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9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19章
  哗啦一声,黑暗之中,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我循声望去,身材矮小的二婶,穿着薄薄的衬衣和衬,手里拎着盛清水的木瓣,笑地向我走来,我感到极难为情,嗖地溜进被窝里,脑袋瓜咕咚一下,撞到老姑白的细腿上。

  “大侄。”二婶站在炕沿,着生硬的普通话:“喝水啊!”

  “哦,谢谢,谢谢二婶!”听到二婶真诚的话语,我不得不钻出被窝,红着脸,接过淋淋的木瓣,咕咚咽了一口,然后,将木瓣推回二婶的手中:“喝完了,不喝了。”

  “喝好喽,那,睡觉吧!”

  二婶款款走出屋子,黑暗之中,老姑冲我顽皮地嘿嘿笑着,我扭过头去,一把拽住老姑的腿,不怀好意地掐拧一下:“都怨你,都怨你!”

  “哎哟,大侄,轻点掐哦,好痛啊。”

  “你们两个别闹喽。”嘀咕道:“睡觉吧,快点睡觉吧!”

  “…”

  二叔和三叔相继回来,爷爷的家里顿时热闹起来,每天吃饭的时候,二叔和三叔便海阔天空地谈古论今,可是,所谈的论调却是格格不入,我发现这样一个可笑的情况,二叔阅读的书与三叔所阅读的书截然不同。

  二叔喜欢阅读名人们的回忆录,而三叔则热衷于古代演义类的书籍,诸如三国、水浒、三言二拍等等,如此一来,两人对历史的看法,便产生了鲜明的矛盾。三叔非常可笑地以演义为正史,而二叔却不屑地反驳他,两人时常争得口沫横飞,面红耳赤,最后,不而散。

  “哼哼。”望着二叔和三叔再次争吵起来,老叔冷笑道:“这两个伟大的历史学家啊,各讲各的理,谁也不服谁,谁也说不过谁!”

  二叔和三叔所谈论的事情,老叔一点也不感兴趣,他从来不参与二叔和三叔的争执。老叔只阅读一本书:《十万个为什么》,并且,每读完一段后,便要身体力行地实验一番,老叔有一个令人非常骄傲的小木箱,里面装了小锤子、小镊子、小剪刀、小电池、电线等等什物。

  “你老叔什么玩意都想摆。”爷爷对我说道:“家里的东西,没有他不敢动弹的。”爷爷指着桌上那台早已哑巴的收音机说道:“这台收音机,是土改的时候,分到的,你老叔看完书,就摆起来,结果,摆坏了,再也不出声了,他也不再摆了!”

  “妈…爹…二哥、三哥、老哥。”正在院子里干活的老姑兴冲冲地跑进屋来:“妈…我哥和我嫂子,还有冬冬,都回来了!”

  “啊…”众人一听,呼地站起身来,纷纷寻找自己的鞋子,而两位伟大的历史学家:二叔和三叔立刻停止了烈的争吵,兴奋不已地跑出屋子:“哥!”

  “妈妈。”我一头扑到妈妈凉气袭人的怀里,妈妈则激动不已地抚摸着我的小脑袋瓜,突然,她蹲下身来,凉冰冰的面庞紧紧地贴到我的脸蛋上:“大儿子,想没想妈妈啊?”

  “想。”我幸福地依在妈妈的怀里:“妈妈,我好想你!”

  “哦哟。”妈妈重重地亲了我一下,然后,美滋滋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鞭炮:“大儿子,你看,这是什么?”

  “鞭炮,妈妈,太好了,快给我!”

  “大儿子,妈妈知道你最喜欢放鞭炮,一下火车,妈妈就给你买了一包,呶。”

  “谢谢妈妈。”我接过鞭炮,啪地亲了妈妈一口,然后,嗖地飞到屋外。

  “爹。”爸爸紧紧地握着爷爷的枯手:“爹,你又犯病了!爹,你瘦多了!”

  “唉。”爷爷有气无力地唉息道:“大小子,你爹活不了几天喽,这个年能不能过去,都是个问题啊!”

  “爹,别说那些伤心话,爹,你看!”爸爸拉开沉重的旅行袋,掏出一块硬梆梆的东西,爸爸轻轻地剥开牛皮纸:“爹,你看,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牛,是单位分的,我特意给你带回来了!”

  “唉,大小子,你爹现在什么也吃不下去喽!”

  “爹。”放下牛,爸爸继续掏着旅行袋:“爹,这是白糖,这是茶叶,还有,这是罐头,这。”

  “嗨。”爷爷皱着眉头摆了摆手:“大小子,都拿一边去吧,你爹现在什么也吃不了喽!”

  “叭…”我点燃一枚鞭炮,嗖地抛向毫无防备的大黄狗,汪…大黄狗惊赅地狂吠一声,头也不回地逃出院子,我正追赶,大黑猪哼哼叽叽地面走来,望着他那可笑的憨态,我突然想张嘎的故事,于是,我走到大黑猪的身后,轻轻地拽住它那短小的尾巴。

  哽…大黑猪不耐烦地扭了扭又肥又圆的大股,同时,加快了步伐,企图摆开我的纠,我哪里肯依,手脚并用,将大黑猪赶到墙角处,然后,我蹲下身来,非常友好地抓挠起大黑猪的黑来。

  哽…大黑猪渐渐地感觉到被人抓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它不再躲避我,默默地站立着,享受着我的抓挠,我手掌移动到它的腹下,更加卖力地抓挠起来。

  咕咚…大黑猪索翻身倒地,腹部高高隆起,任由我肆意抓挠,同时,非常幸福地哼哼着:哽…哽…哽…我一边继续给大黑猪抓,一边偷偷地将鞭炮绑系在大黑猪的尾巴上,大黑猪毫无察觉,闭着眼睛不停地哼哼着,我暗暗发笑,哧啦一声,悄悄地划燃了火柴杆。

  叭…叭…叭…叭…

  成串的鞭炮,在大黑猪的股后面,叭…叭…地爆响起来,串起浓浓烟雾,大黑猪被这爆豆般的炸裂声搞得晕头转向,呼地站起身来,不分东西,也不辨南北,拖着噼叭作响的鞭炮,院子横冲直撞。

  “哈,哈,哈。”

  “这小子!”

  “这个淘气包,都淘出花花来啦!”

  “…”

  “嗯。”望着惊慌失措地狂奔跑的大黑猪,爸爸叉着双手,对几位叔叔说道:“这家伙可真肥啊,我看它也长到时候啦,该杀了,嘿嘿,今年的节,可有吃喽!明天,把杀猪匠卢清海找来,让他帮咱们把猪杀喽!”

  “不行。”老叔摇摇头:“哥,上面有了新规定,无论是生产队的猪,还是社员家里的猪,都得卖给采购站,没有上面的批准,社员是不能擅自杀猪的,否则,严厉处罚!”

  “哼。”三叔骂骂咧咧地说道:“净他妈的扯蛋,社员好不容易养肥的猪,卖给采购站,给的那几个钱,还不够成本呐,上面真是想着法子欺侮咱老百姓啊!”

  “嗯。”二叔嘀咕道:“现在是困难时期,一切紧俏商品,都是国家统购统销的,猪更缺,当然得由国家统一收购喽!”

  “哼。”爸爸坚持道:“绝对不能卖给采购站,咱爹养的这头猪,我可知道,都是他天天打猪草,一点一点喂起来的,上面不让杀,咱们就偷偷地杀,老三,你去找卢清海!”

  “哥。”三叔去了一会,又转回院子里,对爸爸说道:“卢清海他不敢来,怕被处分!”

  “哼。”爸爸闻言,大手一挥:“他不敢杀,那,咱们自己杀!”

  “大小子。”看到爸爸领着几个弟弟,屋里屋外,又是磨刀、又是洗盆、又是找绳地忙碌着,躺在土炕上的爷爷告诫道:“大小子,官家不让杀,你就别杀了,免得惹出子来啊!”

  “爹,没事。”爸爸一边磨刀一边说道:“你放心吧,我们已经研究好了,后半夜的时候,才动手呐!”

  “可是。”爷爷不安地嘀咕道:“半夜的时候,大家都睡觉了,外面很静很静的,你们杀猪,猪一叫唤,不得让别人听到?人家不得举报咱?”

  “爹。”爸爸答道:“我们不在外面杀,我们把猪赶到屋子里,然后,趁它不注意,狠狠地给它一镐把,把它打昏,不等他叫唤,就给它一刀。”

  “哦,杀猪喽,杀猪喽!”听到爸爸的话,我乐得直啪小手:“杀猪喽,杀猪喽…”

  可是,爸爸和叔叔们必须等到人们都睡的后半夜,才敢动手杀猪,我与妈妈亲热地相拥在被窝里,我反复地叮嘱着妈妈:“妈妈,如果我睡着了,杀猪的时候,你可一定要喊醒我哦!”

  “好的。”妈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蛋,我将手伸进妈妈的脯,地拽住那对久违的酥

  “嘻嘻,喂。”我握着妈妈的酥,美滋滋地冲老姑笑道:“老姑,你看,妈妈的咂咂多大啊!”

  “哼。”老姑非常让我失望地转过身去,她轻轻地哼哼一声,然后,用被角将脑袋紧紧地包裹住。

  唉,老姑又生我的气啦!自从妈妈走进屋子里,我便无比幸福地与妈妈厮守在一起,因过度兴奋,我完全忘记了老姑的存在,我冷落了老姑,这不,老姑正跟我沤气呐。

  说句良心话,老姑很喜欢,很爱我,同时,这种喜欢,这种爱,是非常排他的,甚至是不允许别的女人来分享的。为了我,老姑与小蒿子扯破了脸皮,她指着小蒿子的面庞,丝毫不念及自己的长辈身份:“哼,小,以后,你别来我家玩!”

  “咦…咦…”小蒿子可怜巴巴地哭涕起来,虎着脸冲老姑吼道:“菊子,你瞅你,哪像个老姨的样子啊!”

  “老姑。”我一只手握着妈妈的酥,另一只手悄悄地探进老姑的被窝:“老姑,老姑,老姑好,老姑好!”

  “去,去,好烦!”老姑扭动着娇巧的身体,拼命地抵挡着我的抓挠,我心有不甘,正钻进老姑的被窝里,好好地安慰一番醋气大发的老姑,妈妈却死死地搂住我:“大儿子,别动,半年多没有见到妈妈啦,来,让妈妈好希罕希罕你!”

  说完,妈妈捧住我的脸蛋,不容分说地亲吻起来,那臊热的,混杂着淡淡香脂味的口,成片成片地漫浸在我的两腮上,同时,从妈妈的喉咙里,传来一阵阵咕噜咕噜的响声,似乎在咽些什么,我悄悄地睁开眼睛,发现妈妈在不停地咽着自己那滚滚的口

  我特别注意到,每当妈妈张开小嘴,狂热地亲吻一下我的面庞,便会从嘴角处,涌出一丝丝粘稠的口,并且,妈妈的面颊异常燥红,热辣辣的珠贪婪地啃咬着我的面庞,那份投入,那份幸福,仿佛在咀嚼着一块块鲜的细

  “好甜啊。”妈妈自言自语道:“小孩的皮,不但细,还很甜、很甜的,哇,好的小脸蛋哦,妈妈怎么总也希罕不够呐,啊,大儿子,妈妈真恨不得一口把你进肚子里!”

  望着妈妈那痴的神态,我一边享受着妈妈幸福的爱抚,一边思索着妈妈对姐姐的冷淡。姐姐一个人,孤零零地蜷缩在炕梢。除了爷爷和,叔叔和姑姑们很少有过对姐姐真诚的关怀和爱怜,在他们的心目中,姐姐是无足轻重,这不为别的,只因为姐姐是女孩,没有小

  突然,妈妈将手伸进我的间,一把拽住我的小:“哎哟,半年没看到,我宝贝儿子的小又长了,嘻嘻。”

  “嘿嘿,妈妈,你看。”我一脚蹬开棉被,小股往上一,得意洋洋地向妈妈炫耀着又长大一些的小:“你看,你看,我的又长了!”

  “别闹。”妈妈帮我盖住了棉被:“天太冷,小心感冒啊!”

  “哦。”我一头扑进妈妈的酥里,双手搂着妈妈的脊背,在空前的软绵和微热之中,慢慢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9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