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25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25章
  安葬了爷爷,草草过完了节,爸爸和妈妈开始张罗回家,看到爸爸一边整理着行装,一边与道别,看到那伤心的面颊,我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我可不想再回到那个监狱般的家里,过着囚犯似的生活。我要永远生活在家,跟老姑过家家,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老姑,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老姑,尤其是她那娇的小便。

  “小力,快,快点穿衣服。”妈妈皱着眉头,生硬地往我的身上套着外衣:“儿子,听妈妈的话,跟妈妈回家上学去!”

  “不。”我在妈妈的怀里徒劳地挣扎着:“不,不,妈妈,我不回家,我不上学,我要在家,我要跟老姑玩!”

  “唔…唔…”老姑拉着我的手,泪水涟涟,显出一脸的无奈之:“大侄,快回家去吧,好好地学习,哦,听老姑的话!”

  “小力。”匆匆赶来的二姑,将一条崭新的到我的手上:“拿着,这是二姑给你做的新子,留你上学穿的!”二姑依依不舍地抚摸着我的脑袋瓜,我鼻子一酸,成串的泪水滴落到新子上:“我不回家,我不上学,我要跟老姑玩!”

  “玩,玩,就知道玩!”妈妈一边给我系衣扣,一边不耐烦地嘀咕道:“就知道玩,心都玩野啦,等回家,看我好好收拾你!”

  “力啊。”屋子里聚了亲属,纷纷向临行的我赠送一些小礼物,我的苗族二婶送给我一双她亲手制的、极具少数民族特色的布袜子,我呆呆地望着那怪异的图案,泪水很快便模糊了双眼。

  “小力,给。”矮小的三婶将一把硬币进我的上衣口袋:“揣好喽,可别丢了,留着回家买糖吃!”

  “大孙子。”愁苦着脸,哆哆嗦嗦地捧着一条绿色的秋:“你们家那个地方,贼冷贼冷的,上学的时候,把这条秋穿上,省得着凉!”

  看到二姑、婶婶、每人都赠送我一样礼物,或是子,或是袜子,或是钱币,老姑突然放开我的手,抹了一把泪水,头也不回到跑出屋子,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菊子,你干什么去啊?”

  老姑却没有作答,飞也似地消失在院门外,爸爸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催促着又是抹脸,又是描眉的妈妈道:“快别抹啦,时间不早啦,快点走吧,过一会,赶不上火车喽!”

  “大孙子。”爱怜地将我送出院门外,摸着我的脑袋哽咽道:“等学校放假了,还来家,哦。”

  “嗯。”我点点头:“,放假的时候,你可让二姑去接我啊!”

  “好的。”二姑爽快地答应道:“小力,放假后,二姑一定去接你!”

  “嗨。”吴保山扬了扬马鞭子,冲着众人嚷嚷道:“哎呀呀,这是哪跟哪啊,这又不是生离死别,快,快,快上车。”说完,车老板用有力的手臂夹住我,猛一用力,非常轻松地将我举到马车上,我回过头来,冲着众亲人摆了摆手:“,二姑,二婶、三婶,再见!”

  “嗳…”领着众亲人答道:“小力子,再见!”

  “哼。”马车哗楞楞地驶上公路,望着渐渐隐没的众亲属们,妈妈噘着红通通的小嘴嘟哝道:“哼,你们再稀罕小力子,他也是我的儿子,哼,小力子,什么破名字,来串了一趟门,把孩子的名字也给改了!”

  “妈妈。”我解释道:“说,叫这个名字,以后,我就不得病了!”

  “得了吧!”妈妈不屑地撇了撇嘴:“迷信,迷信,你最迷信,有点什么大事小情,就得找瞎子算!没文化就是没文化。”

  “嘿嘿。”听到妈妈的唠叨,吴保山一边挥着马鞭子,一边说道:“我说侄媳妇啊,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那个瞎子,的确了不起啊,掐算得可准喽!”

  “准?准?什么准啊!”妈妈不以为然地回敬道:“准?既然瞎子算得那么准,咋没给自己好好地算算,看看哪天能发财!”

  “嘻嘻,哦…”车老板无言地笑了笑,突然岔开了话题,嚷嚷道:“到喽,到喽,火车站到喽!”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买票!”说完,爸爸跳下马车,径直走向售票处,车老板调转马头,冲我刁顽地咧了咧嘴:“再见,小爷们!”

  说完,车老板马鞭一扬,哼哼叽叽地返回小村子里,我呆呆地站立在候车室的门口,姐姐默默地站在妈妈的身旁,妈妈不停地推搡着我:“进来,别站在门口受清风啊!”

  “我不。”我没好气地嘟哝着:“我不,我愿意!”

  “又不听妈妈话喽,是不是?”

  “走吧。”爸爸掐着两张车票,冲妈妈招招手:“走吧,检票去吧,早点上车,省着挨冻!”

  “小…力…”我在妈妈的推搡之下,极不情愿地走进检票口,我正迈过铁栅栏,突然,身后传来老姑那熟悉的喊叫声:“小力…大侄…”

  “老…姑…”我惊喜万状地扭过头去,只见老姑冲进候车室,手里拎着一件新衣服,我挣脱开妈妈的手掌,不顾一切地奔向老姑:“老…姑…”我和老姑几乎同时张开双臂,在候车室的中央,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们脸贴着脸,怀深情的泪水,汨汨地汇在一起,顺着热辣辣的面颊,滚滚而下,两颗真诚的心,隔着厚厚的棉衣,咚咚咚地狂搏着,好似两团炽热的烈火,熊熊地燃烧着、燃烧着,渐渐地,将我们完全熔化在一起,升腾出坚不可憾的爱恋之情。

  冷冷清清的候车室里,空气仿佛都凝固起来,无论是车站工作人员,还是行匆匆的旅客,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时聚焦到我和老姑的身上,已经走过铁栅栏的爸爸和姐姐,怔怔地扶着凉冰冰的铁栏杆,无言地望着我们,而妈妈,先是茫然不知所措,继尔,冷漠地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小力,快走哇,要开车了!”

  “大侄…”老姑终于放开我,将手中的新衣服到我的手上:“小力,拿着,回家上学穿!”

  “走吧,快走吧!”妈妈拽起我的手,没有理睬老姑,不容分说地走进铁栅栏,老姑抹了一把泪水,冲我摆摆手:“大侄,再见!”

  “老姑。”我一步一回头地望着老姑:“再…见…!”

  “哼。”回到家里,妈妈气呼呼地冲我嘀咕道:“儿子,听妈妈的话,收收心吧,上学去,好好地学习功课,听到没!”

  “妈妈。”我问妈妈道:“今年放假,我还要回家!”

  “啥。”妈妈先是惊讶地瞅了瞅我,过了片刻,秀脸一扬,挑衅似地说道:“不行,以后,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再也不能让你回到那个穷地方,你家里没有好人,再去几次,你就会学坏的!”

  “妈妈。”听到妈妈的话,我气愤到了极点,看来,再想回到家,再想看到我心爱的老姑,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喃喃地嘀咕道:“妈妈,老姑给我买的衣服呐,我要穿老姑给我的新衣服上学去!”

  “哟…”妈妈没有拿出老姑的新衣服,却拽出一件崭新的线衣:“儿子,不穿老姑给你买的那件衣服,你瞅瞅那个样子,太土啦,来,穿这个,这是妈妈给你织的啊,穿上,试一试,看合不合身!”

  “不,不。”我摇了摇头,一把推开妈妈的手臂,妈妈见状,呆呆地拎着衣,面色呼地阴沉下来,她肥手一挥,啪地了我一记大耳光:“混蛋,不知好歹的玩意,你知道么,妈妈给你织这件衣,费了多大的精力,妈妈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没有织成一件衣!为了你,妈妈耐着子,一针一针地织啊、织啊,不知耗了多少个夜晚,眼睛都熬红了,好不容易才织成一件衣,你却不穿,唉,真让妈妈伤心啊!”

  我像木桩似地站立着,任凭妈妈随意摆布,妈妈一边嘀咕着,一边将凝聚着腔心血的衣套在我的身上:“怎么样,合身不?”妈妈喜滋滋望着我,我没有作声,皱着眉头,气鼓鼓地坐到铺上,妈妈蹲下身来,整理一下衣,非常自豪地说道:“啊…我儿子穿上这件衣,更漂亮了,儿子。”妈妈捧住我的脸蛋,啪地吻了一口:“儿子,妈妈的宝贝儿子,先自己玩去吧,妈妈给你做饭吃!”

  说完,妈妈站起身来,扭动着人的大股,哼哼呀呀地走进厨房,我依然木讷地坐在铺上,低垂着脑袋,瞅着身上的衣,不知怎么搞的,我越瞅,越感觉到别扭,浑身上下有一种用语言根本无法形容的不自在,不舒服。套在身上的衣,好似紧紧绷绷的绞索,直勒得我不上气来。

  我拼命地拽扯起衣来,却怎么也不下来,我越拽扯,线衣勒得越紧。我的双手死死地撕扯着衣,心中暗想:这不是衣,这是枷锁,这是妈妈套在我身上的枷锁,妈妈企图用这条枷锁,将我牢牢地系锁在她的身旁,将我与故乡,与,与姑姑们,彻底地割裂开来,从此断绝一切往来。

  不,不,绝不,我绝不能让妈妈将我锁死,我要自由,我要,我要姑姑!

  我累得头大汗,衣仍旧死死地裹在我的身上,并且,越越紧,绝望之下,我嗖地从抽屉里抓起剪刀,毫不犹豫地将线衣从前的中央剪断,咔…咔…咔…我握着锋利的剪刀,气,咬牙切齿地剪割起来。咔…咔…咔…“小力。”妈妈扎着花围裙喜滋滋地从厨房返回屋子里,看到我将衣剪割得支离破碎,可怜巴巴地甩到地板上,她一头猛扑过来,几乎是跪在地板上,双手哆哆嗦嗦地捧起自已的心血之作:“小力,你。”妈妈抬起头来,清秀的眼眶里噙着滴滴泪珠:“儿子,你,你,就这样对待妈妈?”

  “妈…妈…”

  看到妈妈伤心的神态,我突然懊悔起来,觉得自己的确有些过份,不,岂止是有些,我,太过份了,我无情地割裂了妈妈对我特殊的关爱。妈妈一点也没有说错,生懒惰的她,从来没有完成一件织物。记得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与同事们,或是邻居们,嘻嘻哈哈地凑到一起,每人手中都拎着一件尚未完成的织物,一边说笑着,一边穿针走线。可是,用不到半个时辰,妈妈便停下手来,又是手腕,又是捶肥:“哎哟,好累啊!”

  说完,妈妈第一个放下织物:“明天,再织吧!”

  明复明,明何其多,妈妈的织物一挨搁置起来,便全然丢弃脑后,从此以后,再也不肯触动一下,半成品一放就是一年有余。

  “妈妈。”我耷拉着脑袋,非常难堪地挪动到妈妈的身旁:“妈妈,我,错了!”

  “儿子。”妈妈呼地将惨破的衣抛到地板上,跪在地上,一把抱住我,嘤嘤地痛哭起来:“儿子,你,太让妈妈伤心了!”

  “妈妈。”我也扑通一声,跪倒在妈妈身前:“妈妈,我,错了。”

  “唔…唔…唔…”

  妈妈越哭越伤心,我顿然不知所措,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妈妈,妈妈…”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25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