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20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20章
  “大黑猪,过来。”我站在院子里,冲着憨愚可爱的大黑猪摆了摆手,嘿嘿,出乎我的意料,如果是在往常,大黑猪一听到我的喊声,一看到我的影子,便会不顾一切地溜之乎也,或是逃之夭夭。而今天,大黑猪却非常意外地向我走来,硕的大鼻子哽叽哽叽地嗅拱着我的腿,无拘无束地与我亲热着。

  我蹲下身去,手掌轻柔地抚摸着大黑猪茸茸、肥实实的脑门,反复地摆着那对摇来晃去的大耳朵。大黑猪抬起头来,乎乎的大鼻子顽皮地拱顶着我的手膊,两个大鼻孔着呛人的气。我顺手掏出一块小饼干,大黑猪眼睛一亮,大嘴一张,一口将进去,一对圆滚滚的大眼睛充感激地望着我,大嘴巴美滋滋地咀嚼着,发出清脆的嘎嘎声。

  “哽…哽…哽…”

  突然,爸爸带领着叔叔们,或是拎着赅人的大镐把,或是掐着硕的大麻绳,或是着寒光闪闪的大尖刀,凶神恶煞地将大黑猪围拢住,爸爸野地踢着大黑猪:“走,快走。”

  “快。”三叔用麻绳着大黑猪:“别磨蹭,快走!”

  “哽…哽…哽…”

  大黑猪似乎预感到厄运即将来临,生命危在瞬息之间,它心有不甘,绝望之下,冲我瞪着可怜巴巴的大眼睛:“哽…哽…哽…”

  从大黑猪那充乞求的目光里,从大黑猪那一声紧似一声的哀鸣中,我突然良心发现,我呼地站起身来,一把拽住三叔:“三叔,别打它了,别杀它了,它太可怜了。”

  “大侄。”三叔不耐烦地推开我:“大人的事,小孩子少凑热闹,一边玩去!”

  “不。”我坚持道:“我要跟大黑猪玩,不要杀了大黑猪,我喜欢大黑猪!”

  “哽…哽…哽…”

  “…”

  任凭我磨破了嘴皮,爸爸和叔叔们丝毫不为所动,更加暴地对待着大黑猪,大黑猪绝望地哀吼着,我猛一抬头,只见硕的大镐把无情地从天而降,直地砸在大黑猪那刚刚被我抚摸过的、茸茸的脑门上,只听咔嚓一声,大黑猪哼哼一下,咕咚一下,栽倒在地。

  “妈…妈…”我惊赅地坐起身来,浑身冒出一滚滚冷汗:“妈…妈…”

  “哎哟,儿子。”妈妈挪了挪身子:“儿子,又睡了!”

  “大黑猪,大黑猪!”

  我抓过衣服,胡乱套到身上,晕头转向地跳下土炕:“大黑猪,大黑猪!”

  我呆呆地站立在屋子中央,从房门的玻璃窗上,映来昏暗的微光,我循着昏光摸到房门处,哗啦一声,推开了房门,哇,老天爷,这是怎么回事。厨间里水雾弥漫,爸爸和叔叔们一身狼籍,吹胡子瞪眼睛地忙碌着,数个身影在雾气中可怕地晃动着,酷似一群魔鬼在跳狂舞。我还没回过神来,一股股腥臭的气味立刻扑面而来,差点没把我窒息倒地。

  “哎哟。”身旁传来亲切的话语:“大孙子,你过来干啥啊,这里又脏又臭,快进屋去!”

  透过滚滚水雾,我看到蹲在灶台旁,两只挂血污的脏手拎着白森森的猪肠子,面前的地下,堆积着一滩臭气薰天的猪粪,我不得不捂住鼻孔。

  水雾渐渐散开来,可怜的大黑猪早已命归黄泉,被叔叔们无情地劈成两块红通通的拌,僵地横陈在肮脏不堪的木板上,血淋淋的猪头随意地抛弃在屋地中央,猪手、猪内脏扔得到处都是。我淌着污血横的地板,走到猪头前,望着血模糊的猪头,我心头一酸,情不自地为大黑猪伤感起来:“唉,大黑猪,你真是太可怜啦,你再也不能跟我玩啦。”

  “哼哼,他妈的。”三叔嘟哝道:“这小子,总是他妈的多愁善感,跟个大黑猪,也能处出感情来,可到是的。”

  “唉,谁说不是呐!”深有同感地说道:“这头大黑猪,我和你爹整整伺候了一年多,冷丁杀了,真还有点不是滋味呐,唉。”说着,说着,竟然滚出滴滴真诚的老泪,她抬起胳膊肘,草草地抹了抹泪水,然后,继续洗涤猪肠子。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开门,开门,快开门!”

  突然,房门梆梆梆地响动起来,大家的心立刻悬到了嗓子眼,彼此间默默无言地对视着,手中的活计全部都停顿下来。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开门,开门,快开门,我们是镇政府的!”

  “完了。”三叔绝望地嘀咕一声:“完了,一定是有人举报,镇政府来人了!”

  “唉。”无奈地拉开门栓,几个神色木然的男人推门而入,脸上的臭活像是刚刚被杀死的那头大黑猪,一动也不动,显出可怕的油脂光。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身着制服的男人指着白森森的猪拌,表情严厉的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爸爸和几个叔叔还有登时哑言,不知如何作答,制服男人语气更加严厉:“你们知不知道政府的精神?私自杀猪是违法行为!”

  “哎呀,哎呀。”病卧在土炕上的爷爷,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他用尽所有的气力,艰难地爬起身来,走到炕下,冲着那几个人哀求着:“哎呀,各位领导,首长,这几个孩子年轻,不懂的政策,是我没有教育好他们。是我的不是,是我的不是,要处理就处理我吧,你们认为应该怎么处理合适,就怎么处理好啦!这事与他们无关,是我让他们干的!”

  “你是四队的会计吧?”一个大块头,一个身着蓝色中山装的、四十多岁的男人问爷爷道:“去年,镇政府开大会时,我见过你!”

  “对对,我是在生活队做了几年会计工作,如今有病,再也不能为、为人民工作啦!”

  “这样吧,既然你多多少少也算是政府里面的人,你看我们这么处理怎么样?”

  “怎么都行,怎么都行!”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掏出一个长条本子,非常潦草地写了几行字,然后,哗啦一声撕下来,递到爷爷的手上:“老爷子,这是收据,后天,拿着这张收据,到采购站取猪钱。”

  “谢谢。”爷爷诚慌诚恐地接过纸条子:“谢谢,谢谢政府的照顾,谢谢的关怀!”

  “老爷子!”制服男人冷冰冰地说道:“我们就不处罚你们啦,我们知道你们家生活困难,儿女很多,你又常年有病,这件事,特殊照顾照顾你们!如果按照上面的政策规定,私下杀猪,猪全部没收,不但分文不给,还得处以经济罚款!”

  “谢谢!谢谢!”爷爷点头如捣蒜。

  “好啦,小李,去找辆马车,赶快把猪拉走!”

  “唉。”被称谓小李的,刚才给爷爷开收据的年轻闻言,不皱起了眉头:“这,大半夜的,上哪车去呢?”

  那几个人嘀嘀咕咕地走出屋子,顶着朦朦的夜幕,去找马车拉猪,三叔抓过爷爷手中的纸条子,他略地瞅了瞅:“哎哟,他妈的,就给这几个钱啊,这,还不够饲料钱呐,真他妈的能熊老百姓啊,可到是的!”

  “哼。”爸爸不甘心自家辛辛苦苦喂大的肥猪,就这么被镇政府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收购!”而去,他重新拎起屠刀,试图从猪拌上割块,爷爷见状,急忙制止:“大小子啊,你就别再给我捅篓子啦!”

  爸爸只好放下屠刀,爷爷疲惫地闭上眼睛,叹息起来。见爷爷走回屋子里,重新爬回到土炕上,爸爸悄悄地拎起杀猪刀,偷偷地在猪脖子的部位割下一块,默默地递到三叔的手里,示意他赶快将猪藏匿起来。

  抱病的爷爷数百天如一地去辽河边打猪草,精心饲养大的肥猪,到头来,仅得到一块不足二市斤的猪含着眼泪用这块仅有的猪给一家老小包了一顿饺子。

  “吃饭吧。”抹了一把伤心的泪水,催促着大家:“快吃饭吧,趁热吃吧!”

  大家无打采地坐到饭桌旁,妈妈拉着我的手也坐到饭桌前,将碗筷推到妈妈的面前,妈妈却极其冷漠地摇了摇头:“不,我不用这个!”说着,妈妈从她的皮包里,掏出两只精致的瓷碗以及两对亮闪闪的筷子:“老张,给我涮一涮!”

  爸爸接过妈妈的碗筷,走到厨间,舀来清水,卖力地洗涤起来,当爸爸将洗好的碗筷送还到妈妈手上时,妈妈又掏出洁白的小手绢,反复地擦拭着,然后,放到我的面前:“儿子,吃饭要讲卫生,不然,会得病的!”

  “哼哼。”二叔向妈妈投去不屑的目光:“我嫂子啥时候学得这么讲究啦,进城了,住楼了,就变成贵人喽!”

  “是啊。”三叔附合道:“咱老农民,大老,什么也不懂,可是,该怎么吃,就怎么吃,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嘘。”老姑悄声嘀咕道:“有啥不了起的啊,不就是在城里多呆几天,想当初,你不也是从俺们这疙瘩出去的么!嘘嘘嘘。”

  对于叔叔们的讥讽和嘲,妈妈则视而不见,若无其事地品尝着香、热滚滚的猪蒸饺,一边咀嚼着,还一边认真地品评着:“这馅太淡了,油放少了!”

  “嘿嘿。”老叔冷笑道:“还嫌少,有油放就算不错喽!”

  吃完饺子,妈妈亲自下厨洗涤自己的碗筷,然后,小心奕奕地回到皮包里,接着,她又拎着换下来的脏衣服,走到灶台前:“哎哟。”望着黑乎乎的大铁锅,妈妈皱起了眉头:“这,尽是油,烧出来的热水,能洗衣服啊!”

  妈妈转过身去,看到一只洗脸盆,她舀一盆清水,放到大黑锅上,然后,便准备点火烧水,可是,妈妈什么也寻找不到,在灶台前漫无目标地转来转去:“嗯,火柴呐?”

  “哦。”闻言,急忙走过来,掏出一盒火柴:“你要取灯哟,在这呐!”

  “嘿嘿。”听到的话,我顿时笑出了声:“取灯,取灯,,火柴为什么叫取灯啊?”

  “哦。”心不在焉地答道:“不知道,俺们这疙瘩,都这么叫。”看到妈妈笨手笨脚地划擦着火柴,接了过去:“来吧,我给你烧水吧。”

  望着叠放在铁锅上的水盆,嘀咕道:“这,哪有这么烧水的啊,这,得多少柴禾啊!”一边嘀咕着,一边拽过大锅盖准备扣在铁锅上,妈妈急忙阻拦道:“别,别,别扣啊!这锅盖上尽是油,烧水的时候,都得到清水里,别,别扣。”

  “唉。”听到妈妈的话,叹息一声,极不情愿地往灶膛里充着珍贵的柴草,我非常清楚,这些柴草,是和老叔拎着铁镐,顶风冒雪,在茫茫的荒原上,一镐一镐地刨开冰硬的垄沟,取出里面的玉米茎,再摔打掉上面的附土,晒干之后,用于烧水、煮饭、取暖。平里,用柴禾很是节俭,每顿饭烧掉多少玉米茎,都要仔细地盘算一番,而今天,我敢打赌,妈妈洗涤一件衣服便能轻而一举地耗费掉一家人,一天所需的柴禾。

  放在铁锅上面的水盆终于冒出滚滚热气,妈妈心满意足地将其舀空,然后,又续上凉水,于是,必须继续往灶膛里没完没了填柴禾。

  “啪啦!”

  妈妈再次舀空洗脸盆里的热水之后,又续凉水,然后,顺手将自己的脏内扔进刚刚水盆里:“妈…”我第一次听到妈妈这样称呼:“这回,得多加柴禾,一定要把水烧得滚开滚开的,这样,才能消毒、杀菌!”

  “唉。”愁苦着脸,叹息起来:“我活了这么大年纪,真没见过这样的事,在煮饭的锅里,煮衩子,唉…”

  夜晚,妈妈突然想要大便,她推开房门,立刻被刺骨的冷风,吹回到屋子里,她气鼓鼓地推搡着爸爸:“这,这,这么冷的天,我可怎么上厕所啊!”

  “那,你说怎么办啊?”爸爸反问道。

  “哼。”听到爸爸的话,妈妈没有言语,她转过身去,再走出屋子,来到厨间,我听到哗啦一声,过了片刻,妈妈终于满意地走回屋子里,着均匀的、幸福的气息,她再次推了推爸爸:“去,把便盆倒掉!”

  “啊!”听到妈妈的话,爸爸惊讶地望着妈妈:“怎么,你在厨房里大便?”

  “哼。”妈妈不以为然地爬进被窝:“不在厨房,又能在哪,去外面,能把股冻僵喽!”

  “唉,你啊,你啊!”爸爸愁眉苦脸地叹息起来:“你可丢尽人喽!”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20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