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46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46章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从黑,密不透风的人墙里,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急促的、令人心烦意的铜锣声,随即,我便隐约听到大舅那再熟悉不过的、重的、略带些沙哑的嗓音。

  “广大社员同志们,广大社员同志们,大家都来看看吧,这就是××的干部,这就是所谓的人民公仆。有这些人在,我们的国家还能好?老百姓还能过上好日子?人民公社,搞散了,咱们社员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家底,都他妈的给折腾光了,拖拉机报废了,牛,也杀光了,公社办的厂子、企业,全他妈的破产了,厂房,都他妈的让公社干部用最低的价钱,买去了,他妈的,这叫买么,这是变相的偷,名正言顺的抢,公社的土地,也他妈的快卖光了,以后,咱们可怎么活啊?”

  人群燥动起来,叽叽咋咋地议论不停,没了大舅的话音,大舅又狂敲起来铜锣来。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社员同志们,社员同志们。”大舅突然改换了话题:“肃静,肃静,大家看看吧,咱们这些人民的公仆,都他妈的是什么德吧,啊,让我给大家伙,念叨念叨,啊,昨天,咱们的镇长清天大老爷,坐着高级轿车,他泡马子,真的,让我他妈的给撞上了,这小子那个腥啊,在外面胡搞还嫌不解馋,在家里,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总他妈的想着,想着,把小姨也到手,一有机会,就他妈的戏小姨子,摸小姨子咂,小姨子不让摸,他就火了,一口,把小姨子的咂咂,给咬掉了!”

  “呜…哇。”

  “啊…哈。”

  哄…人群登时沸腾起来,好事的人们,一边尤如苍蝇般地嗡嗡叫着,一边不顾一切地向前蜂涌着,一时间,镇政府的大门前,简直成了一锅粥,比近在咫尺的自由市场,还要热闹十数倍。围观看热闹,这是同胞兄弟姐妹们最大的爱好之一,大家伙谁愿意错过这大眼福、大开眼界的机会呐。

  “哈哈哈。”三子也控制不住地纵声大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冲我嘀咕道:“哥们,你大舅,可真是咱们镇的一个活宝啊,嘿嘿。”

  “唉。”我不解地问三子道:“我说,这些事情,我大舅他是从哪掏来的呐?这些热闹事,他是怎么知道的呐?”

  “呵呵。”三子告诉我道:“哥们,你大舅以前在镇政府打过更,白天,闲着没事,就处到溜哒,哪个办公室都窜,所以,镇政府里面的事,他都了如指掌,什么事情也休想逃过他的法眼,什么谁跟谁搞破鞋了,谁大吃大喝了,谁公款旅游了,谁用公款找马子啦…呵呵,差不多每个干部的帐,都在他心里装着呐!”

  “豁豁。”我狠了一口香烟:“唉,我的大舅哇,你,是不是又喝了,在镇政府门前这么耍,能有你的好果吃么?”

  “呵呵。”三子的脸上扬溢着低级的足:“你大舅舅,谁也惹不起啊,你大舅,那可绝透了,嗳,哥们,你大舅的节目,那可老鼻子了,有一次。”三子索扔掉香烟,津津乐道地讲述起大舅的故事来:“哥们,你忘了,当年,你不是求你大表哥给你大舅找份工作么,说实在话,你大表哥还真办事的,把你大舅安排在一家鞋厂,干点零活,打打杂,并且,工资也不少。可是,你大舅就知道喝大酒,喝完就呼呼大睡,就连这再简单不过的工作,也干不好,结果,没多久,厂长实在看不过去,工人们的意见太大了,就只好把他给开除了。这下子,你大舅成了大撂杆,整天闲着发慌,一家老小又没有钱花,怎么办,情急之下,你大舅又去熊你大表哥!”

  “怎么熊,还让大表哥给他找工作?”

  “不是,这次,他虽然有那想法,可是却没明说,而是拎着一只手电筒,怒气冲冲地走进镇政府的办公楼里,你大舅可是镇政府的常客啊,没钱就找政府要点去,政府也很照顾他,办公楼里的人,差不多都认识他,看见他又来了,知道一定是没钱买米下锅了,就都跟他打招呼,可是,你大舅跟谁说也不说话,在办公楼里走过来,走过去,一边走着,一边举着手电筒,往走廊里,往办公室里,照哇,照哇、照哇!…”

  “哦。”我打断三子的话:“大白天的,我大舅照个什么啊?”

  “嘿嘿。”三子抿嘴一乐:“哥们,听我说啊,不光你这么问,镇政府里的人都这么问:两溜溜啊,这大天白,你拎着手电筒,瞎照个什么啊,是不是又喝上听了?哥们,你猜,你大舅是怎么回答的?”

  “嗯。”我摇摇头:“不知道!”

  “呵呵。”三子开怀笑道:“听到大家伙都这么问他,你大舅也不理睬他们,一边继续照着,一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真黑啊,政府里面可真黑啊,真他妈的,政府真黑啊!…”

  “哇。”我不住地惊呼起来:“我大舅可真有一套啊!有幽默感哦!”

  “呵呵。”三子双肩一耸:“是啊,听你大舅这么一嘀咕,镇政府里面的干部,都听傻了眼,一个个怔怔合合的,不知道如何作答。你大表哥听到后,扑哧乐了,跟你一样,也夸你大舅:有幽默感!结果,就把你大舅安排在镇政府里打更!哥们。”三脸神秘地、悄声对我说道:“哥们,其实啊,说句良心话,你大表哥对你大舅,的确够意思的,你大舅在镇政府打更这几年,钱可没少挣啊,房子也盖上了,还在路边搭了一处临时房,开了一个小饭馆!不过,你大舅不会过日子,没过多长时间,房子和饭馆,都让他给折腾没了!”

  “唉。”我叹了口气:“我大舅啊,就是这个样子,有多少钱,也不够他喝酒的!”

  “哥们,你大舅的热闹事,那可多去了,如果都讲起来,正如你经常所说的:能写成一本书喽!…”

  “呜…哇。”

  “啊…哈。”

  人群再度动起来,拼命地往镇政府的大门前,拥挤着,蜂涌着,挤不进去的,看不见热闹的,索爬上路旁的大柳树,更有甚者,干脆窜到屋顶上,叉着双手,一脸得意地观赏着。

  “社员同志们,国家交给这些人来管理,那还能有好哇,他妈的,××真是瞎了眼,都任用一些什么破鞋烂袜子,他妈的,××…”

  “我的天啊!”我再也按奈不住,呼地推开车门,冲向密不透风的人墙:“朋友,让一让,哥们,借借光!”

  我一边不顾一切地往人墙上冲撞着,一边暗暗替大舅捏着把汗:大舅啊,你骂镇干部,就骂镇干部呗,为什么把××也捎带上,一起谩骂,恶意攻击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哥们,借借光,让我进去,我有事,让我进去…”

  没有人理睬我,大家伙完全沉浸在无限兴奋之中,那满意的神态;那唯恐天下不的丑相;那兴灾乐祸的面容,让我恶心到了极点:“哥们,借借光,让我进去,我有事,让我进去…”

  哗…我正在头汗水地冲撞着人墙,突然,哗的一声,人墙让我不可思议地自动涣散开来,人们非常主动地闪开一条通道,我正茫然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三个身着警服的年轻人面色严肃地穿过人们闪开的通道,大步流星地冲向镇政府大门,人们窃窃私语:“警察来了,这下两溜溜可要摊事了!”

  “天捉有灾,人捉有祸啊!”

  “哈哈,这回可好,够他两溜溜喝一壶的啦!”

  “…”

  咣…当,隔着层层一群,我听到铜锣被抛掷在地的咣当声,旋即,又传来警察严厉的训斥声:“老实点,走,走!”

  “大舅。”我终于拨开人群,冲进人形成的通道,蓬头垢面的大舅被两个警察搀架着,像拖死猪似地拽出人通道,当大舅经过我的身旁时,我伸出手臂,深情地呼唤道:“大…舅,大…舅。”

  “哎哟。”大舅转过头来,一脸惊讶地望着我:“大外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大外甥。”

  “走,快走。”警察生硬地拽拖着大舅,大舅心有不甘地望着我:“大外甥,哪天,到大舅家窜门去。”

  “大舅。”我目送着大舅被警察拽出人通道,在骄的照下,大舅股蛋后面依然耷拉着半块破布丁!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警察将大舅进警车,警车尖声厉气地怪叫着,串过人群,大摇大摆地溜之乎也。

  “嘻嘻。”

  “呵呵。”

  “嘿嘿。”

  看见警车股后面冒着白烟,渐渐远去,人们也有说有笑地散开来,攀跨在大柳树上的年轻人,跳下树来,登上屋顶的汉子,扶着梯子返回到地面上,人群开始井然有序地向小镇的各个角落。那景像,就好似童年时代,姑姑带着我,欣赏完天电影后,大家得到了一点可怜的艺术享受,一边无比满意地谈笑风生着,一边快地走回各自的家。只不过,今天人们所欣赏到的,却完完全全是一场荒唐致极的活报剧,但从人们脸庞上的表情来看,他们依然获得了与当年同样的那点可怜的“艺术”享受。

  “坏了。”待我返回车里,三子表情郑重地对我说道:“哥们,你大舅,要摊事啊!”

  “是啊。”我焦燥不安地说道:“千不该,万不该,大舅不该在公共场合,在大街上,当着众人的面,破口大骂××,恶狠攻击政府…”

  “这事,说大,就大啊。”

  “嗯,三子,看得出来,我大舅把镇政府折腾得够呛,今天,酒后胡嘞嘞,让人家抓住了把柄,人家不得往死里收拾他啊!”

  “是呀,好不了他啊!”

  “哥们。”我拽住三子:“听说你在县里很吃得开,哥们,你,能不能帮帮我大舅啊!”

  “哥们。”三子面:“你大舅,谁帮他,谁粘帘子,谁倒霉,你大表哥,就是一个例子!”

  “哥们。”听到三子的话,我心中苦涩涩地:唉,大舅哇,你在故乡是咋混的啊,不仅做人的尊严丧气怠尽,并且,人格、信誉,都混没有了,唉!我仍不死心地乞求道:“哥们,看在光腚朋友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大舅吧,让县公安,放了他吧!”

  “小力。”三子将手出我的手掌:“如果是单纯的打架斗殴,让公安给抓进去了,那没说的,我敢拍着脯打包票,只要我一个电话县公安就得放人,可是,小力,刚才,你又不是没听到,你大舅都说了些什么啊?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妨碍公务、拢社会治安的问题啦,不好要上升到政治的高度,这,这,我实在不想搅合进去啊!…哎呀。”三子突然止住了话语:“哎呀,大表哥出来了!”

  听到三子的话,我抬头望去,原本人山人海的镇政府门前,此时,可怕地沉寂起来,到处是纸屑和垃圾,而大舅那只破铜锣,则可笑地横陈在阶梯上,一位衣着讲究,线直,皮鞋铮亮的中年男子,默默无语地绕过那只破铜锣,向轿车这边走过来。他,便是刚才被大舅骂得狗血头,始终躲在办公室里不敢面的大表哥,我推开车门:“大表哥!”

  “哦,小力子!”大表哥极不自然地冲我点点头,表情极为复杂:尴尬、恼怒、无奈、…他就带着这份复杂的神态,一股坐进汽车里。三子不再言语,更不敢提及刚才发生的事情,哧地启汽车。大表哥从车镜里,望了望我,无意之中,我们四目对视到一处,只见大表哥苦涩地长叹一声:“唉…小力子,小表弟,你可给大表哥我,揽了一个扎手的,又撂不下的好瓷器啊!”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46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