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42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42章
  “哦,这,这…什么,白色的?”新三婶吱唔了几声,便呼地坐起身来,拽过三叔粘挂着我那残的手指,在月光下,像模像样地瞅了瞅:“嗷,原来是这个啊。”新三婶将三叔的手掌一推:“白的,白的,我以为什么呐,吓了我一跳,笨蛋,这是白带,你不懂。”

  “白…带?”三叔依然脸的迷茫,慢地反问道:“白…带?是什么玩意,什么是白带?怎么跟男人的巴水,一个样子?”

  “嗨。”新三婶振振有词地解释道:“白带,是一种妇女病,这是我的老毛病了,天一冷就犯,特别是这几天,天气冷的要命,我还得天天起大早洗猪肠子,结果,着凉了,白带又多又粘!”

  “哦。”三叔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一个大老爷们,哪懂得什么妇女病、妇女病的啊…唉,样爱的,让你,跟我挨累了!”

  “哼。”听到三叔的话,新三婶突然委屈起来:“哼,你除了,还懂得什么,老娘跟了你,他妈的肠子都悔青了!”

  “亲爱的。”三叔将手指随便在自己的大腿上抹了抹,然后,重新迫到新三婶的身上,大巴再次探进新三婶的小便里,咕叽咕叽地搅拌起我方才滞留在里面的来。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三叔盖着厚重的棉被,迫在新三婶的身上野而又笨拙地摆动着,大巴每捅一下新三婶灌我残的小便,便会发出极其可笑的咕叽、咕叽声。

  听着这极有节奏感的,但去非常古怪而又滑稽的声响,我不由得联想起一件事来,我敬爱的老,用当时非常短缺的,极珍贵的面粉熬成糊糊,然后涂抹到碎布块上,放在院子里,经阳光暴晒一番,坚硬之后,卖给小镇的鞋厂,换得几个零用钱。

  看到的糊糊盆,我抓过竹筷子,顽皮地捅搅着,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与三叔此时此刻,大巴捅搅新三婶小便所发出的声响,完全一致,唯一不同的,我是用竹筷子搅拌瓷盆里的面糊糊,而三叔,而是用大巴,在新三婶的小便里,搅拌着我的残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哎哟,哎哟,哎哟,哎哟…”

  三叔咕叽、咕叽地卖力搅拌着,而新三婶则将双脚搭挂在三叔的股蛋上,双手非常满意地搂抱着三叔的身,哎哟、哎哟地、其极放纵地呻着。两个人很快便沉缅在爱的悦之中,演奏着非常合谐的情曲。

  “三…哥。”屋外响起二姑父的喊叫声:“时间不早了,该起来杀猪了,你咋忘了,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咱们得抓紧时间多宰它几个,趁着小年这光景,好多赚点钱啊,三哥,快点起来吧!”

  “唉。”三叔正卖力地搅拌着我的残,听到二姑父不合时宜的催促声,非常失望地嘀咕起来:“唉,真他妈的,干点什么也不容易啊,杀猪挣几个臭钱,又是起早,又是贪黑,撵了半宿的猪,累得我筋疲力尽、上气不接下气,这不,还得他妈的起大早杀猪,唉,想好好地,都他妈的不消停啊,唉,他妈的,可到是的…”

  “别磨叨了,钱难挣,屎吃啊,想挣钱,就得辛苦点,拉倒吧,等过年的时候,再好好地吧!”新三婶推搡着身上的三叔。

  “等一下,我就要货了!”

  三叔快速地大作起来,咕叽之声骤然剧烈而又清脆起,没过一分钟,三叔低沉地吼叫一声,然后,便重重地趴在新三婶的身上:“唉,完了,终于了!”

  “去吧,去吧,快点跟芳子女婿杀猪去吧,趁着小年,多赚几个钱,好留着过年打麻将的啊!”

  “三婶。”我悄悄地掀起被角,一直目送着三叔穿戴好杀猪用的皮装,咔地套上挂血污的高筒皮靴,然后,嘀嘀咕咕地走出屋子,啪地关上房门。待屋子里重新寂静下来,我兴奋不已地起新三婶的被角,一脸地溜进她的被窝里:“三…婶!”

  “干么。”赤着下身的新三婶手里掐着巾,正擦试一番狼籍不堪的小便,见我钻了进来,假装没好气地问道:“小蛋子,你又来干么!”

  方才背对着新三婶,非常清晰地感受着她与三叔时的放情形,我本已瘫软下来的,又立起来,我呼地一下扯掉挂头,嘻皮笑脸地爬到新三婶的身上,一手指尖顽皮地捅进新三婶刚刚被三叔灌的小便里,地抠挖起来:“好粘啊!”

  “去,去。”新三婶用白巾轻柔地打一下我的面庞:“混小子,你先下去,让我擦一擦啊,咋这么猴急呐!”

  “不。”我的早已激动万分地滑进新三婶盛三叔的小便里,可笑地搅拌起三叔的来,很快便发出我用竹筷子扎捅面糊糊时那种奇妙而又荒唐的声响。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哎哟,哎哟,哎哟,哎哟…”

  新三婶重新发出熟悉而又的呻声,我一边大作着,一边搂住新三婶红通通的、微微烫脸的面庞,幸福地亲吻着,新三婶一边呻着,一边咧开臊气腾腾的嘴巴:“哎哟,哎哟,哎哟,哎哟…”

  “亲爱的三婶。”灼人心肺的烈渐渐地从我的身体上散发掉,虽然脑袋依然晕晕,可是,趴在新三婶身体上的皮,慢慢地恢复了知觉,直到现在,我才深深地感受到,趴在新三婶肥美的体上,真是空前的舒

  新三婶体态丰盈,怀宽大,那份光滑、那份软绵、那份腻,尤如一头扑倒在锦绸之上,特别是那对山丘般丰、坚的酥,被我重重地脯之下,不停地晃动着、摇摆着,温情脉脉地按着我的肌肤,而两颗可爱的、红灿灿的咂咂头,则非常明显地点划着我的部,搞得我既酥,又兴奋。

  得意忘形之际,我搂住新三婶的脑袋,嘴巴顶住她喋喋不休的口腔,放纵无边地狂吻起来:“啊,三婶,你太好了,我好喜欢你啊!”

  新三婶乖顺地张大了嘴巴,我的舌尖顺势滑将进去,吧嗒吧嗒地搅捅着,咕噜咕噜地里面热气烘烘的涎,新三婶滑腻的薄舌,爱意绵地触碰着我的舌尖,将串串热的口,毫无保留地奉献到我的舌身上,我则毫不客气地咽着。

  了新三婶的涎,吻够了新三婶面庞,我的脑袋一歪,滑到新三婶细的腋下,我先是美美地欣赏着,用鼻子尖轻轻地触点着,同时,野地息着,尽情地享受着新三婶腋窝处即温热、又咸,与小便的味道其极相似的气息,嗅着,嗅着,我放肆地伸出舌头,卖力地起来,同时,手指顽皮地拽扯着乌黑闪亮的细

  新三婶咯咯咯地笑道:“混小子,你干么啊,用舌尖咯吱你三婶,你好会玩哦,咯咯咯,好剌挠啊,混小子,小蛋子,真没想到,小小年纪,比你三叔还会玩,尽他妈的花花点子!”

  在我狠狠的拽扯和之下,新三婶一边笑着,嬉骂着,一边本能地收紧手臂,我则将脑袋挪移而去,手指继续扯拉着新三婶的腋,舌尖则含住新三婶的一颗豆,吧叽吧叽地啯起来,新三婶微微抬起汗渍渍、红通通的面庞,美滋滋地呻着,一只手托住丰:“怎么样,三婶的咂咂,够大吧!”

  “够大!”我收回拉拽腋的手指,稍微抬起身子,与新三婶一起,把玩起她的豪来,我的手与新三婶的手,一同按摩着、着,按着,着。

  我的目光不自觉地溜到自己的下,趣顿然游移而去,一贯见异即迁的我,放开新三婶的豪,整个身子直起来,目光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双手生硬地拽扯着新三婶一片狼籍的小便。

  哇,我这才注意到,新三婶的小便里,白汪汪的一片,在月光下,泛着霜雪般的光泽,而我的上,则挂了粘稠的白浆,不用问,这都是我和三叔的,现在,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充填在新三婶的里,再经由两巴恣意地一番胡搅拌,早已分不清那滩是三叔的,哪滩又是我的。

  “白…带!”

  我醮起少许白浆,放到鼻孔下,模仿着三叔的憨态,目光故意迷茫起来,煞有介事地嘀咕道:“白…带,咋这么像我出来的玩意啊?”

  “混小子。”新三婶见状,扑哧笑出了声,她亦松开了自己的豪,肥实的手掌,轻轻地刮一下我的面颊:“小蛋子,还敢忝个脸笑话你三叔呐,刚才,要不是老娘机灵点,灵机一动,帮你打个马虎眼,一旦让你三叔知道了,你竟敢你三婶,你三叔不得把你的下来喂老母猪,那才怪呐,混小子,还不谢谢你三婶!”

  “谢谢,谢谢。”我放下手指,身子猛一用力,非常卖力地撞击着新三婶白乎乎的小便,地笑道:“谢谢三婶的救命之恩,贤侄年龄尚小,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暂时无以回报,只好用报答三婶…”

  “嘻嘻。”在我尽乎疯狂的之下,新三婶幸福地呻起来,双腿紧紧地挂在我的身上:“哎哟,哎哟,混小子,这就行了,能够尝到你的巴,三婶已经知足了。不怕你见笑,男人的巴,你三婶可没少尝、什么的、细的、长的、短的、黑的、白的、弯的、直的,老娘都尝过。不过,半大孩子的巴,这还是头一次尝鲜,哈,好啊。”

  “那好,三婶,我就是累死,也要报答三婶的恩情。”说完,我更加卖命地狂起来。

  新三婶的身体,剧烈地抖动着,她面色愈加红润起来,突突地急着:“嘿嘿,混小子,人不大,力气还真不小啊!”看到我疯狂的态,新三婶突然感慨道:“混小子,你妈的,你们叔侄俩可真行啊,吃饭连碗都不他妈的涮!你刚刚吃完,你三叔接着吃,你三叔刚刚放下,你他妈的混小子,端过来接着吃,嘻嘻,真够热闹的啦!嘻嘻。”

  “啊…啊…啊…”

  新三婶的感慨之言,强烈地刺了我,是啊…我的新三婶,一个风无尽的女人,她,比三叔小了将近十岁,而比我,则大了将近十岁,非常巧合地处在我与三叔年龄差的正中央,而现在,我与三叔都与这个年轻、风女人发生了体关系,我们的,放肆地倾在同一个里,又经叔侄两巴尤如竹筷子般地搅拌一番。

  啊,叔侄两人同一个,那奇特的感受,就好似叔侄两人同吃一碗饭,而那竹筷子,就是我们各自的巴,我首先在新三婶的里胡搅一番,吃完了,把一丢,三叔接过来,再吃,再拌一番。然后,我端过来再吃。

  哈,如此说来,我的三叔,已经不仅仅是我的叔叔,我们的关系又多了一层,滑稽可笑地成为了忘年的连襟,啊,我的乖乖,我们真是亲上加亲啊,大家说说,这,有多热闹啊!

  “啊…啊…啊…”

  我越想越兴奋,越兴奋撞得越有力,突然,我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牙关剧烈地研磨一下,哗…一滩白乎乎、粘稠稠的,呼哧一声便倾进新三婶那依然残存着三叔和我混合的小便里。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42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