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8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87章
  漆黑的深夜,我终于疲倦万分地回到省城,爬上狭窄的楼梯,我掏出钥匙悄悄地打开房门,绕过静寂的客厅,摸着凉冰冰的扶手,我蹑手蹑脚地溜到蓝花的卧室,我微微地推动一下,房门已经锁死,我却没有敲打,而是偷偷地用钥匙启开房门。

  哗啦,推开卧室的屋门,我踮起脚尖,摒住呼吸,像个贼似地渡到边,由于厚窗帘的遮挡,屋子里比客厅还要黑暗许多,我迟疑一下,突然想得铺边应该有一盏台灯,于是,我顺手摸将过去,手指恰好触到台灯,我轻轻地按动了开关。

  啪…啦…卧室顿然雪亮起来,耀眼的灯光把我搞得头晕目眩,不得不用手掌暂时捂住双眼,铺上传来一阵慌乱的响动声,从手指的隙里,我看见大酱块赤着上身,不可思议地从巾被里呼地坐起身来,而赤条条的蓝花则与我一样,捂着双眼,皱着眉头:“谁啊?”看见是我,蓝花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地嘟哝一声:“烦…人…!”说完,蓝花不再理睬我,扯了一下巾被,转过脸去,那光溜溜的背脊,在台灯的直之下,泛着柔美的泽光。

  “嗯,是你…!”大酱块极不自然地拽过深蓝色的睡衣,披到宽阔的肩膀上,面色阴沉地瞪视着我:“小子,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咋不敲门呐,就这么擅自闯进来了!”

  “你。”我放下手掌,惊讶不已地望着大酱块以及转过身去的蓝花,霎时,我怒火中烧,气得嘴发抖,恨不得一头猛扑过去,拽过这个女的禽兽,挥起铁拳,把它的酱块脸击捣成大酱泥:“舅舅,你,咋睡到我的屋子里,躺在我的上了?舅舅,你,你们…”

  “他妈的。”大酱块先是尴尬地一楞,很快,便扭曲着酱块般的面庞,嘴无赖口吻地说道:“咋的,不行吗?”

  “这,这。”我气得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点着大酱块:“舅舅,这,成何体统,这,这。”大酱块依然恶狠狠地瞪着我,还漫不经心地点燃一香烟,我的心彻底地破碎,哗哗地淌着鲜血,对这个禽兽,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呐?

  “舅舅,你。”望着大酱块那刁顽的、却又是凶神恶煞的神态,我再也按奈不住愤的心情,呼地扑到边,伸出手去,抓住大酱块的发,然后,往身旁的墙壁上狂捣一番。

  而大酱块,不愧行伍出身,见我扑来,非常老道地伸出一只手掌,铁钳般地掐住我猛击过去的手腕:“嘿嘿,小子,想跟老子练么?哼,你还太,滚…”大酱块铁钳的手掌往前一推,我的身体大幅度地向后仰去,铁钳终于松开我的手腕,我剧烈地冽趄一番,最后,恍恍惚惚地站立在卧室的房门处。

  “他妈的。”大酱块用另一只手怒气冲冲地无比有力的铁腕:“豁豁,小子,想跟我来这套,你还得他妈的再练个十年、八年的,小子,怎么,吃醋了,不高兴了,哼,他妈的,这是我的女儿,是我一手养大的,怎么,就应该白白送给你,才对,你才高兴,是不?他妈的,你也不撒泡好好地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是个什么熊样!小子,睁开你的狗眼好好地看看吧。”

  大酱块趾高气扬地比划着黑熊掌:“这栋房子,这间屋子,哪有一件东西是你的,嗯?就连你的工作,你的饭碗,也是老子我送给你的。我不但给你房子、给你工作、给你饭碗,我他妈的还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也送给了你,他妈的,你还他妈的不知足,嗯?我跟自己的女儿近边近边,他就不愿意了,你就吃醋了,你就他妈的耍起了驴脾气,跟老子我练起武把来了?他妈的。”

  大酱块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理直气壮,竟然呼地站起身来,挥舞着赅人的、熊掌般巨大的铁拳:“小子,如果不是看在你妈妈的份上,我今天,非得把你打个鼻口穿血、地找牙不可!”

  在大酱块的铁拳面前,我强打着精神,努力使自己尽量站稳住,我虽然尚存着最后的一丝胆量,却没有气力,更没有信心,卷土重来,与之决一生死。

  望着大酱块那骄横的丑态,绝望之余,我突然想起了阿Q那屡试不、放之四海皆准的精神胜利法:他妈的,你臭美个啥啊?嗯,你他妈的知道么,你的媳妇,我敬爱的都木老师,已经让我狂多年了,在我的面前,你他妈的是个十足的硬盖大王八!你他妈的自己还不觉景,你的媳妇的小便,早就让我飞边了!哼,至于蓝花么,她是你自己的宝贝千金,你愿意“近边”就尽情地“近边”去吧,你愿意自己的宝贝女儿,就随你的便,想怎么,就怎么吧,我,还不管了呢,你吧,吧,老子,走了!

  阿Q使我获得了精神上的绝对胜利,我扬起灰土土的面庞,不怀好意地瞪了大酱块一眼,然后,很是得意地转过身去,抬起脚来,离开这致极的、充恶臭的房间。

  “站…住!”

  我正准备迈动脚步,身后却传来大酱块一声严厉的断喝,听着那最后通牒般的话音,我不得不胆怯地放下脚步,却仍旧没有回过头来,目光呆滞地盯着房门,大酱块狠了一口香烟:“小子,我交给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办完了!”听到大酱块的询问,我心慌意地答道。而事实上,大酱块在礼品盒里的钞票,绝大部分让我留给老姑准备买生产队的大院子去了,只有极少部分的钞票送到有关人员的手里,我搞不清楚大酱块是否已经察觉到我的所为,忐忑不安地背对大酱块站立着。

  “哼…”大酱块啪地将烟蒡按死在玻璃缸里:“哼哼,办完了,钱也撒光了,还是他妈的白扯,昨天晚上,我又给烟台那边挂了电话,哼,他妈的,没戏了,看来,只有我亲自出马了!”

  啊…我不再次哆嗦起来,这次,不是愤怒,而是恐惧,我担心大酱块跑到关里,会察觉到我的行径。我木然地站立在屋门口,暗暗横下一条心:哼,知道了又怎么样,大不了拍股,走人!

  啪…我正心神不安地胡思想着,那沉重、糙的黑熊掌突然落到我的肩膀上,胆怯迫使我本能地抖动一下身体:“得了,都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小子,你一个人出了这么远的门,为我办了不少的事,虽然没办成,可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啊,小子,你也够辛苦的了,今天这件事,你就别往心里去了,你要以正常的心态,对待这件事情。”大酱块突然和缓起来,黑熊掌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好了,快点上,睡觉去吧!”

  大酱块以主子赏赐奴才般的口吻说完这句,然后,便裹着他那件臭气横溢的睡衣,扭动着臃肿的身,盛气凌人地从我的身旁绕过去,嘟嘟哝哝地走出卧室,顺手推上了屋门。

  我仍旧呆立在卧室门口,无神的目光傻痴痴地盯着刺眼耀目的房门冷冰冰地向我扑来,又吱吱呀呀地怪叫着,然后,咔嚓一声,彻底关死,震得我双耳哗哗作响,恼怒的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烧着:好个大酱块,好个亲生女儿的畜牲父亲啊!哼,敢我的媳妇,等着瞧吧,我总有报仇那一天的!

  “呶…”一只光滑柔软的小脚丫顽皮地触碰着我的大腿,我没好气地将小腿向后勾起:“滚…不要脸的东西!”

  “过来啊!”浑身赤的蓝花伸着一条修长的白腿,小手轻拍着铺:“老公,过来啊,嗯!”

  “滚,谁是你的老公!”

  “哟…,你装什么装啊!”蓝花突然板起了面孔,披上睡衣,非常灵巧地溜到我的面前,尖细的手指甲无情地撮捣着我的鼻梁,绯红的脸颊闪现出一丝不屑之,腥红的珠可笑地扭咧着:“你装什么装啊,我不要脸,我不好东西,可是,你,比我也强不到哪去,哼。”瞬间,蓝花的脸上再次闪现出那神秘的,让我永远捉摸不透的神态:“小力,老实代,你跟我妈,是怎么回事?”

  “啥…?”听到蓝花的质问,我登时哑口无言,因困顿而红肿的双眼惊赅地望着蓝花,蓝花则俨然以胜利者自居,秀美的双眼轻蔑地扫视着我,傲然说道:“哼,当年,你跟我妈在一起,干什么来的?你以为我小,什么都记不得,哼,实话告诉你吧,你和我妈干的那些好事,我全都记得,并且,永远、永远也忘不了,到死也忘不了!”

  “你…”我更加无言以对地盯着蓝花,蓝花小手一扬,挑衅般地打一下我的面庞:“哼,你别总不觉景,我已经给你和妈妈面子了,你和妈妈的事,我始终也没对爸爸讲过,哼,为这事,妈妈都得听从我的指挥转,知道么?小…力!”

  我呆若木地钉立在地板上,周身的血早已凝固起来,脑袋里一片空白,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蓝花,蓝花继续冷笑道:“哼,如果你把我惹生气了,我就把你和妈妈的好事,在爸爸面前这么一抖落,哼,爸爸的脾气你是应该知道的,爸爸的力气,你不是刚刚领教过了?我的爸爸,那可不是吃素的,他还能受得了这个,小力,我敢用脑袋跟你打赌,我一旦把你和妈妈干的好事,告诉了爸爸,嘿嘿,我的爸爸一定会把你剁成酱!不信,你就试试看!”

  “剁…呗!”我突然横下一条心,活像临刑前的革命烈士,大义凛然地说道:“哼,你尽管抖落好了,老子不怕,剁…呗,剁死拉倒,死了消停,早死早托上!”

  “嗬嗬。”蓝花秀眼怒瞪:“好啊,是个爷们,敢作敢当,既然你不怕剁,那,我的爸爸当然可以成全你,让你做个傻烈士!可是。”蓝花小手在我的脸上轻轻地一:“你是死了,成为傻烈士了,可是,你的妈妈呢?你的爸爸呐?你的姐姐呐?傻……”

  “啊…”我刚刚坚定的决心再次被蓝花震慑住,面对着这个的小妖,我终于束手无策地垂下脑袋:“怎么,难道,你爸爸,会把我家斩尽杀绝吗?”

  “哼。”蓝花手指一紧,冷漠地掐住我的鼻子尖:“我爸爸可不是好惹的,他不但很有力气,一般人打不过他,并且,我的爸爸,黑白两道,全都吃得开,谁若是把他惹火了,只要他一句话,要你胳膊,决不拿你的腿,让你全家都死,不会漏下一个!”

  “吹…!”我嘴巴一撇,讥讽道:“别吹,不怕把房盖吹起来,还不怕吹得子起灰么!”

  “嘿嘿。”蓝花瞪起秀眼:“不信,哪好,哪天就练练呗!”

  沉默,沉默,长久的沉默,可怕的沉默,死亡的沉默,我与蓝花在沉默中,尤如两只跃跃试的斗,脑门顶着脑门,黑发刮着秀发,四只眼睛死死地对视着,两张嘴巴互不服气地扭动着。

  “嘻嘻。”蓝花突然扬起了脑袋瓜,若无其事地大笑起来,一只小手从我的前缓缓溜下,最后,笑地停滞在我的间,小巧的手指几番扭动,便熟练地松开我的带,一把掏出我的:“得了吧,咱们已经是夫了,又是剁啊、又是杀啊,这是哪跟哪啊,老公,消消气…”

  蓝花的小手握着我的快而又娴熟地套着,脸上那严厉的神态突然一掠而过,双肩一抖,睡衣哗啦一声滚落而下:“消消气,消消气。”说完,赤身体的蓝花大大方方地蹲下身去,小嘴一张,嘻皮笑脸地含住我的

  哼…我低下头去,望着蓝花卖力态,报复之心油然而生,股生硬地向前一,红通通的头对准蓝花的小嘴,野异常地捣撞起来:“…”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8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