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35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35章
  如果用今天的理念和眼光来看待三叔和医院护士,亦就是后来终于荣幸地成为我新三婶的这件不正当的男女之事,他们两人之间的这点事情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事情,第三者足、三角恋、婚外情而已。但在当时,却着实把个小镇,搞得城风雨,路人皆知,直至折腾得乌烟瘴气,天翻地覆,不可收拾,唉,有什么办法呢?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吗!

  从三叔这件算不上什么事情的事情之中,我非常惊讶地发现,小镇上的人们似乎极其热衷于诸如此类的这么一些根本算不上什么事情的事情!

  狂风过后必然是骤雨,两个家庭尤如历经一场不久以后才发生的大地震,那可怕的气氛,那飞狗跳、孩子哭、大人叫的赅人场景,仿佛到了世界末日。经过这场空前猛烈的暴风骤雨的严酷洗礼,两个家庭便大爆炸似地分崩离析,继而又重新组合。

  医院的护士与三叔堂堂正正、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组合在了一起。于是,城的风雨顿时也就烟消云散了,渐渐地,随着时光的无情流逝,小镇上的人们也就把这些难忘的记忆永远地储存在空间巨大但却信息匮乏的脑海中。

  重新组合了家庭的三叔,除了我的新三婶,便一无所有了;同样,我的新三婶,除了三叔,也就身无分文了。而这对麻将牌做媒的男女,那份干柴适逢烈火般的炽热情感,则继续熊熊地燃烧着。他们为情、为爱、为,如漆似胶地粘合在一起,套用一句旧三婶的谩骂,那就是:裆叭吧,粘到一起去了!

  没有了宅居的三叔只好暂时借住在二姑家,为了能够终与新三婶厮守在一起,尽享鱼水之,三叔再也不肯走南闯北,投机倒把去了。三叔现在所能做的事情,除了搂着新三婶<5-1-7-z。c-o-m>,在我的面前,毫无掩饰地恣意调情、嬉笑、打闹之外,便是去小镇四处游,广天下去了。每天的深夜,三叔都必然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哼哼呀呀,深一脚、浅一脚地、东倒西歪地摸回家来。

  “又喝成这个熊样。”新三婶一边佯怒着,一边笑地拉开房门,三叔跌跌撞撞地走进屋来,不多时,便又开始履行另一套法定的程序,蹲在地板上,手指抠着咽喉,痛苦万状地、哗哗哗地呕吐起来。

  “怎么没把你喝死!”新三婶一边清走恶臭的呕吐物,一边故做咬牙切齿状地假骂道,然后,情意绵绵地将烂猪般的三叔,搀扶到土炕上。

  “水,给我点水!”

  “给你。”新三婶很快端来一瓢凉水:“喝吧!”

  “啊…”三叔接过水瓢,咕噜一声,一饮而尽,然后重又往土炕上一倒,嘴里语无论次、七八糟地哼哼起走了调的京剧曲牌。

  但是,如果就此把我的三叔打入纯粹的醉鬼之册,那就大错特错了,喝酒,只不过是三叔混迹社会时,为达到某种目的,而使用的许许多多的手段中的一种。在三叔的人世生涯中,为了达到既定的目的,他会使用任何一种想得起来的手段,不管这种手段是多么的恶毒、是多么的为人所不齿,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三叔最崇尚的真理是:无毒不丈夫。

  而我的新三婶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麻将,一个人,他若想生存,就必须得吃饭方能维持生命,而我的新三婶除了吃饭之外,玩麻将也是一种维持生命的要素,有时,麻将的重要甚至超过吃饭,除了吃饭和玩麻将之外,我的新三婶便不知道这人世间还有什么其它值得感兴趣的、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三、四天摸不到麻牌将,我的新三婶便会生病,只见她秀眉微琐,不是嚷嚷着头晕,就是吵吵着眼花,而一旦摸起麻将牌来,便百病尽消,无需打针吃药。每天晚饭后,我的新三婶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完碗筷,然后,把沉甸甸的麻将袋夹在腋下,走东家、串西家,四处邀请赌友打麻将,正在收拾房间的二姑见状,非常不屑地送给我的新三婶一个非常贴切的绰号:“局长!”

  “局长”麻将局的局长是也。我的新三婶不仅如饥似渴,废寝忘食地恋于麻将牌,并且,无论多大的牌局、多大的赌注,她都敢参与、都敢伸手,一挨坐到牌桌前,即使输掉再多的钞票,也是面不变,心不跳。

  “三嫂。”望着我那再度输得一干二净的新三婶,二姑不无心痛地问道:“一宿黑就输掉这么多钱,你不心痛啊?”

  “哼。”我的新三婶则漫不经心地答道:“怕啥啊,下次再赢回来呗!芳子。”惨败的新三婶充信心地冲二姑伸出细白的肥手:“还有没有钱了,借嫂子点,今天晚上,我翻本去!”

  然而,让我无比遗憾的是,我的新三婶玩麻将牌十回有九回败北,并且时常败得惨不忍睹。你也许会问:她的牌技也太糟糕点了吧,非也,我的新三婶,麻将牌打得相当出色,这是得到众赌友们一致公认的。既然牌技如此湛,却又为什么总是惨败呢?

  经过一番仔细的观察,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的新三婶,野心甚大,过于贪婪,小牌不愿和,而是热衷于做大牌,等她苦心经营的大牌终于上听,人家早推牌叫和了,她只剩掏钱付赌款的份了。据说这是麻将高手的通病,只有麻技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会患上此病。

  有时,我的新三婶终于做成一次大牌,只见她,激动得像个小孩子似地手舞足蹈着:“和喽,和喽,我和喽!”

  我的新三婶喜气扬扬地把麻将牌整整齐齐地摊开来,瞪着圆圆的眼睛,出神地注视着,久久地注视着,好像是在欣赏一部美妙绝伦的艺术品,而这件作品的作者,就是她,我的新三婶!这多么令人骄傲哇!这能不让人赏心悦目吗?如果天天都能和上这种牌,什么烦恼也没有了,什么大病小痛都统统地忘掉了!也许,这就是麻将牌带给我的新三婶最大的快吧!

  我的新三婶不仅牌技高超,赌风也颇令人赞赏,手中再没有钞票,哪管厚着脸皮向二姑讨借,在牌桌之上,却从来不欠任何赌友的赌资。

  有一件事情,更是令我终生难忘,那是一个黑漆漆的夜晚,我被一片嘈杂声惊醒,睁开眼睛一看,公安局的便衣,站了屋子,不用问,我的新三婶又犯赌了。此时,便衣们正逐个收缴着赌徒们的钱财,一个便衣毫不客气地从一个赌徒的兜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那个赌徒顿时浑身筛糠,可怜巴巴地乞求道:“政府,这钱,我没用来赌啊,这是买猪的本钱啊。”

  “哼。”便衣冷冰冰地吼道:“少废话,你犯赌了,凡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钱,管你是干什么的,统统都没收!”

  “什么。”便衣正将厚厚的钞票进口袋里,我的新三婶乘其不备,一把将其抢夺过来,便衣惊讶地望着我的新三婶:“你,要干么?”

  “这钱,不是赌资,你凭什么没收!”

  “可是。”便衣在我的新三婶面前,稍微客气起来,好男不与女斗么:“这是从他的身上搜出来的,他玩牌了,就是参与赌博了,所以,搜出来的钱财,就得没收!”

  “可是。”我的新三婶振振有词地坚持道:“我问你,这钱,上没上牌桌?”

  争来吵去,便衣警察终于妥协了,很不情愿地将那叠厚厚的钞票,还给了那个猪贩子,猪贩子接过钞票,对我的新三婶真是感激涕零,就差没有扑通一声,跪倒在新三婶的面前,磕上几个大响头。事后,知恩图报的猪贩子出几张钞票,真诚地放到新三婶的面前,以表谢意,而我的新三婶则眉头一紧,拍地将其扬到一边:“你给我远点扇着,少扯这个,我是看着气不公,才跟警察争辩的,我这个人就是他妈的爱管闲事!”

  终酗酒、彻夜麻,三叔和新三婶的生活,很快便陷入窘境,不仅捉襟见肘,更是债台高筑。同时,原本在公社食品厂上班烧锅炉的二姑父,突然莫名其妙的被无情解雇,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里。二姑心有不服,找到公社书记去问个究竟,傍晚,二姑心灰意冷地回到家里,众人纷纷围拢过去,询问结果,二姑苦涩地嘀咕道:“书记说了,下面有群众反映,我没有指标,就生了铁蛋,属于违反计划生育政策,铁蛋他爹被开除,就是为了惩罚我们不遵守计划生育政策!”

  “他妈的。”三叔恶狠狠地谩骂道:“这一定是那个臭干的好事!”

  “是啊。”新三婶愧疚地对二姑说道:“都怨我,尽在你家呆着,你三嫂这是公报私仇啊!”

  为了维持两个人的生计,健壮如棕熊的三叔毅然决然地起了杀猪刀,与不明不白就失了业的二姑父合作,在池塘边那片树木参天的密林里,在那并不合法的,但却是永远也冲不散、摧不垮的自由市场上,练起摊来。

  每天凌晨,三叔和二姑父都要无情地结果一头大肥猪无辜的,却又是毫无意义的生命,然后,各自扛着猪拌,充信心地去市场搏斗一番。而二姑则与我的新三婶拎着沉重的,在自由市场收集来的猪头、猪手、猪内脏等等,赶第一班通勤火车,去钢铁厂贸易。

  “小力子,铁蛋!”每天临出门前,二姑都关切地千叮咛、万嘱咐着:“你们好好地玩,别动屋子里的东西,别玩火柴!”

  “二姑,三婶。”黑暗之中,我悄悄地穿好衣服,央求新三婶道:“我也要去,三婶,带我去吧!”

  “小力子。”三婶一边用剌骨的冷水冲洗着血淋淋的猪内脏,一边嘀咕道:“天气太冷啦,你去干啥啊,在家等着,三婶卖完猪下水,给你买好吃的!”

  “不,我一定要去!”

  我固执地跟在二姑和新三婶的身后,顶着冷冰冰的星星,踏着厚厚的积雪,赶往火车站,登上了冷气嗖嗖的通勤火车,二姑和新三婶将脏口袋往旁边一丢,我便与新三婶并排而坐。

  新三婶在寒冷中,不停地颤抖着,两只业已冻僵的手,反复地着,我看在眼中,心中暗想:我亲爱的新三婶啊,你这是为啥呢,放着医院里安适的工作不做,却要顶风冒雪,拎着脏兮兮的猪内脏,钢铁厂地游

  “啊…”新三婶将手掌放到嘴巴边,呼呼地吹佛着,企图获得一丝可怜的暖意:“小力子,冷不冷!”新三婶又将双手抓住我的手掌,关切地问候道:“冷了吧!”

  “不。”我哆哆嗦嗦地答道:“三婶,我不冷!”

  “小力子。”三婶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望着车窗上的霜花,瞅了瞅对面默默无语的二姑,也像当年的二姑似地,充信心地说道:“小力子,别看三婶现在什么也没有,可是,三婶有力气,三婶一定拼命地干活,挣钱,将来,也盖一栋像你二姑那样的大房子!”

  “嘿嘿。”我在空前的寒冷中,讨好般地奉承道:“三婶,我希望三婶以后能盖上楼房!”

  “放心吧!”新三婶得意地用冻红的手指肚,将车窗上的霜雪,刮划开一道细狭的隙,呜…火车疾速的飞驰着,一栋二层小楼从霜雪的隙间,流星般地一闪而过,新三婶眼前一亮,指着早已被火车甩到股后面的楼房说道:“小力了,以后,三婶也盖一栋这样的楼房,到时候,你可要来住哦!”

  “好的,到时候,我一定去住!”我紧紧地握着新三婶冷冰冰的手掌,望着新三婶那得意的情态,仿佛漂亮的小楼房,已经落成了!

  中午,销售完猪内脏,二姑匆匆赶回家中,烧火煮饭,而我的新三婶则疲惫不堪,浑身腥味地返回自由市场,三叔把大砍刀递到新三婶的手中,自己与二姑父骑着自行车,去数十里外的乡村寻找猪源。

  “买喽,买喽!”

  新三婶站在案前,非常老练地着大砍刀,自然、大方而又十分得体地叫卖着:“买喽,买喽!”

  我乐颠颠地站在新三婶的身旁,模仿着三叔的口吻,大大咧咧地叫喊着:“买喽,买好喽,早晨新杀的,五指膘的大肥猪,快来看哟,还冒热气呐,再不买就没有了,可倒是的!”

  “这小子。”新三婶笑地望着我,非常熟练地切割着鲜红的猪,有顾客要称一市斤,新三婶将切割好的块往秤盘里一放:“一斤高高的,一点也不差!”

  “嘿嘿。”我不冲着新三婶竖起了大姆指:“三婶,你真有两下子,切得真准啊!”我夺过新三婶的大砍刀:“让我也试一试!”

  “哎呀。”看到我笨手笨脚的样子,新三婶一边嘟哝着,一边极有耐心地。手把手地教我:“不对,小力子,不能这样切…对,应该这样!”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35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