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26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26章
  啪…第二天中午,我正坐在书桌前专心致志地摆着橡皮泥,妈妈推开房门,啪地将一捆线甩到我的面前:“给你,剪吧,再剪吧!”

  “妈妈。”听到妈妈的话,我哧的红了脸,我一把将线推到一旁,呼地站到椅子上,卖好地搂住妈妈的脖子:“妈妈,我亲爱的妈妈!”

  “得啦。”妈妈佯怒的推搡着我:“得啦,别虚头吧脑的啦,少气我几次比什么都强!”

  说完,妈妈掉外衣,坐到铺上,将线可笑地套在肥实的双膝上,哗啦哗啦地绕起来,我握着橡皮泥,嘻皮笑脸地凑到妈妈的身旁。我悄悄地扫视一眼妈妈,发觉她的眼眶依然红肿着,我贴靠到妈妈的身上,轻轻地拽开妈妈的衣襟,妈妈扭过头来瞅了我一眼,没有作声,继续她的线,我越发放肆起来,索解开妈妈的衬衣。

  扑楞一下,妈妈的双昂然袒在我的眼前,我心为之狂放地一震,呆呆地欣赏着妈妈那山峰般的豪以及低垂的长头,妈妈一边线,一边冷冷地嘀咕道:“真没出息,这么老大了,还总是着妈妈的咂咂!”

  “我喜欢。”我毫不掩饰地答道,伸出手去抚摸起来:“妈妈的大咂好漂亮啊!”

  “哼。”妈妈嘟哝道:“回到家了,见到妈妈了,就想起妈妈的大咂咂啦,你不是不想回家了,不是不要妈妈的大咂咂啦!”

  “妈妈。”我顽皮地将橡皮泥粘贴到妈妈的峰上,妈妈的身猛然一抖:“哎哟,小坏蛋,好凉啊,快拿下去!”

  “嘻嘻,好玩。”我将橡皮泥从妈妈的峰上,一路滑下来,按在妈妈的腹上,反复地着,妈妈不皱起了秀眉:“这个小坏蛋,干么呐,祸害妈妈啊!”

  “唔!”我将贴着妈妈体味的橡皮泥放到鼻孔下,深深地呼吸起来:“啊,好香啊,妈妈的皮好香啊!”

  “去。”妈妈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我毫无准备,咚地翻倒在铺上:“小坏蛋,尽跟妈妈瞎胡闹!”

  “嘿嘿。”我翻转一下身体,脑袋无意间凑到妈妈的脚边,望着妈妈雪白的脚掌和可爱的脚趾,我心愈加膨起来,我将橡皮泥拧成小块块,逐块逐块地按在妈妈的脚趾甲上:“哈,这块,是白色的,这块,是绿色的。”

  “小坏蛋,你干么啊,别闹!”妈妈像个孩子似地蹬踢着肥美的小脚掌,将块块橡皮泥甩落到铺上,我顺势将手移到妈妈的脚掌下,恶作剧般地轻挠着妈妈细白的脚窝,妈妈扑哧笑出了声,双膝一颤,正在绕着的线,顿时混成一片,妈妈惊呼起来:“哎呀,这个小坏蛋,尽给我捣乱,完了,完了,全了,唉!”

  妈妈轻轻地拍打一下我的股,我咕碌一声,翻到了角,不再理睬唠唠叨叨的妈妈,我趴在铺上,得意忘形地用橡皮泥拧掐出一个女人体。

  这是老姑,这是我心爱的老姑,我一边捏着橡皮泥,一边暗暗地默念着:老姑,老姑,亲爱的老姑,我好想你啊!我越想越出神,越念叨越投入,索将女人体的大腿叉开来,指尖地顶在极其夸张的间:老姑,老姑,这是老姑的小便!

  “小力。”突然,妈妈狠狠地拧了一下我的耳朵:“你干么呐?嗯,这是干么呐!”

  听到妈妈的质问,我一把将橡皮泥抛到地板上:“妈妈,我没,没,没干么啊!”

  “嗯…”妈妈神情严肃地瞪着我,微微润的珠可怕地抖动着,原本温馨无比的目光,瞬间便可怕地阴沉起来,我羞愧难当地低下头去,不由得想起当年偷摸姐姐小便的荒唐事,妈妈用指尖点划着我的脑门:“告诉你,以后,不许胡闹!”

  “哎。”我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儿子,你太小。”妈妈耐心地教诲我道:“这些事情,你还不明白,可不能来啊!”

  我更加无地自容,心中暗想:嘻嘻,妈妈,亲爱的妈妈,我怎么不明白啊!妈妈,亲爱的妈妈,你做梦也不会想到,女人的小便,你的宝贝儿子可没少见识,从女童到少妇,各种各样的小便,多、少的,你儿子都亲眼目睹过,甚至,就连妈妈你的小便,儿子也亲眼鉴赏过。妈妈,亲爱的妈妈,你儿子不仅见识过许多女人的小便,还亲手触摸过许多女孩子的小便,尤其是老姑的小便,都快让我给摸喽!

  “来。”妈妈突然岔开了话题,将我拽到身旁:“来,让妈妈量一量,看看应该织多少针,才合适!”

  “嗳!”我痛痛快快地站在妈妈的面前,妈妈草草地按了按我的腹:“小淘气,没事,总得给妈妈惹点祸!”

  说完,妈妈便开始织起起线来,我端坐在妈妈的身旁,一眼不眨地望着妈妈的双手,妈妈时而回过头来,或是挖苦地,或是嘲讽地说道:“等着吧,等妈妈织好了,你再剪喽!”

  “妈妈。”我扑到妈妈的怀里,脑袋瓜挑逗般地顶撞着妈妈的酥,妈妈呻一声,推了推我的脑袋:“儿子,别闹,别闹,刚才,妈妈告诉你什么来的?咋又忘了,男女有别,别跟妈妈闹!”

  “妈妈,跟妈妈闹,怕啥的啊!”

  “妈妈,也不行,不能跟妈妈闹!”

  “为什么!”

  “不知道,就是不行!”

  “…”

  新学期开学的时候,妈妈终于将衣织成,她仿佛完成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大事情,将衣小心奕奕地套在我的身上,然后,反复地审视着,端详着,一脸的意志得之相:“儿子,妈妈织的衣,好不好看啊?”

  “好看。”我不想再让妈妈伤心,讨好地答道:“好看,妈妈,妈妈织的衣特别漂亮!”

  “舒服不舒服啊?”

  “舒服,别提有多舒服啦,妈妈!”

  “调皮鬼!”听到我的话,虚荣心最强的妈妈,兴奋地搂住我,作为奖赏,深深地亲了我一口:“就是他妈的嘴好,真拿你没办法!”

  我穿着妈妈织就的新衣,里面是老姑买来的白衬衣,下面是送我的新秋,外面套着二姑亲手制的长。我万分兴奋地奔向学校,操场上,聚集着海洋般地学生,有认识,更多的,则是不熟悉的,我与几位比较要好的同学简单地打过招呼,便径直冲进教室,像头快的小牛犊,咕咚一声,撞进都木老师的卧室兼教研室里:“老师,我回来了!”

  “哎哟。”都木老师正坐在边哺她的宝贝千金…蓝花,见我冲进来,她先是一惊,然后,便出一脸的欣喜之:“小家伙,这段时间,你跑到哪去啦?”

  “老师。”我规规矩矩地站在都木老师的面前,倒背着双手:“我回家了!”

  “哦。”都木老师点点头,一双雪亮的、小灯泡般的大眼睛含深情地望着我:“小家伙,家好么?”

  “好…”一提及家,我立刻感到幸福无比,浑身上下,暖洋洋的:“老师,家好,你看!”

  我又是解衣扣,又是抖角,自豪地向都木老师炫耀着:“老师,这是老姑给我的,老师,这是给我的。”我褪掉棉鞋,将脚掌高高地抬起:“老师,这双袜子,是二婶送给我的,你看,这图案,可是纯粹的苗族特色哦!”

  “哈。”都木老师温情地一笑:“你的二婶是苗族?”

  “当然。”我振振有词:“老师,我回来之前,老叔也搞对象啦,听说,是族!”

  “嘻嘻。”都木老师抬起手臂,将蓝花举到我的面前:“以后,老师把蓝花嫁给你做媳妇,你们家,可真正的就是一个民族团结的大家庭喽!”

  “老师。”我越说越兴奋,竟然鬼使神差地依到都木老师的怀里,像与妈妈戏耍般地摆起都木老师汁漫溢的大子来,都木老师一手搂着蓝花,一手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脑袋:“又长高了!”

  “老师。”我双目凝视着都木老师,真诚地说道:“我好想你啊!”

  “真的么?”都木老师喜形于,我按着都木老师肥墩墩的大腿,喃喃地说道:“老师,在家的时候,我经常爬到生产队的墙头上,看到生产队的院子里,有那么多下放的知识份子,一天到晚地苞米,啊、啊,有的人,手都破皮喽,当时,我就想,听妈妈说,老师也下放了,老师是不是也在别的地方的生产里,苞米呐,老师的手,破皮没有哇?”

  “嘻嘻。”都木老师笑出了声:“真是一个好孩子,有心思,重感情,走出那么远,还知道挂念着老师!”

  “老师。”我突然感慨万千,一把拽过都木老师的玉手,仔细地审视起来,同时,故意挑逗般地按着:“没,没,老师的手没破皮!”

  “嘻嘻,小家伙,谢谢你挂念着老师。”都木老师回玉手,高高地抬起,放到我的肩膀上,我眼一扬,立刻看到都木老师腋下那片浓密的黑,我的心不为之蠢蠢动,啊…都木老师的腋感,好人啊!

  “小家伙。”都木老师告诉我道:“老师虽然下放了,可是,并没有苞米,而是…”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急骤地响彻起来,都木老师立刻停止了讲述,她匆匆地整理一下衣服,懒洋洋地伸了伸身:“唉,上课啦,小家伙,你先回教室去,老师把蓝花送到托儿所,马上就来!”

  “哎…老师再见!”

  得到都木老师无私的滋润和爱抚,我背着书包,心满意足地走进教室,教室里一片纷纷,同学们一个个活像是密封锅里的玉米粒,在高之下,噼哩叭啦地爆裂着,我也毫不例外地成为一颗渐渐升温的玉米粒,非常响亮地炸裂开来:“,听着,听着,,小点声,让我说!”我扯着嗓子,拼命地喊叫着:“,你们坐过火车么,坐火车可好玩喽!”

  “同学们,同学们!”都木老师走进教室,一阵紧似一阵的、噼噼啪啪的教鞭声,终于使沸腾的教室稍许安静下来,都木老师清了清嗓子:“同学们,放假前,我留的作业,你们都完成了么?”

  “什么作业?”有学生询问道,都木老师眉头一拧:“怎么,你们光顾着淘气了,寒假作业都忘了,就是:经过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我们的国家,取得了空前的成就,大家都问问你们的家长,每人说出一件成就,就算完成了寒假作业。同学们,说吧,谁先说啊!”

  都木老师环顾一番教室,热切的目光,扫视着浑浑噩噩的同学们,可是,让她非常失望的是,没有一个学生准备回答这份特殊的寒假作业,都木老师不得不重复道:“说啊,说啊,同学们,大家倒是积极发言啊,就一件,每人就说一件,就算完成你们的寒假作业了!”

  “老师,我说!”一个女同学终于鼓起了勇气,怯生生地举起了小手,都木老师冲她微微一笑:“好的,请站起来,慢慢地说吧!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使我们的国家,取得了什么伟大的成就!”

  “嗯。”女同学认真地回答道:“老师,放假的时候,我问过爸爸啦,爸爸想了想,告诉我说: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所取得的最大的成就,就是,买什么东西,都得排队喽!”

  哗…听到这位可爱的女同学的发言,教室里顿时一片哗然,都木老师手握着教鞭,无可奈何,哭笑不得地望着呆呆伫立着的女同学。

  “不对。”突然,呼地站起身来,着他那特有的,夹裹着破砂锣般杂音的大嗓门,沙哑的声音无情地震着整个教室:“不对,老师,她说的不对,我也问过爸爸了,我爸爸说,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取得的最大的成就,就是,买什么东西,都得要票喽,没有票,你就是排队,也买不到,排了也是白排!”

  哗…听到的发言,教室里更加热闹起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26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