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71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4 
下部第71章
  “啊…唷,啊…唷,啊…唷,儿子,你干嘛啊,咋能这样对待妈妈呐!”妈妈苦楚地咧着小嘴,双手尽力地捂住小便。

  我用肠搅拌着妈妈的,一边推搡着妈妈的手掌,同时,面色阴沉地问妈妈道:“妈妈,己所不,勿施于人,你既然知道老朴这个臭德,你不喜欢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嫁给他,这也就算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把祸水引到我敬爱的都木老师身上!”

  “嗨。”妈妈却漠然回答道:“儿子啊,朝鲜族男人都那个臭德,大乎乎的,装模作样的,就像自己有多么了不起,有多大能耐似的,其实啊,什么也不是!反正他们都是朝鲜族人,朝鲜族之间也不好找对象,选择的余地极小,什么好啊、赖的啊,彼此凑合凑合就在一起过呗!”

  “妈妈,你可得了吧,别一子打死一片人,朝鲜族男人难道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吗,再说了,你让我的都木老师凑合着过,可是,你为什么不跟老朴凑合凑合呐!”说完,我端起酒杯,咕噜狂饮一口,然后,出挂妈妈分泌物的肠,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

  妈妈嘿哟嘿哟地呻着,白手不停地按着被肠捅痛的:“儿子,你好狠啊,难道,你爱都木老师,却不爱妈妈么?”

  “妈妈,说实话。”我坦然答道:“妈妈,通常情况下,我只爱你丰体、雪白的皮肤和漂亮的容貌…”

  “儿子,咦…”妈妈闻言,悲恸地涌出一串伤心的泪水,继尔,又无比委屈地涕起来:“儿子,咦…妈妈怎么了,妈妈又怎么了,妈妈没有都木老师好么!”

  “妈妈。”我突然地追问底道:“妈妈,老朴追你的事,爸爸知道不?”

  “当然知道。”妈妈擦了擦苦涩的泪珠:“可是,你爸爸不得意我,老朴追我,我追你爸爸,当时,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可热闹了!”

  “嘿嘿,妈妈,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段浪漫呐!”

  “儿子。”妈妈坐起身来:“就别提这些闹心事啦,儿子啊,老朴现在可了不得喽,不仅当官了,有权了,还兼任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没办法,为了你,我的儿子,妈妈只好厚着脸皮求人家喽,唉,过去是他求我,如今啊,风向转过来啦。儿子,现在,是妈妈求老朴喽!”

  说着,说着,一贯喜怒无常的妈妈突然止住了涕,得意地微笑起来,而眼眶里依然闪着泪花:“儿子啊,这段时间,妈妈几乎天天往都木家跑,每次到她家,只要一提及你,你的都木老师就跟妈妈说,要把她的独生女儿…蓝花,嫁给你,儿子,你的命就是这么好,蓝花不仅长得漂亮,还有一个当这收的,有权的爸爸,儿子,如果你真的跟蓝花结了婚,以后啊,什么房子,钱啦,就都有喽,我和都木已经商量好喽,儿子啊,过几天,妈妈就要郑重其事地领着你去相亲、去会亲家喽!”

  “嘿嘿。”听到妈妈的讲述,我的面庞上立刻堆起牲畜般的笑:“嘿嘿,这可真够剌的啊,我了都木老师,现在,又要她的女儿喽,啊,过瘾,过瘾!”

  “儿…子…”妈妈闻言,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可别再胡说八道的了,儿子,你跟都木老师这段事情,就当是小孩子不懂事,胡闹吧,儿子,以后,你们必须一刀两断,听到没。儿子,千万要记住妈妈的话,你到机关上班后,一定要维护好老朴,我最了解老朴了,他是个人,没有什么心眼子,最好应付,儿子,把他忙活高兴了,绝对没有你亏吃!哦,对了,等妈妈领你相亲的时候,见到老朴,你就叫他舅舅,记住没?”

  “妈妈,老朴既不是你的哥哥,也不是你的弟弟,我凭什么叫他舅舅啊?”

  “嘻嘻。”妈妈立刻显出一副十足的势利之相:“老朴他现在对我有用啊,妈妈如今有求于他啊,为了跟他套套近乎,对老朴的称谓,就从妈妈这边论起,儿子,只有这样,才能显得很亲近啊,儿子,记住,一定要叫老朴舅舅。嘿嘿,虽然这个朝鲜族舅舅无亲无故,可比你亲大舅可要强过百倍啊!唉,你的亲舅舅啥也不是,妈妈如果有老朴这样一个亲兄弟,那可就神气得上天喽!”

  好么,望着眼前势利的妈妈,我心中恨恨地嘀咕着:我的妈妈哟,当年,你瞧老朴不起,说死也不肯嫁给人家,现在,老朴当官了,手中有权了,家里有大房子了,有巨额存款了,你就寡廉鲜地巴结人家、奉承人家,甚至不惜用结亲这种方式,妄图占有人家的豪宅和为数不菲的家产!我的妈妈哟,你真,唉,我的妈妈,让儿子我说你什么才好呐?

  “儿子啊。”妈妈真诚地告诫我道:“以后,再见到都木老师的时候,千万要把握住自己,控制住自己,绝对不能在老朴面前,与都木老师眉来眼去的,更不能再胡来喽。儿子,老朴这个人虽然心,可是,你与都木的事情,一旦让他察觉出一点眉目来,闻到一点气味来,他这个人啊,敢杀了你,儿子,妈妈决不是吓唬你啊,老朴绝对做得出来,不杀了你,也得你把打成残废。儿子,记住妈妈的话,为了生命安全,为了早占有老朴的大房子和钱,你跟都木老师必须一刀两断!儿子…”

  “哦。”我又咽下一口白酒,借着酒,我以挑衅般的口吻视藐着妈妈的警告:“断,说得容易,我跟都木老师的感情可非同一般,冰冻三尺,不是一之寒,能说断就断么!妈妈,我与都木老师不但不能断,我还要把都木老师领到家里来,与妈妈一起做!”

  “胡说八道,瞎扯。”妈妈气忿地问道:“要断,要断,一定要断。”妈妈斩钉截铁地说道:“一定要断,一定要断,哼…感情,感情,什么叫感情,那都是虚的,假的,是摸不着的,看不见的玩意,是那些电影导演们用来哄小孩子的把戏,妈妈才不相信感情这玩意呐,儿子,只有钱、房子才是实实惠惠的,别的,都是虚的、假的,没有实际意义的,儿子…”

  “哼,妈妈。”我拍地放下酒杯,一把搂住妈妈的体,地抚摸着妈妈雪白的大股:“是啊,是啊,妈妈说得对,什么感情、感情的,都是虚的、假的,嘿嘿,只有妈妈的股,才是真的,才是实实惠惠的,嘿嘿…”

  “哎…哟。”我扒开妈妈的大腿,低下头去,舌尖刚刚触碰到妈妈薄片上,妈妈便兴奋地呻起来,水汪汪的小便快地送起来,淋淋的爱无私地涂抹在我的面庞上“哎…哟,哎…哟,哎…哟,好儿子,得妈妈好舒服哟,哎…哟,好儿子,得妈妈好舒服哟!哎…哟…”

  我的厚舌又将妈妈久郁于心的情,吧叽吧叽地拨出来了,妈妈致昂然地扭动着人的身,双手糜地拽扯着薄片,两条大腿哆哆地颤着,可爱的白股尽可能地向上诀起,花纹密布,四周细丛生的小眼在我的颌下挑逗般地突鼓着,引得我将面庞不自觉地往下移去,望着妈妈可爱的小眼,我张开着酒气的大嘴,紧紧地将其啯住,同时,舌尖卖力地起来。

  “啊…啊…啊…”

  妈妈发疯般地哼哼着,双手继续拉拽着两片薄,因激动,因兴奋,因舒,一股又一股粘稠的爱,从妈妈的里汨汨淌出来,顺着股,缓缓地漫溢到花纹簇拥的眼处。

  我松开大嘴,醮着妈妈出来的爱,认真地涂抹在妈妈的菊花口,然后抓过酒瓶,狂饮一口,可是,我却没有将烈白酒全部进肚子里去,有意留下少许酒,舌尖一伸,混合着妈妈的爱,涂抹到妈妈的菊花口,妈妈的白股猛然一颤:“儿子,好渍啊,好渍啊!”

  “哈哈。”我的指尖轻轻地触碰着妈妈的菊花口,妈妈惊讶地停止了放的呻,一脸恐惧地抬起头来:“儿,子,你,要,干,么,要,抠妈妈的,眼吗?”

  “对。”我点点头,说话间,手指已经探进去小半截,咕叽咕叽地将酒涂抹在妈妈滑润紧肠壁上,妈妈惊慌失措地嚷嚷起来:“哎呀,这可不行啊,儿子,妈妈的眼是大便的,怎么能说抠就抠呐,快,快,儿子,快点把手指拿出去,妈妈的眼好啊,白酒好渍啊!”

  对于妈妈不停的嘟哝声,我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地抠挖着妈妈的菊花“妈妈,眼不仅能大便,还能呢,妈妈,我给你松松眼,一会,起来,就方便喽!”

  “什…么…”妈妈颤颤兢兢地望着我,失魂落魄的面庞渗着惊赅的汗珠:“儿子,妈妈的眼,亏你想得出来,眼是大便的啊,咋能呢!”

  “嘿嘿,妈妈,嘴是用来吃饭的,可是,妈妈的嘴,儿子不是也了么,既既吃饭的嘴能,大便的眼为什么不能啊,妈妈,爸爸过你的眼么?”

  “没,没。”妈妈心神不定地摇摇头:“太可怕了,眼,会痛死的啊!”

  “啊…”听到妈妈的话,我出挂妈妈爱和烈的手指,放到嘴里,无所顾忌地着,然后,跳下去,赤的身体站在边,双手按住妈妈企图并拢起来的大腿,硬梆梆的、青筋暴起的对准妈妈微微扩开的菊花口:“妈妈,爸爸真的没过妈妈的眼么?”

  “没有,儿子,妈妈还能跟你撒谎么,儿子,妈妈求求你了,别妈妈的眼,妈妈会痛死的啊!”

  “妈妈,爸爸没过,别人呢,过啊!”我已将红通通的头顶在妈妈的菊花口,一边言秽语着,一边试探地研磨着。

  妈妈羞臊难当地摇晃着秀发蓬的脑袋:“儿子,妈妈这辈子,除了你爸爸和你以外,就没接触过任何别的男人,真的,儿子,妈妈向天发誓!”

  “哦…”我将头悄悄地探进妈妈的菊花口,妈妈痛苦万状地咧着小嘴,仍不死心地央求着,而我,则毫不理会,股用力地往前一,哧溜一声,硕的便昂然进妈妈的菊花里,妈妈因惊惧而严重扭曲的面庞立刻渗出豆粒般的汗珠,脑袋绝望地向后仰去:“哎…呀,痛,死,我,喽…”

  “啊…”我的深深地没入妈妈的菊花里,顿然感觉到阵阵从未感觉到的紧,兴奋之余,我咬牙切齿地拽一下,向后缓缓退去,哧哧地从妈妈紧绷绷的菊花里溜出来,深红色的头幸福地摇动着晶莹闪亮的小脑袋瓜“妈妈的眼好紧啊,妈妈,儿子没有得到妈妈的初夜,今天,妈妈就用你的眼来补偿你对儿子的爱吧,妈妈,儿子占有了妈妈眼的初夜权,哈…妈妈眼的第一次,让儿子的先登喽!”

  说完,我的扑哧一声,大摇大摆地再次进妈妈的菊花里,我一边重温着令我心醉的润滑和紧,一边死死地盯着妈妈的菊花,美滋滋地欣赏着自己的一下一下地捅妈妈处女的菊花:“妈妈眼的第一次,给儿子喽,妈妈,请记住这难忘的一刻吧,妈妈,好不好哇,儿子眼,舒不舒服啊!”

  “不,不,不舒服!”妈妈哭丧着几近变形的面庞:“不舒服,一点都不舒服,儿子,好痛啊!”

  “哦,妈妈,怎么个痛法啊,快告诉我!”我仍然怀着充矛盾的报复心态,兴灾乐祸地望着痛苦不堪的妈妈。

  妈妈近乎以哭腔答道:“儿子,你的巴每妈妈眼一下,就像一子,进妈妈的眼里,别提有多痛喽,那感觉,就像子顶在妈妈的心口窝上,啊,儿子,饶了妈妈吧,妈妈真的好痛啊!”

  “妈妈。”我一边继续捅着妈妈的菊花,一边无所谓地安慰着:“妈妈,别害怕,一会就好喽!”

  “啊…呀,啊…呀,啊…呀。”

  妈妈惊魂不定地抬着脑袋,怯生生地盯着自己的身下,渗冷汗的体哆哆颤:“啊…呀,啊…呀,好痛啊,好啊!”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71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