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3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37章
夏日的清晨,来得格外的早,三时刚过,遥远的天际,就迫不急待地泛起淡淡的灰白色,我倦怠不堪地翻转一下身体,在微朦朦的晨光之中,搂着心爱的老姑,继续着香甜的睡梦。可是,没过多久,暖洋洋的阳光,便开始漫洒在我滚热的躯体上,然后,又像个调皮的孩子,明晃晃地照着我灼热的面庞。

  我不耐烦地拽过被角,捂住眼睛,又翻转一下身体,手掌不自觉地一伸:咦,老姑不见了!我咕碌一下坐起身来:“老…姑!”

  “嗳。”习惯于早起的老姑,正在井井有条地收拾着并不杂乱的房间,见我坐起身来,笑嘻嘻地走到铺边,仍然以长辈的神态,爱抚着我燥热的面庞:“大侄,还早呐,睡吧,接着睡吧!”

  没有了老姑陪伴,我哪里还有情趣睡懒觉,我拽过衣服,披到身上:“不睡了!”

  “哦。”老姑将托鞋放到我的脚下:“不睡了,那,洗洗脸吧,等一会,姑姑给你做饭吃,嘻嘻,混球!走,先洗洗吧!”

  老姑将我领进房间北侧的漱洗室,抓过淋浴头:“呶,大侄,把衣服了。”说着,老姑帮我拽掉衣服。

  我赤身体地冲着老姑地一笑,间的,滑稽地耷拉着,老姑小嘴一撇:“坏蛋,嘻嘻。”老姑伸过手来,将头对准我的,哧哧哧地起来,同时,另一只手轻柔地抓挠着,结果,我的扑楞一下,又兴奋不已地昂起头来,老姑嘿嘿一笑,手掌拍打着:“下去,下去…”

  “嘿嘿。”我股往前一地将顶向老姑的间。

  老姑放下头,握住:“怎么,大侄,还想要姑姑么?”

  “嘿嘿,姑姑,你问他哟!”

  “哦。”老姑蹲下身子,双眼热切地盯视着我的,手掌不停地套着:“小侄啊,你又不好实喽,大清早的,你又硬起来,干么啊?哦,什么,你还要,你还要哦!嘻嘻。”老姑张开小嘴,含住我的

  我幸福地长叹一声:“啊,好舒服哟,早晨起来,姑姑就给大侄啯巴,真是幸福的生活啊!哟…哟…”

  望着我幸福地呻着,望着我的快地送着,老姑一边着,一边讨好地说道:“力,以后,你哪也别去了,跟姑姑好好地过日子,姑姑天天早晨给你啯巴!”

  “谢谢姑姑!”我一边享受着老姑口带来快,一边暗暗思想着:唉,怎样才能说服固执的老姑,同意我卖掉土地,与我一同离开这个虽然无比热爱,但却没有太大的经济前景的故乡小镇呐?

  “唔…唔…唔…”老姑继续卖力地着我的:“唔…力,好不好啊?”

  “好!”

  “舒服不舒服啊?”

  “舒服!”

  “嘻嘻,舒服,好,老姑继续啯,一定让大侄!”

  “喔哇。”我正苦苦地思忖着说服老姑的办法,身子却猛一哆嗦,一滩白,呼地涌而出,老姑慌忙躲开嘴巴:“嘻嘻,混球,要了,也不告诉姑姑一声,看把姑姑得,嘴都是,一会,怎么吃饭啊!咳咳。”

  “呵呵,姑姑。”我抖了抖身子,顿然空前的舒:“姑姑还是先吃点大侄的吧!”

  “嘻嘻。”老姑抹了抹嘴角的残,又抓起头,将我的冲洗干净:“坏蛋,总是这么调皮,呶!”

  洗漱完毕,我穿戴整齐,在老姑的陪伴下,非常满意地走出房间,外间屋的老,正弓着严重弯驼的背脊,吃力地擦抹着光洁的地板,见我走出屋来,慈详地站起身来:“大孙子,睡好了!”

  “嗯,睡好了,。”我帮助端起水盆:“,你都这么大的年岁了,还干个啥啊!”

  “呶。”老姑急忙上前来,接过我手中的水盆:“力,给我!”

  “菊子。”拽住老姑的手臂,悄悄地瞅了瞅我,然后,尽量地低了嗓音,与老姑神秘地耳语着,老姑冲我淡然一笑:“妈,力,不走了!”

  “嗯,那好哟。”苍老的面容,立刻出满意的微笑:“好,好,大孙子,不走了,这,太好了!”

  “大孙子啊。”转向我,漉漉的手掌,小心奕奕地整理着我的衣角:“既然喜欢老姑,你们,就过吧,想通了,不管你们的事喽,过些时候,看过时辰,给,你们圆房!”

  “哟。”老姑羞涩地低下头去,悄声嘀咕道:“妈,看什么时辰啊,就这样,蔫声巴气地偷着过吧!可别张扬了!”

  “是不能张扬,可是,时辰一定是要看的,还有。”却是无比的认真:“还有小石头,合适的时候,让他改嘴。”

  “妈。”老姑更加难为情起来:“妈哟,这,怎么说啊?”

  “这个。”有成竹地说道:“这个,我有办法,我来说,我已经想好了,知道怎么办!不过。”告诫老姑道:“你可别急,这事要慢慢来!”

  “嗯,妈,我知道了。”老姑端起水盆,冲我会心地一笑,然后,款款走出房间。

  “。”我一把夺过手中的抹布:“,别擦了,大清早的,也不知道休息、休息。”则喜滋滋地对我说道:“大孙子,不擦了,给你做饭去!”

  “嗨呀。”我拦住,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老实待,昨天,我回家的时候,你不是定好了,跟我在二姑家一起吃饭么,,你,为什么赌气走了,,你,是不是生我的气啦?”

  “呶。”摇摇头:“不,不是,大孙子,没有跟你生气啊,大孙子,你和老姑的事情,早就想通了,大孙子,你为咱们家立了大功啊,哪会生你的气呐,大孙子,你想哪去了!”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二姑家啊?”

  “大孙子。”坦然道:“是跟你二姑生气了!”

  “为什么,二姑什么地方得罪了啊?”

  “唉。”叹了口气:“大孙子,老了,不中了,现在啊,说话谁也不听喽!”

  “妈。”倾倒完脏水,老姑嘀嘀咕咕地走进屋子里:“妈哟,二姐又有什么事情不听你的话啦?”

  “唉。”坐到土炕边,抹了一把面颊上的汗水:“还不是因为那个疯丫头。”

  “妈哟,仁花,不是好的么。”老姑坐到身旁:“仁花姑娘虽然是蒙古族的,可是,那又怕什么啊!只要人好,管她是什么族的呐,再说了,哟,咱们家,好像专门能娶少数民族的媳妇,嘻嘻。”

  “是啊,。”我接茬自嘲道:“,少数民族,好啊,姑姑说得对,咱们家,专门能娶少数民族的媳妇啊,二叔,娶了一个苗族的二婶,老叔,娶了一个族的老婶,而我,则与朝鲜族结过姻,呵呵,现在,表弟铁蛋,又搞了一个蒙古族的对象,啊,,我亲爱的,咱们家,真是民族大团结啊!”

  “嗨呀。”苦涩地一笑:“什么团结不团结的,什么这个族、那个族的,可不在乎这些,菊子说得对,只要人好,就行,可是,这个疯丫头,我就是没看好!”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道:“,蒙古族姑娘不好么?,你为什么没看好,难道,她会喝酒?”

  “不是的,力啊。”认真地说道:“能喝就喝呗,蒙古人,都有酒量,不在乎这个。说句心里话,铁蛋刚把这个疯丫头从内蒙领回来的时候,喜欢的,小丫头人长得的确不错,并且,开朗,健康,还能干活!可是,可是,昨天,却意外地发现,发现!”

  “。”我追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她,她。”扬起生硬茧的干手掌,极为迷信地嘀咕道:“她,这个疯丫头,长得没有福相!”

  “哇。”我以讥笑的神态,望着:“,这,这从哪里能看得出来,仁花姑娘没有福相呐?”

  “力。”拽过我的手臂,一脸神秘地说道:“力,以前,没有仔细地看过她,端详过她,表面看,小丫头是不错,可是,可是,昨天,她切菜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她。”说着,抬起我的右手,用糙的手指捏住我右手的小手指:“大孙子,她切菜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这个小疯丫头,她的这小手指,太短了,简直不是一般地短啊,与正常人的小手指相比,这个疯丫头的小手指,正正好好短了一大截啊。”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刮划着我右手无名指最上端的那条浅浅的纹线:“力啊,大孙子,这个疯丫头的小手指尖,根本就够不到这条线啊。”

  “哈哈。”我淡然一笑:“,这,这有什么啊,小手指短了点,这有什么不好啊?这跟有没有福,有什么关系啊?”

  “力啊。”继续用指尖,刮划着我无名指的浅纹线:“早头哇,相面先生说,女人家小手指如果够不到这条纹线,她,就一定是个短命鬼,懂么,大孙子,就是说:短…寿!”

  “啥…?短…寿!”听到的话,我顿然困惑起来,双眼呆呆地盯着自己的手指:“,这,这,哪来的这么些说道啊!”

  “豁豁。”听到的话,坐在炕沿上的老姑,急忙搬起自己的右手,无比关切地端详起来:“哦,长寿、短寿,还有这个说道啊,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我看看,我看看,我的手指,能不能够到这条钱,哇,谢天谢天,我的手指尖,将打将,能够到这条钱!”

  “真的。”坚定地说道:“大孙子,真的哟,这是相面先生说的,并且特别准啊!所以,我背地里,就跟你二姑说了:芳子啊,这个疯丫头命不好,没有福相,短寿!铁蛋如果娶了她啊,一定得遭罪。可是,你二姑,她不信,这个死丫头,还跟我动了气!哼,你不信,就拉倒,也生了气。力啊,大孙子,为了啥啊,还不是为了铁蛋好么,所以,一赌气就自已回家了!”

  “嗨呀。”我瞅了瞅自己的小手指:“,你又搞封建迷信了,。”

  “哼。”听到我的话,苍老的面庞,哗地阴沉下来,气呼呼地抬起身来,喃喃地离我而去:“迷信、迷信,唉,老了,说话,谁也不听了,就当我是放吧,哼。”抓过扫帚,再次弯下驼,吃力地清扫起走廊的水泥地板来。

  “哦。”我和老姑长时间地面面相榷着,彼此间痴呆呆地张着双手:“哦,这。”

  “这,这。”

  “呵呵。”

  “嘿嘿。”

  “哈哈。”

  窗外传来熙熙嚷嚷的说笑声,我循声向窗外望去,只见铁蛋、小石头、仁花仨个人,正有说有笑地聚拢在院中央的卡车旁,我呼地推开窗户:“喂,我说,你们这是干么啊?”

  “去内蒙,拉…牛!”铁蛋一边认真地检修着车辆,一边答道。

  而站在铁蛋身旁的仁花,则朗地问我道:“力哥,你想不想跟我们一起去内蒙拉牛啊?”

  “嘿…”我顿时兴奋起来:“好啊,去,去。”

  “哎呀。”当我兴冲冲地跑过走廊时,直起身来:“力啊,刚刚回家,也不知道好好地休息、休息,去什么内蒙,到那个驴地方,想什么魂啊!”

  “,我喜欢!”

  “力哥。”铁蛋拉开车门:“请上车吧!”

  “呶。”我则一个健步跳上驾驶室的车蹬:“不,我可不愿意坐车,我,开车!”

  “哈,那好吧。”铁蛋挥起手掌,哗地摇响了汽车,然后,俨然那个指挥官似地命令着仁花和小石头道:“快啊,还瞅啥呐,上车啊!”

  “对,快上车。”我喜滋滋地转动着方向盘:“走,去内蒙,拉…牛,开…路!”

  …***********************************一次刻骨铭心的嫖娼经历!

  生日这天的中午,我邀上一群朋友,纵情地神喝一场,下午,昏昏沉沉的我,被人推醒,原来是一位最为亲密的朋友,来祝贺我的生日:“我是特别从外地跑回来的,可是,我还是来晚了!”

  “谢谢你。”我坐起身来,握着朋友的手:“你让我好感动啊,不晚,你来了,我就高兴,走。”我拉起朋友的手:“咱们找家饭店,继续喝!”

  酒逢知已千杯少,又是一通神喝,不知不觉间,已是凌晨三点多,我瞪着醉眼,瞅了瞅窗外,天空已呈淡淡的灰白,朋友再也喝下去,我结过帐,搀扶着朋友,东摇西晃地走进一家浴池。

  “大哥,大哥。”休息厅里,散散落落地躺着几个客人,均是酣然大睡,一个个腆着大肚子,在休息厅的门口,坐着几个小姐,见我们走进来,纷纷上前来,自作多情地搀扶着我们,然后,笑嘻嘻地坐到我的身旁:“大哥按摩不。”说着,一个小姐起我的浴衣,小手隔着内,大大方方按在我的上,我顽皮地咧了咧嘴:“小姐,你看,我都喝成什么样了,还能做么?”

  “呵呵。”小姐也是调皮地一笑:“没关系,大哥,走,去包房吧!”

  “不行啊。”我吐着舌头:“不行啊,我早晨已经过公粮了,现在,又喝成这样,不行了,不中用喽!”

  “嗨嗨。”其余两个小姐言道:“没事的,大哥,随便玩玩呗。”说着,便站起身来:“走吧,大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瞎扯吧!”

  “啥。”见三个小姐都进包房,我突然想起口袋里根本没有多少钞票:“不行啊,小姐,你们都去,我可没那么多钱买单哦!”

  “嗨嗨。”其中一个小姐大大咧咧地说道:“大哥,我们也没说要钱啊,天也快亮了,我们闲着也是没事,大家随便扯扯,完了,你请我们吃顿早餐就行了!”

  “豁豁。”听到小姐的话,我顿时大喜过望,一个小姐调皮地掐掐我的耳朵:“怎么样,大哥,吃早餐的钱,应该有吧!”

  “哈。”望着三位笑容可掬的小姐,我乐得差点没蹦起来,再瞅瞅朋友,早已醉成烂泥,任凭小姐如何捶打,一动也不动,于是,我只好抛下他,与三位小姐走进地下室去。

  这可真是一个疯狂的凌晨,刚刚酗完酒的我,搂着三位小姐,又是亲又是啃,又是摸又是拧。而小姐们则轮着我业已无法正常起的,也不费了多少时间,我的就是无法起。小姐们又是、又是,又是套,又是拽,我的则是岿然不动。

  良久,我的终于在一位张姓小姐的嘴里缓缓地膨起来,继尔,一位小姐骑跨上来,我搂住张姓小姐,一边狂吻着,一边千恩万谢着:“谢谢一家子,多万你喽!”

  “嘿嘿。”张姓小姐坐在我的身旁,很是自豪地说道:“大哥,你不知道,老妹的嘴活,最好,以后,可要常来捧捧老妹哦!”

  “没说的。”我拽扯着张姓小姐的内:“我现在就捧你!”

  可是,张姓小姐皱着眉头推搡着我:“大哥,不行啊,今天不行啊,老妹来事喽!”

  “什么事不事的,我不管。”我不知哪来的蛮力,纵身跃起,推开另外两位小姐,生硬地扯下张姓小姐的内,在她的间,果然夹着一条卫生巾,张姓小姐喃喃着:“大哥,你看,老妹真来事了,大哥,等走了以后,老妹一定陪大哥好好地玩一场!”

  “我不管。”我野地按倒张姓小姐,将沾着污血的卫生间拽掉到地板上,然后,便凶猛异常地大作起来。

  我在包房里也不知折腾了多少时间,无论怎么变着花样地轮番狂着三个小姐,就是没有丝毫的望,渐渐地,我感到极端的疲惫,送的动作越来越无力,最终,还是那位可爱的张姓小姐用她颇为自豪的小嘴,出我的。然后,我们草草地冲洗一下,捶醒沉醉中的朋友,出去用早餐了!

  早餐又是一通神灌,当然,又是一场烂醉,在朋友的帮助之下,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家里,以后的事情便再也回想不起来了!

  下午,我终于清醒过来,浑身上下依然是酒气薰天,去卫生间洗漱,两只手掌还残留着三位小姐间那各不相同的气味。想起那疯狂的早晨,我暗暗窃喜:真他妈的啊,真他妈的过瘾啊!啊,张姓小姐对我真是太好了,不愧是一家子啊,等彻底醒酒之后,我还找她去!

  可是,兴奋之后,待酒的麻醉渐渐地消散,我的身体便空前地疲倦起来,简单的洗漱之后,我又瘫倒在上,一边望着天花板,一边想着张姓小姐,尤其是她的小嘴!

  哎哟,好痛啊!我正想着张姓小姐,间的开始隐隐作痛,同时,头有一种的、滴的感觉,我隔着内,不则已,这一啊,痛感更加强烈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慌忙做起身来,揪开内一看:哇,我的妈妈哟,大事不好!

  从浴池里穿回家来的,原本洁白的小内上,突然泛起深黄的渍印!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完了,中标了!

  不能啊?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不能啊,中标,哪有这么快就反应的啊?凭我以往中标的实践经验,至少也得一周,或者是十天以后啊,怎么能早晨才放完,下午就找上门来了?

  可是,不是中标,这黄乎乎的东东,又作何解释呐?

  我将泛着黄渍的小内偷偷地扔掉,精心地洗涤一番,然后,又换上一条更加崭新的内,因情绪低落,六神无主,间的痛得更加厉害了!而我排望,也频繁起来,头总是感觉漉漉的,甚至在排时,还有一种烧灼感:完了!我又惊出一身冷汗!看来,我是躲不过这场风债了!

  既然中标了,怎能躲在家里,让媳妇发现了,麻烦可大喽!三十六计,走为上,脚底抹油,开溜吧!

  为了不让媳妇有所察觉,也是为了她的健康考虑,更是为了避免一场不必要的风波,我不得不暂时中断了《辽河》的写作,借口有事,离家出走了。

  坐在火车上,我的还是痛不已,我频繁地进出于厕所,每隔十余分钟,便溜进厕所里,打开子,察看内上面是否有黄乎乎的分泌物:还好,虽然痛点,却不再有黄乎乎的东东!看到崭新的内,还是这般的崭新,洁白如初!我的情绪也好了许多:那黄乎乎的东东,大概是张姓小姐的经血吧!如果真是这样,我就谢天谢地喽!

  我在外面游了数,渐渐苏缓过来的,其痛觉发生了质的变化,不再有漉漉的滴的感觉,排也不再有烧灼感,更是一种被疯狂、套之后,酸麻剌痛的感受:这些小姐,下手好狠啊!

  望着依然洁白的内,我暗暗庆幸起来:看来,不是中标!我又轻轻地摸了摸可怜的,痛得又咧了咧嘴:唉,这些小姐,为了让醉酒之后的能够尽快起,真是不择手段啊!

  我突然回想起来了,那个疯狂的早晨,三个小姐围坐在我的身旁,握着我的,又是、又是、又是套、又是、又是、又是拧、又是掐…唉,想着想着,望着酸痛的,我可怜兮兮地嘀咕道:“唉,他妈的,这些该死的小姐,差点没把我的拧断、烂啊!”

  就这样,烂醉之后我,为了嫖娼,为了图一时之快,被小姐们折磨得好不愧狈,《辽河》,也中断了!回想起来,真是没正事啊!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3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