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4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47章
  地震后的小镇子,陷入无尽的恐惧之中,人人惶惶不可终,眼睁睁地望着那摇摇坠的房子,谁也不敢贸然闯进去。

  为了躲避风寒,我的几个叔叔找来工具,在家宽阔的院子里,搭起一个简易的帐蓬,心灵手巧的老叔,竟然砌起一铺温暖的土炕。而绝望的三叔,坚定地认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他将收猪时,意外获得的一窝小猪羔,连同它们的妈妈,全部斩尽杀绝:“他妈的,天塌大家死啊,还留着这些玩意干什么,都杀了吃!”

  “唉,好可怜。”望着院子横陈的小猪羔,以及鲜血淋淋的猪妈妈,摇头叹息道:“唉,三冤家,这么点的小猪,你也给杀了,这才几斤啊!”

  “管它几斤呐,都剥了吃!”说完,三叔拎起一只小猪羔,开始剥皮、开膛,然后,叭嚓一声,丢进简易棚前的热水锅里:“去你妈妈的吧!”

  傍晚,一家人愁眉苦脸地咀嚼着腥膻的仔猪,三叔一边咕噜咕噜地往肚子里灌着烈白酒,一边嘟哝着:“天都要塌了,留着钱,还有什么用,耍啊!”

  三叔痛饮一番,然后,开始整理口袋里的钞票:“他妈的,耍钱去,都输了,要死,也得过足牌瘾再他妈的死啊!”

  “对。”一贯对赌搏不屑一顾的老叔,居然也转变了态度,掏出仅有的一叠钞票:“三哥,你去哪玩,也算我一个吧,我也豁出去了,临死之前,也狂赌一把!”

  “嘿嘿,老疙瘩,你舍得?”

  “舍得,你讲话了,天都要塌了,留着钱,还有什么用啊!”

  “那好,走吧,我可告诉你,输了,可别怨我哦!”

  就这样,几个认为天要塌下来的叔叔,揣着仅有的钞票,进行最后的疯狂去了。

  “唉。”望着几个叔叔醉熏熏、摇晃晃的背影,谩骂道:“这些个生疔玩意!”又转向婶婶、姑姑们:“别管他们,天塌不下来,地也陷不下去,我经历的事情,多了去了,活了这么大年数,什么没见识过,放心吧,咱们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大家收拾收拾,睡觉吧!”

  “小力子,来,跟老姑睡觉!”老姑被安排在土炕的最里端,那是整个土炕温度最高的地方,我紧挨着老姑,而新三婶,抱着棉被,呼地坐到我的身旁,冲我呶了呶嘴:“我睡这!”

  “好啊。”我立刻兴奋起来,一会,我转过脸去瞅瞅老姑,老姑冲我神秘而又甜美地一笑;一会,我又侧过身去,瞧瞧新三婶,新三婶冲我刁钻地眨巴着眼睛。

  “扑…”把土炕的最末端,当然也是温度最低的地方留给了她自己,看见儿媳妇们、闺女们一一钻进被窝,节俭的立刻吹灭了蜡烛:“没什么事,就别点蜡了,怪浪费的,大家伙都睡觉吧!”

  “嘻嘻。”我燥动不安地仰躺在被窝里,一只手开被角,悄悄地伸进老姑的间,老姑将脸附到我的耳边:“嘘…大侄,老实点,别让你三婶看见!”

  对老姑的警告,我根本不予理睬,手指早已滑进老姑水淋淋的小便里,咧着嘴,地抠挖起来,而另一只手,则探进新三婶的被窝,新三婶啪地打一下,我默不作声地将手顺着她的腿溜进她的内里,扑哧一声,捅进小便里。新三婶偷偷地拧住我的另一只耳朵,漆黑之中,亦将面颊贴到我的耳朵上:“混小子,你又胡来了!”

  哈,我的左右各一手指,分别探在老姑和新三婶的小便里,我左抠一会,右挖一番,有时干脆左右开弓,直搞得两个女人身不由已地微微呻起来:“哦…哟,哦…哟,哦…哟…”

  “啊…唷,啊…唷,啊…唷…”

  “嗯。”我故意清了清嗓子,依然仰面朝天地恣意抠挖着左右两个女人的小便,时而,又拽出来,放到鼻孔下,仔细地嗅闻着,美滋滋地品味着两个女人小便各具特色的气息。

  “小蛋子。”新三婶一边低沉地呻着,一边伸过手来,狠狠地掐拧一把我的大腿;而老姑,则握住我的,依依不舍地套着,黑暗之中,机灵的新三婶似乎早已察觉到,老姑在卖力地着我的,于是,她的手掌,始终不敢往我的间移动半寸。

  我稍微扭转一下脑袋,斜着眼色,盯着枕旁的新三婶,新三婶仍旧眨巴着眼睛,冲我吐着腥红的舌头,嘴巴紧紧地贴在我的耳朵上,冒出滚滚臊热之气:“混小子,小蛋子,你可真行啊,跟老姑也上了!”

  啪…啪…啪…我正兴奋不已地同时抠挖着老姑和新三婶的小便,突然,简陋的木板门啪啪啪地响动起来,紧接着,传来爸爸那再熟悉不过的男低音:“妈…妈…快给我开门!”

  “哦…”慌忙坐起身来:“大仓子回来了,大儿子,等一会,妈把蜡点上,就给你开门去,哎呀,取灯呐,让我放哪啦!”

  漆黑之中,摸索了好半晌,终于重新点燃了蜡烛,披着棉衣,跳下土炕,吱呀一声,拉开了房门:“哎呀,大儿子,你这是坐哪趟车回来的呀!”

  “妈…”风尘仆仆的爸爸,带着一身呛人的冷气,重地息着,迈进屋来:“妈…钢铁厂到这里的通勤车,不开了,钢轨给震坏了,我是徒步从钢铁厂走回来的啊!”

  “我的天。”感叹道:“真挠啊,这么远的路,这么冷的天,真挠我大儿子,黑灯瞎火的,就怎么一步一步地走回来啦!”

  “哥…”

  幽暗的简易棚里顿时沸腾起来,婶婶、姑姑们纷纷穿上衣服,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哥,你是来接小力子的吧!”

  “嗯,这个小兔崽子,我不让他来,他就偷偷摸摸地自己跑来了,这下可好,赶上这里闹地震,他妈一听,吓得嚎滔大哭,一天到晚,不吃、不喝,也不睡,就是嚷嚷着要儿子,儿子,这不,我就匆匆忙忙地赶来了,把这个不听话的混小子,接回去!”

  听到爸爸的念叨,我呼地缩进被窝,紧紧地蒙住脑袋,捂着脑袋的双手,仍然泛着两个女人小便的气味,深深地浸入我的鼻息里,推了推我:“哎呀,小力啊,快起来啊,你爸爸来啦,你爸爸接你来啦!”

  “唉,我现在可真是又冷又饿又累又困啊!”爸爸叹息一声,瘫坐在黄泥未干的土炕上:“唉,这个混小子,一点也不听话,我不让他来,他就自己偷跑来,这回可好,差点没死在这里吧!”

  “嗨嗨。”微笑着对爸爸说道:“孩子嘛,不都是玩心吗,小力喜欢这里,他愿意来就让他来吗,一年也就这一趟呗,孩子惦记着这里,从来不嫌弃我们这个穷地方!”

  “妈,等天亮了,我就领小力回家!”

  “哎哟,你急得什么啊,这么老远跑来的,还不多呆几天!”

  “不行啊,妈,我是请假跑出来的,我得赶快回去,单位里还有许多工作等着我呢!”

  “可是,明天就过年了,过年也忙啊!”

  “妈,我们单位有一项重大的工程任务,过年也不休息!”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就走吧,妈也不留你啦,工作要紧啊!”

  “哥。”身旁的老姑含着绝望的泪水,拉着爸爸的手央求道:“哥,我也要跟你走,我害怕,我害怕,我不想死…咦…咦…咦…”

  “菊子。”爸爸像爱怜女儿似地抚摸着老姑乌黑的秀发:“老妹子,别哭,别害怕,哥领你一起走,等天亮了,吃完早饭咱们就走!”

  早饭之后,我们草草地打点一番行装,背着沉重的包裹,顶着剌骨的寒风,沿着被地震搞得七扭八歪的铁路线,向着数十里外的钢铁厂走去。我与老姑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相互热切地鼓励着:“走啊,走啊,快点走啊!”

  “走啊,走啊,老姑,你看,我已经看到钢铁厂的大烟囱啦!”

  “是啊,大侄,你看,那不是铁叭吧山吗?”

  “对,是铁叭吧山,你看,那红通通的一片不是刚刚倾倒出来的废铁渣吗。”

  中午时分,阴暗的天空呈现着令人懊丧的灰蒙蒙的调,我们拖着疲力竭的身体,终于徒步走到火车站,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人们发疯般地冲击着出站口的铁栅栏,到处是一片不可收拾的混乱:“快跑啊,快跑啊,听说还有余震呐!”

  “是啊,再不跑就得砸死在这里啦!”

  我们混杂在洪水般的人里,向着铁栅栏艰难地搬动着脚步,啊,近啦,近啦,站台越来越近啦,透过密密实实的人墙,我仰着脖子,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列人群的火车,人们声嘶力竭地吵嚷着,不顾一切地向车门汹涌着。

  “力啊,拉着我的手,别冲散啦!”老姑死死地拽着我的手臂,一步一步地挪向车门,啊,抓住啦,抓住啦,我终于抓住车门啦,老姑在我的身后拼命往车上推搡着我,上来啦,上来啦,我终于上来啦。

  我们不仅非常幸运地涌上了火车,又十分意外地抢到了座位,列车嘶鸣一声,缓缓驶出火车站,向着漫天飞雪的正北方嗷嗷嗷地狂奔而去。隆冬的太阳早早就溜到地平线下,令人沮丧的漫漫长夜将伴随着我们度过枯燥乏味的旅行生活。

  “今天是大年三十!”老姑对我说道:“唉,过年啦,过年啦,今天是大年三十!”

  “啊。”我回答道:“好啊,老姑,在火车上度过除夕之夜,可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啊,我将永远记住这个日子,我在火车上度过了一个终生难忘除夕之夜!”

  “嘿嘿。”老姑笑嘻嘻地拧了一把我的脸蛋:“力啊,真有你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总是不知道愁!”

  “愁啥啊,这不是好的吗,老姑,我们不是顺利地逃离了震区吗!”

  我与老姑没完没了地唧唧我我着,四只小手一刻不离地汇在一起,有来到去的相互掐拧着、抓挠着。

  “老姑,我渴啦!”我握着老姑的手说道:“我好渴啊!”

  “嗨。”坐在对面的爸爸不耐烦地说道:“就你事多,渴什么渴啊,到哪里去水啊!”

  “唉,渴死我啦!”

  我将脑袋转向车窗,伸出干渴的舌头,贪婪地着窗玻璃上肮脏的霜雪,老姑看在眼里,冲着爸爸嘀咕道:“哎,哥,吵什么吵啊,孩子真的渴啊,我最了解他啦,跟你一个样,总是好渴,并且特别能喝水。”说完,老姑从旅行袋里将茶杯了出来,爸爸见状摇头叹息道:“菊子,你拿杯子又有什么用啊,这车上根本没有水啊!”

  “哥,我想想办法去,看看谁有水,跟人家要点!”

  “菊子,人太多啦,你走不过去的,可别挤丢啦!”

  “没事!”

  一贯过份腼腆,又胆小怕事的老姑,不顾爸爸的劝阻,拎着空空如也的茶杯,一步一步地向车厢的尽头挪动过去,我站在椅子上,看到老姑点头哈地向旅客们讨水,可是一次又一次失望地离开,老姑拿出了她那特有的韧劲,继续不知疲倦地向前挪动着,讨要着。

  列车不知何故突然停靠在一处小站上,久久不肯离去,我依着车窗向外望去,透过列车下面哧哧作响的雾气,我忽然发现老姑拎着空茶杯跳到泛着坚冰的站台上,向着远处的值班室狂奔而去。

  爸爸见状,急得抓耳挠腮,隔着车窗跺着脚喊叫着:“菊子,菊子,快回来,快回来,别往远处跑啦,火车没准什么时候就开走啦,唉。”爸爸气急败坏地指着我的鼻尖,怒斥道:“你啊,你啊,你就不能忍着点啊,唉,净给我添啊!”

  “呜…”火车悠长地叹息一声,缓缓地移动起不见首尾的、泛着霜雪的身体,只见老姑端着直冒热气的茶杯,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向已经启动的列车,一位好心的壮年男子向老姑伸出强劲有力的手臂,老姑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呼地一声飞上了车门。

  老姑将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轻轻地放置在微微抖动着的小方桌上,她呼呼地息着,不停地擦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力啊,大侄啊,喝吧,趁热喝了吧,天太冷,一会就凉啦!”

  望着茶杯里清沏的开水,望着急促呼吸着的老姑,我的眼眶突然起来,眼前的一切渐渐地模糊起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4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