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84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84章
  望着那滔滔淌的辽河;望着那光鳞鳞的水花;望着那枝繁叶茂的大柳树;望着那随风漾的如茵绿草;望着那云朵飘浮的蔚蓝色的晴空,我不澎湃,感慨万千,手中的方向盘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呼哧带的汽车中般地从前方的出口处,不可思议地溜将而去,摇摇晃晃地驶上狭窄的、沙浆泛起的乡土路上。

  啊,辽河,我的故乡!你不孝的儿子,又回来了!

  风尘仆仆的汽车像头悠哉游哉的老黄头,缓缓地、慢条斯理地徘徊在故乡那纵横错,无比熟悉的,极为亲切的公路上,车窗外响起沙沙沙的脆响,那是故乡的大柳树,快地舞动着修长的柳枝,真诚地我的归来:哈,小力,多年不见啊,我们好想你啊!啊,小力,还认识我们么,我们可是眼睁睁地看着你一天天地成长起来的啊!

  望着沙沙作响的大柳树,我心头一热,兴奋不已地停下汽车,伸出哆哆颤抖的手掌,含真情地拽住飘逸而来的长柳枝,轻轻地抚摸着:啊,可爱的大柳树,我也好想你啊!亲爱的,你还是那般的繁茂和健康!祝你长寿!祝你健康!

  我拽着长柳枝,深深地呼吸起来,立刻嗅闻到股股浓烈的、混合着泥土和稻香以及粪肥的芬芳气味:好香啊,好醇厚的故乡气息啊!

  啊,小镇,故乡的小镇,在阳光、微风的沐浴和抚慰之下,她,还是那么纯朴,那么宁静,那么祥和!一排排青砖灰瓦的古老民宅错落有致地伫立在公路的两侧,升腾着枭枭的炊烟,从那整洁、宽阔的院落里,不时地传出再识不过的亲切乡音。

  哟,听啊,听啊,快听啊!那时断时续的、幸福的嘻笑、调逗之声,与新三婶和老姑的嗓音是何等的相似啊;那雄咯咯咯的嘶鸣之声,还有大黄狗的轻吠之音,应该是家才会拥有的啊!

  我循声望去,嗨,这不是家么!望着家那隐映在柳树林里的、深灰色的、高耸的屋脊,我兴奋得纵身跃起,正狂呼喊一番,突然,本能的羞愧感使我嘎然止住了喊叫,我将汽车悄悄地停在家的院外,含柔情的目光久久地扫视着家的宅院:,你还生我的气么?,你还愿意看见我么?

  突然,我的眼前渐渐地模糊起来,家古朴的宅院,变成一片朦朦胧胧的写意画,我没有胆量喊出声来,一边默默地呼唤着:!一边启动汽车,依依不舍地移开家!

  啊,生产队,这不是与家仅仅一墙之隔的生产队的大院子么!看啊,破败不堪的大队部;空空、穿风漏雨的大仓库;东倒西歪、早已没有任何牲畜的牛棚、马圈;纷纷的院落里,残破的铁锄、铡刀,随意丢抛,呈现着一幅让我沮丧的衰败之相。

  汽车继续往西游移而去,啊,池塘,这不是故乡的小池塘么,这不是给予我无限幸福回忆的小池塘么,望着那清莹的水面,嗅闻着扑鼻的芳香,孩提时代,光着股,晃动着小,一身水淋地与伙伴们嬉玩打闹的场景放电影般地从脑海里浮现而过。

  哇,水泊凉亭!汽车绕过微波泛起,凉意心的小池塘,紧邻着开阔的水面,三叔那栋未经任何部门批准而随意搭建起来的、简陋不堪的,被乡邻们戏称谓“水泊凉亭”的红砖小平房,依然孤傲地、我行我素地、不可一世地伫立在那片茂密的柳树林的边缘。

  我将汽车停滞在三叔逍遥宫般的水泊凉亭前,再也不肯移动一下,我没有勇气跳下汽车,冲进三叔的逍遥宫去,却又心有不甘地就此悄然无声地溜之乎也,我依着车窗,眼里擒着无限伤感的泪珠,长久地凝视着孤零零的水泊凉亭,凝视着,凝视着,凝视着,凝视着!

  也不知过了多少个难挨的分分钞钞,突然,逍遥宫的木板门无声无息地被人推开,一个体态丰盈、身壮硕的女人,扎着溅猪血的脏围裙,扬着肥实的,同样沾血污的手掌,踏着没膝的绿草,快地向我奔跑过来:“小力子,嘿,混小子,小蛋子!”

  “三…婶…”我由衷地呼唤一声,滚滚的泪水终于彻彻底底地糊住了双眼,新三婶快步如飞地跑到车前,将我拽出汽车:“这个混小子,到家了,怎么不进屋呐,坐在车里,傻瞅个什么哟,快,跟三婶进屋去,嘻嘻,你三叔正喝酒呐,跟你三叔喝两杯吧!”

  “啊。”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被新三婶热情有加地推进三叔那烟雾弥、酒气鼻的逍遥宫里,三叔早已是七分沉醉,三分清醒,见我进来,既威严又慈祥地从热滚滚的土炕上站起身来:“大侄啊,到了三叔的家门,为什么不进三叔的屋啊,还生三叔的气呐?”

  “不,不。”我拼命地摇着脑袋,心中暗暗嘀咕道:三叔,我哪敢生你的气哟,我是怕你生我的气哟:“不,不,三叔,我是怕你!”

  “嗨。”三叔红头脸地摆摆手:“算了,算了,孩子小,不懂事,算了吧,别提那些不痛快的事啦,无论怎样,无论到哪天,你都是张家的骨血啊,算了,算了,大侄子,来,咱爷俩干一杯!”

  “干!”

  一杯热酒下肚,我的心里立刻感觉到空前的温暖和无尽的舒,望着三叔笑嘻嘻的面容,我敢肯定,这一杯酒,将彻底了却我那不堪回首的过去;这一杯酒,将重开我未来的生活。我兴奋地放下酒杯,掉皮鞋,纵身跃上土炕,身后的新三婶还是那般的风,骂骂咧咧地拍打着我的股:“嘻嘻,这混小子,还是那么淘气!总是长不大!”

  我意外地回归故乡的消息立刻不胫而走,四面八方的亲属乡邻闻讯纷纷赶来,三叔凌乱不堪、烟雾缭绕的水泊凉亭顿时喧嚣起来。

  来了,她依然是那么爱怜地抚摸着我的面庞,喋喋不休地整理着我的衣领:“咂咂,出这么远的门,却穿得这么薄,着凉可咋办啊!”

  二姑来了,她默默地坐到我的身旁,轻柔地抓掐着我的手臂:“这小子,长得更壮实了,瞧这胳膊,比铁还硬啊!”

  八爷来了,他乐合合地爬上土炕:“小免崽了,来,跟八爷干一杯!”

  “干!”

  “…”

  所有的亲人差不多都赶来看望我、问候我,唯独没有我思夜想的老姑,更别奢谈我的儿子…小石头了!我一杯接着一杯地狂饮着烈白酒,尽管对老姑和小石头充了思念之情,却断然不敢在众亲人面前,提及一个字,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根本不谈及这个感的、难堪的、伤痕般的话题,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或者,老姑和小石头,早已从这个世界上,彻底地消失了,再也不存在了!

  “干!”

  “…”

  一杯又一杯的烈白酒将我彻底击倒,直到今天,我也回想不起来,在那难忘的一天里,我往肚子里灌了多少白酒,更无法想起自己是如何醉死过去的,也不知道亲人们、乡邻们是何时叽叽喳喳地、三三俩俩地离开水泊凉亭的。

  “水…”漆黑的深夜,难奈的饥渴将我从沉醉中扰醒:“水…水…水啊!”

  “呶。”很快,一只水淋淋的大木瓢悄然移动我的面前:“给,小力子,水在这呐!”

  “咕噜!”我爬起身来,握住木瓢大口大口地咽起来,新三婶肥实的白手紧握着大木瓢,在黑暗之中,均匀地息着,丰的身体散发着人的汗热味:“嘿嘿,慢点喝,别呛着,混小子,没人跟你抢,慢着点!”

  “啊…”一番不顾一切的痛饮,我终于满意地推开了大木瓢,重新仰躺下去:“哇,好解喝啊,故乡的水,还是那么的苦涩!”

  “嘻嘻,小蛋子!”新三婶将木瓢放到窗台上,肥实的白手极为挑逗地掐拧着我的面庞:“嘿嘿,混小子,长得更结实喽!”

  说着,新三婶那肥硕的身体重重地迫下来,软绵绵的酥紧紧地贴在我热滚滚的脯上,在新三婶的重之下,我深深地呼吸着,贪婪地嗅闻着新三婶那独特的、辣之中混合着浓烈猪腥的体味。

  “喔…哟…”新三婶放地张开微热的珠,忘情地啃咬着我的面庞,着我硬的胡茬,继尔,又将整个嘴巴堵住我的口腔,哧喽、哧喽地咽着我口中的津,同时,放肆无边地息着,呼出股股臊膻的,掺杂着剌鼻蒜味的热气,把我搞得神魂颠倒,无法自抑地伸出厚厚的舌头,狂野地着新三婶热辣辣的口

  突然,我灼热难当的身体本能地泠起来,一把推开新三婶红通通的、火横的面庞:“三婶,三叔呐!”

  “嘻嘻,混小子。”新三婶得意洋洋地搂住我青筋直跳的脖颈,燥热的嘴巴依然蒜味扑鼻:“小蛋子,你他妈的也知道怕个人啊,没事的,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你三叔啊,嘻嘻,他…抓…猪…去…喽!嘻嘻。”

  “哈。”听到新三婶柔中带的话语,我顿时兴奋不已地搂住她那丰盈的、热烘烘的粉颈,大嘴一张,放心大胆地狂啃起来。

  新三婶则更为糜地亲吻着我,开张到极限的嘴巴不由自主地溢着串串粘稠的口,一对豪轻薄地按着我的脯,两条大腿老练地摩娑着我茸茸的双腿,间那个成剔透的包包地挑逗着我的。我一边与新三婶纵情地亲吻着,一边忘乎所以抚摸着新三婶肥硕的、雪白的,温热的、泛着点点细细颗粒的大腿,感受着空前的酥软和麻滑。

  “喔…哟…哦…咦…”

  新三婶仍然爱恋不舍地咽着我的口,而我,则将手掌伸进新三婶薄薄的内里,有力的手指狠狠地抓掐着新三婶肥实的双股,铁硬的恣意磨擦着那个人的包包。新三婶主动地将包包死死贴在我的上,卖力地扭动着,咕噜咕噜咽着口的咽喉里,发出雌动情时真诚的、令我沉醉的呻声:“喔…哟…哦…咦…”

  哧溜,我滑向新三婶包包处的两手指,不可想象地,哧溜一声,便捅进新三婶那滚热的、充盈的小便里,幸福地抠挖起来,新三婶立刻发地哼哼起来,同时,极为配合地跪起双膝,大幅度地叉开气滚滚的间,肥大的股高高地撅起,漫溢的任由我肆意抠捅:“唔呀,哦哇,小蛋子,手指头好硬啊,啊,抠死我喽,混小子,抠死三婶喽!”

  “嘿嘿。”我的手指在新三婶的野异常地抠捅着、抠捅着,新三婶不再亲吻我,而是抬起头来,一边地望着我,一边扭动着双股,配合着我的抠捅,渐渐地,我的手指感到有些酸麻,我深深地呼吸一下,水滴淌的手指,顽皮地到嘴巴里,哧溜、哧溜地品味起来:“哇,咂咂,好腥哦,好啊,好膻哟!”

  “他妈的。”新三婶一把拽住我的手掌,双一张,也吧嗒吧嗒地起来:“怎么样,小蛋子,喜欢不喜欢三婶的味啊?”

  “喜欢,好喜欢,三婶,大侄好久没有尝到你的气味喽,真想死我喽!”我将另一只手掌的两手指捅进新三婶的小便里,继续抠挖着,同时,讨好地奉承着:“三婶的气味好香啊,一闻到三婶的气味,比喝半斤白酒还要过瘾哟!”

  “嘻嘻。”新三婶闻言,啪地吐出我烘烘的手指,双手按住肥,呼哧一声,将内拽扯下来,然后,一步迈到我的身体上,将茸茸、滚滚的小便,按在我的面庞上:“哈哈,小蛋子,来,三婶让你好好地过过瘾,喝吧,喝吧,大侄远道而来,三婶没有什么好招待大侄的,三婶穷,没有什么好玩意给大侄吃,可是,三婶的水可有的是,如果大侄愿意喝,三婶保准让你喝个够,来吧,张开嘴巴,喝吧,喝吧,尽情地喝吧!”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84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