又臭,天天喝咸菜汤,一顿饭只给一个窝窝头,唉,这能他妈的吃吗。有一天,号子里死一个犯人,管事的嚷嚷道:谁把这个死人抬出去,吃饭的时候,就多分给他一个窝窝头!豁,大家一听,都举起了手,争着抢着,要去抬死人,嘿嘿,平时,谁干这个啊,都是饿的啊,为了多吃一个窝窝头,让干什么都行!”

  “三叔。”我冲着三叔央求道:“吃完饭,你给我讲西游记吧!”

  “嗬嗬。”三叔笑道:“西游记,还西游记呐,三叔这趟冒险,比西游记还要热闹呐,等三叔吃了,慢慢讲给你听!”

  “爹!”老姑指着窗外,对爷爷说道:“你看,谁回来了?”

  “哦。”爷爷扒着窗户一看,自言自语道:“小二,小二怎么又跑回来了?”

  “嘿。”惊叹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的儿子怎么一个接着一个地往回跑哇!”

  “爹。”一个身材细高,体质枯瘦的男人,愁眉苦脸地走进屋子里,在他的身后,尾随着一个抱着婴孩、身材非常矮小、肤黑沉的女人,一进门,高个男人冲着爷爷恭恭敬敬地问候道:“爹,你的身材好啊?”

  “哼。”爷爷用鼻孔哼哼道:“还行,我还没死,小二,你不好好地工作,这么老远的,总往回跑啥个啊?”

  “爹。”瘦高男人突然双腿一软,咕咚一声,跪在炕前:“爹,我不想干了,我实在受不了啦,我的胃病又犯了!”

  “他是谁啊?”我悄悄地问老姑道,老姑将小嘴俯在我的耳朵上:“我二哥,也就是你二叔!”

  “那个抱小孩的女人呐?”

  “我二嫂啊,你应该叫二婶!”

  “你,你。”爷爷毫不客气地教训起跪在地上的二叔:“你,你,你还能干什么,受不了啦,那,别人是怎么受的啊?嗯。”

  “老头子。”言道:“二冤家自小就有胃病,吃不了米饭,只能吃馒头,那个穷地方,听说没有馒头,全是米饭,二冤家的确受不了哇,不干,就不干吧,如果总是这样忍下去,没准得病死在那个穷地方!”

  “唉。”爷爷仰面叹息道:“没有一个给我省心的,这不,这个三小子,好好的工作也不干了,整天的到处跑,隔三差五地就被扔进拘留所里,享几天清福。唉,二小子,好好的工作,你不干,那,以后,你靠什么活啊,啊?你已经有家人,你不工作,老婆孩子靠谁养啊!”

  “爹。”二叔坚定地说道:“我去生产队干活,反正,说死,我也不回那个鬼地方去了!”

  “老姑。”我继续问老姑道:“二叔在什么地方工作啊?”

  “水城。”老姑认真地答道:“以前,我二哥在钢铁厂工作,后来,不知为什么,当兵去了,复员后,工厂搬走了,听说是搬到了水城,工人也搬了过去,我二哥就是其中一个,也跟着工厂去了水城。啊,水城,好远好远啊,听二哥说,得坐三天三宿的火车呐。大侄。”老姑指着二婶继续说道:“你看看,你二婶,长得好玩不好玩啊?”

  “不好玩。”我回答道:“好丑啊,长得太矮了,干瘦干瘦的!跟老姑比,可差得远了!”

  “嘻嘻。”听到我的评价,老姑顿时喜形于:“大侄,老姑好看么?”

  “好看。”我非常卖力地讨好道:“好看,好看,老姑长得特好看!”

  “嘻嘻。”老姑得意忘形地亲了我一口:“大侄,你知道么,你二婶不是咱们这个地方的人!”

  “那,她是哪的人啊?”

  “水城,并且,不是汉族!”

  “什么族的?”

  “苗族,刚娶二嫂的时候,我们都叫她苗子,她一听,就生气了,结果,我爹不让大伙这么叫,我们就谁也不敢再叫她苗子了!”

  “快点起来吧。”心痛地拽扯着二叔:“二冤家,快点起来吧,你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是那意思,已经同意你不再回那个穷地方工作去啦!快点起来,跟三冤家一起吃饭去!还有,二媳妇,快点上炕啊,把孩子松开,哦哟,看把孩子捂的,都上不来气喽!”

  “哎哟。”噙着眼泪水的二叔突然看到了我:“这,不是陆陆么,大侄子,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

  “嗨。”打断二叔的话:“他不叫陆陆了,那个名字不好,让我给改了,以后,他叫小力!”

  “啊…小力,好,好。”二叔伸出细长的大手,轻轻地按在我的小手上:“啊…几年没见,我的大侄,已经长这么大了,真是有苗不愁长啊!来。”二哥冲着端坐在土炕上的二婶嚷嚷道:“你过来,认识认识,这是我大哥的儿子,叫陆陆,不,不,已经改名了,叫小力,小力啊!”二叔抬起下巴,冲着正解衣哺婴孩的二婶说道:“她是你二婶,苗族!”

  “嘻…”娇小的苗族二婶冲我和和气气地点了点头,我怔怔地望着她,一对小眼死死地盯在她那平展的部,好的我,非常想欣赏一番这位苗族二婶的子,看看苗族女人的子到底是何种尊容。让我遣憾的是,在我目光长久的注视之下,苗族二婶有些难为情起来,她悄悄地低下头去,迟迟不肯解开衣襟。

  “唉,他妈的。”二叔与三叔闲聊起来,二叔一边咀着玉米饼,一边喋喋不休地给三叔讲述着那个令他非常讨厌的地方。

  “唉,那个穷地方啊!真是天无三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啊,放眼望去,到处是山,低头看是山,抬头看还是山,山连着山,没有头也没有尾,汽车在山里绕过来再绕过去,绕了几个小时,你再往下一看,好么,几个小时,才绕到半山,然后还得往山下绕,绕啊,绕啊,不很远的地方,一绕就是一整天。

  山坡上有一小块一小块巴掌那么大的平地,这在咱们东北,根本没人看得上眼,都懒得去撒种子。可是,在当地,这就是耕地啦,上面稀稀拉拉地种着苞米,东倒西歪,高矮不齐。收获的时候,必须得爬上山坡把成的苞米摘下放到身后的背篓里,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把苞米背到公路边,再装上板车用人拉回家里去。

  当地人住的房子就别提有多惨啦,登上竹梯子,东摇西晃,乎扇乎扇的像是马上就要倒塌,我可真怕掉下去啊。站在屋里抬头能看到星星。窗户没有玻璃全都钉着竹条,像是监狱,屋子里乎乎的,到处是一股股霉烂味。夏天走进厕所,大白蛆爬得地都是,白乎乎一片,恶心死人啦。

  那个地方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长得那么地黑、那么地瘦,你再看看咱东北的大姑娘,多漂亮,白里透红,细皮的。那个地方苗族人多,穿得古里古气的,自己还觉得美呢!他们男的和女的对山歌,对上了就到一起睡觉,完事各自回家。第二年还来到老地方相见,如果女的没有抱来孩子,男的就不承认这女的是他的媳妇,他又与别的姑娘对山歌去啦。…”

  “二叔。”我突然问道:“你跟二婶对山歌了么?”

  “去,去,去,这小子!”

  “哈…哈…哈…”

  屋子的人,顿然轰堂大笑起来,我的苗族二婶绯红着脸,再度低垂下头去。

  “大侄。”夜晚,我与老姑同被而眠,我正心满意足地摆着老姑的小便,老姑挪动一下身体,舒展一下细腿,以方便我的抠,老姑轻声地哼哼一阵,突然,她转过脸来,悄悄对我说道:“大侄,你敢不敢喊你二婶叫苗子?”

  “敢。”听到老姑带着怂恿的话语,我打赌似地答道:“敢。”

  “那,你到是喊啊,嘻嘻。”

  “苗子…苗子…”我放开老姑的小便,将头探出被角,冲着二叔与二婶睡觉的外间屋,纵声嚷嚷起来:“苗子…给我舀碗水喝!”

  “这小子,嘿嘿。”土炕尽头的爷爷教训道:“大孙子,不许胡闹,怎么能这样叫二婶呐,太没礼貌了!”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8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