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90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90章
  真是天助我也,我那恶毒的计划刚刚制定出来,大酱块最为喜欢的,据言称掺混了毒品成份的良友牌香烟便莫名其妙地销了,不明不白地从商店的货架上,永远地消尸灭迹了,可这苦煞了瘾君子…大酱块。为了能够找回那奇妙的味觉,大酱块偿试着食各种品牌的香烟:555、万宝路、蓝剑、骆驼…甚至还食起往日根本不屑一顾,极为廉价,但却辛辣无比的羚羊牌雪茄烟。大酱块的面前摆放着各种品牌的香烟盒,打火机啪啪啪地开启着,一接着一地点燃烟卷,可是,仅仅上数口,便懊恼不已地将香烟按灭在玻璃缸里:

  “唉,不对,不对,他妈的,这是什么破烟。”大酱块绝望地唉息着:“完喽,完喽,无论什么好烟,到了我的嘴里,都他妈的不良友的味道来!”

  “舅舅。”望着大酱块若饥若渴、坐立不安的窘态,我认为时机已然成,我平静地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没有任何商标,仅仅包裹着一层白纸的香烟,推到大酱块的手旁:“舅舅,你偿偿这个,看看能否品到良好的味道来!”

  “哼。”大酱块不屑地撇了白烟盒一眼,手指不耐烦地推开白烟盒:“这是什么破玩意,连个商标都没有,能好么!”

  “舅舅。”我启开白烟盒,拽出一支香烟,恭恭敬敬到递到大酱块的面前,又殷勤地打开火机:“舅舅,是好是坏,偿偿不就知道啦!”

  “哦…”在我的劝说之下,大酱块勉强叼住烟卷,毫无希望地狠了一口,然后,非常认真地品味起来,随着薄雾的缕缕升腾,大酱块木然的表情渐渐地兴奋起来,只见他吐出烟卷,夹在黄浊的手指间,仔细地审视一番,继尔,又进嘴里,大口大口地狂起来:“哦…小子。”大酱块再次吐出已尽大半截的烟卷,在我的面前晃了晃:“你还别说,这烟真不赖啊,有良友烟的味道,嗯,好像他妈的比良友烟的味道还要浓,刚刚了几口,就他妈的精神倍增啊,小子,这烟,你是从哪掏来的啊?”

  “朋友给的!”我坦然答道,大酱块终于出满意的微笑来:“嘿嘿,这烟不错,小子。”大酱块掏出精美的钱包:“这烟,多少钱一盒啊,再给我点来!”

  “这个。”我摆摆手:“舅舅,这是朋友送的,说是味道不错,让我偿偿,我没问多少钱啊,如果舅舅喜欢,过几天,我给你打听打听!”

  “嗯。”大酱块点点头,将钱包重新揣回口袋里,同时,将白盒香烟,也悄然地进口袋里:“小子,一定给我打听打听!”

  “舅舅,放心吧,如果你喜欢。”看到鱼儿已上钩,我不由得地出得意的笑:“我一定想办法,保证供应!”

  “嘿嘿。”大酱块满意地冲我淡淡一笑,我则不怀好意地,阴险异常地冷笑着:“哼哼,哼哼。”

  第二天,我又掏出数盒白皮香烟,啪地放在大酱块的面前:“舅舅,这,也是朋友免费赠送的,不过,再想,就得花钱买喽!”

  “没说的,没说的。”大酱块乐合合地收起白皮香烟:“抽烟花钱,天经地义啊,小子,这烟,多少钱一盒啊!”

  “贵的。”我伸出手掌,在大酱块的面前,默默地比划起来,大酱块见状,先是苦涩地咧了咧嘴,但立刻爽快地说道:“没说的,没说的,想,就别他妈的嫌费啊!”

  从此以后,我摇身一变,成为大酱块的香烟供应商,我将那般狐朋狗友们自制的,撒进大量毒品的白皮香烟,一包又一包地带回家里,然后,狮口大张地开出令大酱块瞠目的天价,又得意洋洋地接过大酱块的钞票,私下里,与等人,坐地分脏。然后,将渐渐厚涨起来的钞票,不断地邮寄给故乡的老姑,用来购买矿渣,平整我的土地,为后建造梦想中的小洋楼,作好前期准备。

  大酱块的烟瘾极大,早晨省来,睁开积粘屎的双眼,就必须先食一香烟,然后,才会哼哼叽叽地爬出被窝,开始穿衣、漱洗。整个一个白天,除却吃饭、饮茶,大酱块可以说是烟不离手,尤其是在饮酒的时候,更是一紧接着一

  大酱块饮酒,有一个古怪的特点,不需任何美味佳肴来佐酒助兴,只要有烟既可。一挨坐到餐桌前,只要端起酒杯,大酱块便习惯性地掏出香烟,悠然自得地点燃一烟香,然后,咕噜一声,痛饮一口白酒,接下来,再哧溜一下,狠一口香烟。我坐在大酱块的对面,眼睁睁地看着大酱块是如何且饮且,饮完一瓶白酒,也尽一盒香烟。

  “啊…呸…”烈与混合着适量毒品的尼古丁在大酱块的腹内发生了奇妙的反应,灼烧得大酱块既兴奋,又干渴难奈,他不停地、剧烈地干咳着,吐出一块又一块让我恶心致极的、黄稠稠的粘痰:“啊…呸…”

  “舅舅。”我放下酒杯,关切地劝说道:“你咋这样喝酒啊,什么菜也不吃,光抽烟,这样下去,会把肠胃烧坏的!”

  “嗯。”大酱块点点头:“是啊,是啊,小子,我也知道这样喝酒,对身体非常不好,可是,就是他妈的改不掉啊。唉,小子,你不知道哇,我们是喝酒世家,这毛病,也是祖传下来的啊。想当年,我老爹,就是这么喝酒,可是,他不抽烟,也不吃菜,喝一瓶白酒,最多只需十粒花生米!有时,十粒花生米,也吃不掉,后来。”我搀住东倒西歪的大酱块,大酱块依在我的身体上:“后来,后来,我老爹,喝出了酒肝,最后,就死在这病上啦!”说着,大酱块伸手又抓过一瓶啤酒,我拼命地拽扯着他:“舅舅,别喝了。”

  “不行。”大酱块推搡我一把,不由分说地抓过啤酒瓶:“再喝一瓶,好烧心啊,喝,喝一瓶啤酒,给肚子降降温,凉快凉快!”

  咕…噜…大酱块一股瘫坐在沙发上,咕噜咕噜地痛饮着冰镇啤酒:“啊,烧心啊,真烧心啊!热死我喽!”

  “舅舅。”望着大酱块烂醉的样子,凭经验,我估摸着他的神志,已经开始模糊起来,用不了几分钟,便会忘记一切。我哪里肯放过这肆意捉弄他的大好时机,我冲着他的后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转身走进厨房,勺起一杯冷水,然后,悄悄地溜回到沙发后面,手掌高举,将一杯冷水哗哗地倾倒在大酱块热气翻滚的脑袋瓜上:“舅舅,我来帮你降降温吧!”

  “啊…”冷水从大酱块的头顶,缓缓地灌进衣领里,早已沉醉的大酱块,那麻木的赘立刻哧哧地升腾着滚滚燥气:“啊,好凉快啊!”

  “凉快么!”听到大酱块的话,我又勺来一杯冷水,正准备继续倾倒,都木老师慌忙上前来,一把夺过水杯,面色严厉地对我说道:“孩子,你舅舅已经喝醉了,你怎么能跟舅舅开这种玩笑呐!”都木老师放下水杯,转身又夺过大酱块手中的酒瓶:“老朴啊,别喝了,快别喝了!你想喝死啊!”

  我不服气地站在都木老师的身旁,心中暗暗嘀咕着:老师,妈妈,你又心痛起他来了,你忘啦,他是怎么折磨你的?

  “孩子,快。”都木老师转过脸来,命令我道:“快,帮老师把你舅舅搀到上去啊!”

  “哼。”听到都木老师命令般的话语,我不得不走上前去,拽起大酱块的手臂:“舅舅,走,进屋睡觉吧!”

  “老…公。”刚刚走出都木老师的卧室,楼上的蓝花让我极为惊讶地,煞是亲切地呼唤道:“老公,来啊,太晚了,上楼休息吧!”

  我抬起头来,蓝花正甜滋滋地冲我媚笑着,手臂可爱地伸张着:“老公,来啊!”

  哼哼,我好生纳闷:结婚以来,蓝花总是对我不冷不热,不理不睬,今天,这是刮起了什么风向,发起了什么慈悲?一口一声,甜甜地老公、老公的?我怀着受宠若惊的心理,循声迈上阶梯,刚刚走到蓝花的身旁,蓝花立刻搂住我的脖颈,轻盈的身子紧紧地依贴在我的脯上,两条秀腿快地踹蹦着,同时,娇嗔地赏赐我一计浓浓的香吻,我顺势将其抱在怀中,大踏步地迈进卧室,蓝花撒娇地依在我的前,小手娴熟地解开我的钮扣,然后,一脸笑地掐拧着我的肌:“哇,好硬啊,老公,你真健康啊,这身板,壮得像头牛啊!”

  听到蓝花的赞赏,我喜滋滋地将其放置在铺上,蓝花则乖顺地拨掉香气的睡衣,雪一般洁白的体,在灯光的映衬之下,泛着无比缭人的柔美之光,双股之间小馒头般的包包,更是让我涎,我深深地呼吸一下,将立刻就要漫溢而出的口水,咽回到肚子里,间的,扑楞一声,昂起头来。

  “嘻嘻。”蓝花光溜溜的身子灵巧地一转,脑袋瓜极为准确地停滞在我的间,同时,双手一扬,老道地掏出我的,一对秀眼仔细地盯视着,细的小手,很是专业地着:“哇,好大啊,好啊,好硬啊!嘻嘻。”着,蓝花吐出舌尖,大大方方地着我的,一只小手顽皮地抓握着我的蛋蛋,我再也不能自制,身子一弯,被蓝花得青筋暴直指蓝花的面庞,蓝花心领神会,先是冲我淡然一笑,然后,双肩往前一拱,将小脑袋耷搭在铺边,然后,小嘴一张,深深地含住我的,卖力地起来。

  “啊…”在蓝花轻车路的之下,没出数分钟,我便产生了强烈的望,我闭上眼睛,急促地息着,手指死死地按住,不希望这么快就排出来。可是,我的哪里还肯听从我的指挥,它已经完全失去控制,在蓝花的小嘴里哆哆抖动着,而极为在行的蓝花,则更加卖力地起来,我再也不能自己,纵声大叫起来:“啊…啊…啊…”一股白哗哗哗的,从头狂而出,直得蓝花面皆是,蓝花慌忙爬起身来,拽过巾,胡乱地擦拭着,同时,笑嘻嘻地问我道:“老公啊,我傻爸的烟,你是从哪里来的啊?”

  哦,嗬嗬,原来如此啊!我正握着渐渐瘫软下来的,意犹未尽地发呆,听到蓝花的问话,终于省悟过来:他妈的,真是无利不起早啊,乖乖,你这是有求于我啦!

  “怎么,亲爱的,你也想么?”我怔怔地问道。

  “嗯。”蓝花如实相告:“我偿了偿,味道真正啊!”

  “嘿嘿。”望着蓝花馋嘴巴舌的娇态,我不良心发现,不,蓝花虽然不爱我,不喜欢我,可是,我不能害她,她还很年轻,她的人生之路,还很长,如果与毒品结缘,此生将彻底毁掉:“亲爱的,你不应该抽烟,抽烟有害身体健康!”

  “不。”蓝花小嘴一厥,孩子般地蹬踹着白腿:“不,不,我要,我要,给我,给我么!”

  “不行。”我断言说道:“不行,这烟毒很大,我不能给你!亲爱的小蓝花,你不知道,这烟,影响生育啊,总这种烟,生下的孩子,不是傻就是痴啊!”

  “我不,我不。”蓝花气鼓鼓地说道:“我不,我不生孩子,老公。”蓝花扑楞一下跪起身来,拉住我的手掌:“老公,还生我的气吧,老公,你是不是心理有些不平衡啊!”

  “哼。”我轻蔑地哼了一声:“亲爱的,我哪敢生你的气啊,我哪敢惹你生气啊!”

  “老公。”蓝花以商人的口吻,做易般地说道:“老公,以前,我对不起你,以后,我一定让你平衡平衡!老公。”蓝花站起身来,小嘴贴到我的耳畔,低声嘀咕一番,我漠然地摇摇头:“不,少扯这个,我不敢兴趣!”

  “哼。”蓝花闻言,脸色一沉:“给不给?”

  “不给!”

  “不给,我就把你和妈妈的好事,告诉给爸爸!”

  “啊…”蓝花的恫吓,尤如一声炸雷,在我的头顶轰然爆响,我呆呆地望着蓝花,不知如何是好。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打断了我与蓝花的争执。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90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