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9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97章
  老姨那孱弱的体,好似一片洁白的,但却是极其贫瘠的土地,明晃晃地展现在我的眼之前,薄柔的、松驰的肌肤包裹着娇小的骨骼,尤如嶙峋的怪石,很不自然地四处突起着,条条肋骨之上,膏药般地贴着两块松松耷耷的片,其正中央,点缀着一颗暗红色的小豆豆,那,便是老姨发育不良,幼女般的房。

  对于老姨这对平展展的小房,从童年时代起,我就产生了疑问:这样的房,居然也能分泌出汁来,并且,更是让我费解地竟然哺育了一双儿女,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啊。

  看到老姨孩子般的小房,我便情不自地想起了妈妈的大豪,哇,妈妈的房,妈妈的大咂咂,那是何等的丰硕、何等的肥美啊,一只手掌,休想抓掐得住,握在手心里,细、圆滑之中,泛着可爱的温热,含在口腔里,用舌尖反复地,用牙齿轻轻地研磨,耳畔聆听着妈妈极具母的呻声,倍感幸福和温馨。

  而老姨这对扁平的小房,与妈妈的大豪,真是天壤之别,甚至根本不能同而语。抓掐在大的手掌里,干干瘪瘪、松松驰驰、凉凉冰冰,唉,这哪里是什么房啊,分明就是两块大膏药么。同样是女人,并且是一个妈妈生养的女人,其体质的差别,却是这般的巨大。

  “老姨,你可真瘦啊,身上一点都没有,摸着都咯手,你看妈妈,又高又大,大咂咂,走起路来,呼闪呼闪地,摇来晃去,再看看你的咂咂,连抓都抓不住!”

  “唉。”老姨羞哒哒地唉息道:“谁敢跟你妈妈比啊,你妈妈多有福啊,你妈妈吃啥、喝啥,鸭鱼不断,换着样的吃,老姨吃啥、喝啥,白菜帮子、土豆块子,大咸菜,清水汤。老姨不仅吃的不好,还得干活,可你妈妈么,人家什么也不干,工资花不了地花,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寻思,就研究着怎么活才能享福!跟你妈妈比,老姨就得上吊自杀喽,唉!”

  “老姨。”我一边抓摸着老姨干瘪的房,一边深有感触地说道:“亲爱的老姨,以后,我一定改善你的生活,给你增加营养,让你的身体也像妈妈那样,丰起来!你瞅瞅,这腿,瘦得像烧火!”

  说着,我地搬起老姨凉冰冰、干巴巴、瘦骨累累的大腿,一边得意地着,一边假意关切地嘟哝着:“好瘦啊,皮包着骨头,老姨,等一会,我给你买只老母去,熬碗汤,好好补养补养!”

  “唉。”老姨难为情地收拢着瘦腿:“大外甥,你老姨生来就是个穷命,大鱼大的,享受不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看着别人大口大口地吃,瞅着真香啊,可是,块一到我的嘴里,就恶心,咽不下去!”

  “老姨,那,是你没吃习惯,这些年来,你尽吃素了,以后,吃多了,慢慢地,吃得久了,也就适应了!”

  我握着老姨娇小的脚掌,目光沿着腿边的枯一路望去,在老姨那绒散布的间,在那因枯瘦而高高隆起的骨盆中央,很是滑稽地生长着一束干涩的,形状怪诞的,好似仙人掌般的团团,那,便是我向往多年的地方。

  拨开这团枝桠丛生的团团,一条滑润的便明晃晃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手掌因激动而剧烈地抖动起来,一只手掌依然拽拉着老姨极不配合的瘦腿,另一只手掌饶有兴致地摆着小团。而间的,早已奇硬难当。

  我将身子尽量贴近边,红灿灿的对准老姨的小团,老姨见状,干枯的体因羞而本能地动起来,绝望之下,进行着最后的乞求:“大外甥啊,好外甥啊,好孩子啊,别,别,别这样,看一看,摸一摸,也就行了,哦,听话,听老姨的话,别,别,别这样,这成什么了!哪有外甥跟老姨干这种事的啊,这,这,这简直太不像话了,羞死人喽!咦…咦…咦…”

  我对老姨喋喋不休的乞求根本不予理睬,一双眼死盯着老姨的小便,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拨开老姨仙人掌般四处突起的团团,吡牙咧嘴地就准备往老姨的里面

  老姨一见,无奈之下,突然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干手捂住秀颜,嘤嘤嘤地泣起来:“大外甥,老姨作梦也没想到,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小时候的你,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听话啊,老姨好喜欢你啊,总是想起你,总是在邻居们面前,夸讲你,可是,这些年来,也不知你受了什么影响,咋变成这样了,连老姨也…咦…咦…咦…这,不成氓了!”

  “老姨。”望着泪水涟涟的老姨,我不得不暂且松开团团,大手掌向上伸去,轻抚着老姨膏药般的平房:“老姨,我爱你,所以,才…”

  “你可得了吧。”老姨松开干手,泪面地嘟哝起来:“你可拉倒吧,大外甥,你这话怎么说得跟你爸爸一摸一样啊,真是有什么爹,就有什么儿子啊。你跟你爸爸一个德行,好,想当初,你爸爸也是一口一声地爱我,爱我,结果,到头来,他又把我怎么样了…一旦玩够了、玩腻了,就再也不说爱我了,就再也不管我了,唉,男人都是这套号的…有什么法子啊,谁让我命苦呐!”

  “啥?”听着老姨的嘟哝,我登时惊呆住,正顶进老姨头,嘎然停滞下来,并且,茫然无措地收回手掌,一对之眼,呆呆地盯视着老姨的小便:“老姨,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我的爸爸,他。”

  “哟,哟。”老姨觉得自己说走了嘴,怎么能把自己与姐夫之间那龌龊的隐私,随便就透给外甥呐,老姨慌慌张张,但却是毫无意义地进行着自我否定:“没,没,没,没有的事,我只是一时生气,顺嘴胡说而已,大外甥,这话哪说哪了,你可别当真哦!”

  “没有的事?不会吧!”

  没有的事?不可能!我的眼依然死盯着老姨的小便,望着那团小,我的思绪自然而然地回到难忘的童年时代,回到了大食堂,回到了姥姥家。

  妈妈、老姨、爸爸、老姨父,这两对男女,四个人所构织的故事,电影般地从我的脑海里,一幕一幕地闪现而过:媳妇让别人狂的老姨父穷凶极恶地拎着大砍刀,办公楼地追杀着给自己光荣戴上绿帽子的连襟;妈妈与爸爸针锋相对、毫不妥协地、没完没了地争吵、撕扯;在姥姥家里,仍旧是腹怨气的老姨父与爸爸剑拔弩张地对峙着;…“嗬嗬,老姨,你忘了,我小的时候,老姨父只要一看见爸爸,不是打架,就是吵嘴,如果你跟爸爸没有瓜葛,老姨父哪会有那么大的火气啊,老姨,你就坦白待吧,我的好爸爸,是不是,嗯。”

  扑哧一声,我将两手指进老姨的里,下地捣搅起来,一双眼,靡的望着因说走了嘴而后悔不迭的老姨:“嘿嘿,老姨,爸爸的大巴,早就,嗯。”

  “哟,哟,没有,没有。”老姨的干手努力按捂住被我狂搅的,徒劳地矢口否认着:“没有,没有,没有的事,老姨是瞎说的!”

  “啊。”一番狂捅,我的手指倍感酸麻,我出手指,握住,呼地进老姨爱泛起的里,老姨见状,无力的小手拼命地抓挠着我的,企图将我的,从她的里,拔拽出去,我哪里肯依,快无比地进老姨的里,得意洋洋地起来。

  情急之下,老姨噘着小嘴,拧着秀眉,两条细腿尽力并拢着,小便紧紧地收缩着,抵挡着我的,我的渐渐感觉着进出困难,我暂且停顿下来,双手搬起老姨的瘦腿,死死地按着。身单体薄的老姨哪里是我的对手,一番折腾,双腿便被我规规矩矩地按住,团簇拥的小便明晃晃地摆放在我的间,我运了运气力,叭叽一声,重新顶进老姨的里,更加有力地捅起来。

  “吧叽,吧叽,吧叽,吧叽…”

  “嗯呀,嗯呀,嗯呀,嗯呀…”

  我搬着老姨的大腿,大狂野异常地着老姨的,发出吧叽、吧叽的脆响,在我近乎发疯的捣撞之下,老姨可笑地着瘦骨突起的小股,无奈地呻着:“嗯呀,嗯呀,嗯呀,嗯呀…大外甥,轻点,轻点,老姨受不了!”

  “嘿嘿。”我一边狂着老姨,一边紧盯着老姨的小便,望着那吱吱作响的,我突然念横生:哈,老姨的小便,老姨团簇拥的小便,不仅被老姨父过,还被爸爸过,今天,我又步两位长辈的后尘,幸福地进老姨的里,啊,我把老姨给了,嗯,老姨的小便,据我所知,已经被三个男人狂过,嗯,这三个过老姨的男人,他们的有何不同呐?

  “老姨,我的,跟爸爸、跟老姨父相比,有什么不同啊?”

  “去,去,去。”老姨布泪痕的面庞,唰地红到了玉颈处,嘴突突地抖动着:“去,去,去,混球,胡说个啥,没有的事,我跟你爸爸,根本没有那种事!”

  “嘿嘿。”渐渐地,我感到有些疲惫,不得不稍稍减缓了的力度,深深地没入老姨的里,头顶在老姨的子口处:“嘿嘿,虽然是亲姊妹俩,可是,无论身材、皮肤,都炯然不同,老姨没有一处长得像妈妈,妈妈身材高佻,丰,皮肤又白又,可是,老姨,却长得这么瘦小,简直皮包着骨头,皮肤又松又耷!”

  “你。”老姨捂住小嘴:“你,大外甥,胡说些什么啊,大外甥,你,真的把妈妈给…”

  “当然。”我美滋滋地望着老姨,又振作起来:“不信么?”

  “唉。”老姨叹了口气:“大外甥,你可真够混的啊!”

  “吧叽,吧叽,吧叽,吧叽…”

  “嗯呀,嗯呀,嗯呀,嗯呀…”

  “吧叽,吧叽,吧叽,吧叽…”

  “嗯呀,嗯呀,嗯呀,嗯呀…”

  “…”

  我不再理睬老姨,疯狂地着老姨的,很快便产生了排望,我纵声大吼起来:“啊…啊…啊…啊…”

  “哦。”一滩,哗地倾进老姨的里,老姨慌忙推开我的手掌,哧溜一声,翻身坐起,抓过头上的巾,忙不迭地擦试起来,我一股坐到铺对面的沙发椅上:“啊,好累啊!”

  “快点穿上!”老姨草草擦抹一番小便,一边胡乱往身上套着衣服,一边冷冷地催促我道:“大外甥,快,把衣服穿上,一会小瑞回来了,成什么事了!唉…”

  “嘻嘻。”我意犹未尽地伸出手去,在老姨光溜溜的瘦股上,抓挠起来,见我迟迟不肯穿上衣服,老姨拽过子,生硬地往我的腿上套:“听话,快点穿上!”

  “哦。”我低下头去,地搂住老姨的面庞,伸出舌头,吧叽,亲了一口:“老姨,我爱你!”

  “嗯,嗯。”老姨心不在焉地应承一声,然后,挣脱开我的手臂,继续帮我穿衣服:“嗯,嗯,大外甥,说实话,老姨也喜欢你,可是,哪有外甥跟姨娘作这种事的啊,大外甥,听老姨的话,以后,再也别跟老姨这样喽,噢,听话!咂。”老姨终于帮我穿好了衣服,捧住我的面庞,亲切地吻了一口:“听话,好孩子,以后,可别跟老姨胡来了!”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9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