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21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21章
  爸爸携带女,大摇大摆地回归故里,我却没有把他装在心上,更是丝毫也不放在眼里的,然而,一家人,则是兴奋异常。原本平静的生活,尤如院子里的干柴垛,被爸爸这棵小火柴稍一触碰,呼哗一下,便熊熊地燃烧起来。

  一看到爸爸,爷爷灰土般的枯黄脸,立刻现出了可贵的笑容;含沧桑的面颊,绽开了幸福的喜悦之;两个伟大的历史学家叔叔,完全放弃了无休无止的、毫无意义的争执,恭恭敬敬地哥长哥短着;而比我大不了几岁的老姑,身前身后的围着爸爸团团转,像女儿般地跟爸爸撒着娇,让我很是厌恶,可是,却不妒忌,因为我一点也不喜欢爸爸;只有老叔,永远都是让人捉摸不透地沉默着。

  这还不算,更让我费解的是,每天,都有许许多多我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更谈不上认识的人,从四面八方纷纷赶来,热情洋溢地看望我的爸爸和妈妈。还有我如何努力也搞不清楚的,这些莫名其妙的三亲六故们,都争先恐后地,但却是非常真诚地邀请爸爸和妈妈前去赴宴。唉,请爸爸赴宴喝酒的人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大家不得不排号等待。

  “啊…”看到爸爸和妈妈今天吃东家,明天喝西家,早晨刚刚吃完,一边腆着可笑的圆肚子,一边皱着眉头嘀咕着,过一会应该去谁家进午餐。听到爸爸终嚷嚷着消化不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二姑结婚以后,二姑父哥们叁个便彻底地分了家,至于孤寡的老爹,按照当地的习俗,由叁个兄弟轮班伺候,每家四个月,一年恰好轮三家,并且美其名曰:“吃联盟会!”想到此,我深有感触地嘀咕道:“啊,爸爸,今天,你该到谁家去吃联盟会呐?”

  “哈哈。”闻言,笑得前仰后合:“这小子,这小子,他是咋想出来的呐,你爸爸天天有人请,这,跟吃聪盟会有什么刮割啊!”

  “嘿嘿。”病重的爷爷爱怜地笑道:“嘿嘿,别看我大孙子岁数小,想法却很多,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发表一番感想!你们说,我能不喜欢我大孙子吗?”

  爸爸每次赴宴,妈妈都要携我同往,每一次赴宴,都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或是快乐的、或是滑稽的、或是尴尬的,但无论是怎样的经历,印象都是深刻的,只有这一点,是完全相同的。

  “哥。”屋子里正嘻嘻哈哈地说笑着,我正思忖着,过一会,爸爸应该去谁家赴宴,又将会有怎样的经历,二姑悄然走了进来:“哥,今天中午,到我家吃饭去吧,我都预备好了!”

  “可是。”爸爸为难地说道:“今天,原定是去你嫂子家,看望我的老岳父啊,听说,他得病了,瘫痪了!”

  “哥。”二姑面哭相:“哥,我知道,你坚决反对我的婚事,如果你不愿意赏脸,俺就不难为你啦!”

  “嗨。”爸爸一听,立刻改变了主意:“芳子,咋能这样说话呐,走,走,哥哥现在就跟你去,走,到你家,喝酒去。”

  “哎。”二姑顿时喜形于,一把拉起我的手:“走,大侄,到二姑家吃饭去,菊子。”二姑冲着老姑点点头:“菊子,一起走哇!”

  二姑结婚时的大房子,分家之时,已经变卖掉,兄弟叁各奔东西,二姑父拿着分得的那点可怜的钞票,买了一栋简陋的小草房,走进寒酸的房舍,二姑苦涩地对我说道:“力啊,二姑家很穷吧!”

  真是一点也没说错,二姑家的确穷得可以,低矮的屋子里空空如也,可是,虽然清贫,却很整洁,可怜的什物摆放得井然有序,纸糊的墙壁和天棚,没有一丝灰土。

  没容我作答,二姑怀信心地继续说道:“力啊,开以后,二姑要拼命地干活,挣钱,二姑向你保证,一年后,我一定要盖上一栋漂亮的房子,大侄,我发誓,要盖就盖好的,并且。”二姑对未来的生活充了希望:“并且,一定要盖灰砖灰瓦的,不然,就不盖!”

  当地的老百姓最推崇灰砖灰瓦的大住宅,认为那便是最豪华、最漂亮的房子。二姑的脸上扬溢着无限的憧憬,细白的玉手得意地笔划着,绘制着宏伟的蓝图:“大侄,这个院子的面积足够大,盖栋大房子完全没有问题,盖好房子后,在院子的前面,栽上两棵大柳树,对,院子里,还要种上樱桃树,大侄,到时候,你就来姑姑家吃樱桃吧!”

  听到二姑的话,我的心里好似当真吃到了红通通的小樱桃,甜滋滋的。

  “二姐很能干。”老姑鼓励道:“二姐一定能盖上灰砖灰瓦的大房子,二姐,要盖双瓦的那种。”

  “快,快,快进屋!”二姑父诚慌诚恐地将爸爸、妈妈、老姑让进屋子里,他双手一挥,嗖地将我举到土炕上:“小力子,上炕玩去吧!”

  贫穷的二姑,却绞尽脑汁,甚至是倾其所有地摆设一桌丰盛的酒席宴,爸爸皱着眉头,埋怨二姑道:“芳子,这,是何苦呐,我又不是别人,随便吃点就行啦!”

  “哎哟,哥,看你说的。”扎着小围裙的二姑父,抹着挂油渍的大手,接茬道:“哥哥的大驾,光临寒舍,俺就怕招待不好哇。”说着,二姑父走到桌前,夹起一枚油乎乎的茧蛹,到我的嘴里:“小力子,来,先尝尝这个,可好吃了,这可是咱们老家的特产哦,你们家那里可没有这玩意啊!”

  “哇…”我一口将茧蛹吐了出来,望着虫子般的家伙,我恶心得差点没吐出来:“这,是啥破玩意啊,能吃吗?”

  “哥。”炒完最后一道菜,二姑父摘下小围裙,坐到爸爸身旁,他端起酒杯,真诚地对爸爸说道:“哥,第一次喝酒,来,先干一杯吧!”

  “好的。”爸爸举起了酒杯,瞅了瞅二姑父,二姑父突然有些不自然,慌忙避开爸爸炯炯的目光:“干,干杯!”

  “干杯!”

  “哎哟。”老姑却没有心思吃饭,她不知从哪里拽过一件没有完的小衣服:“二姐,这,是给谁做的啊?”

  “哼。”二姑一看,秀脸腾地红起来,她一把夺过小衣服,胡乱到炕柜底下,别看老姑年龄不大,知道的事情却比我要多得多,她冲二姑神秘地一笑,夹起一粒花生米,到嘴里,看到二姑的窘态,我扯了扯老姑的衣袖:“老姑,那件小衣服,二姑是给谁做的啊?”

  “嘻嘻。”老姑瞟了一眼二姑,然后,将小嘴附到我的耳朵上:“你二姑有喜了!”

  “什么喜?”我不解地问道。

  “嗨,笨蛋。”老姑拍了拍我的肚子:“大侄,你二姑肚子里有小孩了,那件小衣服,就是给小孩做的,等生出来的时候,好穿啊,哈。”

  啊…听到老姑的话,我转过脸来,呆呆地望着二姑,二姑的面颊更加绯红起来,她低下头去,有意避开我的目光,手中的瓷勺心不在焉地拨拉着汤碗。我又瞅了瞅二姑父,他正讨好般地给爸爸斟酒,眉飞舞地东拉西扯着。

  我的目光不自觉地移到二姑的腹部:二姑的肚子里有小孩了?过不了多久,他(她)便会从二姑的小便里,钻出来!啊,这,太可怕了!二姑的小便有妈妈或者是都木老师那么大吗?如果不是的话,小孩钻出来的时候,会把二姑痛死的。

  我突然想起那天夜里,爸爸妈妈时,妈妈嘀咕的话:陆陆的脑袋好大啊,生他的时候,差点没死我!唉,二姑的小便,到底有多大呐?二姑的小便,是什么样的呐?

  混蛋,混小子,不要脸的家伙,此想法一出,我登时羞臊难当:混蛋,你怎么可以对二姑的小便,胡思想呐?真不要脸,真该死。二姑,是伟大的,是绝对不可以亵渎的,难道,你忘了,你不是把二姑当做圣母吗?

  “大舅!”我正漫无目标地东思西想着,屋外传来大表哥的喊声,我将脸转过来,大表哥已经走进屋里,他恭恭敬敬地走到土炕边,看到正襟端坐在餐桌前的爸爸,低声下气地说道:“大舅,下午,到我家吃饭去吧,我。”

  “哈。”爸爸叹息道:“这,能吃得过来么?”

  盛情难却,傍晚时分,着酒气的爸爸还是被大表哥拽到大姑家,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坐到餐桌前,酒席之上,早已有些烂醉的爸爸借着酒劲,毫不客气地教训起在生产队里说一不二的大表哥:“永威啊,现在,你行了,当上队长了,眼眶就高了,就谁也不认识了!”

  “不,不。”大表哥谦卑地说道:“不,不,大舅,您误会啦,生产队长的工作很不好做,工作中,难免会得罪人的,唉,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哼。”小蒿子在老姑面前依然是趾高气扬,听到大表哥的话,她不无得意地对老姑嘀咕道:“我大哥是队长,是生产队的一把手,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大哥说了算!”

  “哟。”老姑毫不示弱:“他是队长,这不假,可是,在我面前,他永远都是我的外甥,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不信。”老姑突然扯起嗓子,冲着大表哥嚷嚷道:“大外甥!”

  “哎。”听到老姑的喊声,大表哥急忙走了过来:“老姨,什么事?”

  “哼。”老姑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去,给老姨舀碗水来!”

  “好的。”大表哥不敢违抗,立刻走出房间,片刻,端着大木瓢走了进来,老姑自豪地接过木瓢,示威般地瞅着小蒿子,小蒿子小脑袋瓜一扬:“哼,你也就能在大哥面前充大辈呗!”

  “这。”老姑呷了一口凉水,回敬道:“这,是充大辈吗,我,就是他的老姨啊,别说他是个小小的生产队长,他就是县长、市长、省长、国家主席,我,也是他的老姨啊!”

  叭…老姑正在我和小蒿子面前,大摆她长辈的威风,突然,餐桌的另一端,传来清脆的响声,旋即,便是爸爸赅人的怒吼声:“混小子,混球。”老姑、我、小蒿子,均不约而同地转过脸去,只见爸爸怒不可遏地冲着大表哥挥舞着大巴掌,同时,扯着大嗓门谩骂道:“混球,忘恩负义的小兔崽子!”

  “哎哟,老张。”妈妈慌忙按住爸爸的大手掌,大表哥痛苦万状地捂着被红的腮帮子,羞臊无比地低下头去。看到大表哥这副可怜相,我不由得想起自己那可怕的遭遇,我向大表哥投去同情的目光,我比谁都清楚,爸爸的大巴掌,可是非同寻常的,让我刻骨铭心的。

  “这,这。”大姑父和大姑均茫然不知所措,爸爸不再打大表哥,而是指着他的鼻子尖,滔滔不绝地数落着:“永威,好可惜啊,这一家人,你是老大,一家老小,兄弟一大堆,你要没有能耐,也就算了,可是,你,有了点能耐,就对父母、兄弟一点也不管不问,混蛋小子,刚才,你说什么来着:隔辈不管人?豁,亏你说得出来,如果像你所说的那样:隔辈不管人!当初,我姐,我姐父,最困难的时候,养不起你们的时候,我爹,我妈,为了什么要管你们,不是隔辈不管人吗!我爹,我妈,跟你是隔辈人啊,凭什么管你啊?嗯?”

  “那。”大表哥松开手,右脸非常可笑地映出数手指印,他依然不服气,喃喃地嘀咕道:“姥姥,姥爷,是痛我,没少爱护我,可,这也是冲着我爹和我妈啊!”

  “什…么…”听到大表哥的话,爸爸登时气得浑身发抖,他呼地站起身来,像头发疯的大棕熊,一头扑向大表哥。如果不是妈妈及时阻挡住,我敢断言,大表哥将被爸爸那棕熊般的大手掌,无情地撕个粉碎。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21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