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65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65章
  我被爸爸像押解囚犯似地领回省城的家里,终沉浸在失去老姑和刚刚出生的儿子小石头的彻底绝望之中,我尤如坠入了无底的深渊,沮丧的心境用语言根本无法准确地描绘出来。

  我的精神完全崩溃,痴呆呆地,无论是白昼还是夜晚,一动不动地蜷缩在被我折腾得纷纷的铺上,数也不清洗一次的面庞冲着惨白的天棚,积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雪亮的光灯管,一食着辛辣的雪茄烟,幽暗的卧室里永远都笼罩在浓雾般的烟幕之中。

  一周以后,爸爸收拾起行装,嘟嘟哝哝地走出家门,从此,一头扎进长白山深处,半年也没有再见到他的身影,大概是在深山老林里寻矿时,不慎失了方向,再也无法走出那遮天蔽的大森林了吧?而姐姐,则远在千里之外的南方孤苦伶仃地独守着寒窗。如此一来,家中只剩妈妈和我。

  每天下班之后,妈妈放下小拎兜,一边耐心地劝解着我,一边掉厚重的、冒着冷气的外衣,直至仅剩一套薄薄的、发散着清香气味的内衣,扭动着高高撅起的大股,在每个房里漫无目的地溜来去,一番例行公事般的巡视之后,妈妈便径直奔向我的铺,肥实实的大股咕咚一声砸在软绵绵的褥子上,胖墩墩的肥迫得吱呀作响。

  妈妈伸出极具感的手掌,抬起我蓬蓬的脑袋瓜,亲切地放置到她那人的、泛着微热的肥腿之上,将我嘴里的烟蒂轻轻拽出来,丢弃在烟缸里:“大儿子,你可别再啦,你瞅瞅,嗯,这屋子,都快让你搞成毒气室了!”说着,妈妈抱着我的脸颊,垂下头来,张开臊热的嘴巴,还是像当年那样,哄小孩似地亲吻着我因痛苦和烦燥而生痤疮的面庞。

  永远好的我,岂肯放过这种机会,一挨妈妈的红嘴贴靠上来,我便乘机伸出舌尖,尽情地在妈妈温暖的口腔里,得意地晃动着,枕着妈妈肥腿的后脑勺,故意向下重着,努力地感受着妈妈身体的那份酥软和微热,刚刚扔掉烟蒂、泛着浓黄的手指,悄悄地刮划着妈妈那仍旧傲然耸立着的大豪间憋闷已久的,扑楞一声立起来,产生一种无法排遣的、极为强烈的原始望。

  “大儿子。”精明过人的妈妈,早已察觉到我的这些非份举动,但是,妈妈却没有任何反感,更不做丝毫的抵挡,任由我肆意用后脑勺着她的肥腿和用手指刮划她的酥。妈妈久久地亲吻我一番,然后,缓缓地抬起头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那滞留在她前的黄手指:“大儿子,你瞅瞅,你这一天,得多少烟吧,把手指头都黄了,大儿子,别再了,会把肺叶坏的,大儿子,振作起来吧,别总想你那个不脸的老姑啦,大儿子…”

  “哼。”听到妈妈的话,我突然沉下脸来,冷冷地哼哼一声,一把推开妈妈,再度将脑袋没入泛着汗渍的被角里,妈妈顿时止住了话语,不敢再提及我与老姑这档事,她掀起,胆怯地说道:“大儿子,起来吧,妈妈给你炒几个菜…”

  “哼,我不吃!”

  “大儿子,起来吧,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听妈妈的话,起来吃饭吧!”说完,妈妈简单整理一下被我刮划的有些凌乱的内衣,站起身来,只见两块肥大的股瓣一番扭动,妈妈丰盈的身体便溜进了厨房,很快,厨房里就传来哧啦哧啦的炸锅声。

  “当…当…当…”

  每天傍晚是我法定的酗酒的黄金时间,当墙壁上的挂钟咣当咣当地敲完七下,一个白天都是无打采、神志恍惚的我,突然一个鲤鱼打,腾地纵身跃起,抓过餐桌上的残存着些许白酒的玻璃瓶咕噜咕噜地痛饮起来。

  “儿子。”妈妈恰好从厨房里走进屋来,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先是惊赅地眨巴着眼睛,然后便无奈地咋吧着舌头,却不敢说出一句反对的话,更不敢触碰我的酒杯:“儿子,别,别,别这样喝酒啊,儿子,空肚子喝酒,会喝坏身体的,儿子…”

  “哼。”我咕噜咽下一大口烈白酒,灼人心肺的酒在我的身体里熊熊地燃烧起来,直烧灼得我将将腔的忿怨,全部毫无保留地倾到无辜的妈妈身上,仿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妈妈一手制造的。我握着酒瓶,红头脸地冲妈妈吼叫道:“少废话,我愿意,喝死拉倒,我早就活够了!”

  “儿子。”妈妈则默默地忍耐着,似乎我丝毫没有过错,反倒是她犯了十恶不赦的弥天大罪。听到我的吼叫声,妈妈强堆起苦涩的笑脸:“儿子,要喝,也得等一会啊,等妈妈把菜炒好了,再慢慢地喝啊!”说完,妈妈转身返回厨房,片刻之后,妈妈端着热气翻滚、香气袭人的菜盘,笑地走向餐桌。可是,我手中的酒瓶早已倾倒不出一滴酒水来,妈妈自言自语地嘀咕道:“我的老天爷,大儿子啊,妈妈早晨才买的一瓶白酒,你一天就喝光喽!”

  “哼,给我买去,我还要喝!”我把空酒瓶往地板上一丢:“咋的,喝没了,就是喝没了,快点给我买去,我还要喝,我还要喝!…”

  “嗳,嗳。”妈妈放下菜盘,套上外衣便走出房门,很快便拎回一瓶亮铮铮的酒瓶,面带喜地在我的眼前晃动着:“儿子,给你,妈妈给你买了一瓶好酒!”

  “哼。”我生硬地从妈妈的手中接过酒瓶,自从回到家里,我始终都是以这种极其冷漠的态度,无情地对待着妈妈的关怀和宽容,从未赏赐给妈妈哪怕是一丝的笑容,即便与妈妈不怀好意地亲吻和挑逗时,亦是如此。见我启开瓶盖,妈妈讨好地将菜肴推到我的面前,我心不在焉地夹起一块片:“哎…啊,妈…你炒得这是什么破玩意啊,嗯,我不吃了!”

  “哎哟,哎哟,你瞅瞅我,忘了放味素了。”妈妈慌忙端起菜盘,返回厨房。在妈妈殷切的目光注视之下,我咕噜咕噜地往肚子里狂灌着白酒。

  “儿子,别喝了。”妈妈不敢阻拦我疯狂地酗酒,为了转移我对酒的兴趣,妈妈端过来一盆洗脚水:“大儿子,别喝了,愿意喝,明天再喝吧,大儿子,时间不早了,洗洗脚,睡觉吧!”

  我放下酒瓶,伸过双脚,妈妈立刻像老奴仆般地抓过我的双脚,进热水盆里。我突然尖声厉气地嚷嚷起来:“嗨啊,这水太热了,妈…你想烫死我啊!”

  “哦。”其实,水温并不像我所嚷嚷的那样高,非常适合于洗脚,听着我无端的刁难声,妈妈活像一个任劳任怨的老奴仆,乖顺地嘀咕着:“啊,妈妈可能忙乎忘了,忘了兑点凉水了…儿子。”

  “哼,不洗了。”哗啦一声,我一脚将水盆踹翻在地,热滚滚的清水啪啪地溅在妈妈洁净的内衣上,妈妈啊呀一声站立起来,呆呆地望着我,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做得实在有些过份。望着望着,妈妈的面庞渐渐地现出难堪的委屈之,只见她薄薄的嘴微微一抖,一串委屈的酸泪可怜巴巴从她那秀美的眼眶里滴淌出来:“大儿子,妈妈怎么做,才叫对啊,咦…咦…”

  “得了,得了。”我冲着直抹泪水的妈妈挥挥手:“去吧,去吧,睡你的觉去吧!”

  “儿…子。”妈妈再也抑制不住腹的委屈,挂水珠的身体轰然向我瘫倒过来,我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妈妈一把搂住我的双肩,委屈的泪水哗哗哗地,水塘开闸似地涌汹而出:“咦…咦…咦…大儿子,你可饶了妈妈吧,大儿子,快给妈妈一个笑脸吧,大儿子,妈妈是真心地爱你、痛你啊,大儿子,妈妈不能没有你啊,大儿子,以后,妈妈全都指望你呐!咦…咦…”

  “妈…”望着痛哭涕的妈妈,我突然良心发现,生活中,妈妈的确很自私,她不爱任何人,甚至于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就是我的姐姐。可是,对于我,妈妈却倾注着无私的爱,这也许是自私心理的另一种表现吧,但无论如何,妈妈是爱我的,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想到此,我伸出手去,抹了抹妈妈脸颊上的泪水:“妈妈,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

  “咦…”妈妈更加悲恸起来,一边泣着,一边伤心地唠叨着:“咦…咦…都是你家人灌输的,他们没安好心,想着法地挑拨咱们娘俩的关系,妈妈比谁都清楚,在背后,他们尽讲妈妈的坏话,好让你恨妈妈,疏远妈妈,咦…咦…这个鳖犊子人家啊!咦…咦…”

  精明的,精明的有些狡猾的妈妈一点也没有猜错,我一到家,不提妈妈便罢,只要一提及妈妈,家所有的人,除了爷爷,都不约而同地脸的鄙夷之,继尔,便七嘴八舌地冲我嚷嚷起来:“哼,小力子,你那个妈哟,简直不是人!”

  “你那个妈哟,那个妖道劲,真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啊!”

  “你那个妈哟,最势利,眼珠子专门往上瞧,没有用的人,连理都不理,看到谁对她有用,马上就往前贴巴!现用人现,你妈最会这个。”

  “你那个妈哟,如果当了女皇,比西太后还要蝎虎一百倍。”

  “你那个妈哟,嗨,不说了…”

  “…”

  、叔叔、姑姑们这些或是切合实际的、或是严重夸张的、或是极尽贬损挖苦之能事的话语,深深地植到我童年时代幼小的心田里,使我对妈妈最初那情感上单纯的挚爱和对妈妈身体本能的恋,发生了强震般的摇憾,而妈妈又用自己的行动,或多或少地印证了这些让我既难堪又气忿的蜚词,成为一剂效力无比的催化物,哗地撒进我童年的心田里,于是,我对妈妈成见的芽,以令人瞠目的高速度,空前茁壮地成长起来。

  从家回来以后,直至走进部队,在这段并不漫长,但却是铸就我性格特征的时期里,我对妈妈厌恶到了极点,事事于妈妈作对,处处故意跟妈妈过不去。

  “妈妈。”思忖之间,我的手掌无意中触碰到妈妈淋淋的内衣,我轻轻地抓挠几下,关切地说道:“妈妈,你的衣服都了,快点换下来吧!”

  “哦。”见我伸手解她的衣扣,妈妈立刻止住了涕,慌忙捂住被我解开扣子的衣角,红着脸,尽力掩盖住若隐若现的酥

  天棚上柔和的灯光,温情溢地照着妈妈高耸着的脯,一只半着的美人的白光,我屏住气息,地死盯着、死盯着,盯着、盯着,我顿时血沸腾,童年时代对妈妈体那强烈的神往之情,就在这刹那之间,不可遏制地再度迸发出痴的星火,加之于烈的烧灼,呼啦一声,熊熊地燃烧起来。

  “妈…妈…”我醉眼圆瞪,嗓音沙哑而又颤抖,一只滚烫的大手掌不顾一切地伸进妈妈的内衣,依依不舍地握住一颗曾经哺育过我,给予我无限挚爱的酥:“妈…妈…”

  “儿…子…”妈妈先是一阵茫然,当我不容分说地拽住她的酥时,妈妈突然让我吃惊地平静下来,不再遮遮掩掩,而是敞开怀,任由我随意抓摸她的脯:“儿…子…”妈妈尤如受到传染似的,说话的声音亦哆哆颤抖起来:

  “儿…子…你知道么,是妈妈的咂咂,把你一口一口喂大的,儿…子…想当年,你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把你搂在怀里,你叨着妈妈的咂咂头,一边啯着,一边咕噜咕噜地往肚子里咽着,一边冲着妈妈眨巴着大眼睛。

  啊!那是多么幸福啊,那个时候,你永远都在妈妈的怀抱里,谁也不会把你从妈妈的手中抢走。可是,现在…唉,儿子,你知道么?每当你跟妈妈斗气时,妈妈一想起这些来,就伤心的暗暗流泪,唉,过去多好啊,儿子,如果你永远也长不大,那有多好啊,咦…咦…”

  “妈…妈…”我握着妈妈的酥激动不已地摸着,听到妈妈这番真诚的感叹,我脑袋一歪,咕咚一声倒在妈妈的肥腿上“妈妈,你以为我愿意长大么?我更不愿意长大,长大了,麻烦事太多,太烦,妈妈,我要永远躺在妈妈的怀抱里,永远啯妈妈的咂咂头!”

  “儿…子…”妈妈一只手臂搂着我的脑袋,另一只手掐住她的头,情深意切地进我的嘴里:“儿…子…吃吧,咦…咦…”

  我大嘴巴狂野地一张,毫不客气地叨住妈妈红晕深泛的长头,咕叽咕叽地、煞有介事地起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65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