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13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13章
  老姨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一连数十个小时,都处在昏状态,表妹哭哭咧咧地将我唤到病房,望着垂死的老姨,望着她那灰土般的,严重塌陷的面庞,我束手无策地扑到老姨干枯如柴的身体上,双手痛楚地抚摸着她干巴巴的双腮:“老姨,老姨,你醒醒,老姨,我来了!”

  “痛,痛。”老姨双目紧闭,干瘪的嘴模模糊糊地咕噜着,无力的干手漫无目标地摆动着,我抓住老姨的干手,面庞轻轻地贴拢在老姨枯萎的腮颊上:“老姨,你,哪痛!”

  “痛,痛。”老姨的另一只手,拼命地拽扯着身上的被单,吃力地往前拉扯着,范晶神色冷漠地走到老姨的病边,不容分说地将我拽到一边:“离她远点,不要对着她的嘴说话,过去,站一边去!”

  说完,范晶掀起被单,握着针头的手掌对准老姨干巴巴的股,凶狠地顶撞一下:“痛么,我来帮帮你!”

  “这,是什么。”我盯着老姨的瘦股,问范晶道:“这是什么药啊?”

  “杜冷丁。”范晶收起针头:“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个喽!给她止止痛!”

  “她。”我指着老姨道:“真的不行了?”

  “你,还不死心么!”

  范晶拿过电筒,一只手翻开老姨的上眼皮,一手按下电钮,强劲的光束直老姨混浊的眼球,而老姨的眼球却没有任何反应,范晶撇了撇嘴:“呶,瞧瞧吧,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完喽!”

  放下电筒,范晶又掏出一竹签,狠狠地刮划着老姨的枯手掌:“咂咂,彻底麻木了,怎么刮,也不知道喽!”

  啪…扔掉竹签,范晶双手一扬:“准备后事吧,老同学!”

  “妈妈。”听到范晶死刑宣判般的话语,表妹痛哭涕地翻着自己制的寿装:“妈妈,妈妈,呜呜呜…”

  “这,是啥啊。”表妹一边整理着寿装,一边呜咽着,突然,老姨死闭的双眼,奇迹般地睁开,原本一动不动的眼球,死死地凝视着表妹手中的寿装,垂死的面庞,呈着可怕的光,干手掌尽一切可能地往前抓挠着:“这,是啥,这,是啥啊?”

  “啊…”表妹惊呼一声,慌忙将寿装,胡乱藏到身后:“妈妈,没有,没有,什么也没有!”

  “不。”老姨的干手掌继续向前抓挠着:“那,是什么,那,是什么,给我,给我!”

  我急忙将表妹的寿装,抢夺过去,到病下,表妹展开双手:“妈妈,你看,没有,没有,什么也没有!”

  “唉。”老姨绝望地叹息一声,重又闭上双眼,再次语无伦次地咕噜起来:“痛,痛。”老姨一边不停地咕噜着,双手一边无力地往身上抓拽着被单,范晶俯着我的耳边:“呶,老同学,这是临死之前的典型表现!”

  “痛,痛。”

  “哦。”听到老姨痛苦的咕噜声,范晶再次出针头:“还痛啊,那,就再来一点吧!”

  “老姨。”望着垂死的老姨,我再也不能自己,双膝一软,咕咚一声,跪倒在病前,双手搂住老姨干柴般的身体:“老姨,老姨,呜呜呜。”

  “老同学,我,跟你说什么来着!”

  正在给老姨注麻醉剂的范晶,冷冷地拽扯着我:“别冲着她的嘴说话,听到没!”

  “大,外,甥,小,瑞。”在我的哭泣声中,老姨似乎清醒一些,她一手抓挠着我的肩膀,一边够抓着表妹:“小,瑞,大,外,甥。”

  老姨拽着哭哭泣泣的表妹,眼皮拼命地眨动着,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绝望之下,她将表妹的小手,按在我的大手掌上,干嘴尽力地扭动着,非常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你,你,照顾,她,好好,对待,她,她,小,不能,不能!”

  “老姨。”我握着老姨的干手,完全明白老姨的心态:“老姨,你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表妹,呜呜呜。”

  “妈妈,咦咦咦。”

  “得了。”身后的范晶,很是不地拍打着我的肩膀:“别哭了,没用了,她,死了!”

  “啊…”听到范晶的话,我顿然止住了哭泣,定晴一看,老姨果然断了气,紧闭着的双眼,漫溢着滚滚泪珠。

  “呵呵。”望着被缓缓推进停尸间的老姨,范晶神色冷淡地撇视着我:“看得出来,你跟老姨之间,关系非同一般啊!”

  “怎么。”我红肿的眼睛,不知如何回答范晶的提问:“怎么,这,你,是什么意思?”

  “哼哼。”范晶冷冷一笑:“还有你表妹,老实代,你们,是什么关系?”

  “没,没。”我嘴不对心地吱唔道:“没,什么啊!”

  “哼。”范晶阴沉着脸,没好气地冲我摆摆手:“去吧,给你老姨,料理后事去吧!”在范晶的视之下,我心神不定地转过身去,迈起如铅的脚步,感觉身后的范晶,正恶狠狠地瞪视着我:“喂。”范晶冲着我的背影,继续话里有话地嚷嚷着:“老同学,记住你老姨的话,一定要照顾好你表妹哦,哼哼!”

  我怀着悲恸的心情,火化了老姨,而表妹,抱着老姨的骨灰盒,说死也不肯撒手:“不,不,不要把妈妈扔在这里,我要把妈妈抱回家去!”

  “那,好吧。”我将表妹搀扶到汽车上,表妹的小手,紧紧地抱着老姨的骨灰盒,默默无语地坐在我的身旁:“到家了!”我将汽车停在楼下,表妹瞅了瞅骨灰盒,又瞧了瞧我:“大表哥,你,不下车么?”

  “我。”我称谎道:“表妹,你先上楼吧,我,还得送院长回家呐,我现在给人家开车了,端人家的饭碗,就得服人家管哟!”

  “喔喔。”表妹抹了抹泪珠,无奈地叹了口气:“表哥,你,去吧!”

  当我重新返回医院,院长办公室早已是人去室空,望着幽暗的走廊,望着森森的房门,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机警的范晶,似乎已经明察我与老姨以及表妹不伦的关系。

  “范晶。”我掏出电话:“范晶,你,在哪,回家了,我,什么,什么,你?”

  放下电话,我垂头丧气地走出医院大楼,六神无主地钻进汽车,漫无目标地行进在笔直的大街上:“喂。”突然,一颗无比熟悉的脑袋瓜,从我的眼前一闪而过:哦,,那不是吗?这小子,还开出租车呐!

  “哈。”将出租车停靠在路边,天喜地钻出汽车,径直向我跑来,脏乎乎的手掌搬着车窗:“啊哈,哥们,多不见,你他妈的又换一台新车,,真是服你了,这车,比先前那一辆,还有好啊!”

  “你好哟,哥们!”我毫无耐心地瞅了瞅则顽皮地伸过被烟蒂薰烤得又黄又焦的手指,啪啪地敲打着车窗:“哥们,,这辆车,准备卖多少钱啊?”

  “滚巴蛋,卖,卖什么卖,卖你妈个卖啊,哥们,实话告诉你吧,这辆车,是我自己的!”

  “哟。”那刁钻的面庞上立刻呈现出无尽的慕:“真的,哥们,还是你行啊,越混越厉害啊,来。”拉开车门,生硬地将我推到一边:“去,去,让我玩一会,让我过过瘾啊!”

  “。”我一把拧住的大耳朵:“你的车,不要了!”

  “没…事,没…事。”晃了晃脑袋,挣脱开我的手掌:“没事,哥们,那辆破车,谁稀得要哇,哥们,让我开一会吧,等我玩够了,我,请你,下馆子,喝酒。”

  说完,不顾我的唠叨,驾起汽车,嗖的一声,直奔郊外:“哈,上高速公路,玩玩高速度!”

  汽车风驰电掣般地行进在高速公路上,的脸上洋溢着得意之,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指着前方:“哥们,你看,前面,是什么?”

  “哦,道班,汽车修理和司机进餐的地方!”

  “对。”摇头晃脑地念叨着:“啊,有搬子,钳子,还有勺子,可是,好像还缺少点什么!”

  “缺少什么啊,修车、吃饭,应有尽有了!还缺什么啊!”

  “这个。”的手指尖,啪地点划一下汽车前风挡:“还缺这个,哥们,依我看啊,应该在大牌子上,在搬子、钳子、勺子旁边,再他妈的划上一个小圆圈…,哈哈。”冲我地笑笑:“高速公路上,缺少的,正是啊,嘿嘿!”

  “去你妈的。”我拍打一下的脑袋瓜:“,亏你想得出来!”

  “啊,。”一边操纵着方向盘,一边念叨着词秽语:“,让蒙,让骗,最后死在身上,哼哼。”说着,说着,突然将混混噩噩的面庞转向我:“最后,没还不行,哈哈哈。”

  “他妈的,你都是从哪学来的哟!”

  “哥们。”一脸诡秘地对我嘀咕道:“今天,哥们请你,…!”

  “去,去,去!”

  “真的。”

  说到做到,汽车溜出高速公路,三拐两绕便停靠在一家热闹非凡的洗浴中心门前,爬出车门,拉着我的手,趾高气扬地走进灯火辉煌的大厅,慷慨大方地要了包间:“走,哥们。”一挨走进温馨浪漫的小包房,便乐此不疲地张罗起来:“小姐,小姐,小姐呐,都他妈的死了,不做生意啦!”

  “大哥。”听到的嚷嚷声,服务生诚慌诚恐地推搡来两位芬季女子,盛气凌人地瞅了瞅:“嗯,还行,哥们。”转向我:“哥们,怎么样,相中没?咋的,不吱声,哦,不吱声,就是没相中,滚吧,你们滚吧,我兄弟没相中你们!”

  老姨刚刚病故,表妹尚沉浸在无限的悲恸之中,范晶又嗅闻出异样的气味,我,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志,寻花问柳啊!我表情木讷地坐在沙发上,一紧接一地狠着香烟,无论将何等漂亮、风的女子推到我的面前,我连瞅都懒得瞅一眼,只是机械地摇晃着脑袋。

  “唉。”很是失望地叹了口气:“,你这人啊,平里大大咧咧,马马虎虎,哼哼哈哈的,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还真他妈的难伺候啊。”拽了拽我的手臂:“哥们,把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想什么样的小姐啊?嗯?说啊,快说啊,你哑巴了?,别怕花钱,今天,我请客,我买单!,不吱声,还是不吱声,得。”松开我的手臂:“你就光顾抽烟吧,我再给你掏去!”

  “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

  “椰…椰…椰…椰…”

  “吱呀…吱呀…吱呀…吱呀…”

  走后,包房里立刻沉寂下来,从薄薄的隔断那边,传过一阵紧似一阵的叫声以及板的吱呀声,直听得我心烦意

  “哥们。”喜滋滋地溜了回来:“哥们,哈,我可给你掏来个尖端玩意!”

  “啥尖端玩意?”我漫不经心地问道,凑到我的面前:“鲜族的?怎么样?”

  “,鲜族的,有什么稀奇!”

  “哥们,我知道,你媳妇也是鲜族人,不过,这个鲜族,可不同一般,特会玩,下面的活,特好!”

  “去你妈的吧,不都是那套玩意,有什么稀奇的,好,又能好到哪里去!”

  “真的,哥们,我不止一次地玩过她,这个鲜族小,特会伺候人,哥们,是好是坏,你一,就知道喽,喂。”兴奋不已地转向房门:“小姐,快点进来啊!”

  吱…呀,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一个年轻的,但却甚是妖冶的风尘女子,脸上泛着轻薄的笑,花枝招展地向我走来,我冷漠地抬起眼皮:啊…突然,我的股尤如被毒蝎狠咬了一口,啊呀一声,呲牙咧嘴地从沙发跳将起来:“啊…是你…”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13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