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88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88章
  离开了温暖的、纯洁的、母亲般的大辽河;离开了最最亲爱的老姑;离开了丰的、的、有着男人犷、开朗、豪性格的新三婶,回到喧嚣的、吵闹的省城,我便一头扎进大酱块家那混浊不堪、肮脏恶臭的污水河里,从此再也不能自拔。

  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啊!这是地狱般的生活;这是噩梦般的生活;这是荒唐透顶的生活;这是奇丑无比的生活;这是腐气冲天的生活。我深深地陷在由大酱块、蓝花、都木老师这三个人错混合而成的、巨大无边的泥沼中,艰难地、晕头转向地、毫无希望地挣扎着。

  在这个外表光华、绚丽,而内中却令人窒息的、荒谬不伦的家庭里,大酱块与蓝花,这对由铜臭作缘,而滋生出的父女畸恋,无论其往昔是怎样隐秘的、偷摸狗般的进行着,我始终不得而知,但自从那天深夜起,这种充恶臭的关系一挨在我的眼前极不愉快地、不合时宜地爆光之后,无论我接受与否,大酱块父女这种不伦不类的关系索顺理成章地在我的面前明晃晃地展开了。

  “啊,女儿。”傍晚,烂醉之后的大酱块,摇摇晃晃地闯进卧室,嘴里着呛人的酒气,一脸地张开双臂,正在梳理秀发的蓝花,立刻放下小梳子,跳地扑到大酱块的怀里:“傻…爸…这又是在哪喝的啊,哎啊,站稳喽,别摔倒,咂咂,瞅你,几个菜,把你喝成这样啊,又上听了!”

  “哦…哟…”大酱块紧紧地搂住蓝花香杨柳般的肢,在蓝花的拥撞之下,大股顺势瘫坐在铺边的沙发上:“哦…哟,我的宝贝女儿,一天看不见,爸爸就想得要死哟,啊,看我的女儿,越长越水灵,越长越漂亮,谁也没有我的女儿长得受端详!哦…哟,哦…哟,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

  “嘻嘻,傻…爸…”就在我的面前,大酱块和蓝花无拘无束地又是搂抱、又是亲吻、又是掐拧、又是调笑。蓝花娇滴滴地坐在大酱块的肥腿上,大酱块臭哄哄的大嘴泛着让我作呕的涎糙无比的黑熊掌得意万分地按着蓝花光溜溜的秀腿。而蓝花的兴致,则在大酱块的口袋里,只见她一边地拍动着白腿,一边嘻皮笑脸地拽住大酱块的衣领,小手探进大酱块的口袋里,毫不客气地拽扯着一张又一张的大额钞票:“嘻嘻,哇,傻爸,好多的钱啊!”

  “女儿。”眼见女儿将钞票一张接着一张地罩里,大酱块贪婪地拍打着蓝花的小股:“女儿,你可真不客气啊,你想把爸爸的钱,全掏光啊,让你老爸青皮啊!”

  “哈哈,傻爸。”蓝花娇嗔地亲了大酱块一口:“嘻嘻,我替你保管,你总是喝大酒,揣这么多的钱,喝醉之后,丢了,可怎么办啊!”

  “嘿嘿。”大酱块坦言道:“保管,唉,你这个银行啊,只准进,却不准出!钱到了你的手里,我再也别想抠出一分来!”

  “嘻嘻。”蓝花美滋滋地摆着一张崭新的大额钞票,大酱块将蓝花推搡到地板上,酸麻的腿:“女儿,走,下楼去,陪老爸再喝一杯!”

  “好的。”蓝花妩媚地挽住大酱块的手臂:“走吧,下楼去,女儿陪你再喝点,好好透一透!”

  都木老师扎着围裙,正在收拾晚饭后凌乱的客厅,见大酱块紧贴着蓝花,搂脖抱地走下楼来,不眉头拧锁,而蓝花则视而不见,大大方方地绕过都木老师丰盈的肥,一股坐到沙发上,啪地从冰箱里掏出几听亮闪闪的铁罐来:“给,傻爸!”

  “嘻嘻。”大酱块接过铁罐,脖一仰,咕噜喝了一大口,蓝花张开小嘴,淡淡地呷了一小口,然后,拿起一颗酸葡萄粒,撒娇地递到大酱块的面前,大酱块慌忙张开臭哄哄的大嘴,笑嘻嘻地含住酸葡萄粒以及蓝花的小手指:“喔…唷!”

  “傻爸。”蓝花脸媚笑地问道:“傻爸,这是我今天下午新买来的,怎么样,甜不甜啊?”

  “嗯。”大酱块捣蒜般地点着大脑袋瓜:“甜…甜…”继尔,又回味悠长地吧嗒着厚嘴:“嗯,我宝贝女儿的手指头,比葡萄粒更甜,更甜,嗯,真的,女儿的手指头,好甜啊…”

  “抬…脚…”望着这对放无拘的不伦父女,都木老师故意移过身来,没好气地用托布鼓捣着蓝花的小脚:“抬…脚,抬…脚。”

  正如蓝花向我炫耀的那样,因有把柄在女儿的手中,虽然都木老师心中对女儿与丈夫怀怨忿,却又无可奈何,她所能做到的,只有愁眉不展、唉声叹气,或者指桑骂槐。

  “他妈的,荣光嘶噫哒!”都木老师一边愁眉不展地托着地板,一边气鼓鼓地嘟哝着叽哩哇啦的朝鲜话,呆坐在客厅一角的我,虽然无法听得懂都木老师的话,但是,从那神态,从那语气,我基本可以猜测出来,都木老师又在拐弯抹角地发腔的忿怨。

  大酱块与蓝花对面而坐,一边饮酒,一边嘻嘻哈哈地调笑打闹着,听到都木老师的嘟哝声,大酱块眉头一拧,啪的一声,将手中尚未饮完的铁皮罐,无情地抛向都木老师:“他妈的,荣光嘶噫哒!你他妈的说什么呢,嗯,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

  啪…都木老师又不知趣地嘟哝一句,大酱块纵身跃起,黑熊掌重重地击打在都木老师愁苦的面颊上:“他妈的,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

  “妈妈。”我扔到烟蒂,急忙抱住瘫倒在地的都木老师,一只手挡住大酱块的黑熊掌:“舅舅,你怎么能这样打妈妈呐!”

  “哼。”大酱块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极不情愿地收回黑熊掌,一边习惯性地起来,一边呲牙咧嘴地冲着都木老师咆哮着:“滚起来,滚起来。”

  让我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大酱块野熊般沙哑的咆哮声中,都木老师挣脱开我的手臂,默默地,却是乖顺异常地站起身来,拣起横在地板上的托布,继续认真地拖拽起来,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望着眼前的场景,蓝花吐了吐薄的红舌头,放下啤酒罐,踮起脚尖,悄悄地溜之乎也。

  “过…来…”大酱块重新坐回到茶几前,哧啦一声,又启开一听铁罐,将小拉环啪地甩向埋头拖地的都木老师:“过…来…”

  更让我惊讶的一幕,残酷无情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听到大酱块那冷冰冰的“过来!”声,都木老师活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悄然放下托布,默默无声地站到茶几旁。大酱块依然阴沉着可怕的脸庞,咕噜喝了一口啤酒:“怎么,不满意啦,发牢啦,哼…”说着,说着,大酱块又不自觉地起了叽哩哇啦的朝鲜话。

  望着大酱块振振有词,喋喋不休的丑态;望着都木老师尤如女奴般地呆立在茶几前,我沮丧到了极点,心中暗暗地叹息着,在大酱块哇啦、哇啦的嘟哝声中,我心烦意地溜出客厅,偷偷地推开房门,跑到楼下一家小酒馆里,借酒浇愁去了。

  啊,我的老天爷呀,这,就是都木老师么?这,就是我无比敬爱、无比仰慕的都木老师么?

  想当年,年轻美丽、风姿万种的都木老师,手执着教鞭,表情严肃地往门口一站,嘈杂喧闹的课堂顿然安静下来;想当年,都木老师双手倒背,充分信心地迈着坚定的步伐,以领袖般的气宇,巡视着人头密实的课堂,所过之处,一片沉寂,只能听到铅笔刮划白纸的沙沙声;想当年,都木老师一声断喝,教鞭指向之处,立刻哆哆颤地站起一个可怜的倒霉蛋;想当年…想当年…啊,想当年的都木老师已经死了,死了,死了,而现在的都木老师,全然是一个灵魂出窍的行尸走

  从这天傍晚起,在我的心目中,都木老师那无尚尊严的、神圣不可侵犯的高大形像彻彻底底地打了大大折扣,我一口一口地狂饮着灼心烧肺的烈白酒,百思不得其解:亲爱的都木老师啊,我的妈妈,你,在可恶的大酱块面前,你为什么如此的软弱;软弱的好似一只任他宰割的羔羊;软弱得让我无法接受;软弱得让我难堪;软弱得让我绝望。

  “孩子,我,不能。”当我终于得到机会,与都木老师独处一起时,我搂着受尽大酱块凌辱和蓝花捉弄的都木老师,当提及那不堪回首的一幕时,都木老师先是仰面长叹一番,然后,极为认真地解释道:“我,不能,我不能跟他对打,妈妈不是怕他不过他,妈妈是怕让人家笑话啊,孩子,你可能不理解,这是我们朝鲜族的传统,子是不能顶撞丈夫的。再说,我,真的也对不起他啊!”

  “妈妈。”听到都木老师这番让我无法接受的解释,我顿生一股内疚之感:“老师,妈妈,都是因为我,妈妈,我,对不起你,都是因为我,让妈妈受了这么大委屈!”

  “不,孩子。”都木老师轻抚着我滚烫的面腮:“不,与你无关,他,不是人,是畜牲,蓝花,早就让他给糟了,他不是人,孩子,你看。”说着,都木老师扯开内衣,我转过脸来,仔细一瞧,啊,只见都木老师那丰、洁白的上,极不合谐地点缀着块块红通通的,牙齿切咬过的疤痕,那长硕的、素沉泛的,冒着渍渍的血汁。

  “他变态,他是个待狂,他想尽各种办法糟我,折磨我,每当把我折磨得半死,他才会感到足,看到我痛不生的样子,他还嘿嘿地冷笑呐,唉,他不是人,是畜牲啊!”

  “妈妈。”我轻触一下都木老师那颗给我带来无限福享受的长头,都木老师因痛楚而本能地哆嗦起来,我不得不收回手指:“妈妈,我,非杀了他不可!”

  “不,不。”都木老师慌忙捂住我的嘴:“不,不,不行,这可不行,孩子,你可不能有这种可怕的犯罪想法啊!孩子。”都木老师又显出那副逆来顺受的无奈之相:“孩子,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这太可怕了,他,无论怎样,都是我丈夫啊,同时,又是你的岳父,并且,还是你妈妈的老同学,你不能,你绝对不能有这种可怕的想法啊…”

  “哼,妈妈。”听到都木老师提及妈妈,我冷冷地哼哼一声,不知怎么搞的,我又将仇恨,自然而然地转移到妈妈的身上:妈妈啊,你好坏啊,你把大酱块这股祸水,转嫁到了我亲爱的、无比敬仰的都木老师身上,妈妈,你太坏了!

  “孩子。”都木老师系上内衣扣,搂住我的面庞:“孩子,你要向老师保证,绝对不能再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更不能去做,孩子,你保证,向老师,向妈妈保证!”

  “老师。”我木讷地盯着都木老师,在她反复不停的央求之下,嘴不对心地喃喃道:“老师,我保证!妈妈,我保证!”

  我嘴上不情愿地“保证!”着,而心里则暗暗发狠:大酱块,你等着瞧吧!我一定要报复你;我一定要狠狠地报复你;我一定要拼命地报复你;我一定要疯狂地报复你。我虽然已经向都木老师,我的妈妈“保证!”过了,不杀死你。可是,我后的报复手段,一定比杀死你,还要恶毒!哼哼,这一点,我向你,大酱块“保证!”

  啪…啦,都木老师依然放心不下,正值中午的大白天,却啪地打开了电灯,指尖点划着惨白的灯管:“孩子,你向灯发誓!”

  “妈妈,我发誓,我向灯发誓!”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88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