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86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86章
  夏日的早晨,徐徐的微风含着香怡的甘,夹带着丝丝的凉意,从敞开着的车窗娇滴滴地扑将而来,柔情意地着我臊热难当、依然发散着新三婶那既甜且的口气味的面庞。灿烂夺目的红,尤如一块刚刚摊成的大油饼,圆圆浑浑,滴淌着橙橙黄油,放着让我口水直的微热,缓缓地爬上大柳树的枝头,笑地伴随在我的身旁。

  水雾绕缭的路边滚翻着腾腾稻,洋溢着阵阵清心静肺的芬芳,早起的青蛙慢条斯理地畅游在温暖的田垅里,不时发出呱咕、呱咕地鸣叫声,鼓突突的大眼睛漫不经心地撇视着我:装啥啊,开个破汽车,有啥不了起的,为了生活,为了几个臭钱,你还不得起早贪黑地东游西!哼,你看我,多么悠闲,多么自在,大早晨就起来洗浴一番,然后,找个相好的,嘿嘿,羡慕死你!

  哞…哞…哞…

  一头身躯修长,匀密的皮闪闪发亮的大黄牛,咯咯有力的硬蹄踏着香泥,大摇大摆地从田间的小路,旁若无人地窜到公路的中央,嘴边挂着绿的草叶,漂亮的双目漠然地望着缓缓驶来的汽车:哼,干么?哪来的破汽车,我咋不认识?

  “你好啊!大黄牛!”我将脑袋探出车窗外,冲着大黄牛很是友好地摆了摆手,同时,将汽车主动移向路旁,准备从大黄牛的股后面,悄悄地绕将而去。听到我的喊叫声,大黄牛傲气十足地用鼻孔哼哼一声: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少跟我套近乎!

  啪…啦…当我驾着汽车恰好绕到大黄牛的股后面时,大黄牛突然扬起绒绒的长尾巴,挑衅般地打起来,我慌忙缩回脑袋,不停地摆着方向盘,在大黄牛无情的打之下,灰溜溜地逃遁而去。

  “咦…”

  在不远的前方,在一座小桥边,在一棵枝繁叶茂、老态龙钟的大柳树下,伫着一位身材适中,体态轻盈的年轻女子,她,俊秀的面庞充了忧伤和莫名的哀怨,无神的双眼淌着无尽的愁苦,因哀愁、因忧伤而渐清瘦的上身穿着一件调极为暗淡,并且,按照当地的习俗,只有寡妇才会穿着的、深灰色的碎花外衣。

  一对因缺乏男人的爱抚而行将枯萎的,干馒头般地双在红通通的阳光映照之下,泛着柔的、却是可怜巴巴的、尤如泪水般的、点点滴滴的星光。丝丝缕缕的阳光从繁茂的柳枝条里穿梭出来,自作多情地绕在年轻女子纤细的、套裹着黑棕色筒裙的柳上,在漉漉的雾气胧罩之下,呈现着一团又一团让我心有不安、光怪陆离、斑驳异诞的光环。年轻女子那清秀的玉腿不着丝袜、光光溜溜地刮挂着晨雾的珠,闪烁着极为人的淡淡光泽。

  “老…姑…”望着眼前可怜至极的年轻女子,我的脑袋瓜突然嗡地一声,登时大起来,激动难奈地松开方向盘,啪地推开车门,发疯般地扑向悲悲切切,却又款款而立的老姑:“老…姑…”

  “大…侄…”望着不顾一切地扑将而去的我,老姑迈动一步柔白的细腿,张开清瘦的双臂,深情地搂住我健壮如牛的背脊,既兴奋又苦楚地扬起稍现病态的面庞:“大…侄…”话没说完,老姑已然哽噎住,悲痛的泪水哗哗哗地尤如雨一般,霎时间,便遍了脸颊。我也是泪眼模糊,双臂紧紧地抱着老姑瘦弱的身体,挪动着几摔倒的双腿,哆哆嗦嗦地将哭泣不止的老姑,拥进汽车里。

  “呜…呜…呜…”一挨坐进汽车里,老姑更加悲恸地号滔大哭起来,同时,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般地,用纤细的小手拼命地捶打着我的脯:“呜…呜…呜…力啊,你可想死姑姑喽,力啊,姑姑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老姑。”老姑的哭喊声,好似一把锋利的尖刀,哧哧哧地扎捅着我的心腑,我的心在血,我抱着痛哭不止的老姑,茫然不知所措,情急之下,顺手拣起一条小巾,胡乱擦拭着老姑泪不止的面庞:“老姑,你,不是去包头了么?”

  “呜…呜…呜…不。”老姑闭着眼睛,一把拽过巾,自己擦抹着红的面颊:“力啊,姑姑早就回来了,姑姑舍不得小石头啊,姑姑这辈子再也不嫁人了,姑姑要永远守在小石头的身旁!”

  “老姑,小石头呐?”

  “在你二姑家呐,怎么,小力,你回来,二姑没把小石头领去,让你看看么?”

  “没有,老姑。”

  “小力,二姑可能怕你太激动,受不了,再说,邻居都去了,二姑担心不好,把事情了馅,唉。”老姑终于止住了哭声,疲倦的身体紧紧地依靠在我的前,脯因不停地哽噎依然频繁地起伏着:“力啊,老姑活着,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小石头啊,没有小石头,姑姑,早就寻死去了!”

  “老姑,别。”我抹了一把泪水,不知所云道:“老姑,可别想不开,等着我,等我到钱了,我就领着你,还有小石头,咱们一起,远走高飞!”

  “大侄。”老姑哽噎一下,断然说道:“力啊,姑姑哪也不去,离开了辽河,姑姑就活不了!”

  “嗨,老姑啊,你真是的,都怨你,上次,如果咱们跑远点,谁也不会找到咱们的,哪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过着生离死别般的生活呢。”我抱住老姑,继续劝说道:“老姑,真的,我早就想好了,我很快就会到钱的!”

  “小力。”老姑顽固地说道:“不,咱们俩的事,就永远终止吧,再闹腾下去,会把我妈,你,气死的,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你、我,就太不孝了,为了儿女,妈妈操劳了一辈子,一天福也没享着,力啊,姑姑再也不想让妈妈心了!”

  听到老姑的话,我不再言语,轻轻地推开老姑,艰难地爬到驾驶位置上,缓缓地溜动汽车,老姑握着淋淋的巾,红肿着双眼:“昨天,听到你突然回来,姑姑又是高兴,又是痛苦,真想跑过去看看你,可是,妈妈说死也不肯,把我一顿臭骂,唉,没办法,今天早晨,天还没亮,我就偷偷地溜出来,一直站在这里等着你,力啊,姑姑不图别的,就是想看你一眼!唉…”

  “老姑,咱们走吧。”我贼心不死地嘟哝道:“老姑,等我到钱,咱们远走他乡吧!”

  “不。”老姑依然摇着脑袋:“不,不,大侄,理智一些吧,姑姑听说你已经结了婚,找了一个漂亮的媳妇,并且,你的老丈人很有钱、很有势,有漂亮的大房子,力啊,姑姑祝福你,安安心心地过你的富裕生活吧!”

  “哼。”我气鼓鼓地哼哼一声,一想起蓝花,一想起我刚刚离开家,她便领着陌生的男人在家里、在我新婚的上过夜,我就气得浑身发抖,脑门直冒青烟:“老姑,你祝福我个啥啊,老姑,这叫什么富裕的生活啊,老姑,你不知道哇,老姑,你会相信么,结婚的第二天,你大侄就光荣地成为硬盖大王八喽!”

  “哦,真的。”老姑立刻板起了面孔:“这是真的,大侄!”

  “嘿嘿,老姑,大侄还能跟你开玩笑么!”于是,我将自己与蓝花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了老姑,老姑咧着嘴,唉息道:“唉,大侄,既然这样,你真的就应该留一手!”

  “是的,老姑,我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蓝花身上,我跟她,就是为了钱,老姑,我一定想尽办法,早点搞到钱,然后,咱们俩个,带着小石头,远走他乡,管他什么这个、那个呐,豁出去了!”

  汽车在公路上漫无目标地、来来回回地徘徊着“啊,故乡,美丽的故乡,水泊凉亭,小池塘,嘿嘿。”当汽车再次驶过破败不堪的生产队的大院子时,望着那冷冷清清的大门,我感叹道:“嘿嘿,生产队,斗地主,臭老九劳动改造,杀牛,喝酒,打架…”

  “唉。”老姑嘀咕道:“大侄,生产队早就黄铺喽,耕地都分到个人手喽,包产到户了!”

  “哦。”我瞅了老姑一眼:“我说的呐,院子里七八糟的,一个人也看不见,原来是这样啊,生产队成了破大家,什么都没人管了!”

  “嗳…”老姑突然转过脸来,轻轻地触了触我的肘部:“大侄,生产队的院子准备出卖呐,可是,咱们这小镇,除了公家,有谁能买得起呐,而公家,暂时有没有谁想买,嗳,大侄啊,如果你真的能搞到钱,就把生产队的大院子买下来吧!”

  “嗯。”听到老姑的话,我停下汽车,瞅了瞅老姑布泪痕的面庞,又望了望生产队的破大院:“老姑,买生产队,这,有什么用啊?”

  “嗨。”自幼便受的薰陶,极有投机头脑的老姑,斩钉如铁地对我说道:“小力,你看,生产队的大院子,面积多大啊,西侧,靠着水塘,买下来以后,还可以继续往水塘那边扩,小力,这块地,紧靠着公路,以后,一定会有前途的,小力,如果你有足够的资金,就听姑姑的话,把生产队买下来!将来,一定能狠赚一笔的!真的,大侄,姑姑不会坑你的!”

  “那。”我仍然迟疑未绝:“老姑,这,这么大的院子,得要多少钱呐?”

  “大侄。”老姑不再忧伤和愁苦,孱细的手掌拉着我的手臂,红肿的双眼顿然放出希望的光芒:“小力,这件事,你大表哥说了算,只要姑姑出头,他敢不给面子,小力,如果你想买,我想,有个拾多万,差不多就能拿下来!”

  “嗬嗬,是么。”我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老姑的话:偌大一块土地,拾多万元就能买下来?我将信将疑地问老姑道:“这是真的么,老姑!”

  “大侄,姑姑还能骗你么。”老姑稍显憔悴的面庞再次闪现出昔日在自由市场练摊时那成的、犀利的神彩,同时,双臂心急火燎地推搡着我:“大侄,快告诉姑姑,你什么时候能到这笔钱啊?”

  “豁豁,老姑,你真急啊!”我转过脸来,笑嘻嘻地望着老姑,老姑依然焦急地说道:“大侄,姑姑能不急么,这是铁定赚钱的买卖啊,大侄,快告诉姑姑,你什么时候能把钱到手啊?”

  “嘿嘿。”我松开方向盘,推开车门,示意老姑与我一同坐到汽车后排去,然后,我得意洋洋地拉开鼓鼓囊囊的旅行袋,美滋滋地掏出大酱块准备用来行贿的人参、鹿茸等物。我一边冲着老姑神秘地吐着大舌头,一边启开塑封,掏出一叠又一叠的钞票,看得老姑直咋舌头:“哇,我的天啊,咋这多么钱啊!”老姑突然抬起头来:“力啊,这钱,是谁的啊?”

  “送礼的,老姑,这你别管,数一数,看够不够!”

  “这,能行吗?”

  “嗨,老姑,你就别瞎心喽,这事,我一定能摆平的!”

  “好…就这样,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把生产队的房子先扣下,再说吧。”听到我不以为然的话,老姑不喜行于起来,原本哭丧的面孔,绽开了幸福的微笑,纤细的小手熟练地数点着成捆的钞票:“好啦,大侄,够了,别掏喽,够了,大侄啊,放心吧,这件事,全包在姑姑身上了,姑姑一定把生产队的院子,以最低、最低的价钱,给你扣下来,姑姑一定熊住你大表哥,除了我们,谁也不许参与买生产队的院子!实在不行,还有你三叔呐!大侄,你三叔在这个地界,可不是善茬子!”

  “好的,老姑。”我停歇下来,草草拉上旅行袋,望着应该已经属于我的生产队的大院子,心血来地挥动着手臂:“老姑,买下来后,我再想办法钱,咱们,盖一栋楼房,与水泊凉亭的三叔家,隔塘相望!啊,我亲爱的老姑,咱们应该盖个什么样的楼房呐?”

  “嘻嘻。”老姑拎着沉甸甸的钞票,面庞笑成了花朵,指着远处一栋最新落成的,鹤立群般地傲立于排排灰砖瓦房间的楼房说道:“呶,那个样的,咱也盖个那个样子的楼房!”

  “不。”我摇摇脑袋:“老姑,那个样子不好看,太俗了,太土了。”

  “那,你说。”老姑娇嗔地推搡着我:“大侄,你说,咱们盖个什么样子的楼房啊?”

  “嗯。”我煞有介事地思忖一番:“老姑,我想盖个洋式的。”

  “嘿嘿,什么洋式的啊?”

  “俄式的,不,法式的,不,对,意大利罗马式的!”

  “嘻嘻,好啊,随你!”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86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