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62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62章
  世间诸事,开头最难,过去,在追求女人方面,我深有体会,让倾心的女人迈出第一次爱的第一步,绝对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如今,在市场练摊,赚点可怜的蝇头微利,维持我们姑侄两人的最低生活,我深深地感受,这也是一件很难开头的事情。

  我和老姑身处陌生的异乡,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缺衣少穿,连烧几柴禾都要精心算计一番。过去,我总是笑老姨的节俭,分厘必究,做菜时用几颗葱花,都要数点数点,今天,我也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然而,一旦你所朝思暮想的女人终于蹑手蹑脚、患得患失、半推半就、瞻前顾后地迈出那极难迈出的第一步,从此,便尤如骤然启动的汽车,呼地一声冲将出去,于是,便又了第二步、第二步、第N步,一发而不可由收拾,嘿嘿,若想停歇下来,着实还得费番工夫呐。

  做小本生意也是如此,当你为生活所迫,鼓起勇气,战战兢兢地迈出了第一步,这一步是难忘的,充了惊奇和喜悦,同时,又是令人沮丧的,甚至是痛楚的,那极其矛盾的感受,绝不亚于少女的初夜。

  初夜的感受,无论是惊、是喜,是甜,是痛,还是近乎于奇幻的尤如梦境一般,而第二步便自觉、或不自觉地迈将出去,然后,第三步、第N步。

  我和老姑,这对初涉人世的小稚雏,为了生存,不得不撕掉那层薄薄的腼腆之,衿持之情,扑楞着弱的小翅膀,咋吧着丝毫也不坚定、稳重的双脚,一步一泠,一步一观望地伫足在熙熙嚷嚷,充杀机,勾心斗角,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你想多赚几个,我想少花几个的自由市场里,怀希望地想争得一点杯羹。

  寒好似一块冰凉的大圆盘,漠然无神地孤悬在遥远的天际,一脸不屑地讥笑着世间可怜、可悲,而又极端可恶的人们:人们啊、人们,争吧,抢吧,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啊哈,去他妈的吧,老子可不干了,老子要喝酒了!”

  皮酸脸,吹胡子瞪眼地忙碌了一个早晨,一身油渍,蓬头垢面的屠夫们伸着狗熊般的懒,嘴里冒着滚滚白气,眉毛、胡须上挂了令人作呕的霜雪,手里握着耀眼的尖刀,哧溜一声,我割下一条细,咔呲一声,你砍下一块骨头,吧叽一下,他拽过一只猪耳朵,然后,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脏手一扬,大大咧咧地将零碎猪丢进身旁的炉火里,炸油条的小矮子见状,佯怒道:“,真他妈的没正事,还让不让人家做买卖了!”

  “算我一个。”卖豆腐的小贩卷起数块豆腐,强烈要求入伙,卖烧酒的家伙拎起尚存的一点白酒:“也应该有我一份啊!”

  “嘿嘿。”我抓过一只猪肾,串到铁条上,不顾老姑的唠叨,走向众酒鬼:“各位大哥,我也入伙了!”

  “哈哈,好。”众酒鬼们热情地递过来一只脏兮兮,挂油渍,客人们刚刚用过,还没来得及洗涤,甚至干脆就没有清水洗涤的瓷碗来,咕嘟咕嘟地斟呛人的白酒:“小哥们,来,喝,喝,喝!”

  啪,一个鬼酒将一副破旧的扑克牌,推到案上:“来,谁来较量较量!”

  “哼,谁怕谁啊,老子有钱,押。”马上便有酒鬼响应,很快,便争先恐后地掏出皱皱巴巴的钞票,不顾一切地丢在案上,小小的赌局,瞬间便开张了。

  “哈,老子赢了。”一个喝得红头脸的酒鬼加赌徒,乐颠颠地抓起一把钞票,而失败者,垂头丧气地嘟哝道:“,完了,全输了,一个早晨白他妈的忙活了!”

  “我也玩。”一碗烧酒灌进肚子里,我胆量空前膨起来,正掏钱参赌,老姑一把按住我的手掌:“小力,不行。”

  “老姑。”烈熊熊地烧灼着我的赌胆,我不耐烦地推开老姑的小手:“老姑,你别管,没事!”

  “哦。”身旁的酒鬼放下酒碗,一脸疑惑地望着我:“小老弟,她。”酒鬼指着老姑问我道:“她不是你的媳妇么,怎么又叫起老姑来了,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小力子。”老姑闻言,面庞刷地红晕起来,她没有理睬酒鬼,一扫往日的温顺,厉声吼道:“小力子,别喝了,快,跟我回家!”

  “老姑。”我极不情愿地放下酒碗,在老姑的拽拉之下,摇摇晃晃地走出自由市场,身后立刻传来众商贩的嘀咕声:“这两个人,真有意思,一会叫老姑,一会又叫媳妇!”

  “他们不是咱们这疙瘩的人,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跑来的!”

  “没准是什么关系呢,这年头,什么热闹事都有!”

  “哇,如果真是姑侄关系,可真够热闹的,你看,那个小娘们肚子老高老高的,眼瞅着就要猫下喽!”

  “嘿嘿,这孩子,生下来,应该怎么称呼呐?”

  “哈哈,搞不清楚,套了!”

  “是啊,全套了!”

  “力。”老姑腆着可笑的大肚子,羞涩地唠叨着:“怎么嘱咐你,你也记不记,张嘴闭嘴老姑、老姑的,看看吧,人家怎么讲究咱们俩啊!”

  “老姑,我,又忘了!”

  “唉。”老姑叹了口气:“拉倒吧,他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去吧,力啊,快点回家吧!”

  哗啦,老姑吃力地推开房门,我冻僵的面颊立刻感受到一股怡人的热气:“啊,到家了,还是家好啊,一进屋,就暖洋洋的!”

  “力啊。”老姑一边整理着房间,一边教诲我道:“总也不听老姑的话,跟那些玩意耍个什么啊,就你那几个钱,能耍过人家么,再说了,你忘了,这几个钱,咱们是怎么挣来的啊?”

  老姑指着她的大肚子,继续教训我道:“力啊,你马上就要有儿子了,应该好好地干活,挣钱,不然,用什么来养儿子啊!”说着,说着,老姑的眼里涌出滴滴伤心的泪花。

  望着老姑那一天比一天隆起的腹部,我惭愧起来,唉,就要当爸爸了,还是不懂事,又是喝酒,又是赌博,我低下头去,悄声说道:“老姑,我,错了,我不对,下次,我再也不跟他们在一起瞎混了!”

  “力啊。”老姑语气缓和下来,轻轻地拽了一下我的手臂:“算了吧,大侄,来,上炕,暖暖身子,休息休息,一会,咱们还得收拾那头病猪呐!”

  老姑拽过破棉被,覆盖大腹便便的身上,我扯过枕头,推到老姑的身后:“老姑,躺下吧,好好歇歇,都这么大的肚子了,还跟我天天起大早、挨大累,我真对不起老姑啊!”

  “力啊。”老姑终于温柔起来,一只略显浮肿的小手,悄然伸进我的间,爱意涟涟地抓住我的,老道地套起来,我转过脸来,小心奕奕地解开老姑的上衣,双眼热辣辣地盯着老姑那雪山般的腹部,手指尖对准山峰上那颗突起的脐眼,用指甲反复地刮划着,老姑嘿嘿微笑起来,一把住我的手掌:“别,别,别闹,好刺挠,怪的!”

  我出手掌,又不安份地抓住老姑渐渐泛着淡红的房,手掌心紧紧地贴着鼓溜溜的,老姑也伸过一只手,掐住小小的头,立刻,从那细小的孔眼里,滴淌出一串亮晶晶的汁,我急忙俯下身去,叼住溢着汁的头便起来,同时,将甘甜的汁,咕噜咕噜地咽进肚子里。

  “哦…”老姑呻起来,头向上抬起,一只手继续按房,一只手抓着我的后脑:“好吃么?大侄!”

  “好吃,好吃。”我咽下一口汁:“好甜啊。”我一边继续着老姑糖般的,一边将手滑进老姑的间,老姑立刻叉开了双腿,当我的手指探进老姑的管里时,立刻感受到里面早已是一片水泽。

  虽然身怀六甲,可是,老姑对的渴望还是如此地强烈,我的手指刚刚进去,她便腆着大肚子,笨拙地,但却是积极地扭动起雪白的股,管紧绷绷地收拢起来,同时,微闭着双目,吭哧吭哧地呻起来:“吭…吭…哇唷,好啊,力啊,来啊,快老姑啊,老姑好想要哟!”

  我不但没有急于,却故意把手指从老姑水漫金山般的管里出来,粘的手指沿着小球一路直上,在老姑高高隆起的腹部,缓缓地点划着,形成一条晶莹闪亮的渍痕。老姑依然闭着双目,一只手拼命地着我的:“力啊,还磨蹭个啥啊,你又不听老姑的话喽,快点上来老姑啊,老姑受不了啦!吭…吭…”

  我坐起身来,老姑立刻睁开了眼睛,热切地望着我间的:“快来啊,把你的大巴,给老姑吧!”

  “嘿嘿。”我握着,老姑地抖动着两腿与大腹相比,极不合谐的白腿:“来啊,上来老姑吧!”

  老姑张开双手搂住我,我将身子一转,大腿一抬,让老姑非常失望地骑跨到她的脑袋上,我蹲在老姑的脑袋上,硬梆梆的放置在老姑坚的,盛的双间,然后,伸出双手,按住双,将掩埋住,老姑咧着小嘴,不地嘀咕道:“力啊,你又要玩什么新花样啊!”

  “嘿嘿。”我按住老姑的双身一扭,在其间的便放送起来,很快便将老姑的沟,磨擦得一片燥热,在手掌的挤的研磨之下,从红灿灿的头,涌出串串汁,漫溢在老姑的前,无私地沐浴着我的手掌和,同时,不停摆动的股,生硬地撞击着老姑的面颊。

  老姑嘟哝一番,索拽过我的股,张开小嘴,极尽殷勤之能事地起来:“力啊,你这是又做了什么梦,又变着法糟姑姑了!”

  “老姑,你的咂咂好肥哦,放在中间,别提有多了!”

  “吗,那就玩吧!”老姑抱着我的股,继续啃咬着,我则蹲在老姑的身上,更加得意地起老姑的房,埋入沟里的,产生一种妙不可言的快

  “啊。”我突然感觉到,老姑的薄舌尖顶到我的眼上,吐着汨汨口,正轻柔地按摩着,我不惊呼起来:“啊呀,老姑,好舒服哟!”

  “嘻嘻。”老姑吧叽吧叽地着我的眼,见我激动得浑身颤,老姑嘻嘻一笑,一手指哧溜一声,进我微微开的眼里,我更加纵声叫起来,老姑笑道:“大侄,让你天天我,今天,老姑也你!”

  “哈哈哈。”我骑在老姑的身上,狂放地动作着,老姑越越有力,越越过瘾,渐渐的,我产生了望:“啊,老姑,我,我,我不行了,我,我,我完了,我…”

  我慌慌张张地从老姑的身上站起来,正语无伦次着,间的身不由已地起来,老姑正迷茫地望着自己刚刚捅眼的手指,只听扑哧一声,我汹涌而出的滚滚而下,全部歪打正着地倾在老姑的泛着汗珠的面颊上,老姑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小手胡乱地涂抹着:“我的天啊,好多啊,这个坏小子,你要呛死姑姑啊!”

  “唔…唔…”我呼呼息着,一股瘫从到在老姑的头置旁,望着老姑间汪渍着的汁,我伸过手去蘸上少许,待老姑唠唠叨叨地张开小嘴,我突然将手指伸进她的口腔里:“姑姑,你饿了,吃点吧!”

  “滚鳖犊子。”老姑不地吐出我的手指头:“力啊,这么快你就了,老姑怎么办啊?姑姑还没过瘾呐!”

  “哦。”我以歉疚的表情望着老姑,老姑心有不甘地扭动一下笨重的腹部,有意将水汪汪的小便展现到我的眼前,我跪起身来,将将行瘫软的递到老姑的嘴边:“老姑,给我发动发动,我马上就来,保证让姑姑高兴!”

  “嘻嘻。”老姑侧过身来,先是佯装生气地拍打一下我的,然后,张开小嘴,便咕叽咕叽地起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62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