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34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34章
  尽管众人苦苦相劝,旧三婶却丝毫也没有安静下来的念头,在姑姑和婶婶们的拽扯、推搡之中,旧三婶丝毫也不顾及自己妇女主任的地位,只见她沙哑着嗓子、嘴吐着令人作呕的唾沫星,滔滔不绝地谩骂着。

  平里衿持有加,不苟言笑的旧三婶,今天,当她的切身利益受到侵害时,当她的丈夫无情地义地抛她而去时,彻底绝望的旧三婶一扫往日的温良,尤如河东吼狮般地发作起来。只见她浑身剧烈地搐着,在姑姑、婶婶们的手臂中,跳大神般地抖动着。

  听到旧三婶的吼骂声,左邻右舍最最热衷于探听他人隐私,瞧别人好看的村民们,仿佛听到生产队长,也就是我的大表哥上工的号令,从四八方,兴致地循声而来,瞬息之间,便将二姑家新落成的宅居,围拢得连只偷食玉米的老鼠也休想逃脱出去。有些来晚的孩子们、小伙子们,挤不进黑的人群,情急之下,索嗖嗖嗖地攀上柳树枝头,热切地往院子里窥望着。

  面对着如海的人,旧三婶越骂越兴奋,我永远也不想像不到,旧三婶谩骂人、贬损人的语汇是如此的丰富,如此的多彩,直听得我吧嗒吧嗒地咋着舌头:哇,旧三婶咋这么会骂人啊,这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她是从哪学来的啊?

  “哼,他妈的。”三叔像头疯猪,被两个叔叔拼命地按纷纷的土炕上,嗷嗷嗷地吼叫着:“他妈的,这个臭,她是故意让我好看,你们滚开,别拦着我,我非杀了她不可…”

  “三叔,算了吧。”我将酒杯推到三叔面前:“来,跟大侄喝酒吧!”

  “哼。”三叔抓过酒杯,咕噜一声,一饮而尽:“喝,喝,喝死拉倒!”

  “唔…哟…”我早已烂醉,依在新三婶的怀里,晃动着空空的酒杯,语无伦次起来:“啊,三叔轻薄儿,新婶美如玉。”

  “哈。”新三婶愠怒地推了我一把,我顺势倒在她那肥墩墩的大腿上,冲着哭笑不得的三叔,继续信口开河:“但见新婶笑,哪闻旧婶骂!”

  “去你妈的。”三叔又气又乐,即恼且怒:“混小子,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我扇死你!”

  哇…突然,超量的酒在我的肚子里不安份地折腾起来,我本能地哆嗦一下,灼热的胃袋可怕地收缩着,我只觉得一阵难以忍受的窒息,嘴巴一张,哇…一股黄橙橙、粘乎乎、热滚滚的体,不可遏制地从咽喉管里,汹涌地出来,哗啦啦地溅在新三婶丰的身体上。

  “哎呀,我的天啊,这小子,彻底喝醉了!”看到我这番狼狈相,新三婶并没有将我从她的身体上推开,而是亲切地抱住我很有可能继续火山发的脑袋瓜,拽过一条手巾,爱怜地抹着我的嘴角,老姑抓过一块抹布,努力地擦拭着新三婶身上臭哄哄的呕吐物:“三嫂,这,这…”

  “没事,没事。”新三婶丝毫也不嫌抛:“没事,孩子喝醉了,快,舀瓢水来,给他漱漱嘴,我没关系,一会了,洗洗就好了!”

  “唔…”我在新三婶温暖的怀抱里,又不可自制地搐起来,新三婶一边擦抹着我的嘴,一边低下头来,关切地询问道:“怎么,小力子,还不舒服,还想吐啊,来。”新三婶将我的脑袋按到炕沿处:“想吐,就接着吐,都吐出来,就好受多了,一会,三婶一起给你收拾!”

  “唉。”二姑衣着凌乱,秀发蓬松地走进屋来:“总算劝走了,这都成什么了,唱大戏了!”看到我扒在炕沿上,痛苦万状地呕吐着,二姑惊呼起来:“啊,咋喝成这样了,快。”二姑快步跃到我的身旁,伸过手来,开始解我的衣服:“你瞅瞅,吐得哪都是,快下来,姑姑给你洗一洗!”

  “菊子。”新三婶冲老姑说道:“给小力铺上被子,让他睡一觉,醒醒酒!”

  “来。”我真不敢相信,新三婶非常轻松地就将我抱了起来,进棉被里,我仍然不停地折腾着,新三婶见状,白的肥手,按在我的脑门上:“别动了,三婶给你按按,也许能舒服点!”

  说完,已经掉外,仅套着薄薄内的新三婶,和蔼可亲地盘起肥硕的大腿,坐到我的头前,抱起我的脑袋,放到她那热乎乎的间,两只细白的手掌,在我的额头上老道地按起来。我立刻感受到一股空前的舒和轻松,我不长吁了一口气,双目微闭,尽情地享受着新三婶的抚摸。

  新三婶低下头来,油黑的秀发搭啦在我的脑门上,淡红色的面颊,几乎贴到我的脸蛋上:“小力子,怎么样,舒服不?”

  当新三婶说话时,扑出滚滚热气,我深深地息着,贪婪地将新三婶人的气进肺脏里,久久地品味着,间的,已然立:“舒服,太舒服了,三婶,你可真会按啊!”

  “嘿嘿。”旁边的老姑,即羡慕又有些妒忌,喃喃地说道:“三嫂以前是医院的护士,不但会打针,换药,还专门学过推拿和按摩!”

  “嗨。”新三婶继续按着:“老菊子,就别提那些了,自从跟了你三哥,我就让医院给开除了!”

  嗯?想到新三婶的话,我不仅陷入了沉思:怎么,搞男女关系,就给开除公职?可也是,我转念一想,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有什么少见多怪的啊?在城里,就在爸爸的单位里,像新三婶这样的事例,绝不鲜见。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男女两,界限严明,如果谁斗胆敢越雷池一步,轻者,脖子上挂着一双破球鞋,游街示众、极尽羞辱之能是,重者,开除公职、下放、劳动、改造、…一想到此,我睁开醉眼,偷偷地窥视着额头上的新三婶。同样也是烂醉如泥的三叔,早已睡死过去,歪扭着身,发出呼噜呼噜的巨响。天色渐渐地黑沉下来,众人已经散去,二姑和二姑父在厨间一边嘀嘀咕咕着,一边噼哩叭啦地收拾着碗筷!

  “小东西,瞅啥呢?”昏暗之中,新三婶突然发现我在一眼不眨地盯着她,她媚笑道:“你瞅啥呢,小力子,嘻嘻!”

  “三婶。”我发觉新三婶不仅漂亮、美,还是那样的和气,非常好接近,我乘着朦朦醉意,地捋着新三婶的秀发,悄声问道:“三婶,你有正式工作,三叔有班不上,除了投机倒把,就是耍钱、打架,你放着好好的工作不要,为什么要…”

  “嘿…”听到我的问询,新三婶叭地拍了一下我的面颊:“小力子,你还小,你不懂,我愿意!”新三婶缓缓地抬起头来,一边按着我的脑门,一边望着已经完全黑沉下来的窗外,深有感触地低声说道:“唉,是啊,小力子,有时,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跟你三叔,一个没有工作的混子、二子,图个啥呐!”

  “是啊,三婶,你有孩子么?”

  “有。”新三婶点点头:“我有两个孩子,唉,自从跟了你三叔,我家老爷就不想要我了,想跟我打八刀!”

  “打八刀?”我迷茫地问新三婶道:“三婶,什么是打八刀啊?”

  “就是离婚,这是俺们这疙瘩的土语!”

  “三婶。”我感觉自己与这位美的妇人,越来越谈得来:“你丈夫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医院院长,小力子,我哥、我姐,都在县医院工作,我家老爷们,就是他们给我介绍的!”新三婶爽快地答道:“他准备跟我打八刀了,两个孩子,他都要,如果那样的话,小力子,三婶就什么也没有了,并且,你三叔跟你旧三婶,一旦离开,打八刀,你三叔也是分文没有,房子也得给人家,这是你三叔答应的,即使是这样,你那个最能骂人的旧三婶,还不愿意离呐!”

  “哈。”我嘲讽道:“哈,三婶,那,以后,你和三叔就是无产阶级喽!”

  “对,对。”新三婶不以为然地回答道:“我们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真真正正的无产阶级啊!”

  “好啦,天不早了,大家都睡觉吧!”收拾完厨间,二姑开始铺被子,温柔的老姑睡在我的右侧,可爱的新三婶躺在我的左侧。

  啪啦一声,二姑关闭了电门,屋子里瞬时便漆黑得看不见五指。倾吐尽胃袋里灼热的酒,又经新三婶一番仔细的按,我的神志慢慢地苏醒过来。我扭动一下身体,发现左侧的新三婶,已经安然入梦,发出轻匀的鼻息声。死猪般的三叔,依在新三婶的身旁,一只壮的大手,重重地迫在新三婶那壮健的脯上,看得我好不妒忌。

  我冲着烂醉的三叔撇了撇嘴巴,转过身去,推了推右侧的老姑,老姑嗯了一声,我起被子,悄悄地钻到她的身旁,将热烘烘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老姑那软绵的后背上,一只手,哧溜一下,滑进老姑水汪汪的间。

  老姑哼哼一声,微微地抬起一只腿,我抠着抠着,直起来,产生一种难耐的憋闷感,强烈的望迫使我企图爬到老姑的身上,老姑惊惧地按着我:“别,别,小力,别,让人看见,可就完了!”

  我环顾一番屋子,最初的漆黑,渐渐地缓解过来,我可以看清屋子里模模糊糊的轮廓线,听到此起彼伏的息声,我也觉得,这样贸然地爬到老姑的身上,肆意大作一番,甚是不妥,可是,间硬梆梆的又令我壑难填,不彻底地发一番,实在是无法安稳地入睡。我极不甘心地拽扯着老姑的内,生硬地将其褪至膝盖处,老姑柔滑的小股,便暴在我的间,我悄悄地出几冒火的,侧过身来,到老姑的股蛋下。

  “哦。”老姑微微抖着身子,转过脑袋:“小力,别啊,不行啊!”

  “我不。”我固执地拽扯着老姑的大腿,将其抬到一定的高度,然后,将热辣辣的头,从老姑的身后,顶到她的小便处,无奈之下,老姑只好伸过手来,抓住我的,努力地往小便里着,我股蛋一终于从老姑的身后,顶进她的小便里。

  “啊…唷…”我幸福地哼哼一声,那在老姑小便里的火热的,终于感受到股股的滑润和清凉,周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我一只手举着老姑的大腿,得意洋洋地、缓缓慢慢地在老姑的小便里进出着,同时,另一只手,放置在老姑的小便上,不停地抓摸着无比养手的小片,以及淋淋的。老姑的手也按在小便上,与我共同抓摸着,时而,她又转过脸来,即惊且喜地望着我,我则顽皮地将手指到她的嘴巴里,老姑慌忙转过脸去,尽力地躲避开我的手指。

  我的继续捅着老姑的小便,尽管兴奋异常,我却不敢作出太大的举动,以免惊动身旁的新三婶,甚至是土炕上所有的人,千万不能惊动他们,否则,就到了世界末日,彻彻底底地完蛋了。

  “哦。”老姑用指尖轻轻地刮擦着我的,产生一种即且挠的奇特快,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我奋力地扎捅着,可是,我感觉到,这种后入式的体位,有一个最大的遗憾,头永远也顶不到老姑小便的最深处,总是有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似乎缺少点什么的沮丧感。

  不过,慢慢地,我从这种永远也达不到底端的遗憾之中,却品味出另一番趣,因为不可以搞大动作,我的必须安安稳稳,老老实实,一下一下地捅扎着老姑的小便,时间一长,我油然而生另一种感悟:

  自从第二次回归故乡,与老姑疯狂地搞在一起,只要一有机会,我便爬到老姑的身上,近似疯狂的发一番。而今天,我不敢疯狂,我不敢放肆,我的缓缓地扎捅着老姑的小便,啊,这又有一番情趣。

  就像是吃饭,在此之前,与老姑做,那是狼虎咽,或者说是囫囵枣,个中滋味,根本没有细细地回味过,而今天,在这个黑沉沉的夜晚,在不甚理想的环境之中,我意外地获得一种感悟,与老姑做,不应该总是那般地癫狂,要像吃饭似的,细嚼慢咽,这样不仅易于消化收,非常有利于健康,同时,还能真正地品偿着极其难得的出美味佳肴。

  于是,我更加放缓了捅的力度,尤如电影中的为达到某种艺术效果的慢镜头,缓缓地、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扎捅着,同时,双目微闭,尽情地品尝着老姑小便那妙不可言的特殊滋味。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34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