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15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15章
  “噢呀。”好吃懒做的蓝花,兴致地坐在极尽奢华的朝鲜族风味馆的包房里,一只手轻浮地搭在我的肩上,另一只手地抓挠着我的间,同时,将小脸蛋贴在我胡茬布的腮帮上,娇嗔地问我道:“老公啊,到了高丽屯,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啊?”

  “哦。”我轻蔑地瞟了一眼只要掏几个小钱,便人皆可夫的蓝花,大嘴巴贴着她的耳,恨恨地说道:“巴,你最喜欢吃男人的巴!”

  “呶。”蓝花嘻皮笑脸地着我的:“老公,别闹,人家说真的呐,老公,你猜,到了高丽屯,我最喜欢吃什么?”

  “不知道。”我按住间,面无表情地端坐着:“哼,这个地方,可是全市有名的,高消费的地方,今天,我可是第一次光临此处,我哪里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啊,我哪能跟你比啊,你几乎吃过这个城市所有的大饭店、喝遍这个城市所有的大酒楼,再说了,你的食谱,又大又广,又庞又杂!我可猜不着!”

  “嘻嘻。”蓝花淡然一笑,吧嗒,吻了我一口:“老公,你真土,高丽屯的冷面,最有名,所以,我最喜欢吃高丽屯的冷面!”

  “呵呵。”我撇了撇嘴:“冷面,这有什么好吃的啊,冰凉的,既然喜欢吃这个,那好办,来吧!管够吃。”我狠狠地拧了一把蓝花的小耳朵:“就怕撑死你!”

  “嗳哟。”蓝花痛苦地咧着小嘴,但很快又堆起了廉价的微笑:“老公,不怕你笑话,人家一次最少得吃三碗到四碗!”

  “呵呵。”我冷漠地一笑,心中暗骂:猪,猪,十足的母猪,为了吃,为了喝,可以毫无廉地出卖体的母猪!一想起蓝花被无数的、形形的嫖客地身下,肆意轮番狂,我的心便颤抖不止。我强忍着滴血的心,别有他意的嘀咕道:“行啊,来吧,多多益善!。”

  “老公。”完全沉浸在口福之中的蓝花,全然没有明白我的话意,却甚是诚恳地提醒我道:“老公啊,高丽屯的冷面,很贵、很贵的哟!”

  “一碗冷面。”我则不以为然:“再贵,又能贵到哪去!”

  “呶。”蓝花将菜谱,悄悄地推到我的面前,纤细的手指,轻轻地点划着,我定睛一瞧,不一口凉气:“什么,一碗冷面五十五元?”我推开菜谱,呆望着蓝花:“我的乖乖,你是真会生活啊,你是真会吃啊,你是什么高档,吃什么啊!”

  “唉,她啊!”对面的大酱块,深有感触地接过话茬:“她啊,无论多少钱的衣服,都敢买,无论多豪华的饭店,都敢进,无论谁的钱,都敢花!蓝花、蓝花,我看啊,你是个大花!”

  “哼。”蓝花冲着大酱块呶了呶小嘴,振振有词地说道:“有钱不花,留着干啥啊?长啊、发霉啊?有钱不花,那是石头,有钱不花,咋能体现出钱的价值呐?”

  “所以。”我冷冷地回敬道:“一旦没钱的时候,就什么都干,什么都卖,对不?”

  “哟。”蓝花的小脸,唰地红起来,难为情地低下头去,我撇视一眼,继续挖苦道:“没事,吃吧,吃吧,尽管吃吧,高丽屯的冷面虽然贵些,可是,你做个一次、两次的,也就够吃一顿的啦!”

  “老公。”蓝花的脸蛋,径直给到了颈部,小手讨好地掐拧着我的大腿:“老公,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了!”

  “唉…”听到我的话,看到蓝花红头脸的窘态,大酱块羞臊无比地耷搭着瘪茄子脸:“唉,蓝花,你啊,真没出息啊!真给我丢人啊,钱,钱,钱,为了钱,你,唉。”大酱块突然止住了话语,将瘪茄子转向我,有意岔开话题:“小子,你现在行了,牛了,有钱了,有车了,小子,做人,可不能忘恩哦!小子,为人处事,可要讲良心哦,你们汉族不是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小子,对不对啊?”

  “舅舅。”我站起身来,强堆着笑容,端起酒杯:“舅舅,我也没有什么大能耐,一辆破车,说明不了什么,舅舅,我是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我斜乜一眼大酱块,话里有话地说道:“舅舅,为了昔日的恩情,来,咱们干一杯吧!”

  “嗯。”大酱块很是礼貌地站起身来,也是话里有话地答道:“小子,为了你,我可是无私地奉献了一切啊!”

  “我知道,舅舅,来,为了你的大恩大德,干!”

  “干!唉。”咽下一杯白酒,大酱块怅然道:“唉,小子,我,我,我给你安排了工作;我,我给你大房子住;我,我,把女儿嫁给了你;我,我,我的老婆,也让你啦,小子,你说说,舅舅我是不是把什么都无私地奉献给你了!小子,今天,你走运了,你发财了,你,可不能忘了落破的舅舅我啊!”

  “舅舅。”我又斟一杯白酒:“舅舅,不会,不会,我都说过快一百遍了,我是不会忘记舅舅的大恩大德的,舅舅,我可没有你想像的那样,我,并没有多少钱啊!”

  “哼。”大酱块不相信地盯视着我:“没钱,小子,少跟我苦穷,你有钱,是你的,钱揣在你的兜里,我又不会抢你的。至于你对我怎么样,就全看你自己了!”

  “嘻嘻。”蓝花不住地凑拢过来:“老公,老公,你有钱了,你发财了,你可不能忘了我啊!老公,过去,我们是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两口子过日子,哪能没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呐,人家不是说:天上下雨地下,小两口打仗,不计仇么!老公,我在生活上,是犯过一点小小的错误,可是,人,哪有不犯错误的呐,主席伟大不?不是一样也犯错误么?老公,其实啊,我的心里,还是只有你啊。老公,不管咋说,咱们还是从小夫、原配夫啊。老公,你,今天发达了,千万别忘了我哟!”

  “当然。”我藐视着蓝花:“当然,我当然不会忘了你,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是怎样给我戴上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让我当活王八,我…”

  “老公。”咕咚一声,蓝花双膝一软,乖顺异常地跪倒在我的脚前,双手搂住我的大腿:“老公,原谅我吧,原谅我吧!我,再也不了!老公,以后,我一定实心实意地跟你过日子!”

  “豁豁。”我阴沉着脸,望着脚下奴般的媳妇,中心不由得想起她那白来。唉,数月以来,我这个下无比的媳妇,那没有一、雪白、光鲜的,不知被多少形状各异、长短不齐、细不均、或黑或白的大巴,夜不停地、狂捅、狠搅、恶抠、…啊,我突然闭上了双眼,不敢再想像下去,刀割般的心,隐隐作痛、奇难奈,好似粘附着无数只讨厌至极、肮脏透顶的黑蚂蚁。

  “小子。”大酱块绕过餐桌,黑熊掌揪住我的衣领,无情地中断了我痛苦不堪的浮想:“小子,别害怕,我不要你的钱,我,只求你,帮我打通一下关节,好好地疏通疏通,我的要求,很简单,你能帮我恢复工作,重新回到岗位上,我就谢谢你了!”

  “舅舅。”我咧了咧嘴,无奈地摇摇头:“我,哪有那个能耐啊,我,谁也不认识啊!”

  “哼。”大酱块仍不肯相信:“小子,别骗我,凭我多年混社会的经验,就冲你开的那辆高级轿车,你一定傍上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对不,小子,跟舅舅我说实话!你,傍上款姐了吧!”

  “这,这。”大酱块瞪着红通通的眼睛,恶狠狠地盯视着我,我一时语:“这,这,这。”

  “老公,你傍上哪位款姐了?”蓝花依然跪在地板上,双眼热切地望着我,我撇了撇嘴,索炫耀般地如实相告:“谈不上姐姐,我们同岁,她是军区司令的独生女儿!”

  “啊…!”

  大酱块和蓝花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呼起来,霎时,各自的脸上均泛起无尽的仰羡之:“小子,你,真厉害啊!”

  “老公,你,可真了不起啊!”

  “哼。”望着大酱块父女俩那两对、四只极尽势利的眼神,我恶心的简直没吐出来:“哼,我们早就认识,我们是初中的同学,并且,我们是同桌,嘿嘿,人家现在可了不得喽,有一栋大楼,资产愈千万!”

  “啊…!”

  大酱块父女再次惊呼起来,大酱块放下酒杯,先是兴奋得手舞足蹈,很快,便出一副十足的哈巴狗之相,可怜兮兮地央求我道:“好姑爷,好女婿,看在过去的情份上,帮帮舅舅我吧,舅舅我不求别的,只要能澄清我的问题,让我恢复工作,我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我双手一摊:“我的同学虽然很有钱,可是,她并没有太深的社会关系啊,再说,军区司令,也早就去世了!”

  “没,没关系。”大酱块老道地说道:“军区司令虽然死了,可是,凭他的资历,一定有众多的部下,在政府机关里担当要职,小子,帮帮我吧,我求求你了!”

  “好吧。”我刁顽地眨巴着眼皮,心中暗道:帮你,哼哼,我一定帮你,不过,我帮的,可是倒忙哦!而在嘴上,我则假惺惺地应承着:“那,让我试试看吧,舅舅!”

  “谢谢!谢谢!谢谢!”

  大酱块一边千恩万谢着,一边仰起脖,咕噜一声,将杯白酒,倾倒进狗熊般宽阔无边的肚子里。

  “啊。”大酱块重又瘫坐在椅子上,嘴里着令我作呕的酒气,黑熊掌抓过啤酒瓶:“喝,喝,今天真是好日子啊,我,终于要时来运转喽!”

  “舅舅。”我抢过大酱块的酒瓶:“你,不能再喝了,刚刚喝了那么多的白酒,再掺上啤酒,你是必醉无疑啊!”

  “不,不。”大酱块固执地挣脱着,脖子一仰,咕噜、咕噜,喝凉水般地狂饮起来:“我要喝,我要喝,我高兴,我高兴!”

  “舅舅。”我怒视着大酱块:“我最后警告你,不许再喝了!”

  “是!”望着我严厉的目光,大酱块仿佛一个绝对服从的小兵,啪地将酒瓶摔在餐桌上:“是,女婿,我,不喝了!”

  “嗳,这,就对喽!”我以征服者不可一切的娇态,无比自豪地藐视着曾经待我狂放不羁、野蛮横的大酱块,以命令的口吻道:“舅舅,站起身来,跟我回家!”

  “是!”大酱块嗖地站起身来,我立刻表现出难能可贵的骑士风度,有力的手臂,死死地拽住摇摇晃晃的大酱块:“开…路!”

  唏哩哗啦、噼哩啪啦,我搀扶着大酱块,股后面尾随着唯唯诺诺的小蓝花,一步三晃地回家都木老师那贫民窟般的住宅里,借着昏暗的浊光,我将大酱块拽扯到吱呀作响的铺边,身后的蓝花悄声嘟哝起来:“老公,这,是我的啊,爸爸,他应该睡到妈妈的上去,外屋,才是他的卧室啊!”

  “嗯。”我扫视一眼所谓的外屋,望着那又窄又薄的木板,我冲着蓝花训斥道:“老师的,那么窄,舅舅胖得像头大狗熊,能睡得下么,再说了,我最了解舅舅,每次喝醉酒之后,总是不停地打滚,万一到老师的身上,不得把老师死啊!算了,就让他,睡在这吧!”

  “那。”蓝花皱着眉头:“咱们睡哪啊?”

  “呶,那。”我指了指破沙发:“咱们俩个,就在沙发上,凑合凑合吧!”

  “唉。”蓝花傻呆呆地盯着破沙发,深有感触地叹息起来:“老公啊,以前,咱们的住房,多漂亮啊、多豪华啊、多宽敞啊!可是今天,唉,别说舒服的卧室,连张像样的都没有!老公。”蓝花突然转过身来,一头扑到我的怀里,苦涩的泪水怆然而下:“老公,给我买套房子吧!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15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