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34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34章
  “我妈呐!”老姑绕过我和妈妈,走到里间屋的房门处,手扶着门框,扫视一眼房间,突然转身问二姑道:“二姐,我妈呐?”

  “咱妈。”二姑急忙也转过身去,吱吱唔唔道:“咱妈,她,回家了!”

  “什么。”老姑不解地追问二姑道:“二姐,今天早晨不是定好了么,妈妈在你家,等小力子回来,一起吃饭么?”

  “嗯,是呀。”二姑红着面庞搪着:“她,她,嗨,老菊子啊,咱妈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说来气,就来气,咱妈,跟我生气了,就气呼呼地回家了,谁劝,也不听!”

  “为什么,咱妈早晨还好好的,咋说生气就生气呐?”

  “嗨,她啊。”二姑似乎有些不便说出的隐讳:“为什么,菊子,你,去问咱妈好了!”

  “怎么,生气了!”我不再与仁花谈笑,转身问二姑道:“二姑,为什么,为什么生气呀?”

  “她,她,她。”二姑面,依然不肯说出实情,或者是,根本无法说出实情,老姑叹了口气:“唉,这样吧,菜,不是做得差不多了么,咱们都端到妈妈那去吧,小力子来了,第一顿饭,咋地也得跟在一起吃啊!不然,咱妈就更生气喽!”

  “是啊,小石头。”二姑父推开怀中的小石头:“快,都别闹了,快,小石头,端菜去,把这些菜,都端到你姥姥家去!”

  “哎…爹。”小石头快地跑向餐桌。

  我重新钻进汽车,艰难地绕回到家的院门前,一下汽车,我径直冲进家的院门,院子里空无一人,在宽阔的院落中央,非常显眼地停放着一辆解放牌大卡车,从那高高搭起的围栏上便可以断定,这车,是贩运大牲畜的。

  “。”望着院落四周一排排的简易房屋,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不知此时此刻,应该在哪间屋子里:“。”

  “嗯。”听到我的呼喊声,位于院落最北侧的房屋,简陋的木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太太,蹒蹒跚跚地迈过木门槛:“嗯…呀,小力子,小力子回来啦!”

  “。”望着苍老的,我心头一酸,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身旁,双手扶住老迈的身体。

  那昏花的老眼热切地凝视着我,衰老的脸颊上堆积着无数条深深的皱纹,好似一道道刀割的年轮,默默无语地记载着八十多个夏秋冬的沧桑历程;激动不已地咧开干瘪的嘴,我立刻发现,嘴的牙齿已经所剩无几,仅存的几颗牙齿,也东倒西歪地镶嵌在干瘪萎缩地牙上,那可笑的样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滑落下来。

  那双混浊的、昏花的,但却无比慈祥的眼睛充爱怜地、久久地望着我:“大…孙…子,长得好高呀,好壮啊,咂咂,就是,皮肤有些黑了!”

  “。”兴奋之余,一股焦糊的油脂味从的身后呼呼袭来,毫不客气地灌进我的鼻孔里,我不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味啊,好呛人啊!”

  “哦。”闻言,回过手去推上房门,我顺着的手臂往里一瞧,在漆黑的屋子里,一口大铁锅正升腾着呛人的油脂味:“,你这是干么呐?”

  “哦。”哆哆地拽住我的手臂:“大孙子,走,快跟进屋吧!嗳,刚才,我从你二姑那里回来,顺道又去你三叔那转了转,嗨,这个三冤家啊,快五十的人啦,还是不会过日子,杀猪场上割下来的猪尾巴头,好端端的一块,就不要了,扔得院子到处都是,我看着怪可惜的,就都拣了回来,炼成油,卖给南方来的打工仔们!”

  “哎呀,我的老啊。”听到的讲述,我顿时肃然起敬,多么可敬的老人家啊,她,不是没有钱花,可是,却与生俱来地过着勤俭的生活,连块人人都不放在眼里的猪尾巴头,也舍不得丢抛,并且居然能让其发挥作用:“,你,这是何苦呐!”

  “哼哼。”一提及三叔,便动了气,她边走边指着墙角处的瓷盆:“小力子,嗯,你瞅瞅吧,你那个三婶啊,更不是过日子的人,哝,这好好的米饭,白花花的,就倒掉了,正好,让我撞见了,气得我把她臭骂一顿,这个娘们啊,娘们家家的,有点空,不知道收拾收拾屋子,就知道打麻将,家里新盖的房子,得像个猪圈,唉,我咋摊上这些丧门陷哦!…”

  “哎哟,我五。”三子紧随其后走了过来,一边帮我搀扶着年迈的,一边认真地问道:“哟,这味啊,好呛人啊,我五,你的小油厂,又开业了?”

  “哟,远点煽着,混蛋小子,你,也不是块好饼,呶。”指着三子手中的香烟,训斥道:“哝,我听说,这烟,得好几十块钱一盒啊,驴小子,你一天到晚,咕嘟咕嘟地冒烟,一天下来,至少得两盒、三盒的啊!唉,驴小子,就是有钱,也不能这样造害啊?钱,容易挣么,钱,那是大风刮来的么?这几年,日子好过了点,吃上几顿饭,就把早头那穷日子,都忘了啊!”

  “五,嘿嘿。”三子冲我撇了撇嘴:“哥们,看到没,五,又开始给我上政治课啦,五,只要一看见我,就训我。”

  “训你。”吃力地抬起手臂,用干枯的手指点刮着三子油亮的脑门:“驴小子,你还是这么造害钱,我,还要掐你呐!”

  “哎哟。”三子仰起脸庞,尽力躲避着的手指,同时,调皮地笑道:“五啊,别掐我啊,咱俩得搞好关系啊,不然,我可要去工商局,举报你!”

  “哼,驴小子,你举报我老太太什么啊?”

  “五,我举报你,没有营业执照,私开炼油厂,偷税漏税!五,工商局的局长,是我二大爷,我让他,罚死你,嘿嘿!”

  “哈哈哈。”

  听到三子的话,所有人都不住地纵声大笑起来,宽阔而空旷的院落里,充了祥和的气氛,大家谁也不愿再去问及为何与二姑动气的缘由。

  “嘻…嘻。”落院子的人,仁花笑得最为开怀,最为畅,那尖细的笑声尤为刺人耳鼓,见状,花白的弯眉紧紧地拧锁起来:“哼…咂咂,这个疯丫头。”悄声冲我嘟哝着:“大孙子,你瞅瞅吧,瞅她那个张狂样,哪像个姑娘家啊!嗯?”

  “。”我不以为然地回答道:“,仁花姑娘,好的啊,开朗,爽快,心直口快!”

  “唉,大孙子,谁家的好姑娘,是这个样啊,人家好姑娘,哪有这么傻笑的,着个大牙,让不让人家笑话啊!”

  “呶。”看见一脸不悦地盯着欢笑不止的仁花,二姑悄悄地推了推仁花:“仁花,别傻笑了,快进屋,把桌子放好,呶,快去!”

  “喂,喂,我说,我说。”二姑父则冲着三子摆着手:“三子,别跟你五瞎闹了,别开玩笑了,大家快进屋吧,菜都要凉喽,时间也不早了,赶快吃饭吧!”

  “力哥,你坐这里吧!”儿子小石头热情地、但却是比较胆怯地拍拍他身旁的椅子,我冲他充慈地笑笑,然后,欣然坐到他的身旁,手臂轻拍着小石头的肩膀,小石头不住地轻声嚷嚷起来:“力哥,你,好有劲啊,力哥,你长得真膀啊,哇,这肌,可真硬啊!敲得我肩膀头,好疼啊!”

  “呵呵。”听到儿子的话,我停下手来,含深情地望着儿子:“小石头,你长得也很结实啊!”

  “力哥。”小石头握住我的手掌:“咱们比比,看谁有劲啊!”

  “好哟。”

  于是,我侧转过身来,握住儿子小石头的手掌,爷俩屏住了气息,互不相让地较起劲来,结果,小石头很快便败下阵来:“哎哟,哎哟,力哥,你好有劲啊,我的胳臂,都让你瓣酸喽!”

  “怎么,不行吧。”我挥舞着大手掌,得意洋洋地望着儿子,身旁的铁蛋见状,则不服气地伸过手掌来:“力哥,你别欺侮小孩啊,来,咱们比划比划!”

  铁蛋正是血气方刚的金色年华,平里,勤于劳作,浑身上下,有用不尽的气力,而我这个终无所事事之人,哪里是劳动健将…小铁蛋的对手,几番较量,我频频败北:“不玩了,不玩了,瓣不过你,唉,完喽。”我的目光又不自觉地转向了小石头,深有感触地叹息起来:“唉,力哥不喽,力哥老喽!”

  “哎哟。”看到我目不转睛地盯视着小石头,老姑急忙言过来:“力,看你说得,你才多大岁数啊,力,你还很年轻,你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哼。”小铁蛋的脸上,依然洋溢着胜利者的微笑:“哼,力哥瞅着又高又壮的,可是,瓣腕子,较劲,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手下败将一个!”

  “呵呵,来。”瓣腕子输给了小铁蛋,我心有不甘,永远不服输的我,决定用酒挽回失败者的窘态,我将一杯白酒,推到铁蛋面前:“来,练练这个,敢不敢干一杯啊!”

  “不,不。”铁蛋推开酒杯,拼命地摇晃着脑袋:“力哥,这个,我可不行啊!不敢练!”

  “哈哈,完了吧。”我轻薄地撇了铁蛋一眼:“不行吧,哥们,这个,你还得练几年!”

  “我。”铁蛋继续晃着脑袋:“力哥,我这辈子,也不想练这个!”

  “笨蛋。”我似乎找回了失败的面子:“哪有大老爷们,不会喝酒的啊,铁蛋,来啊,练啊…”

  “不,不,不练这玩意!”

  “嗨,铁蛋,怕啥啊!”餐桌对面开朗爽快的仁花呼地站起身来,一把抓过盛白酒的玻璃杯:“不就是一杯白酒么,稀溜溜的,算个啥啊,铁蛋,跟他干,一个大老爷们,还能怕这个啊!”

  “呵呵。”我挑衅般地冲仁花道:“怎么,不服啊,不服,你来啊!”

  “哼,来就来,力哥,你看好!”说着,仁花红灿灿的脸蛋往上一扬,鼓溜溜的小嘴一张,咕噜一声,便将一杯白酒轻而易举地倾倒进肚子里,然后,畅淋漓地抹了抹嘴上的酒珠,将空酒倒置过来,炫耀般地说道:“怎么样,力哥,该你啦!”

  “哇…”我惊讶万状地望着眼前这位酒量超人的蒙古族姑娘…仁花,握着酒杯的手掌,突突抖:“我的天啊,好大的酒量!厉害,厉害啊!女将,女将啊!”

  “嘻嘻,力哥。”仁花笑地催促着我:“瞅啥呐,你傻啦,快喝啊!”

  “喝,喝。”我举起酒杯:“喝,当然得喝了!”

  咕噜,在仁花笑嘻嘻的目光注视之下,我痛快淋漓地饮尽一杯白酒,然后,甫习学着仁花的样子,将酒杯倒置过来,正说点什么,仁花却夺过我的空酒杯:“力哥,刚才,我都忘了,力哥远道而来,兄弟媳妇,应该敬力哥一杯,才对劲啊!”说完,仁花小手一抬,瓶嘴冲着玻璃杯,咕噜噜地斟一杯白酒,然后,很有礼节地捧送到我的面前:“力哥,这是兄弟媳妇的一点心意,请干了吧!”

  “哇,这,还干啊!”我茫然地望着酒杯,仁花嘿嘿一笑,将酒杯放在我的面前,然后,又给自己斟一杯白酒:“力哥,兄弟媳妇先干喽!”

  咕…噜,仁花玉颈一,又将一杯白酒倾进肚子里,我终于被彻底震慑住了,呆呆地瞅着仁花,仁花又将空酒杯倒置过来:“力哥,该…你…啦!”

  “嗯,嗯。”在仁花咄咄目光视之下,我不得不端起酒杯:“是的,是该我啦,我…喝!我喝,我就这喝!”

  “小力子。”年迈的见状,抬起哆哆嗦嗦的手臂,不容分说地挡住我的白酒杯:“大孙子,别拧胜,你,喝不过人家蒙古人啊!”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34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