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53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53章
  “三…婶。”豪耿直、风的新三婶笑地站起身来,一把拽住我的手臂,我情不自地呼唤道:“三…婶。”

  “嘿嘿,混小子。”新三婶大大方方地拍打着我的脯,冲我神秘地呶了呶嘴,那神色,那表情,只有我们俩人才能领会到其中的隐涵:“嘻嘻,半年多没看见,又长高了,又长壮了,现在,真成大小伙子啦!”

  “小力子。”三叔依然是不修边幅,被劣质的烟草灼黄的手指,夹着呛人的烟蒂:“学习怎么样啊,还是那么淘气吧,嘿嘿,可到是的!”

  “小力。”老姑甜甜地冲我笑道:“你三叔有难了,来求你帮忙啦!”

  “什么,三叔有难了,三叔求我?”我莫名地望着三叔和新三婶:“三叔,你有什么难啊,求我?”

  “唉。”三叔扔掉了烟蒂,一边用脏兮兮的胶鞋研磨着,一边唉息道:“叔叔有困难了,来求你们家啦!”

  “三叔,你怎么了?”

  “他啊。”还没等三叔回答,新三婶嘴道:“又惹祸了,我们在市场卖,来了一个楞头青,见到谁就跟谁找茬,那架式,分明是想他妈的在市场立、拔横。你三叔还能让这个,让他欺侮住,以后,这个市场我们还想不想混了,结果,就打了起来,你三叔下手太狠,把这个楞头青给打残了!”

  “什么,打残了!”我转向三叔,怔怔地盯着他。

  “嗯。”三叔肯定地点点头:“他妈的,不服么,老子就废了你,我一锹把子扫过去,就把他的腿给敲折了,变成瘸子了!”

  “哼。”新三婶点了点三叔的鼻子尖:“你是解恨了,过手瘾了,可是,人家能消停吗。”新三婶又转向我:“小力子,那个楞头青,打不过你三叔,就一瘸一拐地往派出所跑,让你三叔拿钱治腿,你三叔不给,可也是,我们哪有钱啊,可是,不给人家钱,人家能让么?这不,我们只好跑到你家来,暂时避避风头!”

  “三叔。”我讪笑道:“在咱们家乡的小镇上,你不是最厉害吗,人家都说,派出所都惹不起你啊?”

  “去你妈的。”三叔苦涩地笑道:“这小子,连他叔叔也要挖苦挖苦,唉,可到是的,小力子,这小来小去的事情,派出所对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装着没看见,不了了之了。可是,把人给打残废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这可是重伤害啊,可到是的。派出所当然不愿意管,可到是的,那个瘸小子天天泡在派出所,哭天抹泪,搅得所长办公都没法办公,唉,所长没有办法,让我拿点钱,哼,我他妈的哪有钱啊,可到是的,就是有钱,我也不给他,大侄,三叔只好先在你家躲躲啦!”

  “小力子。”新三婶爱意绵绵地捋着我的黑发:“去郊区,坐哪趟车啊?”

  “干么?”

  “租间房子啊。”三叔接茬道:“我和你三婶是不能回家了,暂时在这里卖,挣点辛苦点,维持生活,可到是的。市里的房子太贵,咱租不起,再说啦,市里也不能让杀猪啊!我们准备到郊区租间房子,那里不仅房租便宜,杀猪也方便!”

  “好的,跟我来!”我冲着三叔和新三婶摆摆手:“走,我领我们去!”

  “让你三婶去吧,我在市里准备一些生活用品!”

  “三婶。”我拉着新三婶的手,快地跑到楼下,恰好一辆电车停靠在马路边,我冲着新三婶嘻皮笑脸地挥挥手:“请上!”

  “小力!”我们在车厢的最后面,找到一排空座,新三婶紧贴着车窗坐下,我地挤靠过去,新三婶问道:“得坐几站啊,才能到郊区呢?”

  “嘿嘿。”我已经将手悄悄地滑向新三婶的间:“坐吧,坐吧,耐心地坐吧,一直坐到电车再也不走了,郊区就到了。三婶,这趟电车,从郊区而来,又开往郊区而去!”

  “拿一边去,混小子!”我的手在新三婶软乎乎的间以及肥壮的大腿上恣意抓摸着,新三婶慌忙推开我:“别闹,小心让人家看见,这混小子,没一会老实气!”

  我帮助新三婶在城市的边缘;在一处小火车站的附近;在一座名闻全国的大型工厂的东侧,以极其低廉的价钱,租赁到一间破败不堪的红砖平房,踏进那低矮的、不堪,弃溢着剌鼻气味的房间里,我不眉头紧皱:“三婶,这,简直像个猪圈啊,能住人吗?”

  “没事。”新三婶则毫无地乎,很有信心地说道:“小力子,房子在人收拾,看我的。”说完,新三婶拣起地板上一把是灰土的破扫帚,便卖力地清扫起来。

  望着弯着,撅着肥股的新三婶,我的心呼地沸腾起来,我悄悄地迈前两步,痴痴地掐拧一下肥实实的大股。

  新三婶哎哟惊呼起来:“哎…哟,混小子,别闹。”新三婶一边着被我掐痛的肥股,一边笑道:“别他妈的像个急皮猴似的,你急得是个啥啊,等三婶把这间破屋子收拾干净,一定陪你痛痛快快地玩一场,嘿嘿。”新三婶复仇般地回敬我一下,狠狠地掐拧一把我的脸蛋:“小蛋子,到时候,就怕你伺候不好三婶哟,留着点力气吧,别到时候就哎呀、哎呀的直叫饶!”

  “哈哈。”听到新三婶极具挑逗的话语,我乐得心花怒放,抱住新三婶便狂吻起来:“太好了,三婶,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行了,行了,你快干点正经事吧,先收拾屋子吧!”

  看我累得浑身臭汗,嘿哟、嘿哟地气,新三婶心痛地说道:“大侄子,算了吧,你是白长了一身肌啊,干这点活,就累成这样,我的大公子啊,三婶自己收拾吧,你回家帮你三叔搬东西去!”

  “是。”我痛快地向新三婶行了一个一点也不标准的军礼,然后,兴冲冲地跑出屋子,跳上电车,赶回家去。

  “唉。”妈妈一边帮三叔找寻着多余的锅碗瓢盆,一边没好气地嘟哝着:“唉,咱们家,成啥了,简直变成避难所了,不管是谁,有点什么大事小情,就往咱家跑,今天是你老姑,明天又是你三叔,摊上这门穷亲戚,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嘿嘿。”妈妈的话,一字不漏地灌进恰好推门而进的三叔的耳朵里,三叔漠然地回敬道:“哪咋办,哪有什么办法,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可到是的,别说这点小麻烦,如果我没成家,没准嫂子还得张罗着给我娶个媳妇呐!”

  “哼。”妈妈冷冷一笑:“我虽然没有给你张罗娶媳,可也差不多啦,这不,我不正忙着帮你置办个新家么,这又是被啊、褥啊,又是锅啊、碗啊的,哪样不是钱啊,你别看这些玩意不起眼,如果让你样样去买,你都买不起!”

  “妈…哟,行了,行了。”我不耐烦地将妈妈挑选给三叔的生活必需品,胡乱进旅行袋里,冲妈妈嚷嚷道:“妈…哟,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啊!”

  “唉。”妈妈愈加感慨起来:“这孩子,自打上次从家回来,口音就变了,也变成苦溜溜的辽味了!”

  “嘿嘿。”三叔得意起来:“好啊,小力子是我们老张家的,当然要说老家的话啦!”

  我与三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所有的生活必须品搬到郊区新租来的破房子里,望着刚刚洗刷干净的大铁锅,新三婶嘀咕道:“锅是有了,却没有煤,杀猪用什么烧水啊,怎么做饭吃啊?”

  “买呗!”我说道。

  “买。”新三婶冲我无奈地摊开双手:“你就知道买,买的,哪来的钱啊?”

  “那怎么办啊?”

  “偷!”新三婶非常认真地对我说道:“刚才,我倒垃圾时,看到有人钻进工厂的院子里偷煤,小力子,走,咱们也偷点去!”

  “哈哈,偷煤,这倒的啊,走吧!”

  我与新三婶一人拎着一条破麻袋,乘着蒙蒙胧胧的夜,悄悄地溜到那家大工厂的院墙下。工厂的院墙非常高大,院墙的基础砌筑成半拱形,附近的居民将拱形下面的积土倾掏掉,从袒隙里钻进院墙,偷背院子里那山丘般的煤炭。

  只见新三婶非常自然地趴到纷纷的泥土地上,缓缓地爬进院墙下的半拱形小,由于她的股过于肥硕,身体爬到一半,大股便极其可笑地夹在半拱形小口:“力啊,不好,我被夹住了,快,推三婶一把啊!”

  “嘿嘿。”我扔掉破麻袋,蹲下身去,笑嘻嘻地往下按着新三婶的肥股,一边按着,一边地抓摸着、着:“嘿嘿,三婶,谁让你长这么大一个股啊!”

  在我的按和猛推之下,新三婶的大股终于艰难地穿过狭窄的半拱形小,我紧随其后,也钻了进去。

  “快。”新三婶一边着被红砖刮擦得又痛又的肥股,一边低声催促着我:“快,快往麻袋里挑煤块啊!嗨,这个笨蛋。”我顺手拣起一块沉甸甸的黑块块正往口袋里,新三婶一把抢夺过去,扔到墙角:“这哪是煤啊,这是石头,笨蛋,连什么是煤,什么是石头,都分不清楚,白长这么大。”

  “哟。”我冲着新三婶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又拣起一颗黑块块:“三婶,你看,这块是不是煤啊?”

  “是。”新三婶点点头:“可也是,你家用的是煤气,你从来也不接触煤,难怪不认识煤!”

  我与新三婶手忙脚地拣两麻袋煤块,然后推到院墙外,我又如此这般地把新三婶的肥股,又是按、又是、又是抓、又是掐、又是地推到拱外。当我钻出工厂院墙时,正爬起身来,只见新三婶猛一用力,那装煤块,沉甸甸的大麻袋非常轻松地飞到她的肩膀上:“哇,三婶,你好有劲啊!”

  “少废话,把你的麻袋背起来,快点跑!”

  “唉…呀,唉…呀。”

  我也模仿着新三婶的姿式,双手奋力拽扯着装煤块的麻袋,可是,同样份量的麻袋,新三婶嗖的一声便扛到肩膀上,快步如飞地小跑起来,而我,呲牙咧嘴、嘿哟嘿哟地又是拽又是拉,折腾了好半天,而手中的麻袋却好似重达千斤,又尤如抹了上万能胶,死死地粘贴在泥土地上,任凭我用尽了气力,就是不肯离开地面,无奈之下,我回头去,希望新三婶能帮帮我。豁…哪里还有什么新三婶的影子啊:啊,三婶的力气,可真大啊!我一边感叹着新三婶那令我不可思议的气力,一边生硬地拽扯着麻袋,一步一地向黑漆漆的胡同里迈去。

  “笨蛋!”

  黑暗之中,新三婶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一把接过我的麻袋:“小蛋子,白长这一身的臭,这点玩意都扛不起来,给我吧,像你这么硬拽,不用到家,麻袋就得磨破!嗨…”

  新三婶紧紧地握住麻袋“嗨”地一声,麻袋便顺利地飞到她的肩膀上,看得我直咋舌头:“好大的力气啊!”

  “来,小力子。”偷来了煤炭,新三婶顾不得休息,胳膊挽袖子,开始生火烧饭。我与三叔盘腿坐在收拾干净的小土炕上,一边咀着花生豆,一边呷着白酒,一边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着。聊着、聊着,话题便自然而然地转到了妈妈的身上。

  一提及妈妈,三叔因强烈的不而喋喋不休地发起牢来:“哼,你那个妈哟,心里谁也没有,除了你,她的大儿子,谁也不行!你看看人家包公的嫂子,嗯,可到是的,老包刚生下来的时候,脑袋上长了一个大包,皮肤黝黑,三分人相,七分鬼相,他的父母认为生了一个怪物,要把他扔掉。可是,包公的嫂子说什么也不让,是嫂子把包公一点点拉扯大的,是她。”

  “得了吧。”我毫不留情地驳斥道:“我说三叔啊,你可得了吧,根本没有这回事,这都是民间戏曲故事,你可别把这些当成历史哟!”

  “怎么没有。”三叔不容置疑地坚定道:“有,有,包公就是他嫂子带大的,他还吃过自己嫂子的呐!”

  “没有,没有,这都是民间故事!”

  于是,我与三叔互不相让地争执起来,争来吵去,彼此间面红耳赤,口干舌燥,突然,穷途末路的三叔,气急败坏地把酒碗一摔:“可到是的,不喝了!”

  说完,三叔不再理睬我,身子一歪,独自睡觉去了,听到吵嚷声,正在忙碌的新三婶走进屋来,她推了推三叔,三叔一声不肯,新三婶冲我咧了咧嘴:“嗨呀,你瞅你们爷俩,为这犯不上的小事,争了个半红脸,这,值得吗?”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53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