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16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16章
  “老公。”哭着哭着,咕咚一声,蓝花又下作无比地跪倒在我的脚下,仰着伤心的泪脸,小手摇摆晃着我的双腿,很是可怜地乞求着:“老公,求求你啦,求求你啦,给我买套新房子吧,老公,我保证,我向主席保证,我再也不出去做小姐了,以后,我跟你,安安心心地过,做你的好媳妇,一定好好地伺候你!”

  “哼,货,不要脸的臭,谁是你的老公,谁跟你这个货过日子!我们必须得离婚!”我推开蓝花,余气未息地坐在破沙发上。

  蓝花跪爬几下,像条乞怜的母狗似地跪蹭到我的间,然后,用一双泪眼热辣辣地凝视着我的间,良久,下地伸出小手,以职业女那老道而又糜放之态,非常灵巧地解开我的子,泪眼淋淋地掏出我的,另一只小手草草抹了抹嘴角的口,小嘴一张,深深地含住我的

  “呀,好香啊,好啊,老公,快给我,我要,快给我,我要,呀,真热乎啊!”说完,蓝花娴熟地收拢赳双,轻轻地研磨着我的,同时,舌尖微微探出,将一滩口,涂在我的上,便卖力地刮划起来。

  清莹的口,顺着我的缓缓下,渐渐地汇集到部,蓝花见状,缩回小舌头,双贴到部,哧溜一声,将口重又回进去:“呀哈,真甜哦,老公的,真好吃啊!”蓝花仰起脑袋,咕噜一声,将粘稠的口,咽进子里,然后,小手并拢,哧哧哧地套着我的,直至将磨得又光又亮。

  “嘻嘻,好啊!”蓝花再次张开小嘴,头部缓缓向下低垂下来,将整,含进嘴里,立刻咕叽咕叽地起来,同时,纤细的手指,乖顺地抓挠着我的蛋蛋:“喔哟,喔哟,老公,啊?舒服不舒服啊!”

  “哼。”我不屑地哼哼一声,望着蓝花的态,我讨厌到了极点,股向后一躲,扑楞一下,从蓝花的小嘴里,挣脱出来,非常可笑地在蓝花的眼前晃动着,蓝花急忙伸出小手,握住淋淋的,又反复不停地套起来:“老公啊,求求你啦,给我买套新房子吧!”

  呼…噜,呼…噜,呼…噜,对面的铺上,传来大酱块狗熊般的鼾声,我恶狠狠地瞪视一眼死熊般沉睡着的大酱块,又瞅了瞅眼前的小妇:“哼哼。”我捧起蓝花的小脸,手指点划着她那腥红的珠,阴沉沉地问道:“货,你这张嘴,啯过多少巴啦?嗯,告诉我?”

  “老公。”蓝花避开我咄咄的目光,面色微红:“老公啊,人家不是已经向主席保证过了,以后,再也不了!老公,你就饶了我吧!”

  “哼。”我手指一展,手掌轻轻地打着蓝花的粉腮:“小,饶了你,就你这德行,还配做我的媳妇吗?”

  “老公,我错了,老公,如果还不肯饶我,我给你磕头,这,还不行么?”

  说着,蓝花向后退了退,俯下头去,泪眼盯着凉冰冰的水泥地板,娇的额头果然就要磕碰下去,我急忙用手掌托住她的脑门:“滚,少来这套,下跪,磕头,就能洗刷掉你那肮脏的过去么?货!”

  “老公。”蓝花近乎绝望了:“老公,你,还让我怎么做,才能洗刷我的过去呐?咦…咦…咦…”

  “哼哼。”我拽起蓝花,将其按坐在身旁,依然怒容面地出一香烟,蓝花慌忙抓过火机,毕恭毕敬地帮我点燃,我深深地食一口香烟,然后,嘴巴冲着蓝花的泪脸,呼地出滚滚的烟雾,蓝花则讨好地张开小嘴,卖力地咽着:“嘻嘻,好香啊!味道不错哦,啥也别说了,洋烟就是好,啊,老公,你的烟,一定很贵吧,能不能让我看看,是什么牌子的啊!”

  “哦。”我没有理睬蓝花,更没有将香烟盒掏给她看,而是低下头来,双眼死盯着蓝花那匀称的身段、丰的酥、微突的小腹、清修的细腿,瞅着,瞅着,我的心里尤如倾倒进一坛子纯正的山西老醋,咽喉里立刻酸

  唉,他妈的,过去,无论是与近亲伦,还是与她人胡搞,或是涉足于风月场所,我都是无比惬意、春风得意地狂别人的女人。而今天,我自己的老婆,却自甘沉沦地出去做,把那个原本就不完全属于我的小,明晃晃地、下作无比地摆放在无数陌生男人的眼前,然后,大腿一叉,让他们肆意狂!唉,报应,报应,真是报应啊!

  想着,想着,我的大手掌,不由自主地抓摸起蓝花的细腿来:他妈的,如此漂亮的细腿,却让他人随意抚摸!啊,一联想起来,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嘻嘻。”见我默默无语地,却是反复不停地着她的细腿,蓝花以为我,泪脸立刻泛起轻浮的笑,哗啦一声,爽快地松开带,双腿一抬,哧溜一下,便痛痛快快地褪下子,又扯到三角内,将雪白的小便,大大方方地展现在我的眼前:“老公,想玩么,来吧,我吧!”

  “他妈的。”我轻蔑地撇了一眼蓝花的小便,第三感觉仿佛嗅闻到一股呛人的恶臭:“臭。”我恶狠狠地谩骂道:“臭,好个千人捅,万人的臭,谁稀罕你啊,哼。”我将手指进蓝花的里,不怀好意地狠抠起来:“就你这破玩意,与公共厕所,还有什么两样!”

  “老公。”在我的狠抠之下,蓝花痛苦地咧着小嘴,搞不清楚是痛楚,还是羞愧,雪白细的额头上泛着滴滴汗珠,小嘴巴不可抑制地呻着:“哎哟,哎哟,老公,轻点抠哦!”

  “哼哼。”我一边继续狠抠着蓝花的,一边拽扯着她的片,双眼仔细地审视起来,昏暗之中,我瞪着朦朦醉眼,发觉蓝花那原本薄、洁白、鲜活的片片,似乎变得又又黑,闪映着刺鼻的异味:“他妈的,小货,几个月不见,你的这个破玩意,拿到公共场合,随便让大家伙,你自己好好瞅瞅吧,都磨黑啦,都磨啦,并且,又脏又臭,咂咂,滚,一边去,谁愿意你这个臭哄哄的泔水缸啊!”

  “老公。”蓝花一时间臊得无地自容,无神的双眼呆呆地盯视着我,嘴微微抖动着,我避开她的盯视,目光再度停滞在她的间,望着手中的薄片,我受伤害的自尊心,突然萌生出一种怪诞的异想:

  他妈的,这是什么想法,嗯,你的男权思想好严重啊!别人的媳妇,心里美滋滋的,仿佛占了天大的便宜,今天,别人了自己的媳妇,便气得暴跳如雷,怒火万丈,对媳妇,又是殴打,又是谩骂,无论媳妇如何痛天抹泪地乞求你,无论是下跪、磕头,你都是冷若冰霜地不依不饶!

  嘿嘿,兴你出去寻花问柳,就不许媳妇红杏出墙,兼或赚点外快?去他妈的吧,事已至此,就随他妈的去吧,顺其自然吧。呵呵,有这样一个下的、人可皆夫的媳妇,也是有趣的,蛮剌的啊!

  “哼哼。”想到此,我站起身来,冲着蓝花投去的一笑,然后,也褪下子:“过来,货,公共厕所,既然大家都用这个公共厕所来排,今天,我,也得用用,过来吧,货!”

  “老公。”蓝花似乎也习惯了我的贬损和挖苦,听到我的话,淡然一笑,身子往沙发背上一仰,双腿地、大角度地叉开,小股向前尽力地送着,以方便我的入。我业已瘫软下来的,蓝花见状,主动分开薄片,出淡粉口,一看见这个任人狂,我止不住地再次气得七窍生烟,我蹲下身去,大嘴巴对准蓝花下无比的:“呸…”

  呸的一声,一滩黄痰,非常准确地直进蓝花那一钱不值的里,望着缓缓漫溢出来的黄痰,我扑哧笑出了声,蓝花不以为然地笑道:“嘻嘻,老公,笑啥呐?”

  “他妈的。”我部往前一,将生硬地进蓝花盛着黄痰的里,深有感触地嘀咕道:“他妈的,在部队的时候,因为是汽车兵,我极少进行军事训练,偶尔进行一次实弹击,他妈的,我的法,简直糟透了。”

  “哈。”蓝花闻言,也扑哧地笑了起来:“老公啊,你能几环啊?”

  “几环。”我一边凶狠异常地大作着,一边苦苦一笑:“几环,还几环呐,我他妈的连靶身都打不上!”

  “哈,真是糟透了!”

  “可是。”我死盯着蓝花的:“我的法糟得透顶,可是,我的嘴法倒是蛮准的啊,这口粘痰,正正好好进你的臭里了!”

  “嘻嘻。”蓝花扭动着小股,配合着我的捅:“吧,吧,老公,只要你高兴,怎么玩我都行!我什么也不在乎了!”

  “哼。”我的头,咕咚一声,顶撞到蓝花的蕊上,蓝花卖俏地呻起来:“哎哟,老公,你好有劲啊,撞得我里面,麻酥酥的,老公,怎么样,得舒服吧?我的小,好紧吧?”

  “哟。”我阴沉着脸庞:“你可拉倒吧,就你这个臭,谁逮着谁,正如我旧三婶所说的那样,早就让人家给豁了,你瞅瞅。”我将在蓝花松松垮垮的里,胡乱搅拌一番:“这臭,又松又垮的,起来唏哩哗啦,这感觉,活像是早已淘汰的破解放车,都他妈的要甩箱喽!”

  “嘻嘻。”蓝花笑起来:“破解放车,那又咋的啦,老公,人家都说,破解放车,更结实,新出车的解放车,真的没有老解放车耐用哦!”

  “豁豁豁。”我念顿生:“耐用,是么,小,你这辆破解放车,可没少装货啊?各种巴,的、细的、长的、短的、黑的、白的,真没少装啊,货,你的破车箱早就装了吧?小货!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超载啊,免得被警察逮住,罚死你哦!呵呵。”

  “哟唷。”蓝花小嘴一咧:“老公,你想到哪去了,一车箱,吓死我喽,我,我就是拼命地干,一天到晚不消停,也接不了那么多客啊!”

  “那。”我故作认真地问道:“货,实话告诉我,自从出马以来,你的战绩如何啊,一天下来,大概能接多少个客啊?”

  “嗯。”蓝花稍微思忖一番:“也就七、八个吧!老公,你不知道啊,现在,做小姐的太多了,生意不好做喽,一天到晚,也揽不上几个客人,唉,为了凑单子。”

  “凑单子。”我停止了捅:“凑单子,什么叫做凑单子啊?”

  “就是,就是。”蓝花顿然来了精神:“老公,洗浴中心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小姐每做完十个,就结一次单,俗称一个单子。为了多挣点钱,也为了尽快结单子,小姐们想尽一切办法,招揽客人,有时,运气好了,一天下来,勉强能凑一个单子,嘻嘻,也有开斋的时候,一天做下来,不仅可以凑一个单子,还能富余几个呐,这,就给明天垫了底,啊,小姐们都喜欢一天一结帐!天天见钱!那才喜人呐,嘻嘻…”

  “。”听到蓝花的讲述,我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感,空前可怕地硬起来:“货,来,我,也给你凑个单子吧!”

  “啊…呀,水,水。”我正卖力地狂着蓝花,身后突然传来大酱块的嚷嚷声:“水,水,啊,水,水啊,渴死我喽!”

  我本能地停止了大作,惊恐万状地回头去,大酱块一边嚷嚷着,一边晕头脑地坐起身来,看到眼前的一切,立刻跳下来:“哦,哦,对不起,我,出去,我,这就出去!”

  “别。”我放开蓝花,一把揪住正溜走的大酱块:“舅舅,别,别,别走啊,来啊,你,也来凑个单子吧!”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16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