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24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24章
  果然说到做到,就在周六那天中午,大烟鬼驾驶着一辆没有任何牌照的、破旧不堪的挎斗摩托,悠哉游哉地冲出军事学院的院门,大摇大摆地行进在郊区公路上,正当摩托车全速行进时,突然,正前方冷不防地闪出一辆也是没有任何牌照的、叮当响的破吉普车,径直向摩托车飞驰而来,毫无准备的大烟鬼慌忙将摩托车闪向路旁,因用力过猛,只听咕咚一声,大烟鬼连人带摩托一起翻滚到深深的路基下面:“他妈的,谁啊,嗯,哪有你这么开车的啊!”

  真是他妈的苍天无眼,大烟鬼在陡坡上翻了几翻,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并且,更加让我惊讶不已的是,大烟鬼很快便跳将起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泥土,一边恶声恶气地骂骂咧咧道:“他妈的,这是谁他妈开的车啊,嗯,我跟他没完!”

  待大烟鬼吃力地爬上公路,那辆无牌照的破吉普车,早已没有了踪影,大烟鬼气急败坏地又是一番谩骂,骂着骂着,他脸上渐渐地显出一幅难奈的苦痛之相,一只手不得不捂着肚子,而另一只手,向着驶来的出租车,拼命地摇晃着:“停车,停车!”

  大烟鬼坐进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这一切,坐在附近一家酒楼上且饮且聊的和我,看得一清二楚,苦涩地咧了咧嘴:“,他妈的,这是咋搞的啊,没死他啊,完了,哧花了,掉链子了!唉…”

  “得,砸了!”望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我双手一摊,一种不祥之兆,涌上心头:“完了,这下,可完了,。”我一把揪住的破衣襟:“,不能让他活,不能让他活,不能让他张嘴说话,懂么?”

  “这,这。”无奈地摇晃着脑袋瓜:“这,这,他住进医院了,暂时谁也没有办法啊,哥们,你别看他暂时没事、能走能撂的,你没看见他一个劲地捂肚子么,我估计啊,他的内脏,一定是摔坏了,过一会,就得发作。”咬牙切齿地咒骂着:“,他妈的,他是活不了的,绝对活不了的…”

  “去你妈的吧,你可坏了我的大事!”我推开,脑袋里一片空白,双耳嗡嗡作响:眼睛金星:完了,完了,这家伙不死,范晶就凶多吉少啊!完了,完了,这家伙没死,我可怎么办啊!

  “老张,你,别忙着走哇!”见我起身走,呼地跳起身来,对我的称谓,发生了质的变化,同时,脏乎乎的面庞,也格外地严厉起来:“老张,你,就这么走了!”

  “。”望着阴沉着的黑脸,我也不再跟他称兄道弟,而是气乎乎地直呼其绰号:“,我,不走,还干什么啊!”我狠狠地瞪视着,从他的表情里,我知道,他是让我兑现诺言,可是,啊、,对不起,你没死大烟鬼,我,也就不能兑现诺言啦!

  “老张,要走,也行。”伸出脏乎乎的黑手:“要走,把车留下再走!”

  “不。”我挣脱开的手掌,转身便走:“瞅你干的什么活,还好意思要车啊!”

  “老张,你。”见我大踏步地走出包房,大庭广众之下,不敢肆意造次,不得不强忍着:“你,你,老张,你,太不讲究了,好,好,你走吧,明天,咱们再说吧!”

  我可没有闲心与做毫无意义的纠,我蹬蹬蹬地跳下楼梯,头也不回地跑出酒店,一头钻进汽车里,心烦意地回到范晶的别墅。

  一进门,范晶便目光冷峻地视着我,我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嘻皮笑脸地摇晃着手中的汽车钥匙:“嘿嘿,我尊敬的女王陛下,今天,想吃什么啊?”我一边问着,一边靠近范晶的身旁,手指尖地触碰着她那高耸的脯。

  范晶抬起白手,狠狠地打着我的手背:“拿一边去,严肃点!”见我仍旧嘻皮笑脸,范晶的小鼻子冷冷地哼着,小手一伸,死死地拽住我的衣襟:“你,给我老老实实地代,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我。”我明知顾问,捧住范晶的秀脸,亲切地吻了一口:“我,干什么好事了?”

  范晶推开我的手掌:“张教官出车祸了,住进医院了,说,这,是不是你干的啊?”

  “豁豁。”我断然抵赖道:“哦,怎么,大烟鬼出事了,豁豁,他出车祸,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难道说他若是死了,我还得给他偿命去不成!豁豁,怎么,女王陛下,你怀疑我?”

  “哼,你别跟装蒜了!”范晶狠狠地掐拧着我鼻子尖:“你呀、你呀,事情,都让你搞砸了,张教官,把胰腺摔坏了…”

  “哦。”我漠然地问道:“胰腺?女王陛下,胰腺是什么啊,在肚子里哪个位置啊,是,干什么用的啊?”

  “你啊,什么也不懂!”范晶松开我的鼻子,用指尖点划着我的脑门,我咧了咧嘴:“女王陛下,我又不是医生,更没有学过医,我哪知道胰腺是什么玩意啊!”

  “呶。”范晶放下手来,指尖生硬地捅扎着我的肚子:“这个地方,就在这个地方,这里,就是胰腺…”说着,范晶便认真地给我讲述起胰腺的准备位置以及重要作用,听着听着,我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地嚷嚷起来:“哦…女王陛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胰腺就是这玩意啊!”

  “你,知道什么了?”范晶停止了讲述,面庞依然是可怕的冷淡:“哼,你知道什么了?我看你是不懂装懂,表面上什么都知道,就是晚上不知道!”

  “哈,哈。”我顽皮地一笑:“晚上的事,我是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被女王陛下折磨得死去活来,我…”

  “去,去。”范晶冷冰冰的面庞,终于出一丝可贵的微笑:“去,去,别说没用的!”

  “就这啊。”我用手指尖顶着范晶的肚腹,大大咧咧地说道:“原来就是这玩意啊,我知道,小时候,我跟三叔杀猪搞肠子的时候,猪肚子里,就有这么一个破玩意,三叔叫它莲剔,这破玩意死死地挂在猪油上,难摘的,我看,也没啥用处哇,不过,烤着吃,倒是很有味道的…”

  “嗨,嗨。”听到我的话,范晶简直哭笑不得:“你啊,你啊,就别提你三叔啦,嗨嗨,你可真要笑死我了,你这个活宝啊,我真拿你没办法!你都要把我气死了!你,嗨嗨…”

  叮呤呤,叮呤呤,叮呤呤,叮呤呤…

  范晶正哭笑不得地抹着苦涩的泪水,我的手提电话,又不合时宜地嚷嚷起来:“喂,哦,你啊,,啥?去你妈的,先撂了,改天再说吧!”

  “谁。”范晶突然止住了笑声,冷不防地抢过我的电话:“喂,你是谁啊,找老张,喂,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你问我是谁?我是他同学,哦,想起来了,不认识,但听说过,哦,什么,什么,你说什么?”范晶的秀颊,唰地惨白起来,握着电话的小手,无法控制地哆嗦起来,双眼恶狠狠地瞪着我:“什么,什么,你们,这,不是谋杀么,我的天啊!老张。”范晶浑身筛糠地将电话还给我:“给你,自己的梦,自己圆吧!”

  “老张。”在电话里恶声恶气地警告我:“老张,咱们可是光腚朋友啊,我,给你办了这么大的事,你,咋的也不能白了我吧,并且,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啊,我…”

  “,白了你。”我回敬道:“瞅你办的啥事吧,你还好意思跟我要这,要那的,我没让你包赔损失,就算最够朋友意思了!”

  “老张,你这么说,咱们可要好好地说道说道了,老张,我不欠你的过,我无意之中,了你的媳妇,可是,我没欠你的,我的媳妇,不是也让你了吗?老张,从小到大,我始终认为,你是个明白人,讲究人,混了这么多年,社会上的事,场面上的事,你应该清楚。朋友之间,烟酒不分家,甚至,关键时刻,媳妇也可让出去。可是,如果摆事,那就跟做买卖一样,一码是一码!”

  “,废话少说,你倒底是啥意思,就明说吧?”

  “车,把车给我,啥事没有,咱们以后还是朋友,该怎样,还是怎样,想我的媳妇,随时随地,都可以!可是,你必须说话算数,把车给我!”

  “车。”范晶的身体猛然一震:“什么,你,把车送给人家了?”

  “不。”我断然拒绝:“你把事情办砸了,事没摆平,我凭什么把车给你,不,我不给,你愿意咋地就咋地吧,哼。”我啪地关掉了电话。

  “你,你。”范晶的秀脸扭曲得极为可怕:“老张,你,跟这伙人搅和在一起,决没有好果子吃!”

  猪的莲剔(胰腺),细细的一条,摘掐下来,往案上一扔,朋友来了,送给朋友,多少还有点人情,如果实在没人可送,买完猪,拎回家去,就着一杯热酒,自己慢慢地享用,是很惬意的事情。猪没了莲剔(胰腺),一死了之,万事大吉了。可是,人若摔坏了莲剔(胰腺),麻烦可就大去了,除非他不想活了。

  摔坏了莲剔(胰腺)的大烟鬼,虽然没有立刻死掉,却尤如跌进了地狱,生不如死。据范晶讲述,大鬼烟破裂的莲剔(胰腺),汁,那是极有腐蚀的汁,其强度,绝不亚于硫酸,那漫溢的汁,无情地烧灼着大烟鬼的腹脏,痛得大烟鬼死去活来,嘴里不时的出滚滚污血。没有人认为大烟鬼能够活下来,他自己也很清楚,为此,一次次地折腾之后,大烟鬼便一次次地立遗嘱。

  可是,大烟鬼的脑袋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的神志,始终是清醒的,更让我绝望的是,数月之后,大烟鬼奇迹般地出院了,耐心地等待着下一轮的大手术。

  “啊,我活了,我没死,范晶!”这是大烟鬼出院后的第一句:“范晶,我废了,你,也别想好,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绝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该轮到大烟鬼反击了,他的反击,是疯狂的,是空前猛烈,是极为可怕的,并且,是范晶决然招架不住的。

  一份份揭发医院大楼真相的信件,好似那初冬的雪片,纷纷扬扬地飞进了检察院。

  “唉。”范晶一股瘫坐在地:“完了完了,这下,我算是彻底地完了!”

  “范晶。”我疑惑不解地抱起范晶,将其放置在铺上:“范晶,你就不能把实情,告诉我吗,这,倒低是怎么回事啊?”

  “唉。”范晶理了理散的秀发,吱吱唔唔地述说着:“这栋楼房,是爸爸活着的时候,以教学楼的名义,盖的,当时,是张教官,办理的手续,后来,通过关系,以商品房的名义,转卖给了我,当然,价钱是相当便宜的,爸爸死后,张教官以楼房手续不全为由,要挟我,让我嫁给他。”

  “可是,价钱再怎么便宜,也是你买的啊,部队愿意卖,你愿意买,这,有什么不合理啊?”

  “唉,不行,那是教学楼,一旦改变了用途,当商品房卖了,是需要规划局批准的!”

  “啥。”我更加惑起来:“范晶,军队在营区建房,还需要地方的规划局批准么?”

  “这个,你不懂,军队的房子,改变了用途,变成商品房了,就必须有地方规划局的批准,张教官就用这条,拿住我,如果我不答应他,他一告:那是军事用地,没有批准,不可擅自开发,更不准作为商品房,出卖,唉,完了!”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24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