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第160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25 
下部第160章
  暮秋的天空泛着让我沮丧的深灰色,渐远离而去的斜毫无生机地眨巴着暗淡的眼睛,强劲的秋风,怪气地呜咽着,在苍茫的大地上横冲直撞,无情地戏着枯黄的野草,肆无岂惮地掠扫着干涩的杨树枝叶,漫天飘浮的黄叶片,尤如下葬的冥钱,哗哗啦啦地扬洒在汽车的前风档上。

  在一处无名的、紧邻公路的、大概只有十多户人家的自然屯附近,聚集着黑的人群,铁蛋驾驶过的、贩运牲畜的大卡车,歪歪扭扭地横陈在公路中央。

  “哦,铁蛋的汽车。”三子嘎吱一声,将汽车停在大卡车的后面,我、二姑、二姑父、老姑相继跳下汽车,不顾一切地冲向人群:

  “让一让,让一让!”

  “喂,借借光!”

  “啊。”当我努力地拨开好事的、特别喜欢围观看热闹的人群时,眼前可怕的场景,让我不由得惊叫起来:

  “啊,小石头,铁蛋,仁花!”

  “哎呀,铁蛋。”

  “我的妈哟,小石头!”

  随后拥挤进来的二姑和老姑,相继发出一声悲惨的哀叹,然后,身子一软,咕咚一声,瘫倒在公路旁,不省人事了。

  凌乱不堪的、积蒿草和泥泞的公路傍边,直地横陈三具血模糊的尸体,衣服早已被松开、刚刚由法医解剖过的僵体上,包裹着皱皱巴巴、血浆漫浸的白纱布。

  “儿…子。”早已泪面的二姑父,踉踉跄跄地冲向三具尸体,哆哆颤抖的手掌,缓缓地掀开皱布:

  “铁蛋,儿…子。”

  “我的天啊!”

  铁蛋早已是面目全非了,在那原本俊美的面庞上,其右脸的颧骨与眼睛之间有一个硕大的、极为可怖的口,一直贯通到后脑。这罪恶的一把铁蛋的面部击打得严重变形,我甚至不肯相信,这会是铁蛋!在铁蛋的身旁,躺着可爱的仁花,那俏丽的面庞,也与铁蛋一样,眼也将右脸穿。小石头没有被毁面,扭曲的脸颊呈着无尽的痛楚之相:

  “小石头。”我咕咚一声,蹲跪在小石头的头置前,手掌绝望地抚摸着儿子充痛苦的面庞:

  “儿…子,儿…子。”

  我突然注意到,小石头右臂的肘部,被弹击碎,肚腹上包裹着层层纱布,汨汨的血水,还在不停地浸渍着:

  “儿…子,儿…子,你死得好惨啊,小小的年纪,往内蒙瞎跑个啥啊,儿…子,小石头!”

  “儿…子。”苏醒过来的老姑,鼻涕一把、泪一把地爬向小石头,搐不止的细手,痛楚异常地轻佛着儿子的脸蛋:

  “儿子,儿子啊,妈妈来了,小石头,妈妈来了,儿子,睁开眼睛,看看妈妈,我不是你老姨,我是你妈妈哟,呜…呜…呜…”

  “铁蛋。”二姑挣脱开三子的手臂,一头扑向血模糊的铁蛋:“儿子,你死得好惨啊,儿子,妈妈正给你张罗婚事呐,儿子,儿子,呜…呜…呜…仁花。”二姑又转向被彻底毁容的仁花,当手掌轻轻地探向仁花的面庞时,立刻粘了浓浓的血水:

  “我的妈哟,仁花,你,好惨啊,怎么会这样,这是谁干的啊,还有没有人,还是不人啊!仁花。”二姑的手掌缓缓向下,红肿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仁花那裹着纱布的腹部:

  “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仁花已怀孕了,这一,打死的,可是两个人啊!啊,杀人犯们,你们是不会得好死的,这些天杀雷劈的畜牲们!”

  “小石头,小石头。”我和老姑手捧着小石头的脑袋,苦泪纵横,老姑哭哭咧咧地嘀咕着:

  “儿子,儿子,你就是不听话,就愿鼓捣着那破汽车,儿子啊,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吧。”

  “儿子。”我的泪水,吧嗒吧嗒地滴淌地石头的脸蛋上:

  “小石头,我是你爸爸,小石头,我不是你力哥,我是你爸爸哟,儿子,看看爸爸吧,唉。”我抹了抹模糊的泪眼:

  “儿子,我早计划好了,等把土地卖掉,就把你带到南方去,把你送进最好的学校,让你受良好的教育,儿子,唉,这一切,都完蛋了,都结束了,儿子,儿了啊,你至死也不会知道,我才是你爸爸啊,是你亲爸爸,儿子…”

  “这,这,这。”三子一边搀扶着二姑,拽扯着老姑,一边苦不堪言地向警察询问道:

  “同志,这,这,这是怎么搞的啊,咋出了这大的惨案啊,唉,你们这里,也太了,太不安全了!”

  “喔…喔…喔…”二姑父接茬道:

  “一次死掉三条人命,这,都可以在公安部,挂号了,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尽出一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啊!”

  “嗯。”警察平静地点了点头,对当地的治安状态,毫不掩饰地说道:

  “这条路哇,经常出事,车匪路霸频繁出没,专门抢劫过往的车辆,尤如是长途贩运的汽车,更是他们袭击的主要目标。几天前,出了一起大案,一辆从大连贩运海鲜的卡车,被洗劫了,抢走现金二十多万!呶。”

  警察手指着三具尸体:“跟这一样,司机、随行人员,统统都打死了,一个活口不留!这是一群职业杀手!”

  “咂咂,真惨,一次就死了三个人了,还都是孩子啊,死得太可惜了!”

  “是啊,听那个孩子的妈妈说,那个女孩,肚子里还有一个呐,啊,这应该是四条人命吧!”

  “不,不应该是四条,没生出来,就不能算是一条命,应该是半条命!”

  “啊,那就是三条半人命喽!”

  “唉呀,真是够惨的啊!”望着哭成一片的我们,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一个灰头灰脸,其貌不扬的老农民,叼着呛人的烟袋,津津有味的向人群讲述着:

  “咳咳,我就住在这个小屯子里,昨天下半夜的时候,我他妈的让一泡给鳖醒了,就起来上茅房,刚推开房门,就听到公路这边,啪啪啪地响起来,把我惊得手一哆嗦,心想:得,准是又出事了!吓得我咣当一声,就把房门给锁死了,下半宿再也不敢出去了,这泡哇,整整鳖了大半宿啊!直到天亮,才诈着胆子,溜出屋来,算是把这泡,给放出来喽,哎哟,可鳖坏我喽。”立刻有人打断老农民的话,争先恐后地嚷嚷道:

  “我也听到了!”

  “我也听到了!”

  “…”

  人们木讷的、糙的脸庞上,扬溢着非常足的神色,为有幸亲历这一赅人的惨案,感到无比的自豪:啊,这是多么不同寻常的经历啊,这段经历,足以在十里八村的乡邻面前,骄傲地炫耀个五年、八年的!

  “哼,胆小鬼。”一个破衣烂衫,赤着双脚的少年,非常虎气地言道:

  “你们这一些胆小鬼啊,一听到响,就把你们吓得半死,连大门都不敢出了,还好意思讲,自己鳖了半宿的呐,哼哼,没把吹泡给鳖坏啊!”

  “他妈的。”老农民闻言,气呼呼地向破衣少年,伸出干枯的手掌:

  “这个鳖犊玩意,你这是跟谁讲话,没大没小的,从你妈妈那边论起,我可是你六舅哟,你就这么跟你六舅说话啊,有娘养,没娘教的鳖犊玩意!”

  “嘻嘻。”破衣少年非常机灵地躲过老农民的干手掌,继续眉飞舞地讲述道:

  “嘻嘻,我不怕,我什么也不怕,你别看我小,可是,我天不怕、地不怕,嘿嘿,就怕老师找我爸。我是第一个跑出屯子,看到出事现场的。”

  “哦。”人群热切地转向破衣少年,一个个伸着青筋泛起的长脖子,脸焦急地追问道:

  “小兔崽子,你看到现场了,真的么,你敢么,嗯,快告诉我们,当时的现场,是什么样子啊,快给我们讲一讲吧!”

  “是呀,快讲啊!”

  “嗯。”破衣少年干咳几声,不无自豪地讲述起自己非同寻常的经历:

  “声响过之后,我鞋都没顾上穿,就悄悄地溜出屯子,等我跑到公路上的时候,杀人犯早就没影了,呶。”破衣少年指了指人群外围的大卡车:

  “只有那辆大卡车,停在公路中间,火还没熄呐,还突突突地一个劲地响着呐。我看看四下无人,就跳到车蹬上,哎哟。”破衣少年止住了讲述,扬了扬受伤的脏手:

  “当我扒上车窗时,一不小心,被碎玻璃,扎伤了,哎哟,好疼啊!”

  “嘿嘿,他妈的,这个小崽子。”人群中不知是谁冷冷地骂破衣少年道:

  “活该,谁让你愿意看热闹,哪有事,哪到!扎了也不多!哪天再愿意看热闹,没准也得他妈的吃籽!嘿嘿。”

  “哟。”破衣少年吐了吐舌头,不以为然地继续讲述道:

  “我扒着车窗往里一看,我的老爷天呀,好惨啊!那个开车司机,脑袋被手打得跟个血葫芦似的,双手还握着方向盘呐,那个女的,脑袋也给打开了花,那血淌的呀,脸、身,都是啊,那女的脸上那个样子,牙咬得紧紧地,像是痛极了,她紧紧地依在司机的身旁,双手抱着司机…”

  “哇,是够惨的。”

  “挨籽的滋味,最他妈的难受,谁受得了哇,能痛死人啊!”

  “嘿嘿,瞧你说的,就像你挨过籽似的。”

  “谁他妈的挨籽,你他妈的才挨籽,我是猜的,看那几个死人的表情,一定是痛极了!”

  “唉,唉。”破衣少年又指了指小石头的尸体:

  “这个男孩,躺在汽车后排座上,他的胳臂肘,挨了一,心口窝,也挨了一。”

  “嗯。”人们的目光扫向小石头,继续挖掘着丰富的灵感,纷纷猜测着:

  “这个孩子一定是最后被打死的!”

  “嗯,出事的时候,他很有可能正在后面睡觉呐,听到声,就起来了,杀人犯把对准他,他本能地用胳臂肘挡了挡,叭,结果,一打在胳臂肘上!”

  “对,这一,没打死,杀人犯就又冲他的心口窝,补了一!”

  “哎呀。”有人对杀人犯的动机,产生了怀疑:

  “这,好像不是谋财害命,你看,那个女的,金项链、金手链什么的,都没抢走啊!”

  “嗨,那玩意才值几个钱,千八百的,人家图的是现钱!”

  “不,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吧!你看。”有人手指着铁蛋和仁花的伤:

  “两个人,都是右脸被击穿,这,可能是情杀吧?”

  “嗯,有点道理,也有这个可能!”

  “…”

  “小力。”身后的三子轻轻地推了推我:

  “别哭了,什么都没用了,收拾收拾,把铁蛋他们,拉回家去吧!”然后,三子开始掏钞票:

  “喂,伙计们,谁愿意把我兄弟的尸体抬到卡车上去,我给钱?”

  “哈,我愿意。”

  “我也愿意,算我一个!”

  “来,我也帮抬!”

  “…”

  “小力。”三子将我扶上卡车,我一股的坐在溅血污的驾驶位上,望着沾挂着点点血迹的方向盘,心里翻江倒海,可就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个警察,手掐着焊,向卡车走来:

  “先别走,呶。”说着,警察将焊对准车门把手,哧哧哧地切割起来,三子不解地问道:

  “同志,这是什么意思?”

  “哦。”警察一边切割着,一切淡淡地答道:

  “车门处有一个眼,割下来,拿回去化验!”

  “朋友。”搬完尸体的农民纷纷聚到三子的身旁,伸出沾血污的脏手:

  “朋友,抬完了,给钱吧!”

  “呶。”三子极为慷慨大方地将钞票分发掉,然后,冲我摆摆手:

  “小力,我送老叔和婶回去,你把铁蛋他们拉回去吧,千万记住:不要过份悲伤,要好好地开车!”

  “嗯。”我哆哆嗦嗦地握住血渍漫浸的方向盘,从镜子里,望了望车后的货箱:

  “小石头,儿子,铁蛋,仁花,咱们回家了!”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下部第160章静静的辽河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