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57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57章
  在八十高寿的前夜,爸爸专程飞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一看见如父的亲哥哥,老姑像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一头扑进爸爸宽大的怀里,腹委屈地纵声大哭起来:“哥…哥,咦…咦…咦…”

  “老菊子,唉。”爸爸慈祥地抚摸着老姑的秀发,俨然父亲般地感叹道:“唉,都是我这个混小子,可把我老妹子给害苦喽,唉,这可怎么办,老菊子,差不多少,你也应该找个人啦!”

  “不。”老姑抬起挂泪痕的面庞,坚定地摇晃着脑袋:“不,哥,除了小力子,我,谁也不跟!”

  “这。”爸爸苦涩地咧了咧嘴:“这,老妹子,你和小力子那是不可能的啊!”

  “哼。”全然改变了态度:“可不能这么说,大小子,为什么不可能?既然已经这样了,就成全他们吧,大小子啊。”拉着爸爸的手臂:“小力子可不混啊,你别总拿旧眼光来看人,小力子给咱们张家置下这么大一片土地,咱们张家真是前世积了德啊!”

  “妈。”爸爸转向:“这,能行么?简直是胡闹啊!”

  “怎么就不能行。”当年嚷嚷着要把我和老姑扔进辽河里喂鱼的二叔,也绝然转变过来,他那黝黑干瘪的面庞上,挂着一副极不相配的近视眼镜,被劣质烟草薰灼得又枯又黄的手掌捧着一本厚重的卦书,像模像样地翻查着:“嗯,哥,我已经查过他们姑侄俩的生辰八字了,哦,他们俩很合啊,卦书上说,这可能是上辈结下的缘份呐!”

  因当兵而丢掉正式工作的二叔,因没有三叔的好运气,更主要的,是没有三叔空前巨大的能量,至今也未恢复工作,为了糊口养家,只好半路出家地研究起风水、相术来。瞅着二叔那极为认真的样子,我心中暗暗发笑:呵呵,姑侄畸恋,也能在卦书上找到名正言顺的籍口,中华文化真是博大宽宏啊!

  “这简直是胡闹。”妈妈一脸不悦地从旁嘀咕道,非常势利的妈妈,希望尽快卖掉土地,携巨款,带着无比珍爱的儿子,离开故乡、离开、离开老姑。然后,让自己的宝贝儿子与红色贵族…范晶,结为百年之好!

  为了出卖土地,早已将人的巨款到手,妈妈与屡次争吵,彼此间,互不妥协,视若仇敌。但是,的威力是如此的巨大,并且有众多的支持者,妈妈势单利孤,我的态度又是极其的暧昧,左右环顾,一会站在妈妈这边,一会又让拢笼过去。因此,孤军作战的妈妈,始终没有达到战略目的。

  “哼。”每次争吵,妈妈都被骂得狗血头,狼狈不堪地逃之夭夭,却又永远也不甘心失败,背里地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哼,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我儿子的土地,你有什么权利不让卖?我儿子的东西,你凭什么护在手里?哼,你就横着吧、护着吧,我看你还能活几天,等你死了,我还是得卖!”

  “得啦,得啦。”爸爸推开二叔手中的卦书:“老菊子和小力子的事,以后再慢慢研究吧,现在,咱们得核计、核计妈妈的八十大寿,应该怎么办!”

  “嗨。”闻言,冷冷地挥挥手:“办什么办,我眼瞅着要死的人啦。”永远都是明智的,知道自己已尽古稀之年,所剩时不多:“还办什么大寿、小寿的,大小子。”突然拽住爸爸的手掌,乞求般地对爸爸说道:“大小子呀,如果你真有这份孝心,等妈妈死的时候,一定要把妈妈发送好。”

  话未说完,已经不可控制地涌出数滴无限感伤的老泪,望着那苦楚的、苍老的面庞,我心头好生酸涩。每当与妈妈争吵时,一挨看到这份表情,我便再也不敢坚持出卖土地了,而是无原则地、无条件地倒向的一边。为此,妈妈耿耿于怀。

  “儿子。”事后,妈妈气吁吁地训斥我道:“你咋不听妈妈的话啊,妈妈是怎么嘱咐你的,你忘了?儿子,你就甘心情愿地守在这个小地方?你不要深圳的户口和工作啦,你不要深圳的房子啦,你不要范晶啦,范晶,那是个多么好的姑娘啊,人家年轻漂亮,那皮肤,那身板!咂咂,都是没得说啊,百里挑一,不,千里挑一啊。并且,人家范晶,要钱有钱;要房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要文化有文化;要专长有专长!而你跟老姑,能有什么前途啊?”

  “妈—。”爸爸紧紧地按干枯的手背,毫不犹豫地答道:“妈—,你老尽管放心吧,你百年之后,儿子一定按照咱们家乡最隆重的仪式,给妈妈举行一次规模最大的葬礼。”

  “大小子。”听到爸爸的话,顿时喜形于,抹了抹酸涩的泪珠,兴奋地说道:“大儿子呀,发送妈妈,用不着你们这些做儿子的,花一分钱,妈妈有钱!并且,妈妈早就准备好了,呶。”说着,哗地从炕柜底下,出一只精美的小皮箱,只见啪地按开皮箱盖,皮箱里盛为自己的身后事而准备好的寿装等用品。

  一生操劳,一生节俭,一分钱能握出汗珠、一粒米饭不肯随意扬抛的,对自己百年以后的殡葬之事,却让我颇为不可思议地破费起来,并且,不是一般的破费:任何物品,都挑最上乘的、最昂贵的购买!

  的想法很简单,也很执着:人活在世上,就是受罪来的,世上的一切,尤如那飘浮不安的云朵,永无定数。而死亡,却是永恒的。所以,人活着,一切都可以马马虎虎,饿不死、冻不着,即可!而对于永恒的死亡,则万万敷衍不得。

  你看,嘻滋滋地翻着价格不菲的寿装等物品,尤如炫耀家珍般地向爸爸展示着:“呶,大小子,妈妈该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哦,对啦。”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挠了挠耳:“哎呀,我差点忘了,我还缺少两枚铜钱!”

  “呵呵,。”望着那孩子般较真的样子,我笑呵呵地言道:“,你别急,过几天,我去古玩店,给你买好多好多的古币回来!一定让够用,呵呵。”

  “去。”训斥道:“买那么多干么,只需要两个,大孙子,那玩意买多了,一点用处也没有,尽浪费钱,哦。”突然抬起头来:“大小子,妈妈现在就缺一口棺材了!”

  “妈。”爸爸拍着脯保证道:“妈,你就放心吧,我一定给你买一口最好的棺材!”

  “大小子,妈妈要果松的!”

  “行,咱们就买果松的!”

  “大小子,你千万别可把妈妈给烧了呀,妈妈要跟你爹埋在一起!”

  提及爷爷,感慨万分:“唉,你那个爹呀,一辈子也没享到一天福,死了,连个像样的棺材都买不起,现在,你们都有钱了,我也有钱了,呶。”指着窗外道:“这院子,人家主动给价贰佰万,如果你爹在地下知道了,一定也得乐坏了,大小子,你爹活着没享到福,过几年,等我死的以后,趁着这机会,你们就重新给你爹换个棺材吧,也算对得起他。毕竟,你爹给你们留下这么大一个院子啊,唉。”

  “力。”老姑突然神秘兮兮地将我推进里间屋:“力啊,明天就是的八十大寿了,我哥和正几个弟弟商量着怎么办这个大寿。大侄啊,咱们应该做点什么,祝贺的大寿呐?”

  “这个。”老姑热切地盯视着我,那神情,与家庭主妇与丈夫商量处理某某事情,毫无二致,其实,老姑心中早已拿定了主意,之所以还要与我进行所谓的商量,完全出于一种“我已为人妇,凡事应该与当家的商量!”这种自我足的心理,于是,我反问道:“姑姑,我什么也不懂,你是怎么想的就尽管说吧!”

  “力。”听到我权力下放般的话语,老姑顿然喜上眉梢,毫不客气地自作主张道:“大侄,明天早晨咱们去县里,给请一个戏班子,你看,怎么样?”

  “过大寿,唱大戏,行啊,我同意!”

  老姑的举措,在故乡小镇的确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效应,听到那耳能详的、独特的二人转旋律,人们从四面八方水般地涌进家祝寿的院子里:“啊,哈,快来看啊,老张家唱大戏喽!”

  “走呀,到老张家看二人转去啊!”

  “老张家可真有钱啊,给老太太过大寿,请来了县里的戏班子!”

  “…”

  望着台下人山人海、黑的人群,老姑的脸上漫溢着无限的幸福之,一颗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足。

  “嘻嘻。”一男一女,两个极为默契的搭档,蹬蹬蹬地跳上木台,旋即便无所顾岂地卖起来,男角指着女角抹脂粉的宽脸庞:“哎呀,这都徐娘半老的人啦,咋还像个二八佳人似的,刮这么厚的大白啊!”

  “哼。”女角显出怒:“老么,我真的那么老么?”

  “真老,比我妈还要老!”

  “哼,我老,我比你妈你,小子,那,你敢叫我妈么?”

  “敢。”

  “叫。”

  “妈…”男角嗲声嗲气地叫嚷起来,引来台下一片低级的喝彩声:“哈,好。”

  “妈…”男角一脸向女角:“妈…我要吃咂!”

  “哇。”

  台下顿然喧沸起来,我恨恨地皱起了眉头:“这,都是些啥玩意啊,太低级,太下了!”

  “喂…喂…喂…”听到我的嘟哝声,老姑慌忙走向男、女角,和颜悦地制止道:“喂,我说,今天是我妈八十大寿,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你们可要收敛点,别得太粉喽!”

  “哎。”男、女角乖顺地应承道:“我们知道了,放心吧,我们会把握好的!”

  “哦…”司仪走上台来,将男、女角哄下台去:“得,你们先歇会吧,等给老太君拜完寿,你们再接着演,再好好地研究吃咂的事情吧!”

  “哈哈哈。”台下哄堂大笑起来:“哈哈哈,真够粉的啊!”

  “哦,老张太太八十高龄,拜寿开始!”

  在司仪的安排之下,首先是爸爸和妈妈爬上木台,毕恭毕敬地走到的座位前,然后,双双跪下,在快的祝寿曲中,咕咚咕咚地给磕着响头;接下来,便是二叔、二婶;然后,是三叔、三婶;再然后,是老叔、老婶;大姑;二姑、二姑父…“哦…老太君的老姑娘,菊子,给妈妈拜寿喽!”

  “妈…”衣着华丽、打扮入时的老姑,款款走到的座位前:“妈,老女儿,给你拜寿啦!”

  说完,老姑双膝一软,咕咚一声,跪倒在的脚前,缓缓地俯下身去,开始给磕头。站在台下等候给拜寿的我,特别注意到,爸爸以及其他的叔叔、姑姑们,均是夫双双,一同给拜寿,唯独老姑,只身一人,尴尬万分地跪在的脚下,喃喃地念叨着拜寿的话语。

  望着脚下孤苦伶仃的、轻盈的、瘦俏的老姑,原本喜笑颜开的,苍老的面庞意外地搐起来,继尔,昏花的老眼,涌出一滴伤心的酸泪,透过飘逸而来的乐曲声,我甚至听到了无奈的叹息声:“唉…”

  当轮到孙子辈来给拜寿时,其场面更令窘迫不已,我,的长孙,而小石头,我与老姑不伦之爱的滑稽结晶,被不知个中缘由的司仪,极为荒唐地安排在一起,轮去给拜寿,我一声声地唤着,而小石头,则甜甜地叫着姥姥!

  “唉…咂咂。”我傻怔怔地跪在的脚下,又听到苦涩的叹息声:“唉…”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57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