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59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59章
  “混小子。”新三婶微闭着眼睛,开启着珠,仰着面庞,任由我的胡涂抹“嘻嘻,小蛋子,咳咳。”

  新三婶继续往我的头上倾着口,我涂着涂着,渐渐产生了厌烦感,我松开,一股做到土炕上,抱住新三婶雪白的体,吐出被火灼烤得几近干燥的舌头,在新三婶细如脂的肌肤上,吧叽吧叽地着,我的舌头沿着新三婶淌的玉颈,一寸一寸地向下着,绝不轻易放过哪怕是一小块白

  “嘻嘻,啊…”新三婶快乐到了极点,体微微地抖动着,闭着眼睛放地呻着,一只手进口腔里,醮上粘稠的口,然后,握住我的,哧溜哧溜地研磨着:“好硬的巴啊,乎乎的,哎哟,混小子,你咋三婶的肚脐眼啊,嘿嘿嘿,好啊!”

  “咳。”我将积蓄在嘴里的口,咳的一声,倾吐到新三婶幽深的脐眼里,然后,用指尖轻轻地抠挖起来,新三婶可笑地直了身,一只手按住我的指尖:“嘿哟,嘿哟,好啊,死我了!”

  “啊…”我的舌尖终于移到新三婶气翻滚的小便,一边轻轻地着浓密的黑,一边用手指紧紧地夹裹住,生硬地拽扯着,很快便将那片可爱的芳草地,搞得一塌糊涂,乌黑的蓬蓬地耸立起来,狂燥不安地刮着我的面庞和乎乎的嘴。新三婶纵声笑着,圆浑的股尽力向上送,放肆地顶撞着我的嘴和舌尖。

  “好舒服,好过瘾,大侄啊,你真会玩啊,简直要把三婶舒服死了!”

  哧溜一声,我的手指滑进新三婶泛滥的小便里,感觉到一阵空前的滑润和让我心醉的温热,我又接二连三地进两手指,三手指紧紧地并拢在一起,将新三婶的小便扩张到了极限。

  新三婶如痴如醉地呻着,不知什么时候,两只涂的玉手,拼命地拽扯着两片薄的、深粉片,我出三一片水渍的手指,一双眼呆呆地盯着开的小便,新三婶抬起头来,与我一起,欣赏着自己的:“来啊,混小子,快点进来啊,快把你的巴给三婶吧,三婶的的都不行了,快,快点用巴狠狠地你三婶的大吧!”

  望着新三婶可笑的态,嘴语无伦次的污言秽语,我敢断言,她又兴奋过了头。只见新三婶热切地望着我,一只手继续拽扯着片,将另一只手的两手指,深深地进小便里,咬牙切齿地抠挖着、搅捅着。

  “哎哟,好刺挠啊,好啊,三婶就是他妈的短,一天不让人,也不舒服!”

  我抿着嘴,坐在新三婶尽力叉开的双腿之间,看到新三婶如此放地抠挖着自己的小便,我推开新三婶那只拽扯着片的手,将自己的双手,围拢住新三婶狂抠自己小便的手,同时探进去,将新三婶的小便,尽一切可能地向两侧分张开,新三婶一见,更加疯狂地抠挖起自己的小便。

  “哇…”我收回双手,一头扑到新三婶的间,张开嘴巴,咕叽咕叽地起从新三婶小便里面滚滚溢出的,厚厚的舌头反复地着新三婶漉漉的手指,新三婶好似发了疯的母狮,水汪汪的小便咕咚咕咚地撞击着我的面庞:“哎哟,哎哟,我受不了,我不活了,我受不了,我不活了!快啊,大侄,快点三婶吧,三婶就要刺挠死了,三婶的,就等你的大巴来呐!”

  “好的,三婶,你大侄来了!”

  我蹲起身来,握住烫手的,新三婶见状,立刻停止了几近发疯的抠挖,两只粘的玉手拽住晶莹的片,股微微起,身热切地向前拱送着:“好啊,太好了,快啊,快你三婶吧!”

  我的刚刚对准新三婶的小便,新三婶白股娴熟地向前一拱,小便口微微一抖,便好似一只淋淋的盘,牢牢地把我的握裹住,我咬了咬牙,身子向前一立刻顶到新三婶小便的最底端,新三婶噘着热袭人的嘴巴:“哎哟,好…!”

  说完,新三婶缩回双手,用肘部支撑起肥实的体,在我快速的捅之下,悬空的股放地向前送着,每当我的与新三婶的小便触碰到一起时,便会发出哧溜哧溜的脆响,把新三婶里面,撞击得四处飞溅,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莹莹晶光。

  “吧…叽,吧…叽,吧…叽。”

  “嘿…哟,嘿…哟,嘿…哟。”

  “哇…唷,哇…唷,哇…唷。”

  在三叔这栋孤零零地伫立在柳树林旁,小池塘畔的,低矮简陋的水泊凉亭里,在报纸糊就的墙壁旁,在狭窄的,但却温暖无比的土炕上,我与新三婶汗水淋漓的面颊热辣辣地对视着,四只火相灼的糜之眼真切地换着彼此间的相互倾羡之情,我们的身体无拘无束地、发自内心地紧密接触着,碰撞着,发出令人如痴如醉的噼叭、噼叭声。

  “吧…叽,吧…叽,吧…叽。”

  “嘿…哟,嘿…哟,嘿…哟。”

  “哇…唷,哇…唷,哇…唷。”

  身旁的木格窗被震得嗡嗡作响,身后的木板门吱吱叫,热气腾腾的土炕发出沉闷的咕咚、咕咚的呻声,似乎再也不堪我们两人的重负,行将坍塌下去,纸棚中央那只孤单单的小灯泡,怯生生地微微摇晃着。

  “吧…叽,吧…叽,吧…叽。”

  “嘿…哟,嘿…哟,嘿…哟。”

  “哇…唷,哇…唷,哇…唷。”

  整个水泊凉亭都在颤抖,都在呻,我的以闪电般的频率捅着新三婶的小便,新三婶的小便依依不舍地含着我的

  “啊…”我突然无法自制地哆嗦起来,继尔,一滩白森森的,从被新三婶小便磨擦得已近冒出火花来的口,哧哧哧地汹涌而出,哗啦啦地狂倾在新三婶被我的撞击得早已麻木的小便里。

  “嘿嘿。”暴风雨渐渐过去,水泊凉亭终于恢复了婶侄前的寂静和安逸,我与新三婶呼呼着,爱意涟涟地相拥在一起,久久地凝视着。想起刚才那山崩地裂般的景像,新三婶人的眼睛嫣然地冲我眨动着,燥热尚存的面颊怡然娇地贴到我热汗淋淋的脯上:“嘻嘻,大侄,三婶够的吧!”

  “三婶。”我抚摸着新三婶那发散着热气的黑发,真挚地说道:“三婶,我喜欢这样,跟三婶做,真是超级享受啊,能够与三婶同共枕,此生还有何求!”

  “去你妈的,混小子。”新三婶笑着,抬起头来,一把拧住我的腮帮:“又他妈的耍贫嘴了!”说着,新三婶将我的手掌按到她那乎乎的小腹上:“小蛋子,你的种子,已经种到三婶的肚子里了!”

  “真的么?”我仍然表示怀疑,我的心中很是矛盾,这孩子,如果当真是我的,我岂不又做出一件更加荒唐的事情来,不过,这也够剌人,这个种子经过十月孕育,瓜蒂落,哧溜一声,从新三婶那个被我和三叔叔侄两人轮番狂的小便里钻出来,他,应该叫我爸爸呢,还是叫我哥哥呐?嗨,这真是一件可笑至极的事情。想着想着,我搂着继续嘻嘻笑的新三婶,睡着了。

  “总计:五百二十斤。”

  “总计:三百七十斤。”

  “上次还有壹佰肆拾圆没结清,加上这一次,总共是陆佰捌拾伍圆整!”

  一阵此起彼伏的喧嚣声,将我从甜美的睡梦中惊醉过来,我掀起被角,睁开眼睛一瞧,虽然还没到凌晨,但是,水泊凉亭却提前数小时开始了紧张的、忙碌的一天。

  新三婶穿着一身唰唰作响的皮衣,在木板棚的中央,不停地拽扯着一条又一条白溜溜的猪拌,将猪拌的一端套挂在晃来晃去的铁钩上,两个叼着烟卷的汉子杠着一杆大木,机械地起落着。新三婶一边不知疲倦地套挂着,一边瞪着秀美的眼睛,仔细地查看着秤杆:“一百七十斤,下一个,一百六十斤,下一个…”

  “三婶。”我一个咕碌爬起身来,胡乱套上衣服,走进木板棚,伸出手去,拽住一条猪拌,学着新三婶的动作,将猪拌套挂在铁钩上:“三婶,我来帮你,好了,挂上了,秤吧。”

  “好大侄。”新三婶冲我微微一笑,双眼仔细扫过秤杆:“一百捌十伍斤!”

  “…”

  “三嫂。”一鼓作气批发完小山丘般的猪拌,剩余的猪内脏、猪头、猪蹄等等,已经被人搬移到一辆雇佣来的手扶拖拉机上,雇佣者不停地催促着:“三嫂,快点,再晚了,就进不了城啦,我的车,手续不全啊!”

  “好啦,好啦。”新三婶一边数点着钞票一边答道:“这就来,这就来!”

  “小力。”我与新三婶并肩坐在猪内脏,脏兮兮,发散着滚滚血腥气味的手扶拖拉机上,身体剧烈地颠波着,摇摇晃晃地驶出小镇。

  “小力。”新三婶拽了我一把:“你看。”我顺着新三婶的手指望去,浓浓的晨雾之中,若隐若现着一栋崭新的民宅:“哦,三婶,这是谁家新盖的房子啊,蛮不错的啊!”

  “唉。”新三婶苦涩地咧了咧嘴:“就是那个被你三叔打折腿的家伙,用你三叔的赔偿金盖的,小力啊,三婶每天从这里路过,一看到这栋房子,心里就咯噔一下,唉…”

  “他妈的。”第二天深夜,爸爸尤如魔鬼般地出现在家昏暗的屋子里,一把拽住昏头脑地蜷缩在被窝里面的我:“小兔崽子,你是不想好了,快点起来,跟我回家!”

  尽管絮絮叨叨地劝阻着,爸爸还是像麻脸押解三叔似地将我押回家去。可是,刚刚把我送回家,不出十天,只要能够搞到一点钞票,我便意无反顾地蹬上火车,回到故乡找老姑和新三婶纵情去!

  “唉。”无奈之下,妈妈作出一项重大决定:“儿子,你这么左一趟又一趟地往家跑,妈妈的脸让你都给丢尽了,你的学业也荒废了,再这样下去,你还能有什么前途啊,妈妈对你可是毫无办法了,只好送你当兵去了,到了部队,你可不能像在家里这么随便,想跑就跑啊!”

  没过多久,我便戴着大红花,穿着臃肿的、极不得体的绿军装,在纷纷的锣鼓声中,与众多均年长我数岁的青年们,蹬上一节车厢,妈妈站在车窗下,喋喋不休地千叮咛、万嘱咐着:“大儿子,到了部队,要好好地干,别总给妈妈惹祸…记住,到了部队,就给妈妈写信…晚上,盖好被子,别踹的,免得着凉,力啊…”

  火车嘶哑地长鸣一声,缓缓地启动了,妈妈立刻踮起脚尖,吃力地握住我的手,一串泪水夺眶而出:“儿子,再…见!”

  “妈妈,再…见!”

  我也止不住地涌淌出数滴辛酸的泪水,伸着脑袋,热切地望着月台上的妈妈,直至消失在地平线下,我懊丧地缩回脑袋,一股瘫坐在凉丝丝的椅子上。

  火车哼哼叽叽地狂奔了将近十个小时,令我费解地停靠在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小站台旁,领兵的小头目一声令下,我们懒懒散散地溜下火车,六神无主地站立在寒风呼啸的月台上:“一、二。”

  “…”

  “单号原地待命,双号的,跟我走!”

  双号的我,漫无目标的尾随在一个面色冷淡,搞不清什么职衔的军官身后,走出月台,按照顺序,爬上一辆军用卡车,我坐在卡车的最外端。

  军用卡车驶出小车站,嘎吱一声,车头一转,拐进一条坑坑洼洼的乡间公路,路边的柳树,被强劲的寒风吹刮得极不满意地低垂下干枯的枝头,挑衅般地刮划着军用卡车的蓬棚,发出阵阵让我心烦意的杂叫声。

  “哎。”身旁有人悄声嘀咕道:“河,河,那是什么河啊!”

  “辽河。”我连想也没想便顺说嚷嚷起来,同时,呼地站起身来,抓着栏杆,极目眺望着:“辽河,辽河,啊,辽河,故乡的河,我,你不肖的儿子,又回到了你的怀抱里,啊,辽河,我的母亲河!”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59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