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4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47章
  三子驾驶着汽车,绕过两条喧嚣的、混乱不堪的街路,便来到一处新近落成的,比大街还要嘈杂的、人头躜动的建筑物前:“到了,三舅家到了!”

  刚才还是眉宇紧锁的大表哥,突然收起死板板、阴冷冷的面孔,第一个推门而下,我随即也跟了出去,大表哥让我非常意外地热情起来,一手拉着我的手臂,一手指着挂条幅、彩球漂的建筑群道:“小表弟,怎么样,三舅的大宅,气派不?”

  “嗯。”望着造型呆板、毫无变化的建筑物,我违心地应承着:“不错,不错,的确够气派的!”

  “啊。”大表哥现出一脸的得意之:“小表弟,三舅的大宅,可是我一手设计的,你二哥施工,你三哥监工,你四哥负责电气,你五哥,负责室内装饰…”

  “哎哟。”老姑拨开人群,径直向我走来,脸上泛着丝丝痛爱之,细白的手掌,轻抚着我的面庞:“大侄,瞅瞅,哪还有个人样啊,跟逃难似的,咂咂,走。”老姑拽起我的手臂:“跟姑姑来,到你三叔新建好的卫生间,洗洗澡,换套新衣服!收拾收拾,一会,好坐席啊!”

  说完,老姑拽着我,挤过人群,哗地推开一扇高大的黑色铁皮大门,在大门左右两扇门板上,对称地刻绘着一条桔黄的、面目狰狞的巨龙,舞动着弯弯曲曲的身,瞪着一双铃铛般的大眼睛,恶狠狠地盯视着我。

  走进幽深的门里,一幢富丽堂皇的、用洁白的条形瓷砖包裹着的、好似罩着一块裹尸布的二层楼房,夺走我全部的视野,那缓缓倾斜着的楼顶,错落有致地镶嵌着棕红色的琉璃瓦,反着耀眼的,但却是极其冷淡的光线。阳台的栏杆上雕刻着繁琐的、形状呆板的花纹图案,单调的、滑稽可笑的铝合金门窗摆出一副极其浅薄,但却是盛气凌人的架式。

  “力。”见门周围无人,老姑突然止住了脚步,无比机灵地左右环顾一番,然后,捧住我的面庞,吧嗒一下,亲吻起我肮脏的腮帮来,小手轻轻地拧了一把我的间:“啊,力,姑姑好想你啊!”

  一个人影,从门角落处闪过,老姑登时慌了手脚,红着面庞:“咳咳咳,咳咳咳,大侄。”老姑抬起手臂,指着三叔的大宅对我说道:“大侄,三叔的房子,盖得好不好啊?”

  “好。”我心不在焉地答道,老姑面呈喜,双腮依然绯红:“大侄,你想不想盖一栋啊?”

  “想,盖!”我胡乱答道,而心中,却思忖着,如何作通老姑的工作,卖掉土地,携老姑和小石头,远走深圳。

  “大侄。”老姑兴致地提议道:“等消停消停的,咱们也盖一栋这样的楼房,到时候,老姑也要办一下,一定也会很热闹的,嘻嘻。”老姑越说越兴奋,脸上洋溢着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无尽憧憬。我不更加为难起来:看来,想作通老姑的工作,很难啊!

  “走,大侄,到卫生间去,洗洗澡!”说着,老姑拉着我的手,信步迈上缓台,在缓台阶梯的两侧,放置着一对硕大的陶瓷花盆,我对花卉是天生的外行,望着那盛开的鲜花,却叫不出名字来。

  “来啊,大侄!”见我盯着鲜花发怔,老姑拽了拽我的手臂:“进屋啊!”

  在老姑的拽扯之下,我迈上台阶,举目望去,整幢楼房,造型丑陋不堪,但却异常坚固,浑身上下溢着暴发户那种不加任何掩饰的、也无需任何掩饰的,不可一世的骄狂气慨,鹤立群般地雄居于密如鸟巢的住宅群中。相形之下,那些低矮简陋、积尘垢的房屋,俨然变成一群不屑一顾的丑小鸭,可怜巴巴的灰姑娘!

  推开毫无生气的、冷冰冰的铝合金大门,便是宽敞明亮的、面积达数十平方米的客厅,那高耸着的、惨白惨白的棚顶不厌其烦的雕刻着细碎的花纹图形,一盏硕大的、据老姑介绍,是法国宫廷式的吊灯,吃力地悬在天花板上,因不堪重负而摇摇坠,直看得我不心惊跳起来,那数不清的、枝繁叶茂的灯罩里放着五彩缤纷,让我眼花缭的颜色,活像一个臃肿不堪,却又极不得体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倒映在光滑的宛如镜面的大理石地板上。

  在大厅西侧的墙壁边,摆放着一套红色的木制沙发,沙发对面的矮柜上,一台大屏幕画王彩电正放映着反胃的、裹脚布似的肥皂剧。而北侧墙壁,则有一道木制的,镶着磨沙玻璃的屏风,把客厅与厨房及卫生间隔断开,屏风的玻璃窗上雕着风姿各异的窈窕淑女,一个个姿,让我想入非非。

  在客厅的东侧,则是两间装饰极尽奢侈的卧室,南面的卧室安放着一张席梦斯垫,老姑告诉我道:这是三叔夏天的卧室。而冬天的卧室则在北面,一铺火炕占据了半壁江山。三叔永远都是这样坚定地认为: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老祖宗留传下来的宝贝,永远也不能随意丢抛,睡火炕对养生有益,一旦失去它:风病、关节炎、酸腿痛这些不速之客,便会乘机光顾。

  两个卧室之间由一道作工湛的壁橱巧妙地分隔开。厨房四面墙壁从上至下全部贴上正方形的白色瓷砖,地面铺着浅蓝色的大块地面砖。厨房的东侧依墙是灶台,灶台下面是碗柜,南面有一个炉膛,这是为冬天烧炕而设的,烧饭炒菜使用煤气罐。厨房与浴池之间是楼梯间。

  “大侄,走,上楼看看!”于是,我又被老姑拽到了二层楼上,顶楼与低层的格局完全雷同,因无人居住而冷冷清清,空空如也,三叔与新三婶,以及他们的公子(而新三婶却一口咬定,应该是她和我的儿子),这三个人,根本享用不了这众多的、偌大的房间。

  而三叔建造这座气势非凡的住宅,居住不是主要目的。这是象征,象征着它的主人,是一个不容置疑的成功者;这是预示,预示着它的主人,有着光辉的、灿烂的远大前程;这是炫耀,炫耀着它的主人,拥有雄厚的财富;这是警告,当然,不是对主人的警告,而是对整个小镇的警告:它的主人拥有强劲的势力!

  大厅中央明晃晃、孤零零地放着一张木板,老姑说,这是三叔夏天纳凉的理想场所。从顶楼的客厅可以径直走上阳台,站在阳台上举目远望,小镇风光尽收眼底:杂乱无章、见针的房屋;肮脏狭窄、曲折迂回的街道;忙忙碌碌、疲于奔命的芸芸众生。

  “喂,小力子。”我正与老姑亲热地相拥着,情意绵绵地窃窃私语着,新三婶不知何时溜到楼上。

  看到我与老姑这番亲热,新三婶丝毫也不回避,笑嘻嘻地,若无其事地走到我的面前,肥肩一歪,壮硕的身体放地倚靠在阳台栏杆上,一双含情的眼睛,死死地盯视着我,在似火的骄下,放着热辣辣的光芒。

  因过份操劳,新三婶宽阔的额头上泛着滚滚汗珠,从那高耸着的、咚咚起伏的脯里,缓缓地,但却是不可抑制地漫溢着我极为熟悉的,再却是更加人魄魂的、只有中年女人才会拥有的、奇妙的、醇厚的体味。

  在新三婶热切的目光盯视之下,老姑不得不有所收敛,同时,一脸不悦撇视着新三婶。而新三婶则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架式,抬起一条肥硕的大腿,毫无顾忌地顶撞着我的膝部:“呵呵,小子。”

  听吧,我的乖乖,多年不见,新三婶对我的称谓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由过去的“混小子”“小蛋子”断然转换成为更加俗,却又更具挑逗的“小子”!啊,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步入中年的新三婶,也愈加放起来。

  “呵呵,小子,这么多年也不回来一趟,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知道来看看你三叔和你三婶…”说着,新三婶放地凑过身来,恰巧,一阵微风从新三婶的身后,轻轻地掠过,我立刻嗅闻到一股缭人的气:“刚到家,你就跑到内蒙胡闹去了,你可真有正事啊,你,你啊,到内蒙想什么魂啊,那里是不是有野娘们啊!嗯。”

  新三婶伸出肥手,一把拧住我的耳朵:“你呀,小子,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呐!嘿嘿。”见我热切地环视着新楼房,新三婶松开肥手掌,自豪地对我说道:“小力子,怎么样。”新三婶挥舞着肥手掌:“这房子,盖得怎么样?”

  “嗯,好。”我一眼不眨地盯视着新三婶,新三婶则会心地回之一笑:“大侄,当年,三婶是怎跟你说的啊?”

  “什么啊,三婶跟我说什么了?”

  “啥。”新三婶佯装动气道:“嗨,这个孩子啊,小子,你怎么一点也不拿事呐,三婶跟你说的话,就跟放,过后就忘了,是不?小子,当年,三婶不是说了,只要三婶盖上新楼房,就有你一半,这。”新三婶转过身去,指着顶楼对我说道:“小子,你三叔早就说过了,房子盖好后,一楼,他住,二楼,留给你!”

  “嗨嗨。”我摇了摇头:“不,三婶,当年,我可没拿你说的话,当回事,我总是认为,你那是随便开玩笑的。”

  “不,不是开玩笑。”新三婶极为真诚地说道:“小力,三婶可不是开玩笑,你三叔总是念叨着,当年,如果没有小力子帮助他,给他借钱,把他赎了出来,说不准啊,他得蹲多少年笆篱子、啃多少年窝窝头呢,哪还有什么时间和精力,挣钱、发财啊。如今,我们过好了,盖起了楼房,这,可有小力子的首功一份啊,所以,小力,二层楼,就是你的了,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这,就当是三婶送给你的一份谢礼吧!”

  “可是。”我咧了咧嘴:“三婶啊,你这礼,也太大了吧,我,真的承受不起啊!”

  “得,咱们娘俩别犟啦,走,问问你三叔去,看看他是不是这么说的!走,跟三婶见你三叔去!”

  “三嫂。”老姑指着我肮脏的衣服道:“你瞅他这身梢吧,跟个叫花子似的,还好意思去见他三叔,不得把他三叔臭死啊。再说,三哥正忙着接待客人呐,哪有时间理睬他呀。我先给小力子洗洗澡,换换衣服。”老姑突然想起什么:“哦,对了,三嫂,你去我妈家,把小力的旅行包,拎过来,洗完澡,我好给他换衣服啊!”

  “嗯。”新三嫂应承一声,知道老姑以此为籍口,支开她,于是,很是知趣地,又或多或少带着嘲讪口吻地答道:“嗯,嗯,我去,我这就去,菊子。”新三婶推开卫生间的房门:“呶,你先帮他洗澡吧!”

  “快去吧。”老姑没好气地瞪了新三婶一眼,新三婶隔着老姑,暗送秋波地冲我打了一个飞眼,然后,蹬蹬蹬地跑下楼去。

  “过来,大侄。”老姑拍拍我的脯:“进来,姑姑给你洗澡!”

  说完,姑姑啪地锁死了卫生间的房门,哗哗哗地拽掉我的脏衣服,我则急不可奈地拽着老姑的衣服:“啊,姑姑,你可想死我喽!”

  “嗨呀。”老姑抓过头:“这个急皮猴,洗干净,再来啊!”

  “啊,姑姑。”我呼地抱起赤条条的老姑,放到浴缸上,望着我扑楞楞的,老姑也漾起来,一边拧开手中的头,哗哗地冲刷着我汗泥淤积的身体,一边乖顺地叉开大腿,平静地,但却是热切地等候着她至爱的大侄,进入她的体内。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4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