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39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39章
  我实在忍受不了大舅家恶劣的生活环境,没出两,肚子便咕咕叫起来,疼痛难忍之下,只好屡次三番地往厕所里跑。还有一件事情更是让我倍感头痛,甚至难于应付,那便是我的表姐小姝,她的望是如此地强烈,这是我作梦也没有想到的,只要一有机会,表姐便纠着我,无止无休的寻作乐,两下来,我便被她无情地掏空了身体,再也招架不住。

  “表弟。”表姐将我堵在校舍破破烂烂、冷气嗖嗖地仓房里,按倒在一堆作废的,等待卖废纸的旧课本堆上,生拉硬扯地拽着我的带:“来,这里很消停,咱们好好地玩一会吧!”

  “表姐。”我央求道:“不行了,我的巴又酸又痛,硬不起来了!”

  “没事的,摆,就好使了!”说话之间,表姐已经解开我的带,喜滋滋地掏出我的,放到眼前,得意地欣赏起来,我嘀咕道:“表姐,我真的不行了,巴又痛又酸,真的硬不起了!”

  “嘻嘻。”表姐握着我的快地摆一番,过了片刻,突然张开了小嘴,非常让我吃惊地含住:“嘻嘻,表弟,表姐今天好好地伺候伺候你,给你玩点新花样!”

  说完,表姐深深地含住我的,脑袋瓜快速地前后探送起来,同时,一对乌闪乌闪的眼睛,地向上抬起,呆呆地盯着我:“怎么样,好玩不?”

  “嘿嘿。”我又惊又喜,在表姐嘴里的不可思议地直起来,在表姐卖力地之下,我顿然感受到滚滚的滑润和丝丝的暖意,我不住微笑起来,然而起的在那股股说不出来的快强烈的剌之下,本能地扭动起来,可笑地扎捅着表姐的口腔:“嘿嘿,嘿嘿,嘿嘿,表姐真有两下子,我服你了!”

  “哇…”表姐乖顺地闭上眼睛,大张着嘴巴,任由我的肆意扎捅,我渐渐地得意忘形起来,第一次口,因过于兴奋,没出三分钟,身体便强劲地震颤起来,继尔,体内仅存的那点可怜的,便点点滴滴地从涌出来:“表姐。”排,我立刻感到空前的疲惫,我快速地系上带,寻找身的籍口:“来家有些日子了,我还没到老姨家看看呐,表姐,今天,我得去老姨家,看看老姨去!”

  “唉。”表姐失望地放开我:“那好吧,我陪你去!”表姐突然想起上次爸爸与老姨父为了老姨而大打出手的热闹事来,她的脸上立刻浮现出,长长的睫下做地呼闪着:“表弟,你爸爸,我二姑父,跟我老咕父,嘻嘻。”

  “哼。”我替爸爸争辩道:“瞎说,没有的事!”

  “你可得了吧。”表姐继续笑着:“二姑父和老姑父的事,俺们家里的人,谁不知道哇,你别着糊涂了,二姑父早就把老姑父给,给。”

  “去,去。”我推了表姐一把:“胡说八道,才没有呐!”

  “…”

  我与表姐一路争执着,不知不觉地便走进老姨家,老姨一把搂住我,一脸惊喜地望着我:“哎哟,小力子,几年没看着,都长这么老高喽!”

  “老姨。”我紧紧地握着老姨的干手掌,想起老姨那黑稀少的间以及那团人的片,我的心不再次浮起来,想起刚才与表姐的争论,我当真的有些确信,爸爸已经占有并把玩了老姨的小便以及团:“你好。”老姨含爱怜地拧了我一把:“嘿嘿,长得好结实啊,大外甥,快进屋,暖暖吧!”

  老姨家低矮的茅草屋里还是那般地清贫,嗜赌如命,又酗酒无边的老姨父,年纪轻轻,便非常痛快地喝出了肝硬化,现在,形骸体枯,一脸蜡黄地瘫卧在异味四溢的土炕上,见我与表姐走进屋来,他依然是那样冷漠地扫了我一眼:“来了!”

  “嗯,老姨父,你怎么了?”我假意关切地问候道,老姨父苦涩地摇了摇头:“不行喽,老姨父完了,得了绝症,要死喽!哎。”他突然伸出枯柴般的手臂,乞丐般地央求道:“小子,有没有烟,给我一吧,可憋死我喽!”

  “嗨啊。”听到老姨父的话,正在厨间忙着给我做饭吃的老姨,立刻凑到狭窄的壁窗前,冲着老姨父,瞪起了眼睛:“你傻啊,真是脑袋有病,小力子还是一个孩子,他哪来的什么烟啊!”

  “孩子!”老姨父则不服气地喃喃道:“吴涛还没这小子大呐,兜里整天揣着烟,这小子,不知道又跑到想魂去了,唉,烟,烟,烟啊,可憋死我喽!”

  “哼,你消停一会吧,就别提你那个现世的儿子啦!大点的人,就跟你一样,又耍又,真是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啊!”老姨站在菜墩前,冷言冷语地嘀咕着,在生活上,老姨还是那样地节简,炒菜时,往锅里放几粒葱花,都要经过一番非常认真地盘算。

  “姐姐。”已经断的表妹吴瑞,正坐在土炕上玩耍,见我和表姐进来,她笑嘻嘻地站起身来,扑向表姐,同时,呆呆地望着我,表姐热情地介绍道:“怎么,小瑞,不认识他,他是你表哥!”

  “表哥。”吴瑞轻轻地叫了一声,一小手指,可笑地进小嘴里。

  “妈哟…”呼哗一声,房门被人推开,表弟吴涛风风火火地闯进屋来,径直奔向老姨,一只手,很不客气地拍着老姨的肩头:“妈哟…”

  “干么。”老姨头也不抬地问道。

  “妈哟,那钱呐!”

  “什么钱,一天到晚就想钱!”老姨没好气地嘟哝道。

  “卖自行车的钱啊。”吴涛瞪着眼睛说道:“我爹有病后,你说他的自行车没有用了,骑不了啦,就给卖了,妈哟,卖自行车的钱呐?”

  “什么。”老姨怒气冲冲地放下菜刀:“什么,什么,这点钱,你也掂记着?告诉你,没门!”

  “妈哟。”吴涛顿时板起了面孔,一把拽住老姨的衣袖:“妈哟,你给不给?”

  “你要钱干么。”老姨拼命地挣脱着,在儿子的纠之下,就像当年应付老姨父一样,一步一步地退缩着,最后,终于退缩到屋子里,也许是意外地巧合,也许是命中注定,干瘦的老姨渐渐地被儿子吴涛挤到当年被自己的丈夫无情地挤到的大木柜旁,我正向吴涛打声招呼,他已经发现了我和表姐,立刻转过身来,而另一只手,则依然拽扯着老姨:“力哥,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好些天了,吴涛。”我皱着眉头冲吴涛说道:“你这是干么啊,哪能跟妈妈这样啊!”

  “力哥,我有急用,你别管,我真的有急用。”吴涛不再理睬我,转过脸去:“妈哟,你给不给,你给不给!”

  “你,干么啊,家里就这点钱了,过要钱,给你爹买药要钱,儿子,听妈妈的话,你就别耍了,别像你爹那样,耍了一辈子钱,到头来,穷得叮当响,儿子啊,别走你的老路哇,儿子!…”

  “这,这。”我对表姐说道:“这,这,表姐,你倒是管管啊!”

  “啥。”表姐冲我咧了咧嘴,一脸苦涩地嘀咕道:“让我管,我还敢管他,是不是我的皮发紧了,要等着挨揍啊!”

  “嗨。”土炕上的老姨父突然发了话:“他妈啊,他要玩,就把钱给他,让他玩去呗,吴涛的手艺不错,没准能赢着大钱呐!”

  “什么。”老姨绝望地嘟哝起来:“你说什么,嗯,还有你这样当爹的,宠着孩子去耍钱,你可真行,这也叫爹,你的手艺也不错啊,耍了一辈子钱,我咋一次也没看见你赢回来什么大钱呢?”

  “唉。”老姨父叹息一声,不再作言,木然地望着木柜前的老姨和吴涛。

  “哼,少罗嗦。”见妈妈迟迟不肯拿钱,情急之下,小赌鬼吴涛一把抓起木柜上的衣服挂:“妈哟,你给不给,你给不给!”

  “不给。”老姨坚定地答道:“不给,我看你还能咋的,干脆,把你妈打死算了,灾穷日子,我早就他妈的活够了!”

  “哼。”吴涛握着衣服挂,在老姨面前示威般地摇晃着:“你给不给,你给不给!”

  “吴涛。”我再也看不下去,一步冲到吴涛的身旁,抢夺着他手中的衣服挂:“吴涛,你这是干么啊,你这不成打爹骂娘的畜牲了!”

  “力哥。”吴涛松开了衣服挂,扭了扭身子:“力哥,你不知道,今天有个好局子,来的都是有钱的茬,并且,又傻又蔫,我拿他们,小菜一碟,一手一个准,力哥,这机会可不容易碰啊,你瞅我这死妈,说什么也不掏钱,妈哟…”吴涛再次转过脸去,两只手在亲妈的身上,胡乱翻找起来:“钱呐,钱呐,让你放到哪啦,啊,又跟我耍心眼,是不,妈哟,你是不是又把钱,放到裆底下啦!”

  “咋地。”听到儿子的话,老姨哧地红了脸,本能地用干巴巴的手掌,捂住枯瘦的间,吴涛见状,哼了一声,手掌不容分说地伸向亲妈妈的间:“你少跟我玩这个,你今天就是里头,我也得给你抠出来!”

  “混球!”病卧在土炕上的老姨父,他的心理上依然很支持儿子从妈妈那里来钱,到赌场上碰碰运气,可是,当他听到儿子竟然说出这番牲畜般的话时,极其好赌的老姨父也感觉着儿子在自己的亲妈面前,这样的野举动和下的谈吐,实在过份,他转过脸来,干柴般的手臂无力地、颤颤微微地指着被他彻底宠坏的儿子:“混球,你这是怎么说话呐,嗯,跟妈妈还能说出这话来么!”

  “用不好你管。”吴涛连理都不理自己的爸爸一眼,继续与老姨生硬地撕扯着,亲娘俩的四只手,在老姨的间,可笑地拽过来,又扯过去,老姨的子很快便被吴涛那有力的手掌,拽扯得七扭八歪。与我一样,吴涛正在不知不觉地进入青春发的黄金年龄,虽然年数不大,但却长得又高又壮,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用不尽的精神和气力。矮小、枯瘦的老姨,哪里是牛犊般儿子的对手,没几个回合,带便被儿子哧地拽扯下来,出洁白的衬

  “吴涛。”我再次冲到吴涛的身旁:“吴涛,你再胡闹,我可要揍你啦!”

  “力哥。”吴涛愁苦着脸:“力哥,你不知道,我已经答应人家啦,一会,就要上场了,力哥,你要打,就打吧,你是我哥,打我是应该的,我知道,我不对,可是,没有钱,我可怎么玩啊!”

  “这,这。”听到吴涛的话,我高举着的手掌,顿时悬在了半空:“你,你,嗨,你非得玩么?”

  “哼。”说话间,吴涛已经拽住老姨的内,高高地扯起,老姨的腹部立刻袒出一片白森森的,我非常清楚地看到,在老姨间的最下端,生着极其稀疏、细软的黑,我站在吴涛的身旁,依然举高着手臂,同时,乘机偷偷地窥视起老姨的小便来,发觉在松散的黑下,堆积着团团细白的,着实让我兴奋不已。

  “啊…”吴涛的手掌在亲妈妈的间无所顾忌地搜摸一番,最后,眼睛盯在老姨的内上:“好哇。”吴涛的眼睛一亮,咬牙切齿地将老姨偷在内上的钞票,全部拽扯下来,只听哧啦一声,老姨的内被吴涛撕个粉碎,如此一来,我更加清晰地看到那堆白团。

  “唔…”老姨又羞又涩,无奈地捂住被儿子撕扯得一片狼籍的内,望着儿子捏着用花手绢小小奕奕地层层包裹起来的钞票,头也不回,一溜烟地跑出门去,老姨悲愤到了极点:“力啊,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养的儿子,唔…唔…唔…”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39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