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48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48章
  “大侄,别睡了,咱们到家了。”我睡得正香,老姑却把我推醒:“快,小力,快醒醒,火车到站了。”

  “唉,真困啊。”我茫然地睁开睡眼,依然昏昏沉沉,在老姑的怀里,伸了伸酸麻的身,无打采地叹息一声,我这才发现,当我睡之后,老姑将她的外衣下来,小心奕奕地覆盖在我的身上,而她,却冷得浑身冰凉,见我睁开了眼睛,老姑帮我按好衣扣,又把她的头巾,系到我的脖子上,而那上面,还残留着老姑淡淡的体温:“早晨才冷呢,把这个系上,免得呛了风!”

  “嗯,亲爱的老姑。”我吧嗒亲了老姑一口,想起昨天深夜,老姑冒着被火车甩掉的危险给我找水喝,我又感动起来,我含感激之情地望着老姑。

  “瞅啥呢,还楞着干么啊,快跟老姑下车!”

  “嗯。”我怏怏地站起身来,顽皮地掐了老姑股一把,老姑悄悄地拍打一下我那永远也不安份的手掌:“别…闹。”

  我确信,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老姑,这种爱,是真诚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过去,我只把老姑当成发原始的对象,或者说是工具,而现在,我完全摒弃了这种低俗的想法,我把老姑当成了恋人,我爱老姑!

  “大儿子。”

  当我跌跌撞撞地爬上宿舍楼时,妈妈披散着秀发,哭丧着白脸,寒冷的冬日,却只穿着薄薄的内衣和内,既兴奋又伤感地出门来,喊叫时,带着浓重的哭腔:“大儿子,你可把妈妈吓死喽,唔…唔…”

  “嗨。”爸爸不耐烦地嘀咕道:“这不是给你接回来了,还哭个啥啊。”

  “我愿意,不用你管。”妈妈还是以那种不屑的语气,斥责着爸爸,同时,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我,我依着妈妈薄薄的内,缓缓地走进熟悉的、目泛着惨白的屋子里,妈妈呼地将我推到铺上,尤如审视重新到手的宝贝般地盯着我,同时,一会摸摸这,一会又抚抚那:“让妈妈好好地看一看,我的大儿子,地震的时候,让没让砖头瓦片什么的砸到哪啊!”

  “没有,妈妈。”我仍旧毫不知忧,还乐颠颠地讲述起来:“妈妈,哪也没碰着,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妈妈,地震可热闹了,三叔把这么大点的小猪崽,都给杀吃了!”

  我一边讲述着,还一边生动地比划着,妈妈噘着腥红的嘴,打断我的讲述:“得了,得了,你可把妈妈吓坏了,妈妈都快急疯了,可是你,倒是不在乎啊!”

  我安全地从震区逃回到家,妈妈立刻恢复了常态,她不再哭泣,也按时进餐了,同时,又开始精心地、着意地打扮起来。而对于老姑,妈妈先是冷若冰霜,尔后,没出数,便像对待二姑那样,把老姑当成她免费的保姆:“菊子,把这件衣服,给嫂子洗一洗!”

  “菊子,把地板拖拖!”

  “菊子,下楼给嫂子买棵白菜去!”

  “…”

  可怜的老姑,好似一颗小砣螺,在妈妈无休无止的役使之下,不知疲倦地高速旋转着。

  “老姑。”而我,则像老姑的影子,永远都尾随在她的股后面:“老姑,别干了,别干了!”

  “唉,大侄啊,不干哪行啊,你妈妈会生气的!”

  “小力,过来。”每当我在厨房里与老姑闲聊时,妈妈便沉下脸来:“过来,复习功课,马上就要开学了!”

  “唉,真烦人!”我坐到写字台前,妈妈在我的对面,望着她那微微晃动的豪,猛然间,我想起了老姑那奇特的房:“妈妈,老姑有四个咂咂!”

  “啥?”妈妈一脸的惊讶:“你说什么,你胡说什么啊!”

  “真的,妈妈,老姑两个大咂咂旁边,还长着一对小咂咂!”

  “什么。”听到我与妈妈的谈话声,爸爸立刻走向老姑:“菊子,真的么?”

  “嗯。”老姑红着脸,低垂下头,爸爸关切地摸着老姑的脑袋:“老妹子,这是病啊,哥哥明天领你去医院!”

  “唉。”我极不情愿地捧起书本,望着讨厌的课本,我又想起了都木老师,以及我偷偷进门里去的那封短信,一想起这些,一种无尽的懊悔立刻滚滚袭来:哎呀,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为什么要把那封短信,进门里,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我,怎样面对都木老师呢?

  夜晚,我躺倒在冰冷的铺上,一边悄悄地、爱怜地抓摸、把玩着老姑的小便,一边反复地玩味起都木老师那句“唉,不可能啊,没办法啊…”的话来。都木老师一脸无奈地说出这番话,其用意何在?我与都木老师的爱恋,可能吗?

  经过一连数夜的番冥思苦想,我十分自信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都木老师非常喜欢我,愿意与我建立一种超过师生界限的特殊关系,由于年龄相差甚远,完全可以作我的母亲啦,所以没有办法实现她的理想,足她的夙愿。为此,都木老师绝望之余,便由然感叹出“唉,不可能啊,没办法啊…”这句话来。

  不,世间没有不可能的事,只要敢作敢为,任何高不可攀的理想都可以得到实现。此番回归故乡,凭着我成功地勾引新三婶的实战经验,我对如愿地占有都木老师,非常有信心。

  从新三婶的体上,我深深地体会到,成女人对的渴望,是强烈的,是炽热的,是常人无法揣摩和想像的。你看我的新三婶,对我下作的举动,总是假惺惺地半推半就,一挨我鼓足勇气,索把手进她的小便里,她便彻底地被征服了,发疯了!从此以后,每当与我时,最初的做作,尤如一层细薄的面纱,历经情之风微微的这么轻轻地吹刮,便然飘散而去,无影无踪了,你看,新三婶躺在我的身下,语,滚滚而来…想到此,我下定决心,新学期伊始,我要对景仰已久的都木老师,发起强大的情攻势,将其拿下,让都木老师,也沦为我这个十足的小鬼的间之物。

  决心一经下定,我倒感觉时间过得太慢,唉,怎么还不开学呐?嗨,还用等到开学啊,干脆,我买点什么礼物,给都木老师拜个晚年去吧!

  可是,买点什么呢,思来想去,我突然想起,临行前,含泪送给我一包沉甸甸的干枣,那可绝对是故乡的特产哦。对,就把这故乡的特产,出自于家后院的干枣,送给我敬爱的都木老师吧。

  “老师。”我拎着干枣,战战兢兢地推开都木老师的家门,怀里尤如揣着一只小兔子,咚咚眺,我胆怯地呼唤一声:“老…师!”

  “嗬…”都木老师正蹲在地板上,撅着肥股,埋头整理着她的朝鲜族辣白菜,屋子里充溢着呛人的红辣椒的气味,细细品来,透过剌鼻的辣椒味,我又嗅闻出轻逸的苹果味和清淡的雪梨味。蓝花躺在铺上,盖着棉被,睡得又甜又美,时而还令我费解地微笑一番。听到我的呼唤声,都木老师猛然转过头来:“哦,是你!”

  都木老师的表情,要多复杂有多复杂,而我的心里,要多矛盾,有多矛盾,都木老师极不自然地站起身来:“小家伙,快进来!”

  都木老师放下红通通的竹筷子,胡乱洗涤着手上的辣椒粉,我悄悄地扫视过去,发现都木老师原本白净的面庞,因我的到来,瞬间便泛起浓浓的红晕,两只漉漉的肥手,微微抖动着,我悄然踱到都木老师的身后:“老师,我从家刚回来,这是家果树上的大红枣,老师,送给你吧,算是学生给你拜个晚年了!”

  “嗬嗬,谢谢你!”都木老师爽快地接过干枣:“小家伙,地震,没伤着你吧,嗨,可把你妈妈急坏了,老师也急得够呛,小家伙,你不知道啊,唐山,都震平了,运来许多伤号,我们学校还组织人员去抬伤号呢,老师也去了,我的老天爷,那个惨啊,缺胳臂少腿的,都算是轻伤了!”

  “老师。”我运了运气:豁出去了:“老师,那封信,你看到没有?”

  “信。”都木老师的面庞更加红起来,捧着干枣的手掌,非常明显地抖动起来:“看,看到了,怎…么?”

  “老师,我错了,我太下了。”我叼着手指尖,现出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故作惭愧万分地说道:“老师,我,冒犯你了!”

  “孩子。”都木老师啪地将干枣放到书桌上,两手一伸,紧紧地夹住我的手臂,不仅对我的称谓,发生了改变,说话的语气,也彻底走了调:“孩…子,你,好直啊!无论什么事情都敢作敢当啊!这一点,老师好喜欢啊!”

  “老师。”我呼地扑进都木老师的怀里:哼,事已至此,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死就死吧:“老师,我爱你!老师,我错了,我不该!”

  “嗬嗬。”都木老师轻柔地掐拧着我的脸蛋:“爱我,你做的好事,以为老师不知道么?”

  “老师。”我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脑袋深深地低垂下去,再也不敢面对都木老师那咄咄人的目光。而脑海中,我偷看都木老师撒,偷摸都木老师的小便,那一桩桩、一件件见不得人、丑陋无比的下事,尤如影一般,一一闪过,而这些,都木老师早已知晓。嗨,我这个下坯子,我真恨不得钻进脚下微微裂开的地板里去:“老师,我不是人,我是氓,我。”

  “不。”都木老师打断我的话:“孩子,别胡说,对异的身体感兴趣,这是每个男孩的本。孩子,刚才,老师那样说,绝对不是笑话你,孩子,你真的爱老师么?”

  “爱!”我坚定地答道,昂然抬起头来,都木老师奋不已地搂住我,珠一张,近乎疯狂地亲吻着我:“孩子,你知道么,老师也爱你啊!”

  “老师,妈妈!”

  听到都木老师的话,我心中高悬着的那块沉重的石头,终于安安稳稳地平落下来:原来是这样啊,我果然没有想错,都木老师当真喜欢我。在都木老师热切的狂吻之下,我腹的懊悔之心和羞愧之感,渐渐地淡化掉,随之而来的,是狂野的之心和终于征服都木老师的自豪之感。

  “老师,我爱你!”

  我依偎在都木老师热滚滚的怀里,嘴里深情地呼唤着,双手开始在都木老师的身体上随心所地游走起来,我首先悄悄地把手伸到都木老师的腋窝下,抓摸着那片长长的腋,嗅闻着都木老师腋窝处人的、淡淡的狐臭味。

  都木老师见状,不嘿嘿地笑起来:“调皮鬼!”

  嗅了都木老师腋窝处的气味,我将一只手轻轻地按放在都木老师的内上面,手指隔着薄薄的棉纱布,轻轻地触碰着都木老师的小便。凭直觉,我敢肯定,都木老师早已觉察到,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而是任由我随意触碰,时而还幸福地呻起来。

  我的胆迅速膨起来,索将手长驱直入地伸教师进都木老师的内里,贪婪地抚摸着那片浓密的黑,最后,手指尖直抵漉漉的小便口。都木老师轻轻地推开我,我立刻慌张起来,感觉到自己实在有些过份,之过急,我的脸再度不由自主地红起来。

  而都木老师却温柔地说出一句话来,惊得我目瞪口呆:“孩子,你喜欢老师的小便吗?”

  “喜……”我稍试迟疑片刻,立即迫不急待地、老鼠捣蒜般地点起头来。

  “哦。”都木老师兴奋不已地推开我,欣然坐到铺上:“小鬼,想看么?”

  “想。”我呆呆地答道。

  “嘿嘿,来吧!”

  “嗯。”我木然答应一声,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如此爽快地“嗯!”了一声,尽管“嗯!”地答应了,我还是没有胆量,走到铺前去。

  我久久地呆视着都木老师,真是让我无法相信,往日在同学们面前,板着冷冰冰的面孔,握着长的教鞭,盛气凌人地教训我们的都木老师,此时此刻,竟然令我瞪目地叉开了双腿,一脸糜之地望着我:“嗬嗬,孩子,既然你喜欢老师的小便,今天,老师就让你好好地看看吧!”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48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