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3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37章
  “嗯!”我冲着新三婶肯定地点点头,大舅推着自行车,凑到案前,新三婶以不屑的目光,轻蔑地扫视着我那奇貌不扬,衣着破烂的大舅:“嘿嘿,两溜溜,到市场想什么魂啊?”

  “溜达溜达,没事,溜达溜达!”蓬头垢面的大舅,早已察觉到新三婶那异样的目光,他佯装着没有看见,胡乱应付着新三婶,然后,继续亲切地问我道:“小力子,就你一个人来的啊!”

  “嗯,就我自己来的,大舅!”

  “走,到大舅家住几天吧!”

  “这。”我正迟疑着,新三婶则非常麻利地割下一条猪,啪啦一声,隔着案,尤如一名出色的篮球运动员,非常准确地将猪,扔进大舅车把上那条肮脏不堪的口袋里,然后,冲我呶了呶嘴:“去吧,小力子,混小子,这么老远来的,应该去舅舅家住几天,这才对啊!”

  “三婶。”大舅闻言,绕过案子,拉起我的手。我转过脸去,很不情愿地望着新三婶:“三婶,那,我,这就走喽!”

  “去吧,过几天,三婶上站的时候,就把你接回来!”

  吧嗒,我正转过身去,新三婶突然抱住我的面庞,吧嗒一声,送给我一个回味无穷的香吻,然后,又送给我一句不冷不热、让我既羞愧、又有些兴奋的话:“去吧,小包,混小子!”

  “三婶,再见!”我激动不已地抚摸着新三婶送给我的,那片微微泛的,在凛冽的寒风中,立刻又变成一块白霜的印渍,依依不舍地冲着新三婶摆了摆手。

  突然,新三婶似乎想起点什么,再次搂住我,将嘴巴附在我的耳朵上:“小力子,混小子,到你大舅家后,替我问问你大舅,他给我照的照片,照哪去了,还有没有哇!呶。”新三婶冲我妩媚地一笑,又偷偷地乜了大舅一眼,一脸诡秘地嘀咕道:“去吧,小包,混小子,记住,你一定替三婶问一问啊!”

  “小力子。”走出熙熙攘攘的自由市场,大舅转过身来,他了了了新三婶那丰茂的背影,悄声嘀咕道:“她是你三婶吧?”

  “嗯。”我点点头:“是新三婶,大舅!”

  “嘿嘿。”大舅讥讽道:“这小娘们可不是省油的灯啊,风去了,我认识她,以前,她是医院的护士,她在医院的时候,就有说不完、唠不尽的风事,现在,跟了你三叔,以后,可够你三叔喝一壶的!”

  “大舅。”我突然想起新三婶的嘱托,冒然问大舅道:“大舅,三婶让我问问你,她的照片。”

  “啊,啊,啊。”听到我的问话,大舅那灰滔滔的面颊,唰地绯红起来,他挥着手,面羞愧地吱唔道:“啊,啊,啊,等我回家好好地找找,正好,你去我家,如果找到了,就给你新三婶捎回来!”

  说完,大舅有意岔开话题,开始喋喋不休地向我讲述着他们家那永远也理不清、道不完的、蒜皮的琐碎之事。我默默地尾随在大舅的股后面,哭笑不得地盯着大舅股蛋上那块永远也不能合上,永远都是搭拉着的破布丁。

  从大舅唠唠叨叨的话语里我获知:因酗酒摔成瘫痪的姥爷,早已含哀怨地故去。说着,说着,大舅混沌的目光里,突然放出不可遏制的忿然:“大外甥,你说说,还有你姥姥这样的妈么,你姥爷一死,她就把房子就偷偷地给卖了,揣着钱,出门了!”

  “哦。”我不解地问大舅道:“姥姥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出门?”

  “是啊。”大舅感叹道:“是啊,是啊,大外甥,这件事,都成新闻了,这小镇上的人,谁不知道哇,哼哼,你姥姥这下可出了名,老天巴地的,出门了,嫁人了!你说,让不让人笑话吧,唉,连我们这些做儿女的,都跟着她丢脸啊!”

  大舅家那栋东倒西歪的破草房,也早已变卖掉,如今,一家老小,在人民公社的照顾下,在的关怀下,寄住在镇中学一间废弃的、阴暗的破教室里。镇中学座落在辽河畔那高高的堤坝下,强劲的西北风肆无岂憧地狂吼着,从中学死气沉沉的校舍上,怪气地呼啸而过,听得我好不伤感。

  尽管清贫得连家徒四壁都谈不上,即使那光秃秃的四壁,也不是大舅的,而是属于镇公社的,属于学校的,现如今的大舅,简直应该说是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然而,大舅还是那般热情好客,呼地掀起那口大木柜,将仅有的苹果和糖块,全部毫无保留地掏拽出来:“吃吧,吃吧,大外甥!”

  “表弟。”见我走进屋来,无所事事、懒洋洋地躺在尤如垃圾场般脏的土炕上的表姐小姝,笑嬉嬉地抓起身来:“哎呀,表弟长得真漂亮啊!”说着,她蹭到我的身旁,一脸慕地抚摸着我的外衣:“这衣服,哪买的啊,真好看,穿着真帅气!”

  “小姝她妈!”大舅冲着还是那般衣着不整,肮脏不堪的舅母嚷嚷道:“小姝她妈,快,炒菜做饭!”

  “炒什么啊?”舅母摊了摊脏乎乎的双手:“啥也没有,炒什么啊,炒我大腿啊!”

  “哼。”大舅嗖地从破口袋里,掏出新三婶送给他的一条猪:“呶,你看,这是什么!”舅母眼前顿然一亮,抓起猪走出房门,大舅转过脸来,坦诚地说道:“大外甥,不怕你笑话,大舅现在可是穷得叮咣响啦,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喽!”

  “两溜溜。”我正与大舅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着,屋外突然一片嘈杂,没过十钞钟,房门咕咚一声,被人重重地推开,几个三、四十岁的、农民模样的妇女没好气地冲进屋来,纷纷指着大舅的鼻子尖,尖声厉气地吼叫起来:“两溜溜,我们的照片呢?”

  “啊,啊,啊。”大舅假惺惺地吱唔、搪着:“等几天,等几天,我刚搬完家,太了,东西放得到处都是,照片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了!”

  “两溜溜,你可拉倒吧!”几位农民妇女毫不客气地将大舅围拢起来,七嘴八舌地嚷嚷着:“你别逗我们啦,没照出来,就老老实实的说实话,别这么今个支明个的啦,两溜溜,你老实说,到底给没给我们照哇?”

  “照了,真的照了!”大舅坚持道。

  “照了?可是,照片呐!”

  “都半年多了,这是照相啊,还是画相啊!”

  “两溜溜,你净骗人,收了人家的钱,就用破照相机那么比划一下,完事,就算拉倒了,也不给人家照片。”

  “这。”望着叽叽喳喳的妇女们,我悄悄地溜到表姐的身旁:“表姐,这是怎么搞的啊,照片呐,大舅咋不给人家照片啊?”

  “嗨。”表姐瞅着我,苦涩地一笑,她跳下土炕,趿拉着布鞋,将我拽到屋角,低声说道:“表弟,我爹哪有什么照片给人家啊,照相机里就没放胶卷!”

  “什么。”表姐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啥,表姐,大舅他,照相不放胶卷?”

  “嗯。”表姐双手一摊,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钱,都让我爹喝大酒了,买不起胶卷了,就用空相机糊人家,东家糊一下,西家糊一下,时间一长,人家能让么,不得找上门来打架!”

  豁豁豁,我的乖乖,我的大舅,你可真行啊!我转过身去,呆呆地望着无地自容的大舅:我的大舅哇,你,就这样给人家照相?看来,新三婶的照片,是别指望大舅给“找到了”!

  “哼。”农民妇女们嚷嚷得口干舌燥,终于死下心来,自认倒霉:“拉倒吧。”

  “算了吧。”

  “两溜溜,你就这样做买卖啊,不黄铺才怪呐!”

  “…”

  “来来来。”目送着骂骂咧咧的妇女们迈出房门,大舅若无其事地唤我道:“大外甥,来,跟大舅喝酒!”

  大舅不知从什么地方稀哩哗啦地拎过来三瓶亮闪闪的白酒,啪地放到脏兮兮、油渍渍的饭桌上,然后,美滋滋地坐到土炕上,抓过一瓶白酒,老道地启开瓶盖,对着嘴巴,咕咚咚地狂饮起来:“啊,真好啊!”大舅一口气竟然痛饮掉小半瓶烈白酒,直看得我心里咚咚地跳不已:好大的酒量啊!

  “真啊!”大舅非常得意地抹了抹嘴角上的酒珠,然后,给我斟一碗烈白酒:“真是好酒哇,大外甥,你也尝尝吧!”

  我端坐在大舅的对面,表姐小姝始终爱恋在依在我的身旁,我眼睁睁地看着大舅一鼓作气就将两瓶烈白酒,全部倾倒进肚子里,我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小镇上的人们,当然也包括新三婶,均异口同声地戏称大舅为“两溜溜”了。大舅则意犹未尽:“大外甥。”他抓过我手掌旁边仅剩的半瓶白酒:“这点白酒,给大舅喝吧!”

  “呶。”我呶了呶嘴,将剩下的半碗白酒,也推到大舅的面前:“大舅,都给你吧,我不喝了,这酒太辣了,我喝不了,头痛!”

  “那。”大舅幸福地微笑起来:“大舅就不客气了!”

  “啊…”我突然感到一阵头晕,呆呆地望了望身旁的表姐,顿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子瘫软地向后歪斜而去。只听扑通一声,我刚刚倚靠在土炕边报纸糊就的墙壁上,突然,报纸哗啦一声撕裂开,毫无准备的我,登时失去平衡,咕咚一声,顺着倾倒下来的纸壁,一头翻滚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我拽了拽身下的碎报纸,一脸惑地环顾着,表姐笑嘻嘻地从报纸的孔里,爬了进来:“嘻嘻,表弟,这是一间大教室,为了方便,我爹就用高粱杆简单地隔开,变成了两间屋,得,这下可好,让你一头就给撞坏了!”

  “没,没。”已经烂醉的大舅,大大咧咧地摆摆手:“没,没,没事,明天,我再修上!”

  “来吧。”表姐抱过一条破棉被,打趣道:“既然你滚到了这间屋,说明你是想这里睡觉,得了,今天晚上,你就在这存吧!”表姐小姝将棉被往我的身上胡乱一,又托起被我不慎坍的报纸墙壁,拽过一只脏枕头,草草地顶靠住,然后,灵巧地倒下来,拽过被角,哧溜一声,滑到我的身旁。我拽住表姐的手臂,突然想起来,表弟小小始终没有照面:“表姐,小小呢?”

  “他。”表姐答道:“到姥姥家玩去了!”

  咕咚一声,从坍塌下来的报纸隔壁传来大舅瘫倒的声音,继尔,又听到舅母不耐烦的嘀咕声:“又他妈的喝成这个样,喂,死猪,好好躺着…”

  呼…呼…呼…很快,我便听到大舅那笨猪般的鼾声,我瞅了瞅身旁的表姐:“唉,大舅可真能喝啊,怪不得大家都叫他‘两溜溜’,大舅真的一口气能喝掉两白酒啊,真是吓死个人啊!”

  “嘿嘿。”表姐闻言,小嘴一撇:“两溜溜,这算个啥啊?我爹还有一个外号呐,叫:外加一壶!”表姐苦溜溜地补充道:“我爹啊,只要一见到酒就不要命,一口气喝掉两溜溜,还是觉得不太过瘾,还得外加一壶呢。表弟啊,我爹的外号,全称应该叫做:两溜溜,外加一壶!”

  “哈哈哈。”说完,表姐一头扑到我的身上,我们紧紧相拥着,哈哈哈地纵声大笑起来,过了片刻,表姐止住了笑声:“表弟,别净笑话我爹了,你也喝多了,你看你,连衣服都不就睡,这能舒服么,来。”表姐开始动手解我的衣服,我顺势搂住表姐圆浑的身,张开酒气汹汹的嘴巴,讨好地亲了一口:“啊,表姐,你好香啊!”

  “嘻嘻。”听到我的话,表姐顿时喜形于:“真的么?表弟!”

  “真的。”讨女孩子心,是我这个小鬼的拿手绝活:“表姐,你真香,虽然什么香水也没抹,可是,你身上的气味,真好闻啊!”

  “嘻嘻。”表姐额头前乌亮的黑,无比自豪地说道:“表弟,不光是你,凡是跟我玩过的人,大家都这么说,说我的身上,总是有一股香味!”

  “啊…”听到表姐这番话,我登时惊得我目瞪目呆:“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3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