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99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99章
  “什…么?”妈妈秀丽端庄的容颜可笑地扭曲着,一对雪亮的眼睛瞪得又圆又鼓,涂脂粉的珠突突动着:“什么,什么,儿子,你啊!咦…”妈妈怵然泪下:“儿子啊,你怎么这样不听话啊,总是给妈妈招灾惹祸啊,咦…咦…咦…”

  “妈妈。”我搂住妈妈,坚定地说道:“妈妈,放心吧,大酱块就是杀了我,我,我也不会把妈妈送给他的,妈妈是我的,我爱妈妈。”

  “嗨…”妈妈像个小孩子似地依在我的怀里,泪水淋面:“儿子啊,妈妈早就警告过你,大酱块这个人,特驴,谁若是招惹了他,那可不得了,篓子捅大了,把他惹火,他若发起驴脾气,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啊!”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头柜上的电话,叮铃铃地嚷嚷起来,妈妈止住了唠叨,抓起话筒,还没说话,脸色便哗的惨白起来:“老朴,你,你,嗨,老朴啊,孩子还小,不懂事,你,你就原谅他一次吧,什么,老朴,你…混蛋,氓!”

  妈妈哆哆嗦嗦地握着话筒,听着,听着,脸色由白变红,继尔,又由红变成紫,并且,啪地摔掉话筒:“畜牲,畜牲,氓,无赖!”

  “妈妈。”我将话筒放回到话机上,问妈妈道:“大酱块都说些什么?”

  “哼。”妈妈撇了撇电话:“哼,不要脸的狗东西,不知好歹的家伙,想让我跟他睡觉,哼,白做梦。”

  “他妈的,王八蛋。”我恨恨地谩骂着。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电话又哗哗哗地响彻起来,妈妈扭过头去,不肯再接电话。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

  “这个挨千刀的家伙。”妈妈不得不拎起话筒,默默地倾听着,过了片刻,妈妈突然平静下来,语气和缓地问大酱块道:“老朴啊,我问你一件事,我儿子工作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嗯,啥,还没办啊?老朴,你…你真是吃人饭,却不办人事啊,这么长时间了,你就是拖着不办,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嗯?我看你是存心不想办了,哼,算了吧,把我儿子的档案,快点还给我,啥,你不给,混蛋!氓!无赖!”

  啪…妈妈再次摔掉话筒,我继续问妈妈道:“妈妈,大酱块又说什么啦?”

  “这个王八犊子玩意。”妈妈气得浑身剧烈地抖动着:“儿子,你的档案,让妈妈放在老朴的手里,可是,这个鳖犊玩意,就是拖着就是不办,我一催他,不是这事,就是那事,今天支明天,明天支后天。哼,现在,他停职了,想办也办不了啦,妈妈向他要档案,他却厚着脸皮跟我说:不跟他睡一觉,就不给了,儿子,你说,这个家伙无赖不无赖吧,唉。”

  他妈的,听到妈妈的话,我顿时气得头脑发,牙齿咬得嘎吱直响,我一把搂住妈妈:“妈妈,我的档案不要了,妈妈,你可千万别为了儿子的破档案,就跟这个狗东西,妥协啊!妈妈,儿子不要档案了,妈妈,儿子不要工作了,妈妈。”

  “唉,儿子。”妈妈充爱怜地抚摸着我的面庞:“儿子啊,没有了档案,以后,你可怎么办啊,你不成了无业游民啦,儿子啊,妈妈想好了,如果老朴肯把档案还给妈妈,妈妈,就。”

  “不。”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干么?”我唯恐妈妈为了我的档案,与大酱块达成妥协,我无法接受妈妈以出卖自己雪白的、丰硕的体,换回我的档案这样残酷的、肮脏的、臭哄哄的现实。我一把推开妈妈的肥手,抢先抓起话筒,气呼呼地吼叫起来:“你妈,你要干么,什么,你要过来,你妈!”

  啪…我摔掉电话,站起身来:“妈妈,大酱块他,他要来咱家,妈妈,快,快,跟我跑吧!”

  “唉,往哪跑啊?”妈妈拉着我的手,急切地问道:“儿子啊,咱们能跑到哪去啊?”

  “妈妈。”我帮妈妈套上外衣:“妈妈,去市郊啊,妈妈,你咋忘了,咱家在市郊,不是还有一套房子么?大酱块,不知道咱们家那套房子,我从来没有跟他提及过!”

  “对。”妈妈点点头:“看来,也好只这样了,咱们娘俩,暂时到市郊,躲躲吧!儿子,等一等,等妈妈一会。”我拽着妈妈正匆匆推门而出,妈妈却蹲下身去,从写字台下面,拉扯出一只沉甸甸的旅行袋,吃力地拎在手里,我急忙接到自己的手里:“妈妈,这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啊,咋这么沉哟!”

  “哦,安利产品。”妈妈解释道:“安利产品!”

  “安利。”我呆呆地瞅了瞅妈妈,然后,放下旅行袋,扯开拉链,望着里面一瓶瓶、一盒盒的物品,我惑地问妈妈道:“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你又要搞什么名堂啦!”

  “安利。”妈妈振振有词:“儿子,妈妈闲着没事可做,经同事介绍,加入安利传销了!”

  “传销?”我咧了咧嘴:“我亲爱的妈妈哟,你可真是个闲不住的人啊,妈妈,你是事事跟风、赶啊。妈妈,前一阵子,你倒腾花草,赔个唏哩哗啦,末了,还不接受教训,又花巨款,投机于陵位,结果,又赔个一塌糊涂,妈妈,怎么,你又做了什么梦,心血来,搞起传销来了?妈妈,这一次,你准备再赔进去多少哇?”

  “哟。”妈妈佯怒地捶打着我的背脊:“儿子,说得什么话,做买卖还没咋地呐,就嘴赔啊、赔的,这,多不吉利啊,儿子,传销,可是一桩好买卖啊,妈妈已经想好了,等妈妈搞安利,挣了大钱,给我儿子买套别墅!”

  我拎着安利产品的旅行袋,领着喋喋不休,梦臆着挣大钱、买别墅的妈妈,活像是一对惊弓之鸟,失魂落魄地逃遁到市郊的住宅里。推开房门,看见老姨扎着花围裙,正专心致志地拾缀着房间,妈妈登时惊呆住,老姨则尴尬不已地停下手中的活计,红着脸,低下头去:“二姐,我,我,大外甥,你来了!”

  “小力。”妈妈瞅瞅老姨,又撇了撇我,继尔,腔恼怒地拽扯着我的手臂:“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妈妈。”我挣脱开妈妈的肥手,喃喃地吱唔着:“妈妈,不走正路的小吴涛把房子给输掉了,老姨无家可归了,我,我,我就暂时把老姨和表妹,安顿在咱们家里,妈妈,这套房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呀,小力。”大酱块那一波风尚未平静下来,老姨的事情又令妈妈大动起肝火:“你呀,儿子,你还能不能给妈妈省点心啦!啊,做什么事情也不跟妈妈研究研究,合计合计,总是一意孤行,自作主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啊,唉!”

  “二姐。”望着妈妈气鼓鼓地瞪视着自己,老姨抹了抹伤感的泪珠:“二姐,如果嫌我们娘俩麻烦,我,我,我就和小瑞搬出去住!我们租房住!”

  “嗨,得,得,得了!”妈妈冲老姨不耐烦地摆动着肥手:“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也真够难的,过了快一辈子了,却连一间落脚的鳖窝都没有!算了,算了吧,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别说那种话了,什么租房、租房的,二姐家有空房子,你却一口一声地租房住,你这不是给我上眼药么,让人家说我无情无义,不念亲情。小燕啊,这套房子,我不会长久住的,你,跟小瑞,还是住着吧,唉,这可怎么办啊,愁死我喽!”

  “二姨。”听到妈妈的话,一直躲避在里间屋的小表妹,终于怯生生地走出屋来,颤颤兢兢地溜到妈妈的面前,双膝一软,咕咚一声,跪倒在妈妈的脚下:“二姨,外甥女给您磕头了,谢谢您!二姨,以后,我一定像女儿那样,孝敬你,伺候你!二姨,咦…咦…咦…”

  “嗨…”妈妈唉了口气,一把拉起表妹:“小瑞啊,别,别,别这样,我可受不了这个!不就是一套房子么,至于这样么,这,那啥了!我们市里,可不兴这个啊,起来,快点起来!”

  “二姐,你和大外甥还没吃饭吧,我这就买菜去!”

  “唉。”妈妈没有回答老姨,撇开继续千恩万谢的表妹,以房间主人的傲慢神态,迈着坚定的步伐,盛气凌人地视查着每一个房间,连阳台也不肯放过。

  “咂咂,这,这,哼。”一边巡视着,妈妈一边对始终跟在她身后的我嘟哝着:“咂咂,儿子啊,多好的房子啊,调配过来以后,妈妈还没住过呐,这么新的房子、装修的这么豪华,却让这对穷命的娘俩给占上了,唉,真是穷人也有穷命啊,小力。”妈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依着阳台的拦杆,表情严肃地问我道:“儿子,跟妈妈说实话,你跟小瑞,是不是已经到一起了?”

  “嗯。”我毫无掩饰地点点头,妈妈无奈地冷笑起来,肥手掐拧我的鼻尖:“你啊,你啊,儿子,你可真够,嗨!”

  “妈妈,小瑞很好,妈妈,蓝花,她,不是我的媳妇,她,早就让大酱块,给。”

  “嗯。”妈妈松开肥手,点点头:“可也是,你老姨这个小丫头,小人长得的确不错,也很听话,不像蓝花,蓝花太轻浮了,身子也不干净,我的儿子,怎么能要这样的媳妇呐,小力啊!”妈妈得意地翻卷着我的衣领:“既然这样了,以后,就跟小瑞安心过日子吧,别再跟这个,跟那个,胡扯六拉啦,一天到晚,像个上窜下跳的孙猴子,拎着一把破扇子到处扇,四处煽风点火,给妈妈招灾惹祸!”

  “二姨。”表妹蹑手蹑脚地走进阳台,低声唤道:“饭做好了,二姨,到餐厅吃饭吧!”

  “小瑞啊。”餐桌之上,妈妈依然以房间主人的姿态正襟危坐,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对身旁唯唯喏喏的表妹说道:“以后,你就是二姨的儿媳妇了,你可一定要跟我儿子安心过日子啊!”

  “是的,是的,二姨。”表妹毕恭毕敬地应承着:“是的,是的,二姨!”

  “嗯。”妈妈摇摇手:“不,小瑞啊,你不能再叫我二姨了,你要改嘴喽,应该叫我妈妈才对啊!”

  “妈妈。”听到妈妈的建议,表妹立刻甜甜地、一口一声地唤起妈妈来,妈妈幸福地拍拍表妹的秀肩:“嗯,嗯,好媳妇,好媳妇,过几天,妈妈送你一枚金戒指,做为改嘴的报酬!”

  “谢谢妈妈!”

  “小瑞啊!”妈妈问表妹道:“你现在干点什么呐,不能就这么闲着啊!”

  “妈妈。”表妹急忙答道:“大表哥,帮我开了一家成衣店,我与妈妈一起经营,生意还算不错!”

  “成衣店?”妈妈不屑地说道:“那能挣几个钱啊,小瑞,跟妈妈一起搞安利吧!”

  “安利?”表妹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安利,妈妈,什么是安利啊,安利是干什么的啊?”

  “嗯,嗯,安利,安利。”一提及安利,一提及传销,妈妈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只见她放下筷子,拉住表妹的小手,便滔滔不绝起来,说到天花坠之处,直听得表妹神魂颠倒,乐不可支,末了,妈妈端起饮料罐,润了润干涩的咽喉:“小瑞啊,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下限啦,哦。”妈妈又手指着楞楞发呆的老姨以及嘿嘿冷笑的我:“你,还有你,都是我的下限啦!”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99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